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酒会(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没过多久,各大势力的代表陆续走进客厅。

    朱蒂和吉莉安携手而来,妮可迎了上去,亲热地攀谈起来。三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凑在一起,笑语晏晏的模样令维克多心头一热。

    妮可喜欢吃醋只针对西尔维娅和索菲娅,她和朱蒂、吉莉安的关系都很不错。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出发,维克多与她们的领地相连,都受到蚁人的威胁,彼此在经济和军事上相互依赖,属于地域性同盟。

    从私人情感上来说,吉莉安、朱蒂和妮可都被维克多搭救过,尤其是妮可,维克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差一点死在老食人魔的骨棒之下。

    深厚的感情基础加政治上的需要,维克多把妮可当作妻子,妮可也一直扮演兰德尔子爵夫人的角色。维克多在家的时候,菲妮可丝男爵领的大小事务由他全权做主,调动数万青壮更是如臂指使。维克多外出的时候,妮可维护兰德尔家族的利益,莉莉娅解决不了的事情都会找她。

    维克多与妮可的领地其实是一家,两人的关系完全符合领主夫妻的关系,就像吉瑞斯和奥黛尔,同为家族的两个核心,一主一次,执行同一个政策,都有能力维系家族的运转,保护领地的安全。

    作为领主夫人,妮可对兰德尔领的两位盟友持欢迎的态度,朱蒂和吉莉安无法撼动她的地位,但西尔维娅和索菲娅却能改变她的身份。

    事实上,西尔维娅原本打算利用妮可和维克多的亲密关系,逐渐融合兰德尔领。维克多和妮可的子嗣只能冠于约克家族的姓氏,且有权继承父母的领地,而家族血脉的牵绊是非常稳固的粘合剂。

    不过,索菲娅的到来让西尔维娅改变了主意。索菲娅拥有几百万金索尔,她和野蛮人的联系能够缓解岩砖问世带来的压力。虽然吸收索菲娅有一定风险,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兰德尔领脱离约克家族的掌控,但相比索菲娅带来的利益,西尔维娅认为值得冒险,只要约克家族的异化战兽成型,任何势力都不敢打兰德尔家族的主意。

    西尔维娅的影响力无所不至。蔷薇庄园的管家暗示莉莉娅和爱丽娜姐妹讨好索菲娅,兰德尔家族上上下下都做好了迎接家族主母的准备,妮可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索菲娅的回归不是挑战她的地位,而是取代她的角色。

    这对妮可很不公平,维克多却无可奈何,他同样需要岩砖要塞,需要吞并雄鹿商团,需要扩充黄金团的实力。

    野蛮人随索菲娅南下,打破了各方平衡。人类世界风起云涌,每一条巨鳄都蠢蠢欲动,目前博瑞王国已经死了一个侯爵,多铎王国的地下世界也杀的血流成河,未来说不定还有引发战争的危险。

    滚滚大势面前,谁能独善其身?

    维克多身处漩涡中心,当持战战兢兢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吞噬血肉,壮大自身。这时候还考虑什么儿女情长,那才是愚不可及。

    或许,我该向妮可透露黄金团的秘密,再把金蟾秘形教给她。这样她才能明白,她在我心目中的份量……还有,我必须找个机会和吉莉安聊聊......维克多暗暗想到。

    按道理来说,三年多过去了,契布曼领的河滩鱼人应该恢复了元气,可威廉姆斯大公却要在契布曼领修建港口,这说明契布曼家族在暗中清剿河滩鱼人,而吉莉安隐瞒了这件事情。

    契布曼家族的内部事务,维克多无权置喙。王室修建港口,维克多也无力阻止。可是,王室和吉莉安联姻极有可能改变兰德尔家族与邻居的同盟关系,维克多更加担心鸢堡会顺势插手野柳城的政治格局。

    野柳城现在可是一块大肥肉!

    现在当务之急是探明契布曼家族的态度,看看有没有维持现状的可能,如果局势无法挽回,那就要提前做好应对……维克多向吉莉安走去。

    就在此时,明艳无双的长公主映入维克多的眼帘,他顿时觉得整个客厅仿佛都亮了起来。

    罗兰见到维克多,欢呼一声,松开挽在威廉姆斯大公胳膊上的小手,给维克多一个亲切的拥抱。

    任何人都不会误解罗兰公主表达的意思,她拥抱维克多如同拥抱自己的弟弟。但宽松长袍下那具凹凸有致,充满弹性的娇躯让维克多脑子一僵。

    幽香扑鼻,撩人遐思,X-3自发运转,排除心中的杂念,维克多这才没有当众出丑。

    客厅里有三位感知敏锐的黄金骑士,

    “维克多是我的学生!”罗兰拉着维克多的手,扬起清丽绝伦的脸蛋,向所有人宣告她的另一个身份。

    西尔维娅微微抿了一下嘴唇,却瞒不过蒙斯托克和法鲁尔两位黄金骑士。

    维克多接受过宫廷侍从教育,在鸢堡住了三年,与罗兰姐弟为伴,这不是什么秘密。他现在成了西尔维娅的男人……高贵的神灵骑士与罗兰公主的侍从结为伴侣……这算不算联姻?西尔维娅好像不太高兴,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比较好……

