第346章 焦点与压力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赶到观礼台时,会场周围已是人山人海。司礼官用奇怪的音调大声吟诵兰德尔子爵和子爵夫人的名号,宣告他们的到来。

    维克多由索菲娅挽着胳膊,在侍从的引导下,登上兰德尔家族的观礼席。沿途的贵族纷纷起身向兰德尔子爵夫妇致意,维克多和索菲娅的脸上挂着无可挑剔的优雅笑容,颌首以作回应。

    在公开场合,索菲娅表现的像一位温婉美丽的子爵夫人,维克多知道她其实对商会和爵位并没有死心,但她也要给自己和部下留一条退路。

    这样很好,如果索菲娅失去了斗志,反而不符合维克多预期。

    纳尔森带领家族侍从迎上来,向维克多和索菲娅行半跪礼,“大人,夫人,日安。”

    索菲娅微笑颌首,大大方方地说道:“纳尔森勋爵不必多礼。”

    维克多把娜塔莉雅拉到身边,牵着她的手,对纳尔森说道:“我介绍一下,这位是索菲娅的护卫骑士,娜塔莉雅……夫人。”

    护卫骑士发誓终身追随主人,担任主人的盾牌和利剑,不能自行组建家族,但有权拒绝主人指定的婚姻。主人一般会把家族私生女许配给男性护卫骑士,而女护卫骑士往往为充当家族男主人的贴身侍女。这主要是为了保证家族主脉的繁荣,佛瑞德子爵的一个贴身侍女就是奥黛尔的女护卫骑士。

    索菲娅原本安排娜塔莉雅充当小男爵的贴身侍女,却遭到王后的拒绝。正是通过这件事情,索菲娅认定凯瑟琳想要操纵维克多,并通过他来掌控温布尔顿商会。阴差阳错之下,娜塔莉雅失去了成为维克多合法伴侣的机会,只能以情人的身份侍奉男主人。

    在维克多的计划中,剑齿虎商团的骑士都要派出去接管雄鹿商团,索菲娅则留在兰德尔领,娜塔莉雅作为索菲娅的护卫骑士,自然也要留下。而且她一直对维克多恋恋不忘,多次劝说索菲娅与维克多重修旧好。

    女骑士个个娇艳动人,娜塔莉雅也不例外,维克多本人对她虽然没有深厚的感情,但也不抵触。最重要的是,俘获娜塔莉雅的芳心不仅能够影响到索菲娅,还能削弱她对剑齿虎商团的控制。

    娜塔莉雅不大可能背叛索菲娅,但维克多有把握让她使用兰德尔家族的传令官,而传令官才是控制剑齿虎商团的关键。当剑齿虎商团的骨干暗中倒向兰德尔家族,维克多才能和索菲娅确立主从关系。

    家族政治就是这样,家庭关系永远和政治利益纠缠在一起,难分彼此,难辨对错。维克多至少会保证不亏待娜塔莉雅,只要做到这一点,也就无所谓利用不利用了。

    维克多虽然不能给娜塔莉雅一个名份,却要给她应有的待遇,包括把她介绍给家族的核心骨干,可纳尔森这个土包子显然不知道该行那种问候礼,矗在那里,手足无措地瞅着自己的主君。

    “就像见到爱丽娜!”维克多不得不提示自己的心腹大将。

    娜塔莉雅此时已心花怒放,她羞喜地横了维克多一眼,提起裙裾,主动行礼道:“娜塔莉雅见过纳尔森勋爵。”

    纳尔森连忙郑重还礼,“见过娜塔莉雅夫人,愿夫人青春永驻,美貌长存。”

    “都坐吧。”维克多笑了笑,拉着索菲娅坐了下来。

    纳尔森在维克多的左手边坐下,凑过来小声说道:“大人,我发现图尔南斯原来不是牧师!”

    索菲娅和娜塔莉雅相视而笑,维克多没好气的道:“你才发现啊?”

