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为难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推开房门,便看到吉莉安大小姐俏生生的站在房间的中央。

    宽松的细亚麻长袍被撕成了短裙,裙摆破破烂烂的,配上那双惊心动魄的大长腿,竟有一种野性的诱惑。上衣在腰间打了一个结,紧紧包裹着浑圆挺拔的双峰,平坦的小腹显出性感的马甲线,漂亮的凤眼闪烁着高傲冷冽的光芒,仿佛高高在上的女王,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征服她,或者被她征服。

    吉莉安肤色如蜜,修眉凤目,身材火辣,冷艳性感,相比水元素亲和的高阶女骑士,她又多了一份阳刚之美。平日里,吉莉安张扬桀骜,大大咧咧,但维克多却知道她骨子里是一个小女人,吝啬财迷,外刚内柔。

    维克多的月精灵血脉天生亲和风水两系元素,而吉莉安是亲和地元素的高阶女骑士,也许是元素相合的缘故,两人琴瑟和谐,感情十分融洽。吉莉安大小姐既愉悦且羞恼,又不服气的柔媚神态总是令维克多自信心爆棚,不由自主地想呵要护这个外强中干小女人。

    这当然是一种错觉。高阶女骑士从不依附于男性,即便黄金骑士情人也不能勉强她们。吉莉安身为强大的白银骑士,幸福的爱情,贴心的伴侣都无法动摇她的信念。某种意义上,维克多才是她的猎物。

    维克多对此心知肚明,可一想到吉莉安和其他人联姻,便忍不住妒火中烧,他劈头盖脸的问道:“那个男人是谁?!”

    吉莉安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嘴角上翘,踩着妖娆的步伐,走到维克多的身前,喜滋滋的调侃道:“宝贝,你大半夜跑过来,不是为了港口,而是因为嫉妒?呵呵,我最喜欢你为我嫉妒的模样。”

    呃……主要是为了野柳城。

    维克多自然不会说出扫兴的话,他顺着吉莉安意思,故意板着脸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听着,你有大麻烦了,有人抢你的女人。”吉莉安一手叉腰,睨着维克多道:“你准备怎么搭救我?”

    维克多在吉莉安光滑的脸蛋上拧了一把,没好气的道:“契布曼家族偷偷摸摸地清剿河滩鱼人,你不告诉我。现在,王室开始觊觎契布曼家族领地了,你才想到我是你的男人。你早干什么呢?”

    “你是我的男人,又不是契布曼家族继承人的丈夫。我们家族的内部事务为什么要告诉你?”吉莉安理直气壮的说道。

    说的好有道理……维克多的气势顿时一泄,干咳了一声道:“具体说说吧,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吉莉安在沙发下坐下,笔直修长的美腿搁在茶几上,双手抱胸道:“你在金水河岸修筑节制闸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水利工程的价值,我们全看在眼里,正好契布曼领的河滩鱼人也被蚁潮清洗过,所以,我们打算效仿人马丘陵,在领地的东边修渠引水,开垦农田牧场。目前,我们在河滩上修建了11座岗哨和一座节制闸,基本上控制了15公里长的河滩。”

    “结果,水渠还没有动工,第一座水库才刚开始挖,奥古斯特家族就找过来了。真是气死我了。”吉莉安气呼呼的道。

    维克多想了想,问道:“你们准备修多长的水渠?”

    “水渠先向北,再向东,最后汇入蓝鹅湖水域,预计全长65公里,共7座节点水库。”吉莉安答道。

    “65公里?也就是不超40万亩的耕地?蚁灾过去4年了,你们才开始挖水库?”维克多不可置信的道:“这是一笔亏本的投资!你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修建65公里长的水渠和7座节点水库的费用,再加上开垦耕地的支出,总共不会低于3万金索尔,但最大的一笔投入不是雇工的辛苦钱,而是清剿鱼人的战争开销。

    鱼人永远也杀不完,可如果不控制河滩鱼人的数量,它们终有一天会把节制闸推平,因此,清剿鱼人的战争没有止境。士兵射出去的每一支箭都是钱,军备的损耗也是巨大的财政负担,最关键的是,领地处于战争状态,执行战斗任务的封臣士兵无法从事生产劳动,不需要向家族上缴供奉,而领主还要承担士兵的日常开销,支付赏金和伤残抚恤。

    约克家族在节制闸常驻一位骑士,三位见习骑士和600名士兵,每5个月轮换一次,维克多又把河滩鱼人当作练兵对象,可即便如此,约克公爵都感到有些吃力,但是人马丘陵的水利工程可以增加上亿亩的农田牧场,清除河滩鱼人的战争有必要一直打下去。就像博瑞王国,为了七大联岛的物产,他们和鱼人的战争持续了几百年。

    如果没有巨额回报,谁没事去招惹鱼人?

