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盗贼公主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德拉文.温布尔顿突然销声匿迹,至今都是一个未解之谜。”

    威廉姆斯微笑着对维克多说道:“虽然你是温布尔顿的子孙,恐怕对家族先祖的事迹所知不多。”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说道:“如今的温布尔顿只剩下姓氏和血脉了,我父亲的书房里甚至连一本书都没有…….尽管银月庄园的书房里同样没有书,好歹我的贴身侍女天天都在记录家族琐事,比如,仓库今天收到8743枚鹅蛋之类事情。也许我应该把这些都编撰成书,留给兰德尔家族的子孙后代,让他们体会家族先祖开拓领地的艰难。”

    我和你谈剑圣的秘闻,你和我谈鹅蛋……威廉姆斯在心里咆哮了一句,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颌首说:“这是个好主意……家族传承就是这么来的。奥古斯特历代书记官一直都不遗余力地搜集历史秘闻,记录同期事件,不夸张的说,我们对剑圣的了解肯定超过约克家族。维克多,以你现在的地位,应该关注一些只在大贵族圈中流传的历史秘闻,兰德尔家族子孙会以此为荣。”

    果然另有所图,我就听听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维克多微微俯身,说道:“殿下,我洗耳恭听。”

    维克多好整以暇的模样令威廉姆斯生出了一股挫败感,他知道自己表现的太刻意了,但还是沉吟着说道:“关于剑圣的下落,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巴塞留斯家族宣称,剑圣先祖伤心薇萝蒂卡女皇的陨灭,遁入无尽之森,寻找传说中精灵王庭,他们还有剑圣的亲笔文书为证。不过,圣骑士艾莉婕.特斯蒂尔却认为薇罗蒂卡出于嫉妒心,杀害了德拉文。因为德拉文曾经向艾莉婕承诺过,等女皇陨灭后,就陪伴她渡过余生。”

    “黄金骑士也会嫉妒?”维克多有些好笑的问道。

    “高阶骑士只是善于控制情绪,嫉妒心还是有的。”威廉姆斯笑了笑,说道:“我个人比较赞同巴塞留斯家族的说法,根据象牙圣堡的记录,德拉文在130岁之后,完全显现精灵特征,容貌俊美绝伦,耳朵颀长,双眼时刻闪耀金色的光辉,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精灵。”

    “精灵有许多种,所有人都以为和温布尔顿联姻月精灵是精灵王族,但德拉文金发金眼的形态表明,月精灵之上还有更高贵的精灵,他们或许才是精灵中的王族。相对月精灵,学者们把德拉文陛下称为太阳精灵。”

    “无论如何,德拉文陛下被认为是人类世界的最后一个精灵。生活在异族当中,到处都是好奇的目光,任何人都不会感到愉悦。爱人的陨灭削弱了德拉文与人类世界的联系,再加上血脉天性的影响,他离开铁山帝国,进入无尽之森,寻找精灵同族,这非常合理。”

    合理吗?看似合理,但从领主的角度去思考,这种说法太过浅薄。

    华国历史上,一代雄主说:子弱母壮,必乱朝纲。然后残忍杀害了自己的老婆,再然后开启了“君弱臣强”的政治局面……这就难怪艾莉婕认为薇萝蒂卡在陨灭之际与丈夫同归于尽。

    新帝国在旧皇朝的废墟中崛起,中间还要经历群雄逐鹿的过程。传奇食人魔国王伏尔甘给了摇摇欲坠的安兹帝国最后一击,巴塞留斯家族能够脱颖而出,压服各大实力领主,开创铁山帝国,全靠神灵骑士薇萝蒂卡和剑圣德拉文。

    薇萝蒂卡女王在陨灭之前,面临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丈夫虽然是游侠出身,但他成了铁山亲王,衰败的温布尔顿便重新凝聚在他的麾下。她的一双儿女是传奇骑士不错,可比起他们的父亲,无论是实力、寿命、血脉还是影响力都差的太远。而德拉文除了薇萝蒂卡,还有3个黄金骑士配偶。

    那么,谁才是铁山帝国的正统?巴塞留斯还是温布尔顿?

