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故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大家可能听说过古代神选者分为万神殿和议会两大阵营……”

    我就没听说过……维克多环视全场,发现大家族的代表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只有少数人略显茫然,他顿时有些沮丧,随即又安慰自己:我知道的秘密肯定比你们所有人都多。

    康斯坦丁顿了顿,笑道:“为了描述的清楚一些,请容许我花一点时间介绍万神殿和议会。”

    你真是个好人……维克多坐直了身体,聚精会神地听圣武士讲故事。

    “古代巫师高高在上,对世俗权力并不热衷,他们醉心于巫术的研究,企图掌握更强大的力量。骑士家族管理着巫师城邦,先祖们认为神选者最大的追求是获得永恒的青春,以及巫术天赋的遗传。呵呵,这恰恰是我们骑士血脉的力量。”康斯坦丁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古代巫师很强大,他们能够以巫术的形式直接调动元素海的力量,而拥有骑士的血脉的人永远不可能掌握巫术。”

    “这个世界很公平,强大的巫术天赋无法遗传,能够遗传的超凡血脉才是真正的高贵。”康斯坦丁轻笑一声。

    众人纷纷露出会心的微笑。神选者的天赋再强大,他们的政权也崩塌了,而骑士依然是统治者。

    康斯坦丁继续说道:“神选者们不甘于现状,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资源进行相关的研究。渐渐地,古代巫师分成了两大学派,一个是恶名昭著的万神殿,另一个是相对温和的议会。”

    “万神殿认为,巫师的天赋能力迥然有异,代表不同法则和道路。每个巫师都能听到不同的声音,那是神灵对巫术法则的阐述。巫师只要在邪神的呓语中汲取经验,就能强化自身的巫术天赋,最终成为神灵。”康斯坦丁顿了一下,说道:“打个比方,这就好像马车夫故意偷听贵族学者之间的交流,从中学习知识,企图变成学者。”

    邪神?圣骑士把魔鬼称为邪神,他的说法与教会的宣传相悖,难怪教宗不愿意出席酒会……这说明教会和古老家族承认光辉之主并非唯一的神灵。车夫、马车和学者的比喻也很有意思……不过,我认为用高墙内外的比喻更恰当一些,西尔维娅曾经说过,元素海循环流转,永不停息。虚空元素下沉,演化成世界万物。物质消散,还原为虚空元素,又被元素海吸收。如果把元素海看成一堵城墙,城墙之外有什么?肯定是有东西的,因为我就来自元素海之外……以及邪神?!

    维克多一边整理信息,一边听康斯坦丁叙述。

    “议会巫师对这种论调嗤之以鼻,他们认为巫师的寿命有限,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邪神的境界。邪神的耳语只能作为借鉴和参考,巫师必须另寻出路。巫术天赋仅仅是一把打开神秘世界大门的钥匙,巫师进了门之后该怎么走,就要靠前人的指引和自身的摸索。”

    “议会巫师强调共性和传承,他们开创了许多非天赋的巫术,包括增强魔力的冥想方法,改变体质的魔药学等等。任何巫师通过学习和锻炼,都能够施展非天赋的巫术。议会把这些巫术称为法术模型。所以,议会学派的巫师又被称为法师。”

    “万神殿巫师追求天赋和个性,他们通过聆听邪神的呓语,强化自身的巫术天赋,并围绕各自的天赋发展出许多辅助巫术。万神殿巫师被称为术士。”

    “术士的天赋卓越,成长速度惊人,但法师占据了大多数资源,双方的裂痕越来越大,逐渐分裂为万神殿和议会两大巫师组织,最终引发了神选者内战。”

    等等!这是历史的关键点……法师议会的组织形式和炼金帝国的议会政治非常类似,炼金帝国的法师协会是不是法师议会的前身?

    “康斯坦丁阁下,请容许我打断一下。”维克多仗着萌新的身份,提问道:“万神殿是从法师议会里分裂出来,也就是说议会的历史更悠久,您了解议会的起源吗?”

