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蓝芋的价值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我忍不住想要吃掉它。”

    西尔维娅回到卧室,放下银罩将托盘上的蓝芋盖住,转身对维克多浅浅笑着,湖绿色的裙摆欢快飘扬。

    “想吃就吃呗,我会吩咐沼泽斥候多采集一些蓝芋。”维克多点燃一根水蜥油蜡烛,烛火舔抵铜炉,炉内的琥珀渐渐溢出森林的气息。

    西尔维娅走过来吹熄维克多手中的引火烛,一双修长匀称的胳膊圈住他的脖颈,金发瀑布般的向后垂落,维克多不由得托住她的腰背,生怕盈盈一握的柳腰就此折断。

    “你让我想起奶妈说过的童话。”

    西尔维娅蔚蓝的眼眸里装满了甜蜜的笑意,“美丽的公主随国王拜访远嫁他国的姨祖母,祖母衰老的模样把公主吓坏了,她恐惧忧虑,茶饭不思,日渐虚弱。国王和王后请来最好的牧师也不能治好公主的心病,牧师说只有恶龙看守的不老泉才能挽救公主的生命,国王公开宣称谁能取得不老泉,谁就能娶公主为妻,继承王位。年轻的骑士历经艰险,用智慧骗过恶龙,拿到了不老泉的泉水。”

    “从此公主和骑士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维克多摇了摇头,莞尔道:“没想到,你也有一颗公主心。”

    西尔维娅白了维克多一眼,嗔道:“每一个贵女在小的时候都幻想自己是公主,幻想有一位骑士愿意为她取来不老泉。”

    “为什么是骑士,不是王子之类的?亲爱的,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骑士……”维克多略显尴尬地自嘲道:“当然,我也不是王子。”

    “我同样不是公主,却成了蔷薇女王。”

    西尔维娅的双眼迷蒙,如梦如幻的叹道:“当我认识到自己并非公主之后,我对童话有了另一种解读。不老泉离开泉眼就会失效,没有人可以帮公主取得泉水,她拾起长剑,披上铠甲,化身为骑士,亲自斩杀恶龙,啜饮不老泉,从此青春永驻,成为女王。”

    “公主和骑士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维克多咀嚼片刻,赞叹道:“非常精彩的诠释,不老泉原来是元素海。”

    “公主代表童真,美好且脆弱,难以持久。骑士代表勇气、智慧和力量。恶龙代表困难和挑战。如果骑士不守护公主,就当不了国王。如果女王忘记了自己曾经是公主,骑士的铠甲会令她的美好逐渐枯萎,青春永驻变得毫无意义。”西尔维娅点点头,在维克多的唇上轻轻一吻,甜甜的笑道:“亲爱的,我现在又相信了奶妈诉说的童话,我知道你就是我的骑士。”

    西尔维娅眼中流露出爱慕之意,维克多不禁恍惚。

    初见西尔维娅,她成熟美艳的风情让维克多忽视了约克公爵和随从对她敬畏,蔷薇庄园一夜风流,维克多只当是一次贵族式的艳遇。等了解到西尔维娅的真实身份,两人再相处的时候,维克多总有些受宠的小得意和少许羞耻感,由此萌发出征服她的冲动。但西尔维娅气质和容貌也在发生变化,这种改变并非一朝一夕,而是由心至身的细微调整,仿佛雨后的蔷薇,生机勃勃,婀娜多姿。

    如今的西尔维娅明艳无俦,宛若双十年华的绝色佳人,一颦一笑都透着动人心弦的魅力。在公开场合,她仍然是高高在上的蔷薇女王,与维克多独处又成了受到爱情滋润的幸福女人,也会对爱人撒娇,耍小性子,偶尔还表现出可爱的一面。

    每个人都有多张面孔。维克多清楚地知道,西尔维娅并非在演戏,她也不需要演戏,这是蔷薇女王内心柔软的一面,但它绝不是西尔维娅的弱点,而是人性中的美好与真实。西尔维娅的美好只对他一个人绽放。

    你很享受我们的亲密,我也一样……

    维克多以公主抱的方式托起西尔维娅香软的娇躯,将她放在沙发椅上,单膝跪地,握着她的纤手,说道:“那么我的公主,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地方?”