    “嗯。”纳尔森用力点头,嘿嘿一笑道:“大人,您和内古斯子爵谈话的时候,我就知道图尔南斯的身份非同小可。后来,我听到培罗主教把图尔南斯称作主教大人。所以,他不是牧师…….他是从教廷过来的大主教!”

    “……”

    维克多怔了半天,沉吟道:“你称他为主教也没错……图尔南斯还是当今最强的凶暴战士,他的武技已经登峰造极,就算不用神术,大多数黄金骑士也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纳尔森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兴奋地道:“凶暴战士居然能达到黄金骑士的程度?!大人,我能找图尔南斯主教讨教一下秘……”

    话音戛然而止,纳尔森讪讪地低下了头。索菲娅却没打算放过他,美目一转,饶有兴趣地问道:“纳尔森勋爵,秘什么?”

    纳尔森摸着后脑勺,干笑了两声,却是一言不发。维克多解围道:“亲爱的,我禁止纳尔森在公开场合谈论秘形的事情。”

    “秘形?”

    “嗯。”维克多点点头,坦然道:“你是兰德尔家族的主母,我自然不会瞒着你。”正说着,维克多看到半环形观礼台的另一头,图尔南斯正朝这里招手,他转头对纳尔森吩咐道:“图尔南斯大人在招呼你,你过去吧。秘形的事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他要是问起,你就向他讨教一下。但是,原始秘形要经过我的同意才能告诉他。”

    “遵命,大人!”纳尔森鞠了一躬,大步流星地朝图尔南斯所在的观礼台走去。

    维克多继续解释道:“纳尔森原本是个佣兵团的团长,秘形是他发明的一种炼体方法。他成为兰德尔家族的封臣之后,生活稳定下来,这才有时间修炼秘形,他的实力也因此突飞猛进,成为白银阶的凶暴战士。”

    “我看秘形的锻炼效果出色,就想把它当作训练家族士兵的秘法。可惜,纳尔森设计的方法只适合凶暴战士,普通人修炼秘形反而会受伤,严重的还会造成内出血,而且修炼秘形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充沛的食物。于是,我和纳尔森一起,对秘形作了修改,让普通士兵也能练习,但效果也大打折扣了。”

    “如果,图尔南斯能帮纳尔森改良秘形,那就再好不过了。”

    索菲娅轻轻点头,未置可否。作为高阶骑士,她对武技秘法根本就不感兴趣,之所以要挤兑纳尔森,仅仅是为了证明维克多对她有所保留,这样能减轻她的内疚感。

    时隔几年,与维克多再次见面,小丈夫咄咄逼人的热情让她有些心乱。

    “维克多,很少有凶暴战士能够达到白银阶的水准,我和索菲娅都听说过纳尔森勋爵的名声。但是,凶暴战士的脑筋好像都不太灵活,难怪图尔南斯大人喜欢和纳尔森勋爵在一起。”娜塔莉雅掩嘴轻笑,她对维克多用上了以前的称谓。

    嗯?这就开始争宠了?

    骑士都是傲慢的,娜塔莉雅也不例外,虽然她的实力远不如纳尔森,可她拥有天生高贵的血脉。娜塔莉雅想压住纳尔森兄妹一头,固然是出于贵族的本能,但也是为了索菲娅,为了剑齿虎的骑士,还为了她自己。

    维克多有些不悦,他对娜塔莉雅的小心思洞若观火。当然,争宠是一件好事,这说明索菲娅和她的骑士已经产生了融入兰德尔家族的意识。不过,维克多认为必须要让她们明白,兰德尔家族的权力序列到底由谁说了算。

    “图尔南斯受到西尔维娅推崇,是当今顶尖的强者,怎么可能真的愚笨?相反,我倒是认为他不仅才华横溢,还聪明绝顶。我曾经想用秘形换取教会的武技秘法,可兰德尔领的圣武士早就掌握了秘形的训练方法,因此,教会并没有同意交换秘法的请求。纳尔森修炼的是原始秘形和半公开的训练方法有很大的区别。你们认为图尔南斯结交纳尔森,仅仅是因为在他的身上能找到优越感吗?”

