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棋局(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期货?”温布尔顿女侯爵一头雾水地望着自己的丈夫。

    “现货远期交易,我把它称为期货。”维克多进一步解释道:“亲爱的,你应该有所耳闻。我们将在7年内,把巨型砖窑的建造技术交给尼姆公爵和威灵顿公爵,作为他们支持水利工程的回报。随着巨型砖窑的推广,可以预见木炭价格的上涨。如果,你现在开始囤积木炭,将来肯定能大赚一笔。当然,你大手笔买进木炭,木炭的价格马上就会上扬,但你拿出巨额资金,以约定的价格买断幽暗森林周边领主未来7年的木炭,其中的利润就非常可观了。”

    维克多摇头叹道:“可惜,我没有钱,这笔期货生意只能让你来做。好在你也不是外人……请看在我帮你出点子的份上,答应我提前与你约定木炭价格的要求。至于尼姆家族和威灵顿家族,你只管赚他们的钱。假如,木炭未来的价格没有达到预期,我愿意按你的成本价全部接手,保证不会让你亏本。”

    索菲娅沉思良久,喃喃道:“预测未来的价格波动,进行现货远期交易……这真是个绝妙的主意……可是,领主都很精明,他们会不会抬价呢?就算达成约定,谁能保证他们会信守诺言,按照约定价格,购买或者交割货物?”

    “如果幽暗森林归一个领主所有,木炭的价格他想怎么定就怎么定!可是,幽暗森林周边有12个小家族,谁都不能垄断木炭贸易,你还指望他们会达成一致?”维克多嗤笑了一声,又说道:“至于担保人……不是有教会的神前公证吗?”

    索菲娅盯着维克多脸看了许久,摇头苦笑道:“亲爱的,几年未见,你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难怪威廉姆斯会如此看重你,难怪西尔维娅为你才华倾倒……”

    威廉姆斯看重我?这是什么意思?

    维克多迅速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他故作“惊喜”地道:“亲爱的,你同意了?”

    索菲娅面现难色,惋惜的道:“亲爱的丈夫,我恐怕没有办法帮你……”

    这就对了!如果你失去斗志,甘心雌伏,那才让我失望。只要你和我谈条件,我就有机会掌握温布尔顿商会的人脉和渠道……

    晚宴结束后,维克多原本打算找个机会接触一下野蛮人长老,可康斯坦丁和手下寸步不离地跟着哈拉尔德长老。维克多见没有机会单独接触野蛮人,只能暂时放弃。在回卧室的路上,他又接到鲍里斯.索林姆勋爵的请见。

    了解完索林姆家族继承人的来意,维克多顺势提出采购软银矿石的要求。索林姆侯爵领的矿物资源确实丰富,适合开采的软银矿脉居然有三座。面对兰德尔子爵的要求,鲍里斯又惊又喜,忙不迭地答应了下来。

    软银没有开采的价值,充当石子都勉强,也就是约克家族被逼得没办法才会用软银矿修建城墙。把软银卖给兰德尔子爵既可以小赚一笔,又不得罪奥古斯特家族,还挑明了长子一脉与兰德尔家族的默契。只要软银矿石源源不断地运往兰德尔领,谁还敢对长子一脉下死手?

    同样的道理,无论谁继承了索林姆侯爵爵位,他都不敢撕毁鲍里斯与维克多的贸易约定。兰德尔家族手里握着鲍里斯的血裔子嗣,兰德尔子爵只要找到借口,就能干预索林姆家族内部事务。

    鲍里斯玩一手借势自保的把戏,但维克多也不是政治萌新……借势?谁不会啊?

    维克多利用现有的政治格局和自己的名声,玩了一把空手套白狼的把戏。想到平湖镇的城墙里填满了瑟银矿,他忍不住地想要放声大笑。

    还不仅仅如此,储备木炭资源也成了维克多的下一项布局。加工软银矿需要木炭,这可以麻痹各大势力对木炭这种战略物资的敏感度。而西尔维娅会以为,维克多的真实目的就是木炭,从而忽视了瑟银的存在。

    至于借木炭贸易向索菲娅提出期货的概念,那又是维克多的另一项布局。

    早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就出现过期货贸易性质的交易活动,它的好处无需赘述。黄金团迟早要引领异世界的贸易变革,期货贸易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维克多现在提出期货主要是为了向索菲娅展示过人的商业才华,先成为她所倚重的智囊,再找机会参与温布尔顿商会的事务,最终达到人财两得的目的。

    维克多冷冷地道:“最多只要8万金索尔就能完成木炭期货贸易,这笔钱对你来说只是九牛一毛,我不明白你有什么好为难的?”

    “我确实有450万金索尔的财富,可我原以为只要出资建一座港口,没想到还要支持一场全面战争。亲爱的,你认为我的钱还够吗?”索菲娅轻轻地解释道。

    维克多咂了咂嘴,颌首道:“确实不够…….是我误会你了,我另外再想办法吧。”

    索菲娅沉默了一下,诚恳的道:“亲爱的,我曾经伤害过你,我很抱歉。但我并不后悔,凯瑟琳王后想要用你取代我,她甚至可以派人围杀我,我当时别无选择。”

    维克多摆了摆手道:“我不是要和你算旧账,说起来,我还应该谢谢你,把我送到了人马丘陵。”

    “的确如此。”索菲娅微微颌首,展颜一笑,“我必须澄清一点,我曾经想和安德烈生一个继承人,可我始终未能付诸行动。对于高阶骑士而言,陌生的伴侣需要时间培养感情,建立信任,因为白银骑士也可以杀死黄金骑士。虽然女骑士寻找情人的事情并不稀奇,但似乎你特别在意。我厚着脸皮向你解释,只是希望你不要对我心存芥蒂,仍然把我当成你的女人。至于感情……我想你现在未必还把我放在心上,我在你心目中可能还没有你的贴身侍女重要。”