    契布曼伯爵吝啬又精明,40万亩耕地还不值得他承受没完没了的战斗。四年来,契布曼家族坚持清剿鱼人,占据河岸,却没有抓紧时间,修建水渠和人工湖。

    只投入,没产出,这可不像契布曼伯爵的风格。

    吉莉安望着维克多,说道:“比武大会决赛那天,威廉姆斯大公用5000金索尔赌18岁的哈尼西.约尔恩获胜,卡特琳娜夫人赌詹姆获胜,你却用100金索尔赌汉尼西获胜。因为你和索菲娅的搅局,各大家族的代表都松了口气。”

    维克多得意的笑道:“我是人马丘陵的独立领主,我配合摄政王,赌哈尼西获胜,怎么能算搅局呢?”

    “嗯,你最狡猾了。”吉莉安笑了笑,又道:“当时,所有人都默不作声,只有乔舒亚和索林姆家族的代表,向威廉姆斯大公表明了态度。乔舒亚家族用2000金索尔,赌汉尼西获胜,他们站在奥古斯特家族的一边,也不怕约克家族记恨。索林姆家族的代表则用100金索尔赌汉尼西获胜,他的举动与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一致,公然嘲讽威廉姆斯大公。”

    “凯特琳娜是乔舒亚公爵的嫡女,乔舒亚家族如果不向鸢堡示好,撇清与约克家族的关系,那才叫奇怪。”维克多皱眉道:“索林姆家族公然对王室表示不满。看来,鸢堡已经和你们契布曼家族达成了默契,威廉姆斯大公打算支持你们取代索林姆家族,成为南部家族的领袖。大公的具体条件是什么?”

    “失败者的呼声无人回应。”吉莉安没有直接回答维克多,反问道:“你知道,索林姆家族的代表是谁吗?”

    “鲍里斯.索林姆,57岁,洗练药剂晋升的见习骑士,学者贵族,马里奥恩.索林姆的儿子,索林姆侯爵的长孙。”维克多说道。

    吉莉安点点头,说道:“鲍里斯现在是索林姆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他的父亲马里奥恩四年前就过世了。对于长子的离世,索林姆侯爵算不上秘而不宣,但他也在努力淡化继承人更迭带来的影响,甚至没有把继承权交给长孙。现在,索林姆侯爵的子孙为了继承权,正斗得不可开交。我看......鲍里斯未必能当上侯爵,说不定还会早死。”

    “什么?”维克多震惊的道:“索林姆家族居然衰弱到了这种程度,连内部局势都控制不住吗?我记得索林姆家族有两位大骑士,索林姆侯爵本人还是一位巅峰的白银骑士……”

    吉莉安轻蔑的道:“索林姆侯爵已经103岁了,共鸣36个元素位又能怎样?他想踏足黄金领域面临两个难题,一是沟通元素海,二是接受元素海的洗礼,再活下来。前者与血脉有关,后者考验的是信念。以索林姆家族如今的血脉,老家伙根本不可能沟通元素海,他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通过生死试炼,敲开元素海的大门。骑士越强大,生死试炼的对手就越恐怖,巅峰白银骑士的生死试练往往是他们为自己准备的葬礼。”

    “最多还有两年,老家伙就该前往北部荒野,寻找试炼的对手。而我们契布曼家族已经等了许多许多年……”吉莉安语气冰冷,目光灼灼。

    维克多沉吟道:“索林姆家族还有2万平方公里的领地,还有坚固的城堡要塞,还有5000多名封臣士兵,3万多民兵……”

    “他们还有许多家族子嗣!”吉莉安打断维克多的话语,说道:“索林姆侯爵有17个兄弟,23个姐妹,基本上都过世了,但他们的后代还在索林姆侯爵领,老家伙本人从15岁的时候开始生孩子,先后有17个女人,这些女人为他生育了36位子嗣,却没有一个成为白银骑士。现在,老家伙要死了,他的这些子孙会干什么?索林姆家族的附庸领主会干什么?”