    娜塔莉雅细眉一挑,惊讶的道:“你是说,图尔南斯在暗中推演纳尔森勋爵的秘形?”

    “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原因。”维克多耸了耸肩膀,说道:“教会的武技秘法从不外传,也不交换。图尔南斯通过纳尔森的行止就能窥见秘形的区别,还不露半点神色,只在暗中揣摩,这份心机足以证明他绝非迟钝之辈。我猜测,图尔南斯喜欢扮演牧师是受到了家庭的影响,钻研武技才是高阶圣武士的职责,这一点,没有人比他做的更好!”

    “纳尔森也一样,表面上不够聪明,其实很有智慧。他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把不擅长的事情交给擅长的人做,有自知之明的人绝不是个傻子,知人善用更需要眼光和智慧。战熊佣兵团能有今天全靠纳尔森,他身先士卒,坚持不抛弃同伴的原则,从而竖立了威望,他向主君奉上忠诚,对我言听计从,便得到了信赖。有威望又忠诚的部下,那个领主不喜欢?”

    “娜塔莉雅,你觉得纳尔森勋爵缺乏政治智慧吗?”维克多盯着她的眼睛,冷冷的问道。

    不知怎么的,索菲娅只觉得一股邪火直往上冒,她忍不住冷笑道:“你在嘲笑我不懂政治!呵呵,忠诚?我应该对谁忠诚?凯瑟琳还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忠诚?我到现在也只有你一个男人,你说,你有几个女人了?”

    “夫人,你失态了。”

    维克多扬起下巴,斜视索菲娅,高高在上的表情仿佛在说:你就是没有政治智慧。只可惜,配合那张清俊的面容,就像一个打赌得胜的少年,毫无威慑力。至少索菲娅和娜塔莉雅是这样认为的,这个小男人被她们宠过,睡过,无论他现在的身份有多尊贵,权势有多显赫,都不会让她们感受到压力,反而有些哭笑不得。

    索菲娅突然觉得没法和维克多生气,她扭过脸不理他。

    哼!先打击你,你才能明白我不再是从前的小男爵。

    无论X-3的运算效果有多么卓越,也无法看透人心。如果维克多知道索菲娅现在的心态,一定郁闷无比。

    维克多表面不动声色,心里暗暗得意,他把目光转向会场,开始打量四周的情况。

    贵族观礼台上有上千人,最醒目的无疑是野蛮人长老哈拉尔德,他坐在那里都比身后的侍从还要高,这位传奇狂战士似乎感受到了维克多的目光,一双冷酷的眼睛转了过来,朝索菲娅点点头。

    索菲娅右手握成拳头,在额头点了一下,以作回应,然后横了维克多一眼,下巴微抬,红唇上扬,牵出一个迷人弧度。

    这可是西尔维娅都没有把握战胜的强者……只要他还站在索菲娅的身后,各大势力就不会轻易断绝温布尔顿商会的贸易,只能玩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难怪西尔维娅想要拉拢索菲娅,有哈拉尔德在,各大势力也不敢逼迫约克家族交出岩砖,只能用柔性策略达到目的。

    野蛮人旁边的那个中年人应该是教宗克莱门特,完全看不出来他已经70多岁了。据说他不仅是传奇牧师,还是一名用精力药水晋升的骑士,嗯,骑士可以成为牧师,而圣骑士只能出自七大家族。

    恩比瑟和威廉姆斯大公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为什么你们讨论的都是一些关于美食的废话?卡特琳娜穿着公爵夫人礼服,确实很漂亮,不过,她已经完成了生育家族继承人的责任,恩比瑟,你能不能守住这个高阶骑士老婆恐怕要打个问号……话也说回来,西尔维娅退居幕后,这个吝啬的胖子大权在握,身边不会缺女人。

