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巴结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小教堂的钟声响起,塞维林从木板床上爬了起来。他睡眼朦胧地穿好内衣,又迷迷糊糊地在床沿坐了一阵子,这才批上外套,打着哈欠向屋外走去。

    黎明时候,他必须赶到村公所。在那里,乔治村长手下的管事弗兰克负责分派今天的工作,如果去迟了,好工作就会被别人领走。塞维林刚满十五岁,还没有学会多少手艺,能干的活也不多。那样的话,今天只能帮着家里人做事,一个铜索尔都赚不到。

    用冷水洗了一把脸,脑子顿时清醒了许多,塞维林胡乱地抹掉脸上的水珠,穿过院子,向厨房走去。

    院子里种满了时令果蔬,萨维林来到木架下,仰着头选了一颗沉甸甸的圆瓜,想了想,又摘下一颗更大的圆瓜。

    “萨维林?是你吗?”

    “玛西大婶,是我。”萨维林一边把两颗圆瓜装入背篓,一边朝厨房里喊了一声。

    一位包着头巾的高壮妇人站在厨房门口,招呼到:“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赶紧过来吃。一会劳勃回来,看见你去上工,又要骂你了。”

    “玛西大婶,你最好了。”萨维林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笑嘻嘻地走进厨房。

    厨房位于院子的北角,用青砖搭建,中间摆着两张木桌,足够坐下16个人。高壮妇人动作熟练地用铁钳夹起一把木炭,丢进炉子里,扒拉了两下,让火苗烧得更加旺盛,一脸心疼地唠叨着:“大热天的还要吃热饭,真是浪费。这木炭可都是用钱买来的……黑面包配生莴苣一样能吃饱。”

    “只有体面人家才有资格烧炭做饭,我们不开伙会让人笑话的。”萨维林满不在乎的道:“木炭也不贵,一个铜索尔的木炭足够用三天。”

    “那来的臭毛病?我们以前连早餐是什么都不知道……哦,赞美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赐予我们早餐、房屋,呃,还有木炭。”玛西大婶将盛满食物的小盆放在木桌上,双手紧握,虔诚祈祷。

    “赞美伟大的至高主,赐予我食物……我祈求您的垂怜,让我今天造纸成功。”萨维林悄声祈祷。

    “我也希望你成功,小家伙。”玛西舀了一勺热腾腾的麦粥,倒在萨维林面前的碗里。

    “我上个月就不再领蜥蛋了!玛西大婶,我已经成年了。”萨维林嚷嚷了一句,狠狠地啃了口黑面包。

    早餐是刺芸豆煮青麦粥、羊奶配黑面包,外加两片油汪汪的腌猪肉。乔治村的黑面包用的是黑麦和地薯粉,还调入了粗糖,吃起来香甜可口。塞维林吃的津津有味,门口传来看家狗欢快的叫声。

    “小子,你成年了就该为家里做事。”一个中年男人推开木门,踩着露水走了进来。

    男人值夜归来,玛西拿起毛巾,殷勤地在他的脸上擦了擦,“劳勃,你回来早了。”

    “回来迟了,这小子又要跑去上工。”劳勃自顾自地舀了一碗豆麦粥,瞪着小儿子说道:“你凯蒂阿姨大着肚子,弟弟妹妹们还小,家里80亩田,3分菜地,六口猪,几十只鹅,光靠我和你妈可忙不过来。你大哥和二哥都有正经事做,我们还缺你这点工钱?今天不准上工,老老实实地帮家里做事!”

    塞维林咽下嘴里的黑面包,飞快的说道:“除非你给我两个铜索尔!”

    “做你大头梦!”劳勃怒叱道:“纸是那么好造的吗?租用希德家的造纸作坊半天就要给他们8个铜索尔,你已经花了家里4个银索尔,屁都没造出来!还想老子再往里贴钱?我有这个钱还不如雇两个帮工!”

