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赌局(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比武决赛的时间定在黄昏。两位选手在争夺冠军之前,还需要骑乘高大的骏马环绕全场,让战马适应场地,顺便向观众和对手展示风采,赢取支持者的欢呼。

    其中一位英姿勃发的年轻骑士尤其受到观众的欢迎,他大约18岁左右的年纪,骑着一匹通体雪白的安达卢西亚骏马,一面精金鸢盾挂在马背的左侧,上面篆有红色公牛纹章,他身穿蓝光闪耀的精铁锁甲,英俊的面庞挂着自信张扬的笑容,夕阳的映衬下,一丛慵懒的卷发仿佛融化的黄金。

    这位年轻俊美的骑士就像歌谣里的王子,每当他举着鹰翼头盔,向观众致意的时候,总能引起阵阵赞美声,那些热情大胆的少女甚至会将手中的鲜花抛向骑士,以表达爱慕之情。

    相比之下,年轻骑士的对手就没有这样的好待遇了。那是一位30岁出头的壮年骑士,灰短发根根竖起,古铜色的脸上留有风吹日晒的痕迹,紧抿的唇线和浅棕色的眼睛勾勒出坚毅的神情,如同他身上的红铜铠甲。那铠甲的样式老旧,被擦得锃亮,上面找不到贵族纹章,但斑驳的划痕透出一股肃杀之气。他的坐骑是一匹常见的枣红马,强健但不起眼,没有花哨的踱步,只是驮着主人缓缓而行,显得平静而稳重。

    “维……大人,您觉得谁会赢?”娜塔莉雅亲密地挨着维克多的左肩,口中却用上了敬称。

    “亲爱的,我都不知道他们是谁?”维克多嘴角含笑,刚刚那一幕非他所愿,但确实把娜塔莉雅给镇住了。

    “那个年轻的参赛者叫约尔恩.汉尼西,来自纳维尔王国, 17岁时晋升为骑士,今年只有18岁。”娜塔莉雅轻声细语的介绍道。

    “什么?”维克多惊讶的问道:“你确定约尔恩今年只有18岁?”

    娜塔莉雅点点头,艳羡的道:“是的,约尔恩的天赋令人惊叹。”

    维克多霍然动容。普通骑士的衰老速度慢于常人,不能用容貌来判断骑士的真实年龄,维克多原以为约尔恩的年纪在25岁左右,却没想到他竟然只有18岁,而且17岁的时候就晋升为骑士。

    见习骑士不到30岁绝不会使用精力药水,而17岁的骑士必是自然晋升。这意味着,约尔恩的骑士血脉非常纯净,如果不出意外,他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打磨斗气就能成就超凡骑士。

    约克家族这是捡到宝了!

    随后,维克多又心生疑窦,皱眉问道:“约尔恩潜力非凡,纳维尔王国的大领主为什么不招募他?”

    娜塔莉雅笑着解释道:“汉尼西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铁山帝国之前,如今他们已经没落了,就像温布尔顿家族一样,子嗣保留姓氏,家族分崩离析。纳维尔的汉尼西家族只是一个男爵领主,约尔恩是汉尼西男爵的外甥,自幼寄养在男爵领。汉尼西老男爵死后,无儿无女的男爵夫人将约尔恩驱逐出领地,好让她的侄子继承爵位。”

    “约尔恩当时还没有晋升为骑士,他向家族的宗主申诉无果,男爵领的驻守神父给他写了一封推荐信,让他来人马丘陵碰碰运气。”

    维克多心中一动,问道:“男爵夫人和汉尼西家族的宗主是什么关系?”

    “男爵夫人是老男爵第二任妻子,出自宗主家族。男爵领事实上落入了宗主家族的手中。”娜塔莉雅轻蔑一笑,补充道:“约尔恩已经把这件事情宣扬开了,据说,法鲁尔侯爵看到他的表现,暗中派护卫骑士招揽过约尔恩,但被拒绝了。”

    好一部争夺领地的狗血大剧……

    老男爵昏庸无能,致使血脉高贵的继承人被心怀叵测妻子赶出领地,继承人卧薪尝胆,在举世瞩目的比武大会上崭露头角,功成名就之后,控诉宗主家族的卑鄙勾当,面对王国守护者的招揽昂然拒绝,羞恼的黄金骑士把怒火倾泄在家族仇敌的头上……

    这的确是狗血大剧,但不是现实。

    潜力不代表实力,约尔恩目前只是个普通骑士,就算他将来成就巅峰,纳维尔王室也不会为了其他家族的黄金骑士,惩罚自己的领主。另外,约尔恩接受法鲁尔侯爵的招揽,他也别指望,王国守护者会帮他夺回家族领地。法鲁尔殿下需要约尔恩效忠王室,可不是让他回去当个小领主。在这一点上,法鲁尔侯爵还得感谢男爵夫人把约尔恩赶出家门。

    说到底,领主的世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输了就得认!