    西尔维娅踢掉精致的高跟鞋,反手把维克多拽上沙发,咯咯笑着倒在他的怀里。

    情人同处一室,自然少不了一番热吻缠绵。修长圆润的大腿夹住在裙中作怪的手,西尔维娅娇喘咻咻,媚眼如丝的道:“亲爱的,我以为我这一生只与权力、家族和蔷薇为伴,你让体会到少女时代的幻想,我几乎都要把它给遗忘了。”

    “爱情令人愉悦,愉悦让我变得更美。”

    “愉悦还能让我活得更久!”

    这是个严肃的话题,维克多抽左手,端正坐姿,认真的问道:“蓝芋对你也具有类似的效果吗?”

    西尔维娅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答反问:“你会游泳,你在水中的感觉如何?”

    “很轻松,自由自在……如果金水河里没有鱼人和水怪,我可以横渡河面,游到对岸去。”维克多对自己的水性和体力信心十足。

    “如果在海里呢?如果是在元素海里呢?”

    “这……恐怕要被淹死。”

    西尔维娅淡然一笑,说道:“在我看来,人类三性合一,分别是神性、兽性和人性。”

    “万物皆有神性,腐烂成泥,火烧成灰,只是元素形态的转化,其本质却不增不减,永恒不灭,代表世界本源,所以是神性。”

    “神性之上是兽性,饥饿则采集捕猎,寒冷则织衣筑巢,恐惧则逃避危险,愤怒则嗜血杀敌,温饱则繁衍后代。兽性是生存的本能,智慧种和动物皆有兽性。失去兽性就只剩下神性了。”

    “受到控制的兽性即是人性,把茹毛饮血变成智慧,把恐惧变成勇气,把愤怒变成理智,把繁衍的本能变成爱情和对家庭责任。人性因同类合作而生,必须剔除兽性中的混乱,人类生存的力量才会成倍的放大,具体表现为上下尊卑和道德传统,目的是为了保护群体中每一个人。人性是秩序的力量,源于兽性,高于兽性。”西尔维娅顿了顿,又说道:“本质还是兽性……所以,人性不分好坏,不分种族,人性的光辉只针对同伴,兽人吃人天经地义,我们杀戮兽人也是值得称颂的壮举。同样的道理,如果有人胆敢伤害你,我也会残酷的对待他,因为你是吾爱。”

    维克多点点头,又皱眉问道:“失去人性会怎样?”

    西尔维娅微笑道:“领民当中混进一头野兽,那就唾弃它、监禁它、流放它、实在不行就把它穿在木钉上……”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维克多沉沉的道。

    西尔维娅凝视着维克多的眼睛,叹道:“元素海时刻侵蚀我们的灵魂,我们失去的何止是人性,连兽性也会失去。”

    “元素海为什么被称为海?深不可测,无边无际,跳下去就永远也上不来。”

    西尔维娅笑道:“黄金骑士的极限寿命是160岁,但很少有黄金骑士能活到这个岁数,他们往往提前被淹死。为了在元素海中活命,黄金骑士必须深入了解元素海的性质,让自己强壮起来,变得游刃有余,自由自在。”

    “传奇领域?”

    “是的。”西尔维娅颌首道:“黄金骑士没有退路,构建超凡战技就是对元素海的理解和应用,可每一次尝试都可能被元素海彻底同化。就算成功掌握了超凡战技,黄金骑士也会陷入低谷,需要一段时间摆脱元素海的影响,表现为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这个过程非常难熬,但如果能迅速恢复正常,他踏足传奇的机会就越大。”

    “口腹之欲对黄金骑士来说可有可无。我们可以把黑面包当作美食,也可以吃珍馐如同嚼蜡,只要调整一下味觉就行。而蓝芋……”西尔维娅沉吟片刻说道:“我真的觉得美味。这是一种本能的需要……吃了蓝芋之后,我与现实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换句话说,蓝芋让我暂时摆脱了元素海带来的负面影响。”

    凝视黑暗,也被黑暗凝视。

    黄金骑士强大的同时,不可能不付出代价。炼金师制作法则水晶同样要调动元素海的力量,这个过程恐怕比黄金骑士磨练超凡战技还要艰难。因此,炼金师需要及时祛除负面状态,而蓝芋就是他们持续工作的保证。

    既然蓝芋能够帮助炼金师完成法则水晶,一定也能让黄金骑士掌握超凡战技,踏足传奇领域!