    “城堡总是从内部瓦解,家族总是从血脉开始衰败。早在两百多年前,大家族就不再和索林姆交换寄养子嗣,他们只能汲取小家族的血脉,甚至不惜近亲通婚……”吉莉安撇了撇嘴,不屑的道:“弱血脉就是弱血脉,生得再多有什么用?越生越弱,越弱越生,一大群弱血脉子嗣谁也承担不起守护家族的重任,都等着分家产吧。”

    维克多不禁恍惚,他曾经路过索林姆家族的铜城,老侯爵风度翩翩,不卑不亢,给他留下了一个好印象。晚宴上,老侯爵并没有安排家族贵女环绕维克多。事实上,只有白银阶女骑士才配得上血脉高贵的风行射手。这恐怕是索林姆老侯爵最后的体面了。

    “老家伙安排好家族继承人也无济于事,他的子孙太多了,每个人都有继承权,每个人都想着拉拢附庸领主,寻找强有力的外援。索林姆家族的分裂已经不可避免!那些附庸领主必须提前做打算。”

    吉莉安傲然道:“我们契布曼家族血脉高贵,拥有四位大骑士,我的父母是大骑士,我是大骑士,我的叔叔德韦特是大骑士,我的妹妹和弟弟也都觉醒了斗气,尤其安文那个小家伙,才11岁就共鸣了8个元素位,比我还要厉害……只厉害一点点。”

    维克多灵机一动,恍然大悟道:“水渠可以向西,也可以向南进入索林姆侯爵领,索林姆家族的附庸领主在向你们提供清剿鱼人,建造水渠的资金?”

    “那当然,我们从不做亏本生意!”吉莉安喜笑颜开,得意洋洋的道:“实话告诉你,这四年,索林姆家族的几个附庸领主一直在和我们秘密谈判,他们想要崛起,就得获取契布曼家族的血脉,而我们要利用水渠吞下三分之一的侯爵领,最终入主铜城。”

    维克多来回踱了两步,负手说道:“谁登上侯爵宝座,谁就会死!那些附庸领主拥护的傀儡,以自保的名义,占据铜城,要求独立,顺势加入契布曼家族。因为事关重大,你们没有露半点口风,但瞒不住鸢堡的密探。”

    “难怪索林姆家族的代表公然表态,反对威廉姆斯大公,鲍里斯是在约克家族求救啊。”

    契布曼大小姐断然道:“约克家族不会插手南方领地,否则就会引起各大家族的反弹。”顿了顿,又道:“事实上,南部领主都暗中支持我们契布曼家族,冈比斯需要一个稳定的南方,我们的计划也得到了鸢堡的默许。如果,索林姆侯爵没能晋升为黄金骑士,我们契布曼家族将取代索林姆,获得元老院的一个席位。”

    维克多点头道:“鸢堡不希望威灵顿、乔舒亚和约克,三大家族插手南部领地,自然会支持你们契布曼家族统领南部领主集团。不过,鸢堡现在有借口,直接干预南方事务,甚至包括野柳城……这的确违背了王国分封制的传统,没有人希望他们这么做,也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

    一想到野柳城内充斥着鸢堡的密探,维克多就感到头大无比,但又无可奈何。

    吉莉安沉默片刻,站起来抱怨道:“我真不明白,教宗为什么要危言耸听?”

    “你也认为那些是危言耸听的言论?”维克多问道。

    “哼!如果真的有灾难,教宗应当施展大预言术,而不是发表毫无根据的猜测!”