    “兰德尔阁下,先有万神殿,才有议会。”康斯坦丁摇了摇头,说道:“术士在竞争中取得了优势,率先成立了万神殿。高塔内的法师不得不迁往更遥远的城邦,组建了议会。神选者时代的末期,议会只占据100多座城邦,而万神殿拥有800多座城邦。”

    “这不可能!”维克多失声喊道:“有传承有组织的法师怎么会输给散兵游勇一样的术士?”

    西尔维娅惊讶地看了维克多一眼,很奇怪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还是开口解释道:“亲爱的,这并不奇怪。巫师的天赋能力各不相同,有的能力极为可笑,比如让石头变色,有的却非常强大,甚至能够化身为可怕的巨兽,这是庸才和天才的区别。法师重视学习和修炼,不看天赋优劣,师生相传,其实就是论资排辈。但是,别忘记,神选者来自平民,而非家族,那些觉醒了超强天赋的神选者,会愿意和庸才巫师平起平坐吗?术士的成长速度远远超过法师的修炼速度,天赋强的巫师会选择术士道路还是法师道路?”

    维克多怔了一下,恍然道:“底层平民一旦觉醒卓越的巫师天赋,只会想着尽快获得更强力量,爬到更高的位置,他们当然选择术士的道路。我明白了,术士都是天才,法师多为庸才,万神殿和议会之争其实是天才与庸才的争斗。难怪议会不是万神殿的对手。”

    “我猜,最关键的原因是骑士讨厌法师,喜欢术士。”罗兰甩了甩白金色的秀发,撇嘴道:“法师成天躲在高塔里,真是无趣。”

    因为宅就无趣,因为无趣就讨厌?罗兰果真是一朵奇葩……维克多暗暗想到。

    康斯坦丁却点头赞许道:“公主殿下说得没错,法师修炼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和时间,他们知道索取,鲜有回报。每当城邦附近出现强大怪物的时候,总是术士带领城邦骑士对其进行清剿,到危险区域采集珍惜资源,也是术士带队。所以,骑士更加尊敬术士,术士慢慢掌握了资源分配权和高塔的话语权。一些城邦的术士开始排挤法师,法师分不到足够的资源,只得离开神选者高塔,加入其他城邦。”

    “继万神殿之后,法师议会也诞生了。不过,万神殿类似于一个学术组织,而议会是赤裸裸的政权。”

    呃……我真是个蠢货,黄金骑士就算是奇葩也是个充满智慧的奇葩,不,罗兰是真性情......我和索菲娅才是贵族中的奇葩。

    维克多郁闷地望着身边的长公主,罗兰怒道。“看着我干什么?不许打老师的主意!”

    维克多尴尬地收回目光,轻咳一声道:“法师需要资源,为了夺取资源,他们只能成立政权,而政权只有政权才能对抗,对抗的结果就是战争。”

    “是的。”康斯坦丁微笑点头,说道:“议会和万神殿经常发生小摩擦,但万神殿的体量远远超过议会,术士也不需要太多的资源,真正引发战争的原因是议会自身的问题,法师无法解决内部矛盾。”

    “天才和庸才只是少数,普通天赋者才是最大的巫师群体。天才巫师倒向万神殿,庸才巫师不经过长时间的学习根本没什么用,议会只能让普通巫师承担保卫领地,争夺资源的任务。普通巫师有资源却没有时间学习法术模型,他们还是走上了术士的道路,久而久之,议会的普通巫师也流向了万神殿,还带走了法师议会的研究成果。”

    “议会高层意识到只有平庸的巫师才是议会的坚定支持者,议会面临传承断绝的困境!”

    “议会控制的人口本来就少,巫师又都跑去了万神殿,大法师们终于坐不住了。为了法师的传承得以延续,传奇大法师安德鲁发明了血祭,让法师子嗣觉醒巫术天赋,这些人无论天赋高低都不会背叛议会!”