    两位殿下若无其事的品尝美酒和点心,似乎毫无所觉。

    连续几次想把手从罗兰的掌中抽出来都没有成功,维克多尴尬又无奈的道:“殿下,我还没有像您见礼。”

    “浴后酒会不问身份,维克多,你无需拘礼。”威廉姆斯大公微笑着说道,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杯金鸢花酒。

    “呃……教宗冕下好像还没到。”维克多左顾而言他。

    “冕下的身份尊贵,他的一言一行都会被人过分解读,并不适合出席非正式的聚会,以免破坏气氛,给大家造成不必困扰。”一名身材挺拔的男子微笑着说道。

    罗兰歪着脑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好奇地问道:“你是谁?”

    “特里戈瓦尔家族的康斯坦丁向您致意,美丽的公主殿下。”男子彬彬有礼的说道。

    特里戈瓦尔家族……执掌宗教裁判所的圣骑士家族?维克多还是第一次见到圣骑士,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他有着褐色的头发和浅棕色的眼睛,容貌英俊,举止洒脱,嘴角挂着真诚亲切的笑容,令人一见就心生好感。在他的身上既看不到骑士的傲慢,也没有神职者的庄严,他就像一个游侠。一个不愁生活,实力强大的游侠,放荡不羁但不轻浮。

    康斯坦丁当然不是游侠,他是掌握4级神术的白银骑士,拥有媲美黄金骑士的战斗力。作为宗教裁判所最活跃的圣骑士,他的权柄之重,超乎常人的想象。

    维克多对圣骑士没有直观的认识,但第一圣骑士,纳赫蒂加尔陛下被誉为最强骑士,他的名声还在西尔维娅和尼奥维斯特之上,由此可见圣骑士的个人武力有多可怕。

    而且,圣骑士七大家族掌控着近8万名圣武士和7千多名战斗牧师,他们无疑是人类国度最强大的武装集团。诸王国的军队全部绑在一起恐怕也不是圣骑士集团的对手。

    世俗骑士大多鄙视圣骑士,认为他们的强大完全仰仗神术,而非自身的实力。这种酸溜溜的心态出于对圣骑士的忌惮。

    在光辉骑士团暗算兰特皇帝之后,世俗骑士与圣骑士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裂痕。据说,那两名执行刺杀任务的传奇圣骑士因为违背了光辉法典,从而失去了至高主的眷顾,变成了普通的黄金骑士。他们加入了腓烈特家族,帮助腓烈特一世压服铁山帝国皇室的后裔,创建了撒桑帝国。所以,撒桑皇族根本就是圣骑士家族的世俗代言人。

    最可怕的是,七大圣骑士家族全都是神选者时代的古老家族,血脉纯净高贵,高阶骑士层出不穷。他们的历史比光辉教会还要悠远,见证了人类世界的兴衰,家族传承不息,底蕴无比深厚,谁也不知道他们藏有多少秘密和底牌。

    圣骑士家族的潜势力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

    幸好圣骑士家族受到光辉法典的约束,光辉骑士团率领圣殿军驻扎在撒桑帝国的东部和苏斯王国北部,专门抵御兽人的侵袭。

    作为教会的既得利益者,圣骑士们非常清楚,一旦违背光辉法典,他们便失去了神术的力量。世俗领主们将一拥而上,瓜分他们的财富和秘密,掠夺他们的血脉,万年传承的圣骑士家族只能像其他古老家族那样,被新势力所取代,最终分崩离析,消逝在历史长河中。

    因此,圣骑士家族轻易不会直接干涉世俗政治,他们与领主集团相互需要,彼此还能共存。

    无论如何,康斯坦丁的血脉和背景并不比黄金骑士稍逊。维克多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圣骑士魅力十足。

    罗兰却皱起琼鼻,厌恶的道:“我不喜欢你!”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为什么叫康斯坦丁?你应该换个名字!”