    维克多立刻跳了起来,说道:“罗兰太过分了,总共才八枚蓝芋,她只留下一枚……我这就去追回来!”

    西尔维娅拉住维克多手,笑吟吟的道:“如果罗兰把蓝芋全部拿走,又不急着逃跑,你和我会想到蓝芋的价值吗?”

    我只会把蓝芋当成普通的植物…….维克多想了想,问道:“罗兰在故意提醒我们?她为什么不直说?”

    “蓝芋不应该只是黄金骑士的美食,应该做成效果更好的药剂。药剂学方面,没有那个家族能和奥古斯特相提并论。罗兰想和我们合作,我们提供蓝芋,奥古斯特家族提供黄金骑士专用的药剂。至于她为什么不直说……”西尔维娅摇头失笑道:“这是罗兰的风格,她想看我失态……我偏不理她!”

    赌气?你好像是有点失态……维克多摸了摸鼻子,问道:“亲爱的,蓝芋能让你踏入传奇领域吗?我是说,你的寿命能达到160岁吗?”

    “我已经是传奇了!”西尔维娅没好气地瞪了维克多一眼,坦然道:“我了解我的状况,120岁是神灵骑士的极限。不过,蓝芋能够让我解放更多的力量,而且黄金骑士想要踏入传奇领域也不能靠蓝芋,它只能作为一种辅助品。血脉才决定了黄金骑士的潜力。比如戈隆侯爵,蓝芋或许能够帮他掌握三套超凡战技,但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传奇骑士。”

    “无论如何,蓝芋都是一种非常宝贵的资源。我们掌握这种资源就有了足够份量的筹码。”

    维克多继续说道:“我的沼泽斥候原先是一些山民,他们付出了二十几条人命,在大沼泽开辟了一片猎场。现在,许多自由民也加入了沼泽斥候,目前我拥有219名沼泽斥候,分为三个斥候队。我承诺过,沼泽斥候除了能领取不菲的佣金,他们在沼泽中采集到的资源归他们自己所有,兰德尔家族出价收购。”

    “有必要扩大沼泽斥候的规模。”西尔维娅点点头,说道:“我可以派骑士进入大沼泽,但这是一份危险的差事,高贵的骑士不应该把生命和时间耗在采集蓝芋上。我希望你的沼泽斥候能够去中部要塞和北部要塞开辟新猎场。约克家族可以负担他们的酬劳和补给,不过,他们采集和捕猎到的泽生资源必须卖给中部要塞和北部要塞,南部要塞收购的物资还是归你。”

    维克多笑道:“你还看中了六足鳄的皮甲。”

    “不行吗?”西尔维娅似笑非笑的道。

    “如您所愿,我的公主。”维克多愁眉苦脸的施了一个骑士礼,西尔维娅转嗔为喜,他又正色道:“还有一件事情,威廉姆斯大公刚刚和我谈了索林姆家族的事情……”

    维克多把谈话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但没有提及剑圣和铁山女王的纠葛。

    “我怎么感觉威廉姆斯是在警告我不要插手南方的政局?”维克多皱眉道:“鸢堡对索林姆家族的渗透令人震惊。如果威廉姆斯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兰德尔家族,我该怎么提防?”

    西尔维娅轻笑道:“你大可不必担心,没落的索林姆家族就像一个筛子,到处都是漏洞。威廉姆斯想派密探渗透兰德尔家族的高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我不会支持你插手南方领主的内部事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