    维克多坦然道:“我要是否认,恐怕你也不会相信。”

    “无需遮掩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才像个真正的实力领主。”索菲娅赞许的道:“那我们就用领主和大贵族的身份来对话。”

    “维克多,你必须承认,我们需要彼此。我对你的帮助是其他女人所不能给予的。”

    维克多接口道:“前提是,你得放弃温布尔顿侯爵爵位,把自己当成兰德尔子爵夫人。”

    “正是因为我是兰德尔子爵夫人,又是温布尔顿女侯爵,我对你的帮助才最大。”索菲娅含笑说道:“只要商会还在我的手上,我们的财富就会源源不绝。现在只要你帮我一把,兰德尔家族的财政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似乎所有人都不希望你继续执掌温布尔顿商会。”维克多皱眉道:“我看不出来你有任何胜算。”

    “我还有两张底牌。”索菲娅沉吟片刻,问道:“亲爱的,你想过没有,野蛮人寻找圣物可能需要上百年的时间,如果他们找到了圣物,如何回归亚瑞特山?”

    维克多心中一动,脱口道:“芮格佐?”

    “没错!”索菲娅轻笑一声,说道:“为了迎回圣物,野蛮人需要和人类势力建立稳固的联系。他们让芮格佐成为我的追随者,正是出于这个目的。即便我和芮格佐老死,亚瑞特也会派遣野蛮人追随我的继承人。”

    维克多摇头道:“恰恰是这个原因,各方势力才不容许你执掌温布尔顿商会。光辉骑士团一直希望撒桑帝国的领主能够与亚瑞特山建立联系,月熊家族为此筹划了数百年之久。正如西尔维娅所说,除非你加入条顿公国,否则必须放弃野蛮人追随者。撒桑帝国很有可能用麦酒与亚瑞特展开贸易往来,最终取代你,成为野蛮人的盟友。”

    “在此之前呢?”索菲娅胸有成竹的说道:“野蛮人渡河至少需要8年以上的时间,撒桑人想酿造麦酒也需要时间推广新的种植方式,储备充沛的青麦。在此之前,野蛮人站在我这一边,没有人敢断绝温布尔顿商会的贸易,事实上,除了博瑞王国在使一些小手段之外,温布尔顿商会的运转还算正常……”

    “是吗?”维克多淡淡的道:“我倒是认为你时间不多了,你不能迅速解决雄鹿商团的困境,商团的成员很快就会背弃你,这就像领主不能保护子民,子民放弃家族一样。”

    索菲娅微微一滞,低头道:“我第二张底牌就是你。”

    “我会解除芮格佐的追随者身份,给她自由。撒桑帝国和野蛮人都将欠我一份人情,只要你把粗糖专营权交给我,雄鹿商团成员就不会背弃我。因为,撒桑帝国即将向东开拓,他们的士兵需要用粗糖来补充营养,恢复体力。反倒是博瑞王国南风商团要倒霉了,撒桑帝国有了麦酒,南风商团拿什么战略物资与别人做生意?我将看着他们变成三流商团。”索菲娅冷笑道。

    维克多趁机问道:“我很奇怪,博瑞人为什么盯着你不放?”

    “他们怕我垄断亚瑞特的草药贸易……”索菲娅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光辉骑士团不希望中立商队插手野蛮人外交,这可以理解。博瑞人担心关键药材被苏斯王国垄断,我也可以理解。既然你已经承诺保留博瑞王国的药材贸易份额,他们为什么还要和死磕到底呢?”维克多摸着下巴问道。

    索菲娅无奈的道:“我还没想明白,教宗冕下就把我弄回来了,接着博瑞人开始对雄鹿商团下黑手。现在,双方已经结下仇恨,只有倒下一个,事情才算结束。”

    维克多点点头,又摇头道:“粗糖专营权的事情需要西尔维娅点头才行,她还是希望你留在人马丘陵,这一点,我和约克家族的态度一致。我也不会为了讨好你,去触怒西尔维娅。”

    “你可以的。”索菲娅定定地看着维克多,缓缓说道:“剑圣德拉文在43岁以前一直没有后代,直到他的血脉完全变异之后,才和艾莉婕生下了第一个儿子。你目前情况与剑圣德拉文的经历完全吻合,月精灵血脉快速纯化的过程中,同样没有后代诞生。所以,西尔维娅对你抱有极大的期望,在她的眼中,你比我重要的多,即便你把粗糖经营权交给我,她最多埋怨你两句,不会真的生气。换句话说,你有资格任性。”

    “难道我真能变成金发金眼的形态?”这一下,维克多自己都糊涂了,他甩了甩脑袋,问道:“你能给我什么?”

    索菲娅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柔声道:“我发誓,我只属于你一个人……”

    “哼!哼!谁占谁的便宜还不一定呢……”维克多冷笑了两声,斜睨着索菲娅。

    “好吧。按照股份制的利润分配方法,我给你温布尔顿商会一成的股份。”索菲娅飞快地说道。

    维克多想了想,说道:“总要等到元老院讨论完建港和鱼人战争的事情,我们才能做出决定。”

    索菲娅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她看到维克多从抽屉里取出一套棋盘。

    “亲爱的,我们来下棋。”

    “什么?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就是来找我下棋的?!”索菲娅几乎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现在严重怀疑自己的魅力。

    “嗯。我让你先走。”维克多摆好棋盘,严肃的道:“谁输了,谁脱一件衣服。”

    索菲娅低头看了看身上唯一的一件睡裙,再抬头时,已是桃腮凝晕,眼波如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