    骑士戏剧《阿尔密尼亚传说》中的主角就叫康斯坦丁,这本虚构的小说描述了游侠康斯坦丁用力量、勇气和智慧,击败恶龙,拯救公主的爱情故事。

    故事很俗套,罗兰很痴迷。

    鸢堡的侍从都以为书中的康斯坦丁是罗兰公主的梦中情人,只有维克多知道罗兰喜欢的是“公主”。

    小男爵住在鸢堡的时候,罗兰常常让爱德华王子扮演国王,让侍从扮演恶龙,她偶尔会客串公主,但大多数都是让小男爵穿上女裙,扮演被囚禁的“公主”,而她自己更喜欢扮演康斯坦丁。

    那真是一段黑暗的历史……难道,罗兰的性取向有问题?维克多恶意的揣测着。

    圣骑士愣了一下,随即优雅的道:“罗兰殿下,我恐怕很难如您所愿,我的名字已经记录在教会的名册中……不过,我相信我带来的故事,您一定会喜欢。”

    “仅仅是故事吗?”

    西尔维娅斜卧在贵妃塌上,一手托着香腮,一手抚弄秀发,美艳迷人,慵懒写意,仿佛高贵的女王,而客厅内的强者都是女王的侍从。

    神灵骑士随机出现,9000多年以来也只有7位神灵骑士。巧合的是,初代教皇推翻神选者暴政的时候没有神灵骑士,万神殿大巫师克莱尔姐弟活跃的时代也没有神灵骑士。圣骑士家族猜测光辉之主和未知的邪神故意避开神灵骑士,当神灵骑士摆脱形体的约束,他们就代表了元素海的意志,世间的任何存在都会被他们轰杀成渣。

    没有任何力量能与世界本源相媲美,神灵骑士乃世界之子,必须对他们保持最大的敬意。

    康斯坦丁脑海中浮现出家族训诫,他对西尔维娅深深施礼,毕恭毕敬的道:“尊贵的西尔维娅殿下,我要说的事情过于久远,横跨上万年,涉及到诸多秘闻,大量细节已经遗失,要加上家族先辈的推测进行补全,不够准确也难以印证,只能当作故事来听。”

    “而且……”

    康斯坦丁环顾左右,微笑着道:“就算我保证所言属实,诸位也未必会相信。”

    特里戈瓦尔家族服侍过神选者,效忠过教皇,又架空了教皇的权力,他们是历史的见证者,参与者,了解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可他们有自己的立场。即便康斯坦丁愿意揭示秘密,也是出于圣骑士阵营的利益,他所说的事情仍然需要听众自行判断。

    西尔维娅颌首道:“既然如此,请阁下为我们说故事吧。”

    “在说故事之前,我有件事情想请教一下索菲娅夫人。”康斯坦丁点头示意,一名教堂侍从托着一个木盒走向索菲娅,里面是一封兽皮卷轴。索菲娅打开看了一眼,又递给了西尔维娅。

    “索菲娅夫人,您见过卷轴所描绘的物品吗?”康斯坦丁问道。

    “没有见过。”索菲娅摇了摇头道:“但我听过,卷轴里描绘的物品与野蛮人的圣物非常相像。”

    维克多开口道:“能让我看看吗?”

    西尔维娅嫣然一笑,招手示意,“亲爱的,坐到我身边来。”

    “我也要看。”罗兰兴致勃勃的说道,拽着维克多的手,直接坐在贵妃椅上。西尔维娅朝长公主翻了个白眼,坐起身,把卷轴展示给维克多。

    “好像是个远古文物的组件,底座是秘银,上面绘有黑色花纹……野蛮人会铸造秘银吗?”罗兰抬头问道。

    西尔维娅轻轻的问道:“亲爱的,你有什么发现吗?”

    卷轴上不仅有图画还有文字描述,它确实是一块半弧形秘银铸件,黑色花纹的风格与萨隆钢剑残片上的符文如出一辙,而萨隆魔铁也是纯黑色。

    野蛮人的圣物是炼金帝国的作品!野蛮人与炼金帝国有关!

    维克多按捺住内心的波澜,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沉吟道:“这封卷轴的年代不会超过100年……索菲娅,野蛮人是什么时候丢失圣物的?”

    “据野蛮人大长老说,圣物遗失有9000多年了。”索菲娅答道。

    康斯坦丁点头道:“没有什么卷轴能保存几千年,我们特里戈瓦尔家族的工匠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新誊抄先祖遗留的文书。我们也不可能在百年前就预知野蛮人会寻找圣物。”

    “卷轴描绘的内容源自9000多年前的先祖文书。野蛮人的圣物是被神选者偷走的,准确的说是万神殿的巫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