    康斯坦丁沉默良久,森然道:“血祭巫师不同于温文尔雅的学者法师,他们是政客,是城主,是国王,侵略成性,冷酷无情。在他们的领导下,小摩擦变成战争,一个个的万神殿城邦被攻陷。万神殿由学术组织变成了政体,也开始血祭,并扩充军力。于是,席卷各大种族的血祭战争全面爆发。”

    “就在人类行将灭绝之际,伟大的光辉之主苏醒了!”

    康斯坦丁在胸口画了一个代表光明圣山的三角,虔诚的道:“初代教皇伊诺克陛下在艾尔城外的光明圣山受到吾主的召唤,创立了光辉教会,由此开启了旨在保护人类,推翻神选者暴政的正义之战!”

    包括四位黄金骑士在内的所有人都低下头,念诵道:“赞美伟大的光辉之主!”

    康斯坦丁抬起头,继续说道:“最开始的时候,光辉教会十分弱小,而议会当时已经被万神殿压得喘不过气来了……”说到这里,他抿了一口酒,洒然笑道:“我以骑士的身份告诉诸位,教会曾经和法师议会合作过,我们的三大神术体系也是法师帮忙创立的。这件事情请大家不要外传,说了我们也不承认。”

    罗兰美目放光,大喇喇的道:“这件秘闻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请你继续说下,我保证我和威廉姆斯叔叔绝不会外传!”

    众人纷纷点头,承诺保守秘密。康斯坦丁这才说道:“教会植根于城邦的底层民众,在议会的掩护下,发展的很快。万神殿架不住议会和教会的联手进攻,最终被消灭了,只有少数实力强大的术士裹挟部分民众,逃往南大陆。”

    “法师议会还天真的想和教会共治城邦,并承诺彻底杜绝血祭仪式。”康斯坦丁冷笑道:“可先辈们怎么可能放过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消灭法师的战争随后打响,但法师们早有准备,数十名传奇大法师缠住教皇陛下,高阶法师配合城邦骑士歼灭了教会的精锐圣武士和高阶神职者,早期的三大圣骑士家族死伤惨重,几近消亡。伊诺克陛下带领残余的神职者回到光明圣山,向至高主祈祷。吾主做出了回应,祂改变世界法则,血祭不能产生新的巫师,巫师无法具现元素海的力量,而城邦的民众十有八九都是吾主的信徒。四大骑士家族也加入了教会,成为圣骑士,在他们的帮助下,教皇陛下成功说服了各城邦的骑士家族,让他们袖手旁观。议会孤立无援,败亡的结局早已注定。”

    根据圣骑士的描述,作出如下分析:

    第一、邪神位于元素海之外。巫师可以听到邪神的呓语,可以理解为法则的共鸣,不同的巫术天赋,对应不同的邪神,这说明邪神的数量很多。

    第二、如果伊诺克是异类,议会应该与万神殿和解,齐心合力把教会灭了,再终止战争。法师议会能够和初代教皇合作,说明伊诺克也是一个神选者。由此可见,光辉之主同样是邪神级别的超凡存在。

    第三、超凡存在无法降临现实世界,但可以和法则共鸣者交流,并透过共鸣者,施展超凡力量。安德鲁的血祭和教皇的祈祷都印证这一点。

    问题在于,超凡存在为什么要这么做?祂们目的是什么?单从力量的角度考虑,如果把超凡存在看作神灵,那巫师和神职者就是蝼蚁,谁会和蝼蚁沟通?

    推测一下,血祭是对神灵的奉献和祈求,邪神要求巫师祭祀自己,并反馈力量……哈,它们的处境堪忧,就要完蛋了,不得不和蝼蚁做交易。信仰祷告也是奉献和祈求,光辉之主找到了更好的办法,祂要垄断信仰之力,就不能容许巫师的存在,法师也不行!

    光辉之主能够改变世界法则,这也太夸张了吧?!如果祂真有这个本事,直接将巫师彻底灭绝不就行了吗?所以,光辉之主不是万能的,祂改变法则有很大的限制,限制就是规则,祂必须遵守规则,遵守世界本源的规则!