    通过联姻谋夺领地的事情屡见不鲜,这就是领主继承人不愿意迎娶大家族贵女的原因。同样的道理,契布曼伯爵绝不想和王室联姻,除非他们能够成为南方领主集团的领袖,拥有保全家族利益的实力。

    港口虽然重要,但对契布曼家族而言,港口代表麻烦,与王室联姻代表危险。

    想到这里,维克多抬头望了一眼对面,发现吉莉安果然与那名骑士不再有任何形式的交流。

    “吃相太难看了。”维克多摸了摸光滑的下巴,一语双关的说道:“夺取领地也就算了,居然连铠甲也不给一套。”摇了摇头,又问道:“另一位选手情况呢?”

    “詹姆,注册游侠,28岁自然晋升为骑士,今年36岁,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比武大会,46场挑战赛全胜,然后再也没有人挑战他了,直到决胜赛。”娜塔莉雅答道。

    普通冒险者被称为佣兵,贵族冒险者被称作游侠,两者本质一样,都是接受金钱雇佣,依靠武力谋生的自由人。不同的是,佣兵出没于领主开设的酒馆,而游侠在教堂登记注册,并领取任务。当领地遭遇危险,需要武力支援的时候,驻守神父可以通过教会的传讯体系,请求游侠的帮助。作为回报,领主向游侠提供赏金,教会则要宣扬他们的名声。

    游侠受到平民的称颂,是诗歌作品中的主角,他们表面光鲜,但背后的艰辛却不为外人所知。除了声名显赫的骑士冒险者,大多数游侠都是没有家族姓氏的私生子,他们攒足了钱,便向教会购买洗练药剂,或者精力药水,晋升骑士之后再由教会举荐加入某个家族。

    维克多颇为意外的说道:“一个私生子居然可以晋升为骑士?”

    “很奇怪吗?”

    索菲娅淡淡的说道:“我的父母都是普通贵族,我不也踏入白银领域了吗?”

    维克多侧头看了看索菲娅,笑道:“亲爱的,苏斯王国的芬妮和希琳两位公主的眼睛也是紫色,你应该具有爱莱雅诺家族的血脉吧?私生子的母亲都是普通人,他们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

    索菲娅妩媚地横了维克多一眼,娇笑道:“亲爱的,你是不是在说菲妮克丝不能和我相提并论?”

    当然不能相提并论!你不如她……

    维克多心里是这样想的,但他也没有愚蠢到在两个女人面前称赞另一个女人,只是笑而不语。

    索菲娅平静的道:“我听说过菲妮克丝的事迹,凡是经历生死试炼,且活下来的骑士都值得尊重,也包括我。无论血脉高低与否,每一个贵族都有可能成为骑士。区别在于,高血脉者很容易觉醒斗气,而低血脉者则较为困难。生死试炼无疑是成就骑士的捷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我感受到血脉与元素海相连,元素海的力量共鸣了我全部的元素位。那一刻,我就是巅峰的白银骑士,一举斩杀了剑齿虎。之后,我牢牢记住元素位的共鸣频率,很快就踏入了白银领域,我的骑士血脉得到了纯化,呈现出爱莱雅诺家族的特征。”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詹姆经历过生死试炼,他岂不是能够成就白银骑士?”

    “当然。通过生死试炼的骑士一定能踏足超凡领域,可生死试炼十死无生,一百个试炼者当中最多5、6个人能活下来。”索菲娅摇头道:“詹姆28岁晋升为骑士,目前36岁,如果他经历了生死试炼,8年的时间怎么也该成为白银骑士了,可他没有,这说明他不是通过生死试练的幸运儿。”

    “除了生死之间的刺激外,强烈的渴望,坚定的信念也能唤醒血脉中的力量,那是贵族对骑士的向往,念念不忘,孜孜以求。我踏荆棘而行,希望能够觉醒斗气,治疗残疾,最终我成功了。大家族子弟从小接受最严格的武技训练,也是为磨练意志,竖立成为骑士的信念。那些血脉普通,又耽于享乐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为骑士。”

    “詹姆应该属于这种情况。”索菲娅面对赛场,扬了扬精致的下巴,说道:“一个私生子游侠能够拥有铠甲和战马,那是依靠拼搏奋斗换来的,再看看铠甲上的划痕就知道詹姆身经百战,虽然他的血脉没有约尔恩高贵,可比武又不是比血脉。约尔恩没有任何机会,詹姆赢定了!”