    那位蓝色短发的女士应该是铜戟城的安琪.戴克里安男爵夫人,她是月熊家族的嫡女,身具皇室血脉,拥有公主头衔。安琪公主身边的那位大人多半就是她的外公,黄金骑士蒙斯托克公爵……这位殿下属于撒桑帝国的西部阵营,效忠于巴塞留斯家族,这么说来,安琪公主在撒桑帝国的影响力非同小可啊。

    爱莱雅诺家族的芬妮公主怎么和纳维尔的法鲁尔侯爵那么亲密?对了,芬妮公主在纳维尔有一位黄金骑士情人,难道就是法鲁尔侯爵?

    朱蒂还是那样温柔美丽,她看不到我……没关系,我们今晚宴会见。

    怎么没有看到罗兰殿下?哦,她和安娜坐在一起......等等,那里是未婚小姐接受冠军献花的观礼台!殿下,你虽然未婚,可你坐在那里,让约克家族的小姐们都成了陪衬,这样真的好吗?你没发现除了安娜这个小丫头,其他人都离你远远的.......

    吉莉安宝贝看到我了……嗯?那个男人是谁?!

    维克多只扫了一眼就把观礼台上的人分辨清楚,当他与吉莉安的视线相对时,这位大小姐投来一个挑衅的眼神,然后和身边的一位英俊的男士说起了悄悄话。

    会场上贵族加上平民差不多有七千多人,他们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相互干扰,杂乱无序,即便是黄金骑士也很难听清楚,但维克多只要想听,就能区分任何一个人的声音。

    吉莉安和那位男士状似亲切,聊的却是天气……她吃醋了,故意在气维克多,这非常符合契布曼大小姐的脾气。

    由于白银骑士相互排斥的缘故,大家族继承人的伴侣需要从小培养感情,吉莉安没有青梅竹马的结婚对象,她的配偶只能在普通骑士、见习骑士,或者精灵血脉贵族当中挑选。

    维克多自从了解X-3的超限会引起误会之后,便不再轻易探查骑士的元素属性。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上了,他现在只想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吉莉安的联姻的对象。

    太远了......探测不到!

    维克多摇了摇头,退出了超限状态。然而,对于洞悉元素变化的黄金骑士而言,火元素的轻微扰动如同黑暗中的烛火一样耀眼。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来,罗兰率先站起身向维克多使劲摇了摇雪白的小手,喜悦兴奋的模样就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弟弟。蒙斯托克公爵也站起身,主动向剑圣德拉文的后辈致意。两位殿下先后起身,纳维尔的法鲁尔侯爵当然也坐不住了,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向维克多颌首致意。图尔南斯摸了摸光头,觉得主教不应该错过这样的场合,他隐蔽地与教宗交换了一下眼神,庄重肃穆地起身,在胸口划了代表光明圣山的三角,等候维克多回礼。

    在上千名贵族的观礼台上,除了教宗和野蛮人长老,三位黄金骑士和传奇圣武士无疑是众人暗中关注的焦点,这一下,维克多成了全场的焦点。

    无数双眼睛看了过来,维克多硬着头皮,从座位上站起身,以优雅恭敬的姿态,向诸位殿下一一见礼,然后又直视吉莉安身边的男人,只见那位英俊的骑士苦笑低头,以示退让,吉莉安低眉顺眼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嘴角却绽放出满足的笑容,朱蒂的眼神里溢满了崇拜爱慕,娜塔莉雅怔怔地看着维克多,漂亮的眸子里异彩涟涟。

    索菲娅终于感受到维克多带来的压力。

    可为什么又有些得意和期待呢?

    长长的号角声响彻观礼台,两名骑着高大战马的骑士踱上赛场,举世瞩目的比武决赛正式拉开了帷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