    高度怀疑光辉之主改变法则符合世界本源的意志……不对!邪神为什么不让巫师信仰自身,而要采用血祭的方式?它们不具备这种能力,所以光辉之主与邪神截然不同!光辉之主拥有特殊的权限,承担特殊的责任。权限是汲取信仰之力,责任是保护人类族群,这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超凡生物做的太过分,因而激活了光辉之主,又因为光辉之主的缘故,邪神们就快要饿死了。它们在元素海之外找到一组特殊的意志侧,把它投入了物质世界,那就是我……它们的目的是用国王激活炼金塔……尼玛,原来老子是附带的。

    炼金塔的造物法则与祭祀雷同。假设法师议会传承自炼金帝国的法师协会,安德鲁举行血祭就有了合理解释,他知道用祭祀的方式可以换取邪神的力量。

    那么,炼金帝国消亡的时候,法师协会为什么不借助邪神的力量?只有两种可能,祭祀无效、禁止祭祀,这意味当时的炼金帝国与超凡存在翻脸了!

    按照国王的说法,炼金帝国遇到了强敌,眼看就要灭亡的时候,炼金师神乎其神的发明了虚空造物术,采用祭祀的方式,制造炼金生物,最终打败了入侵者。假设邪神是炼金帝国的敌人,它们不可能向炼金帝国传授虚空造物术,可既然法师向邪神献祭,又说明邪神确实与炼金帝国有瓜葛。

    还有一个问题,谁把邪神弄得这么惨?信息太少,无法推演,问题跳过。

    邪神的境况堪忧,需要祭祀,这一点可以明确。血祭失败之后,它们激活了炼金塔。但它们又凭什么确保我会持续使用炼金塔?我要是中途嗝屁了,它们怎么办?如果我是邪神,我就会安排后手,比如引出强大的敌人——炼金帝国都难以匹敌的入侵者!当炼金帝国发现幕后黑手是邪神,他们翻脸了……然后帝国就崩溃了!

    结论如下:入侵者即将出现,炼金塔可以打败入侵者,但时间跨度很长,至少要保证炼金帝国复兴,否则邪神的图谋就会失败。

    以上推测建立的假设的基础上,关键点在于,必须证明神选者议会与炼金帝国的法师协会一脉相承。

    假面兄弟会掌握变色染剂配方,他们的幕后是不是法师议会?我需要更多的证据,不惜代价也要找到他们的老巢!

    X-3高速运转,火元素持续而稳定的脉动吸引了高阶骑士的注意力。维克多两眼茫然,直愣愣地盯着圣骑士。

    西尔维娅轻抚爱侣的下巴,宠溺的道:“维克多在思考问题,康斯坦丁阁下,请继续。”

    “这真是……让人羡慕的火元素应用方式,呵呵。”康斯坦丁干笑了一声,说道:“在万神殿逃亡前夕,术士组织了一支军队入侵了亚瑞特山……”他沉吟道:“亚瑞特山是个奇怪的地方,野蛮人世代镇守,而且巫师一旦深入山脉,施法能力就会被不断削弱。那里是有名的禁法之地,血祭巫师都不敢打野蛮人的主意。入侵结果显而易见,万神殿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只有一个传奇巫师和几名传奇骑士逃了出来,他们盗走了野蛮人看守的圣物。”

    “后来,那个骑士家族投靠了光辉教会,我的先祖亲自接待了他们,并得知了事情的经过。他们画下了圣物的形象,由先祖收藏在教会里。”康斯坦丁耸了耸肩膀,道:“埃勒斯伽尔家族早在几千年前就消亡了,所以没有任何佐证。”

    罗兰撑着下巴,不耐烦的道:“继续说,继续说。”

    “先祖不知道巫师盗窃圣物的目的,蹊跷的是,野蛮人也没有追出亚瑞特山。想必圣物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教会追查了一段时间就放弃了。万神殿的残余逃亡南大陆,所有人都以为圣物被术士带到了南大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康斯坦丁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说道:“1500年前,大巫师布莱尔姐弟以万神殿名义的作乱,在恐怖谷与教会决战。过程我就不说了,那一战,教会损失惨重,教皇牺牲,教宗牺牲,枢机院主教团近乎全灭,数千名神职者战死。虽然布莱尔姐弟被光辉天使净化,但教会的元气大伤,无力抵御兽人的进攻,导致铁山帝国崩溃瓦解。”

    蒙斯托克公爵冷哼了一声,沉沉的道:“鹰首狮旗仍在飘扬!”