    不管德拉文是死在了神灵骑士的手上,还是遁入了无尽之森。他的失踪都确保了巴塞留斯家族的至尊地位,而温布尔顿挣扎了几百年,再次变成了一盘散沙。

    威廉姆斯暗示约克家族要是开创王国,我和西尔维娅会重蹈剑圣与铁山女皇的覆辙。如果你以为这样就能挑拨我和西尔维娅的关系,未免太天真了……我又不是太阳精灵……何况我和西尔维娅至少还能共渡七十多年的时光,相当于地球上的一个世纪…….这么长的时间,我的对手恐怕早就出现了。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说不定我还要靠西尔维娅搭救。

    维克多转念间就明白了威廉姆斯的真实意图,不禁暗暗冷笑,嘴上却说:“多谢殿下告诉我这件秘闻。”

    你现在不以为然,等所有人都当你没有生育能力,被约克家族嫌弃的时候,你的想法就不一样了……威廉姆斯暗暗想道,话音一转又说:“维克多,你是鸢堡的领主,可惜你接受教育的时间太短,我们有责任向你传授奥古斯特家族的纹章学。事实上,我们一直在关注你,你帮助埃斯克里男爵,清剿豺狼人盗匪的过程中激发了风行天赋,你开创工分制,收复盘踞在兰德尔领的自由民村寨,酿造紫蔗酒,制作粗糖、咖啡、雪糖,还发明了奶油,这些事情我们第一时间就掌握了。”

    “几个月前,博瑞王国备下重礼,希望鸢堡宣布索菲娅的死讯,切断她的退路。我拒绝了……”威廉姆斯缓了缓,继续说道:“温布尔顿是冈比斯五大宫廷侯爵之一,在北方诸郡拥有近8000平方公里的世袭采邑,你的父亲也是温布尔顿的采邑男爵。索菲娅顶着温布尔顿侯爵的头衔,但她对鸢堡毫无忠诚可言,并不是真正的宫廷侯爵。鸢堡没有保护她的义务,我之所以包容她,还让她把450万金索尔财富转移到人马丘陵,主要是顾及你的感受。这一点,我已经和索菲娅说明了。”

    冈比斯的独立领主大多宫廷贵族出身,但不包括约克家族、乔舒亚家族、威灵顿家族、尼姆家族和索林姆家族。事实上,五大豪门的外围领主原本也是鸢堡册封宫廷贵族。

    尽管独立领主最终还是会倒向大家族,成为他们的外围领主,但那也是几代人之后的事情。

    前几代独立领主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依赖鸢堡,他们与王室的关系十分紧密,免不了要服从鸢堡的命令,扯一扯大家族的后腿。比如,隔断贸易路线,为迅龙骑士提供后勤补给,甚至协助出兵等等。

    像维克多这样,刚当上独立领主就投靠约克家族,不亚于背叛鸢堡。虽说维克多现在今非昔比,鸢堡也不至于为他放弃数百万金索尔的财富。西尔维娅都没这个面子。

    开玩笑,鸢堡恨不得约克家族穷死才好。

    “殿下,我受宠若惊,您如此看重我…….是因为我的血脉吗?”维克多疑惑的问道。

    “血脉……”

    威廉姆斯摇头失笑,负手向树林外走去。维克多紧随其后,听他问道:“你收养了鲍里斯.索林姆勋爵的两个私生子?哥哥好像叫布兰登,今年9岁,共鸣2个元素位,妹妹雪莉,7岁,共鸣1个元素位。”

    维克多眼角跳了一下,鲍里斯保证过,他的这一对私生儿女鲜有人知,威廉姆斯却对他们了如指掌。

    “只是正常的寄养关系,我目前还没有决定是否收他们做养子养女。”维克多涩声说道。

    “那你知道,他们的生身父亲是谁吗?”威廉姆斯大公淡淡的道。

    “是谁?”维克多脸色铁青的问道。

    威廉姆斯停下脚步,转头微微一笑,“索林姆老侯爵。”

