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夜话(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夜幕低垂,银月当空。

    苍白冰凉的月光笼罩蔷薇庄园。夜风吹过,树丛的黑影晃动不息,如同张牙舞爪的幽魂,白牙蟋蟀的鸣唱就像幽魂在窃窃私语,它们编织着,谈论着一个又一个的阴谋诡计,誓要爬出历史的坟墓。

    维克多双手搁在雕饰精美的窗框,凝视着影影绰绰的庭院。他仿佛置身于迷雾笼罩的无人荒野,看不清前进的方向,四周却有暗影步步紧逼,心中难免滋生出焦虑与彷徨的情绪。

    神选者政权的消亡,亚述帝国的覆灭,森林人马的迁徙,蚁人的突然进攻,野蛮人的古老预言,这些迹象似乎都在预示着,强敌将至,灾难临近。而他对未来一无所知,不知道对手是人是鬼,不知道他们,或它们,或祂们的真正企图,不知道变局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不知道自己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所以他患得患失,束手无策。

    维克多想从时间线上找出事情的端倪,可历史出现了巨大断层,他所有的推测都建立在真假难辨的道听途说上,目前唯一可以查证的线索,仅有假面兄弟会的变色染剂。

    无法检验的推测属于毫无意义的胡思乱想,俗称脑补。而自行脑补往往距离真相有十万八千里,就好像,维克多告诉心腹手下自己继承了某个大人物的遗泽,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炼金人类都是古老家族秘密培养的死士。

    华国先贤云: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与千里。

    道理很深刻,但人如果不会胡思乱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听了康斯坦丁的故事,维克多就忍不住地瞎想,越想越乱,越乱越怕,越怕越想,想的心惊胆颤,眼神明灭不定,表情阴郁沉重。

    “是什么让吾爱如此忧虑恐惧?”

    一只洁白莹润的纤手搭在肩膀上,维克多转头看到西尔维娅那双蔚蓝如天空的纯净眼眸,里面蕴着戏谑的笑意和恰到好处的关切,令他轻松而温暖。

    “我不敢说。”维克多用开玩笑的口吻道。

    “哼。”西尔维娅轻哼了一声表示不满,转身回到沙发上,双腿交错并拢,抱着胳膊道:“你不就是在怀疑初代教皇也是个神选者吗?这有什么不敢对我说的?”

    维克多微微一笑道:“亲爱的,你早就知道了?”

    “不。”西尔维娅摇了摇头道:“我也是第一次听闻,教会曾经和法师议会有过合作......可知道了又能怎样?它仅仅是个历史故事而已,改变不了任何事情。谁都不想让巫师再爬到骑士的头上作威作福。只要教会坚持光辉法典,尊重骑士的贵族身份,我们就会一直拥护教会。”

    维克多坐到西尔维娅的身边,叹道:“我担心的是即将到来的灾难……或者说强敌。”

    西尔维娅愣了一下,咯咯笑道:“你居然在担心这件事情?!你竟被一个故事给吓住了?”

    维克多脸一热,辩解道:“亚瑞特山是禁法之地,野蛮人体魄强韧,英勇善战,他们面对未知的对手,尚且要做最坏的打算,难道你就不担心吗?”

    西尔维娅笑的花枝乱颤,莞尔道:“亲爱的,除了你之外,你看到有谁担心了?”

    好像还真没有……无知者无畏啊,炼金帝国的敌人岂是一般意义上的怪物?可惜,我不能和你挑明……维克多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们都认为教宗和大团长的推测一定不是真的?”

    “他们推测出什么了?灾难还是强敌?究竟是我们人类国度的灾难还是亚瑞特山的灾难?是我们人类的对手还是野蛮人的对手?什么样的对手?多少数量?有什么特性?灾难什么时候发生?在那发生?你看,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有必要担心吗?我们担心又有什么用?”

    “可是……”

    “没有可是。”西尔维娅伸出纤手堵住维克多的嘴,柔声道:“抱歉,亲爱的,你没有接受过骑士教育,我不应该笑你胆怯。”

    西尔维娅站起身,取下墙壁上的盾牌和长剑,昂然道:“骑士当持剑执盾,以剑杀敌,以盾护身。剑和盾代表抗争的意志,抵抗欺凌,争取胜利。我们有许多对手,我们承受过无数灾难。当我们开拓领地时候,在对手的眼中,我们又何尝不是灾难?所以,我们的剑永远是开刃的,我们盾永远坚固,表示我们绝不屈服,时刻警醒。”

    西尔维娅持剑执盾的英姿让维克多心驰神往,他顿了顿,问道:“如果敌人强大到无法战胜呢?”