    大领主对这段历史知之甚详。教皇死后,光辉骑士团拿到了黄金号角,忙着夺取教会的控制权,他们以清剿万神殿余党的名义,调动各地的主教和圣武士,并没有帮助铁山帝国抵御兽人入侵。

    这其中还有另一个原因,铁山帝国是由神灵骑士薇罗蒂卡和剑圣德拉文创建的。薇罗蒂卡女皇与剑圣的另一个情人,传奇圣骑士艾莉婕的关系极恶劣。因此,巴塞留斯家族与特斯蒂尔家族成了世仇。自从艾莉婕诞下德拉文的子嗣之后,特斯蒂尔家族一直把持着光辉骑士团大团长的职务,这就难怪光辉骑士团坐视铁山帝国灭亡,现在又扶持腓烈特家族,狠狠地欺负巴塞留斯家族。

    都是剑圣惹得祸!

    康斯坦丁微微一笑,也不辩解。你们两大家族恩怨光我们特里戈瓦尔家族屁事?

    “布莱尔姐弟的威能近乎神明,按照议会划分的法术体系,他们已经超越了9级,面对6位光辉天使的围剿,居然活生生地耗死了教皇陛下。恐怖谷周边的山林被夷为平地,战场中心出现了一个天坑。”

    西尔维娅颌首道:“这一直是个谜团。难道和野蛮人的圣物有关?”

    客厅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重诡异,康斯坦丁在众人的目光中点头道:“现在,我只能说有可能。先祖执掌宗教裁判所,追查万神殿余党的时候,发现了野蛮人圣物的踪迹。它被一个巫师带走了。”

    “因为事关重大。当时,我们特里戈瓦尔家族仅存的传奇圣骑士,法希尔德殿下亲自带领64名神职者一路追踪,一直追进了人马丘陵西侧的大沼泽!”

    “大沼泽……”西尔维娅轻轻的叹道:“我听说过这件事情,法希尔德殿下穿越了大沼泽,进入神秘的亚述帝国,在那里见到蚁人和亚述人的战争,他摧毁亚述人用来血祭的祭坛,被亚述人追杀,回归人类国度不久便陨落了。而蚁人现在打到了人马丘陵……那么,野蛮人的圣物呢?找到了吗?”

    “肯定没有!野蛮人也有神秘的力量,他们预言圣物遗失在南大陆。”索菲娅抽口道。

    “确实如此……”

    “这不重要。”罗兰摆了摆手,兴奋的道:“快说说法希尔德大人在蜥蜴沼泽和亚述帝国的见闻。”

    “哦。”康斯坦丁顿了下,继续说道:“大沼泽的情况没什么好说的,沼泽北侧有一条岛屿组成的通道,法希尔德殿下的追踪队伍里没有一个低阶神职者,可仍然用了10个多月的时间才穿越大沼泽,中途牺牲了4个人。那名巫师仿佛知道路径,可他已经被神术锁定了,追踪队伍根据神术的指引,一路追赶,一直追到了无尽森林中的亚述帝国。”

    “亚述人属于异人,他们的外型酷似人类,灰色皮肤,尖耳朵,拥有夜视的能力,竖瞳,身材瘦削,擅长爬树,甚至可以在树上睡觉,使用吹箭和毒药捕杀猎物。亚述人猎人对法希尔德殿下非常尊重,当他们看到殿下具现虚空元素之后,简直是崇拜。亚述帝国的皇帝亲自接见了法希尔德殿下,但双方的语言不通,追踪队花了一点时间,才让亚述皇帝明白他们在找那名巫师。此时,巫师已经脱离了神术的感应范围。”