    “是不是很惊讶?”威廉姆斯迈开脚步,边走边说:“血脉关系到家族的兴衰,索林姆家族已经举步维艰,甚至无法实行长子继承制,家族内斗无可避免。强血脉的继承人几个就够了,弱血脉的子孙反而是主脉的负担。老侯爵虽然是大地骑士,但他从见习骑士的时候就开始生育后代,他的继承人太多了,以至于他没有时间保护有天赋的幼子幼女。老侯爵不得不另做打算。”

    “老侯爵共鸣了36个元素位之后,又生了7个孩子,他把这些孩子分别交给6个最有希望继承爵位的子孙抚养,无论他们谁胜出,家族都有血脉优良的继承人。”威廉姆斯轻蔑一笑,摇头道:“可惜,这些孩子的母系血脉实在一般,他们的成就注定有限。”

    “鲍里斯执掌索林姆家族内政三十年,把侯爵领打理的井井有条,算是个人材。”威廉姆斯点了点头,又说道:“但他对继承爵位没有任何把握,或者说,他清醒的认识到,野蛮人的到来促使南部领主势力重新洗牌,索林姆家族已经完了。”

    “所以,他把孩子托付给你。因为你血脉高贵,身份特殊,鸢堡的领主,西尔维娅的爱人……同时又是吉莉安.契布曼的情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鲍里斯回到铜城,就会把你收留他私生子的事情,悄悄地泄漏出去。契布曼伯爵看在你的面子上,说不定会支持鲍里斯继承索林姆家族,条件是鲍里斯主动降爵,并让出铜城……至少,没有那个索林姆敢冒着触怒你的风险,去杀害鲍里斯一家。”

    “我很好奇,鲍里斯给你开出了什么样的条件?”

    “10万金索尔,还有开放石料贸易。”维克多平淡的说道。

    “开放石料贸易?”威廉姆斯自信的道:“我保证鲍里斯不敢这么做。”

    “索林姆家族不是还有大骑士格尔哈特吗?”维克多故意误导威廉姆斯。

    “格尔哈特……他和老侯爵的关系可不大好。呵呵,格尔哈特是老侯爵堂弟曼纽尔收留的野骑士,他娶了曼纽尔的女儿为妻,现在他们一家人都住在布利诺尔城。”

    威廉姆斯叹了口气,若有所指的道:“垂死的野兽最是凶猛啊……”

    两人沉默着走了一阵,威廉姆斯说道:“维克多,你的血脉古老纯净,但我更看重你的才华而非血脉,我们奥古斯特家族有这样的底气!利用蚁潮过后的空白期,放牧牛羊,圈养野猪,占据河滩,修建节制闸,推行深耕细作的种植方式,打造布里亚特商业领,出售青砖,移植刺芸豆,让威灵顿家族和布里亚特家族配合你,实现人口的有序涌入……这些布局环环相扣,精彩绝伦。其实,这都是你的手笔,对吧?”

    维克多笑道:“我还弄出了一个工分制,结果一大群流民差点撑爆我的领地。”

    威廉姆斯脚步一滞,摇头苦笑道:“关于这件事情……王后陛下的本意是想通过教会问责,让你回布利诺尔执掌温布尔顿商会。她对你没有恶意……”

    “但是没有自由!”

    维克多打断了威廉姆斯,说道:“西尔维娅尊重我的意志,无论我犯错还是成功她都包容我。当初,约克家族想让我当他们的附庸领主,你们会同意吗?肯定会的!但我不同意,西尔维娅没有勉强我,她给了我自由发挥的空间,我闯了祸,她帮我解决,我有了成就,她平等交换。我也给了领民自由发挥的空间,激发他们的创造能力。兰德尔领从无到有,不是靠我一个人,我的每一个点子都有一群人在帮我完善。殿下,你只看到兰德尔领的成功,却没有看到成功的原因。”