    “没有这种事情。”西尔维娅挽了剑花,双手一扬,剑和盾牌轻飘飘地挂在墙壁的搭扣上,没有发出一点碰撞声。

    “我窥见过元素海的奥秘,世界自有法则,没有什么生灵是无法战胜的,也没有那个种族可以长盛不衰。”西尔维娅在沙发上坐下,笑道:“我们从来就不是弱者,如果敌人来了,我们便歼灭它们,如果歼灭不了,那就借助城堡,慢慢地消耗它们,如果城堡也守不住……我们不会逃跑吗?世界广袤无边,那里不能藏身?如果连跑都不跑掉,唯有返身一战,即便战死当场,又有何惧?”

    “我从不让家族骑士执行必死的任务,可假如我们真的遇到了无法打败的强敌,我首先会牺牲流民,接着牺牲家族封臣,然后牺牲普通贵族、见习骑士、骑士……凭高阶骑士的实力,难道还活不下来?亲爱的,你要记住,生存永远是最重要的!”西尔维娅神情严肃,可见到维克多呆若木鸡的样子,她忍不住噗嗤一笑,道:“你放心,就算逃命,我也带着你。”

    现代社会的文明人承平以久,听到末日将近,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但这个世界的人类始终在为生存而战。半人马、食人魔、熊怪、半羊人、豺狼人、地精、蛮族、蚁人,哪一个不是强大的竞争对手?一万多年来,人类依然是最强大,最坚韧的种族之一。

    蚁人大军进攻山丘营地的时候,营地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被吓得鬼哭狼嚎,手脚酥软,即便农妇都默不作声地抱起孩子,从营地的后山逃跑。他们对灾难早有准备。

    炼金帝国灭亡了,但人类活了下来。未知的敌人再强大又如何?以我的实力,何处不能安身?大不了像地精那样,躲到山林里过上茹毛饮血的生活,只要活着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瞻前顾后,哆哆嗦嗦的样子,真是耻辱!我还不如一个女人……好吧,我确实不如神灵骑士。

    念及至此,胸中阴霾尽散,压力顿消,维克多摇头失笑道:“我们这么做可不像史诗传唱的英雄……”

    西尔维娅沉吟着问道:“你认为什么是英雄?”

    “圣骑士法希尔德那样,敢于牺牲的人?”维克多试探着问道。

    “敢于牺牲就是英雄?说不定是头脑一时发热的傻瓜呢。”西尔维娅柳眉一挑,说道:“在我看来,敢于坚持本心的人才是英雄。”

    “法希尔德殿下作为强大的黄金骑士,他绝不是鲁莽的傻瓜。当法希尔德接触亚述帝国的时候,人类国度也暴露在亚述人视野中。亚述皇帝用同胞血祭的残忍行径彻底激怒了法希尔德,并让他意识到亚述帝国对人类国度的巨大威胁,所以他要借蚁群之手,毁灭亚述帝国。”

    “我相信,以法希尔德的实力和智慧,在他动手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那绝不是送死行动。但没有谁能确保计划万无一失,可既然做出了选择,无论生死胜败都没什么好后悔的。”

    “法希尔德想要毁灭亚述帝国,便付诸行动。他是受人类赞誉的英雄,却是被亚述人痛恨的魔鬼。但他已经死了,生者的赞美或诅咒与他何干?他只是贯彻自己的本心,无怨无悔。”

    “黄金骑士坚持本心,做自己的英雄,不迷惘,不动摇,而本心即是信念,是骑士奉行不渝的道路。”

    西尔维娅目光灼灼的问道:“亲爱的,你的信念是什么?”

    “我……我还没想好。”维克多喃喃道。

    “没关系,竖立坚定的信念需要时间。”西尔维娅雍容的笑道:“现在,你得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比如,不被康斯坦丁的故事所迷惑。”

    “迷惑?”维克多惊讶的问道:“你认为康斯坦丁说的故事是假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