    “亚述皇帝告诉追踪队,那名巫师也受到优待,但他已经渡河南下了。亚述帝国靠近金水河岸的地方有一处洞穴,里面的水道通往金水河,追踪队在洞穴里面发现一处亚述人修建的码头,那名巫师依靠码头的船只横渡金水河,不知所踪。”

    “追踪队在亚述帝国休整了一段时间,从亚述人的口中得悉蚁人的存在,亚述帝国与那些怪物争斗了数万年。”

    “具体是多少年?”维克多连忙追问道。

    “不清楚。因为语言障碍,法希尔德先祖也没弄明白亚述人的历史渊源,但他亲眼见到了强大的蚁人怪物。”

    吉莉安不屑的道:“蚁人很强大吗?除了白银阶的蚁人首领,普通蚁人还不如精锐士兵厉害。”

    康斯坦丁摇头道:“契布曼小姐,根据先祖的记录,衰老蚁人很脆弱,但普通蚁人拥有媲美见习骑士的力量!蚁人每隔十五年就向亚述帝国发起一次进攻,为的是消耗多余的衰老蚁人,当亚述帝国进攻蚁人领地的时候,他们要面对数十万强壮的蚁兵!”

    “数十万见习骑士级别的蚁人?!亚述人是怎么撑下来的?他们居然还能反攻?!”苏斯王国的芬妮公主掩嘴娇呼道:“真不可思议。”

    “亚述人有邪神庇护。”康斯坦丁说道:“亚述皇帝告诉法希尔德先祖,蚁人无法进犯亚述帝国的核心区域,大约25万平方公里的范围,核心区域的中央有一座神庙,专门用来祭祀邪神。”

    “亚述皇帝邀请先祖观摩了一次祭祀仪式,那当然是血祭。每牺牲30个亚述人,邪神就赋予一个亚述巨魔战士。巨魔战士完全是异化的亚述人,庞大的身躯,超越食人魔督军的力量,同样具备狂暴天赋,恐怖的愈合再生能力,几乎无法杀死,没有痛觉,野兽一样的智慧,完全听命于亚述皇帝。”康斯坦丁进一步解释道:“亚述皇帝就是邪神大祭祀。”

    西尔维娅冷冷的道:“法希尔德利用亚述人的尊敬和信任,摧毁了邪神祭坛,让亚述帝国毁于蚁人之口。我完全不在乎亚述人的死活,可蚁人现在威胁着人马丘陵,几十万见习骑士级别的蚁人……呵呵,真有意思!”

    康斯坦丁沉默了一下,涩声道:“先祖没有具体描述血祭的过程,他用‘惨无人道’、‘邪恶之极’这两个词来形容血祭。他认为亚述帝国远比蚁人更加危险,他们不惜性命也要摧毁祭坛。教会对此深以为然。蚁人毕竟是无脑的怪物,但谁也不知道,邪神会做什么。亚述人对人类这么热情,他们恐怕是受到了邪神的指使。”

    西尔维娅站起身,屈膝行礼,肃然道:“我为刚刚的失言而道歉,法希尔德殿下和追踪小队的成员是真正的英雄。值得后人敬仰。”

    康斯坦丁双臂交叉于胸前,郑重地还了一礼,说道:“法希尔德殿下偷偷摧毁了祭坛,追踪者的全体成员不仅受到亚述人的追杀,还中了邪神的诅咒,迅速衰老,只有法希尔德先祖不受诅咒的影响,仍然保留全盛的战斗力。可实际上,先祖的灵魂遭到重创,灵魂迅速衰败,回归不久,便陨落了。”

    众人肃然起敬,法希尔德和神职者有机会安全回归,可在种族存亡的大事面前,他们宁死也要把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他们不愧为英雄。

    罗兰起身击掌:“传奇英雄当史诗传唱!”