    威廉姆斯突然明白了,西尔维娅为什么不向兰德尔领派遣官员,又为什么不派骑士贴身保护维克多。剑圣德拉文首先是一位游侠,受到束缚的月精灵血脉便失去了成长的空间,而危险是他们必须面对的挑战。

    “那四百多万金索尔就是鸢堡给你自由发挥的空间。”威廉姆斯洒然一笑,说道:“虽然这笔巨资名义上属于索菲娅,但你可以教她如何花这笔钱。你取得的成就,冈比斯也会从中收益。希望你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

    惊肯定有,喜却未必有…….嗯,是我喜你惊。

    维克多愁眉苦脸的道:“索菲娅性情执拗,她一心想当个商业贵族……我看她只会投资契布曼伯爵的领的港口。”

    “做生意总是要算成本的……索菲娅如何选择,我可管不了。”威廉姆斯哈哈一笑。契布曼伯爵领比兰德尔领更靠近采石场和幽暗森林,光是石料木料的运输成本就能省下一大笔钱。

    何况,没有人敢把石料卖给约克家族。索菲娅还有的选吗?

    “对了,兰德尔领今年上交的年金物资,要有鹅蛋!”威廉姆斯又说道。

    “殿下,鹅蛋不好运输,也容易变质啊。”

    “那就折成钱......”

    这时,一名鸢堡侍从快步走进了树林,对威廉姆斯鞠躬道:“殿下,罗兰殿下催您快一点。她想马上就出发。”

    “我本来还打算观摩兰德尔家族的阅兵式,但罗兰突然吵着要回去。”威廉姆斯无奈的对维克多说道。

    “殿下,我送送你们。”维克多殷勤的道。

    那名侍从连忙接口道:“大人,罗兰殿下交待,您的心意她领了,您就不必送了。”

    心意?什么心意?不会真的把贝尔蒂娜拐跑了吧!?

    维克多脸色大变,躬身行了一礼道:“殿下,我先告退了,祝您和罗兰殿下一路顺风。”说完,微风浮现,整个人箭一般的向外掠去,几个起落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威廉姆斯皱了皱眉,沉声道:“我们走!”

    车队已经开动,罗兰从车窗探出脑袋,看到威廉姆斯便嚷道:“叔叔,快点快点,再不走,西尔维娅就要来找我讨东西吃了。”

    威廉姆斯沉着脸,跳上马车,怒道:“罗兰,你又在搞什么花样?”

    罗兰拉了一下车厢内的响铃,车队陡然加速,她一脸庆幸的拍着饱满的胸口,贼兮兮地道:“我去银月庄园的厨房,打晕了守卫,偷了七颗非常非常好吃的东西,只给西尔维娅留了一颗。”

    “这是什么?”威廉姆斯接过罗兰手中蓝色的植物块茎,闻了闻,有切下一块放入口中咀嚼,咂了咂嘴道:“味道很怪……你就为了这个东西去偷维克多的厨房!?领主的厨房被人渗透,是非常严重的事件!”

    “这是魔芋!”罗兰从威廉姆斯的手中夺过块茎,美美地啃了一口,嘟囔道:“我觉得好吃,带回去给戈隆老头尝尝,他肯定也会觉得好吃。”

    威廉姆斯倒吸了一口冷气,喃喃道:“那就是不得了的好东西了……”

    ********************************

    维克多冲进领主宅邸,见到神情严肃的莉莉娅正带着一队侍卫向外走,心中顿时一紧,急急问道:“莉莉娅,贝尔蒂娜还在吗?”

    “大人,您来了。”莉莉娅眼睛一亮,回答道:“贝尔蒂娜在接受爱丽娜的问话。”

    维克多松了口气,笑问道:“小家伙又干了让爱丽娜生气的事情?”

    莉莉娅摇了摇头,说道:“银月庄园的厨房被外人闯入……守卫也被打晕了。”

    维克多嘴角蠕动了一下,他知道是谁干得了。

    你喜欢兰德尔家族的美食,和我说就是了,为什么要偷?扮盗贼很好玩?维克多摇了摇头,说道:“一块去看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