    维克多望着索菲娅明艳的俏脸,问道:“你很欣赏他?”

    “欣赏谈不上。”索菲娅摇了摇头,展颜笑道:“我和他的经历类似,我可以理解他的想法,他不会放弃夺冠的机会,无论对手是谁,他都要拼尽全力。”

    你这是在强化自身的执念……维克多在心中腹诽,沉吟片刻道:“勇猛精进固然值得敬佩……”顿了顿,又问道:“詹姆在比赛中伤过人吗?”

    “没有。”娜塔莉雅答道:“詹姆的每一场比赛都轻松取胜,这正说明了他的实力超群。约尔恩反而伤了三名骑士。”

    维克多点点头,胸有成竹的道:“同一件事情在不同的人眼中有不同的解读方式,我倒认为詹姆会输给约尔恩。”

    “亲爱的,我们不如打个赌,赢的人可以要求输的人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维克多趁机握住索菲娅的纤手,她的小手柔若无骨,冰凉细腻,宛如寒玉雕琢而成。维克多忍不住摩挲起来。

    索菲娅眼睛一亮,任由丈夫把玩自己的玉手,轻轻咬了一红唇,风情万种的问道:“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还没想好。”维克多摇头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也没想好。”索菲娅嫣然一笑,纤手一握,与维克多手指相扣,伏在他的耳畔,吐气如兰的道:“输了不能赖账!”

    “当然,我言出必行!”

    维克多肃然点头,心里暗自得意……如果我赢了,会给你留下睿智的印象,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如果我输了,你所求的不过是解决商会的困境,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提出意见,这正中我的下怀。呵呵,输输赢赢谁能说得清楚。

    两人相视一笑,十指紧扣着观看比赛。

    赛场上,两名骑士翻身下马,举起木质骑矛,对着教宗和约克公爵遥遥施礼。

    教宗克莱门特起身说道:“这是一场公平的比赛,希望你们秉承骑士的仁慈美德,不以伤害对手为目的,赢取光荣的胜利。至高主与你们同在。”

    骑士比武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运动”,暴力伤亡事件经常发生。教会和领主要求参赛者使用硬木制作武器,即所谓“礼貌”的武器。但哪怕是木棍在骑士的手中也能发挥出惊人的威力,所以比赛又规定,骑士之间只能进行马上长矛对刺:这是一种精彩刺激的,一对一的决斗。比赛中,双方在飞奔的马上用长矛把对手刺下马背,一击定胜负,但不能伤害对手的马匹,否则就算输。

    不过,普通贵族子弟需要展示自身的武技和英勇,他们之间的比赛往往是持剑徒步对决,危险性也随之增加。尤其当选手遭遇宿敌的时候,比赛往往变成生死之战。

    人马丘陵的比武大会到了今天,已经有9个倒霉鬼丢掉了性命,23个人残疾,负伤者不计其数。如果不是教宗亲临,伤亡人数还要增加一倍。可以说,这片足球场大小的比武场已经沾满了参赛者的鲜血。

    可如果,骑士连直面危险的勇气都没有,又凭什么享受子民的供奉?

    约克家族为冠军开出了丰厚的赏格:一套精金铠甲,一把精金长剑,一匹上等良马,3000枚金索尔,如果愿意加入约克家族,立刻受封勋爵爵位,获得一块200平方公里的领地,包括一座庄园和一个村庄。

    为了爵位和领地,参赛者绝不可能手下留情。

    约尔恩把“礼貌”武器挽出漂亮的枪花,大笑着说道:“詹姆,我会用它把你从马背上挑下来……”他看了看对手的铠甲,又自信的道:“然后,赢得冠军铠甲!”

    “我习惯用长矛说话。”游侠詹姆戴上狮头盔,一夹马镫,他的坐骑像利箭一般冲出去,一声长嘶,后腿直立转身,与约尔恩遥遥相对。

    “精彩的马术!”

    约克公爵从座位上站起身,笑呵呵的说道:“我拿1000金索尔赌约尔恩获胜,同时拿出1000金索尔,赌詹姆获胜。”

    大嗓门的侍从竭力喊出约克公爵的赌注,书记官用红漆把赌注写在一块巨大的木板上。

    威廉姆斯大公的脸上泛起优雅的笑容,扬声说道:“我也看好约尔恩,我赌5000金索尔。”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