    “因为牵涉到野蛮人的圣物和大巫师布莱尔姐弟,教会把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

    康斯坦丁说道:“我们不知道圣物的真正作用,但绝不能冒险。野蛮人突然要寻回圣物的原因不明,但教宗冕下和埃尔恩斯特大团长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亚瑞特将遭遇剧变,圣物能够抵御强敌或者灾害。第二,圣物仅仅是野蛮人的图腾,野蛮人部族以寻找圣物为借口,安排部族成员渡河避难,开枝散叶,保留火种。”

    “如果是第二种,那真是太糟糕了。野蛮人认为整个北大陆都不安全。”威廉姆斯喃喃道:“建设港口很重要啊……而且,南大陆的蛮族王国对人类满怀敌意,这可不太好办。”

    内古斯子爵起身施礼道:“威廉姆斯殿下,吾王让我向您传个口信,如果冈比斯清剿河滩鱼人,多铎王国的铁壁骑士团将调至王国的中部。建港之后的事情,双方可以再商量。”

    威廉姆斯笑了笑,未置可否。纳维尔的法鲁尔侯爵皱眉道:“教宗冕下的大预言术能窥见未来的灾难。”

    “大预言术的代价巨大,教宗冕下年事已高。”康斯坦丁说道:“有迹象表明,即便发生灾难,也是很久之后的事情,否则哈拉尔德长老早就从博瑞王国渡河南下了。野蛮人似乎并不愿意离开北大陆,他们想着回归亚瑞特。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探询野蛮人的真实意图,教宗冕下承诺,如果二十年内,还不能从野蛮人的口中得悉事情的原委,他不惜生命也会施展大预言术。”

    “哈拉尔德长老也未必清楚啊。”索菲娅摇头道。

    康斯坦丁微笑道:“山上部族一定有人清楚。无论是从哈拉尔德长老这里,或是山上部族长老,我们都要尽力尝试探查真相。但在局势明朗之前,请诸位保持克制,与野蛮人既不能走得太近也不能过分疏远,虽然我们想和山上部族结盟,但绝不希望趟野蛮人的浑水。野蛮人的敌人我们对付不了,最多也就是在物资上给予帮助。”

    西尔维娅开口问道:“北方的战事如何?”

    “很焦灼。”蒙斯托克公爵答道:“半人马不好对付,这些畜生的力量堪比大型挽马,行动矫健,来去如风。帝国的战士已经牺牲了两万多人,可我们不能坐视半人马部族合并成一个半人马汗国,这场战我们不打也得打!”

    法鲁尔侯爵说道:“雷斯克陛下考虑出兵参战,但我们必须先击垮盘踞在巨石山脉里的食人魔部族。”

    西尔维娅转头对索菲娅说道:“亲爱的表妹,你已经听到了,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我们不能卷入亚瑞特的事务。野蛮人长老答应给你四名狂战士追随者,那名黄金阶的狂战士叫芮格佐,对吧?我希望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帮助野蛮人渡河,给予追随者自由。亚瑞特的回报过于沉重,你承受不起。除非……”西尔维娅望向蒙斯托克公爵身边的安琪公主,继续说道:“除非你加入月熊家族的条顿公国,与亚瑞特的野蛮人作邻居,芮格佐才会听命于你。”

    索菲娅思索片刻,点头道:“我会认真考虑。”

    西尔维娅站起身,环视全场,红唇轻启道:“故事听完了,酒会到此结束吧。吉莉安和朱蒂不妨留在蔷薇庄园,我为你们准备了房间。”

    “没有我?”罗兰用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西尔维娅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随便你。”

    “算了,我还是和凯特琳娜一块住。恩比瑟,你滚远一点。”

    罗兰咯咯笑着,拉起卡特琳娜就朝客厅外走去。其他人也纷纷告辞,维克多突然对圣骑士问道:“康斯坦丁阁下,万神殿有残余巫师,那议会呢?”

    “议会?”康斯坦丁愕然回首,笑道:“庸才巫师的组织一旦断绝了传承,那还有什么残余巫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