    联系索菲娅在博瑞王国的遭遇和西尔维娅的判断,维克多大致明白教宗的意图了,他摇头叹道:“用一个未知的灾难,促使人类国度由内斗转向外拓……这恐怕才是教宗的真实意图。威廉姆斯大公只是顺水推舟而已,冈比斯南方领主的事务对教宗冕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吉莉安有些郁闷,但她也知道维克多所言属实。契布曼家族和索林姆家族的竞争在教宗大人的眼中,不值一提。她闷闷不乐的道:“威廉姆斯大公派人见了我父亲,他们提出了联姻的请求。先王莱恩的堂弟,大骑士魏格尔.奥古斯特就是我的联姻对象……鸢堡要求我们把节制闸周边4000平方公里的领地册封给他。王室将帮助我们合法占据铜城,并册封我父亲为世袭公爵……”

    “条件很优渥啊。你们答应下来就是了。”维克多摸着下巴说道。

    “优渥个屁!”吉莉安怒道:“我们依靠血脉和水渠,争取南方领主的支持。如果水渠和港口全都掌握在王族的手中……奥古斯特家族的血脉确实比我们更高贵。你说,南方领主会追随谁?魏格尔?还是我?”

    维克多皱眉道:“那就别和王室联姻。干脆把领地直接割让给奥古斯特家族好了……”

    “这怎么可能!”吉莉安瞪着维克多,怒气冲冲的道:“凭白无故地割让领地,我们契布曼家族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一个向王室卑躬屈膝的家族有什么资格领导南部领主?”

    维克多面沉如水,目光闪烁。吉莉安立刻警觉起来,她凑到情人的耳边,半撒娇半威胁的道:“亲爱的,你放心,我不会睡他的……你也不许帮助索林姆家族,否则……哼!”

    这恰恰是最让维克多感到恼火的地方。

    契布曼家族的血脉十分特殊,男性骑士亲和水元素,女性骑士亲和地元素。这种血脉有利有弊,吉莉安受到先天条件的限制,她的实力不如男性大骑士,但她与同系配偶相互影响的风险也比较小。契布曼伯爵夫妇同为水系亲和的大骑士,他们连续生育了三个后代,这对于一般的大骑士夫妇来说,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能够生育,不够强大的血脉十分尴尬。契布曼家族从没有出现过黄金骑士,他们也一直希望能获取强大血脉。奥古斯特家族抓住了契布曼伯爵的软肋,所谓的抵触恐怕仅仅是吉莉安的个人意志。

    吉莉安现在受到感情的牵绊,但维克多怀疑她还能坚持多久。

    除非……奥古斯特家族与约克家族联姻!如果奥古斯特家族与约克家族强强联合,契布曼伯爵只能乖乖地割让领地,契布曼家族的名声关我什么事?我只要吉莉安。不过,以西尔维娅的强势,约克家族就算与王室联姻,家族贵女必须是王后。安娜小丫头的身份、天赋、年龄倒是配得上爱德华王子。但是,爱德华已经和威灵顿家族的玛格丽特订婚了,鸢堡出尔反尔不亚于向约克家族服软……西尔维娅抢了一个王后,又逼迫王室迎娶约克家族的贵女……这太丢人了!而且,奥古斯特家族的实力超过约克家族,他们必须通过打压约克家族,向其他领主展示实力,否则约克家族的势力和影响力会扩张的很快,造成连锁反应。难怪莱恩国王宁可用武力压服约克家族,也不和他们联姻。

    一股柔和而坚定的力量将维克多拉入了一个弹性十足的怀抱,吉莉安环抱着他,舔了舔了丰润嘴唇,媚声道:“在蔷薇庄园,睡蔷薇女王的男人......我想想就兴奋。”

    维克多大怒,冷笑道:“兴奋?看我怎么收拾你!”

    ***************

    西尔维娅躺在舒适的大床,无思无想,庭院内传来水元素的波动,将她从最深沉的睡眠中唤醒。

    睁开明媚的双眼,西尔维娅没有召唤侍从,独自起身,走到窗前轻轻一跃,悄无声息地落在窗外的草坪上,她赤着双脚,行云流水般地向庭院深处走去。

    月光如水,洒满庭院,一名身姿窈窕的少女坐在吊椅子上,荡着秋千,白金色的秀发随风拂动,精致的小脸迎着月光,纯净美好,如同精灵。

    “西尔维娅,我送给你的礼物,你还满意吗?”

    西尔维娅以手扶额,无奈的叹道:“罗兰,你最讨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