    “除非你给我两个铜索尔!”塞维林倔强地坚持着。

    劳勃大怒,捋起袖子就要教训这个不务正业的小子,可一只大手按在肩膀上,让他动弹不得。

    玛西按小鸡一样地按着丈夫,“塞宾斯当了雇佣军,卡尔做了厨子,我们应该也给塞维林一个机会,万一要是成了呢?罗格那个老无赖改进了纺机,慷慨仁慈的兰德尔主人赏了他300金索尔和30亩地,那可是封地!封地不是租地,明白吗?罗格现在是封臣,你现在得向曾经的雇工行礼,喊他老爷。”

    劳勃挣扎无果,恶狠狠地道:“臭娘们,我是一家之主,我说了算!”

    “我是掌勺的。”高壮妇人掂着木勺在劳勃鼻子底下晃了晃。

    “好吧,你是掌勺的。”劳勃看到妻子粗壮的胳膊,立刻就怂了,嘟囔道:“我说成不了.......要是能成,希德家还会把造纸工坊租出去吗?”

    “让小家伙试试,就这么定了!”玛西的话就像她的体重一样,份量十足。

    “玛西大婶,不!妈妈,我真是太爱你了。”塞维林开心的喊道。

    劳勃讪讪的道:“玛西,我只是怕你太辛苦了。”

    玛西松开手,微微一笑:“比当流民时候还辛苦吗?”

    劳勃和玛西是半路的流民夫妻。兰德尔领推行建房入户的政策,劳勃掏干家底也凑不出30枚金索尔,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曾经的流民首领——玛西找到了劳勃。玛西提出只要劳勃和她在教堂宣誓结为合法夫妻,她愿意补足30金索尔,帮助劳勃建房入户。

    于是,劳勃一家成为兰德尔领的子民,长子塞宾斯当上了兰德尔领的雇佣士兵,玛西成了劳勃家的女主人,而劳勃原来的女人凯蒂作为贴身女仆留在家里。

    劳勃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有了带院子的青砖房屋,还分到80亩的租地,收获的庄稼教会抽一成税,剩下的庄稼劳勃拿三成以及所有的干草。

    头一年,劳勃家收获了4300多磅的麦子、8000多磅的干草,以及5300磅地薯。兰德尔领的干草很便宜,一百磅只能卖一个铜索尔,或者换15磅的木炭。玛西卖掉干草,又卖掉了一半的新麦子,另一半存入乔治村长的面包房,用来兑换旧粮。

    大多数领地都推行新粮换旧粮的政策,兰德尔领也不例外。乔治村1磅新麦可以换2磅的三年陈麦或者1.5磅的青麦,由村长的面包房兑现,但每天不能超过20磅。劳勃家光是换回来的麦子就够吃上大半年,然而建房入户的权利还不止这些。

    劳勃养了六口猪,再有两个月出栏,他能保留最小的两头,可即便如此,加起来也超过了700磅重。除此之外,劳勃还有三分菜地,种出来的蔬菜根本吃不完。多余的蔬菜,玛西用来饲养红头鹅。

    虽然红头鹅长得没有地蜥快,但它的翎羽是制作羽箭和弩矢的材料。兰德尔子爵大人鼓励子民养殖红头鹅,因此养鹅不需上缴供奉,如果上缴一定数量的鹅蛋还可以抵充半个月的劳役。养鹅唯一的缺点就是耗费的饲料太多。不过,这对于劳勃家来说不算什么问题。

    乔治村有400平方公里的公地,这些土地和物产属于兰德尔大人,只要乔治村长允许,劳勃有权采集公地资源补贴家用,养猪养鹅都不在话下。事实上,传统的领民都是靠公地的物产过活。

    劳勃家除了种田养殖,定期采集公地资源,乔治村的发布的工作任务也对他们优先开放。但劳勃实在是没有精力接受雇佣。他的大儿子塞宾斯在雇佣军团服役,二儿子马克在大食堂帮厨,而他自己每个月都要接受为期一周的民兵训练。

    劳勃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领民还是封臣,但他确定自己是兰德尔大人的子民,并以此为荣。他深刻地明白全家衣食无忧,生活安定,每年都有结余,可如果还想过的更好,必须有更多的人。目前,凯蒂怀着身孕,其他的儿女还未成年,家里家外的重活全靠他和玛西两个壮劳力。现在,他只希望塞宾斯能够帮家里搭把手。

    玛西却有不同的想法。

    流民居无定所,那里有活干就往那里流动。对流民来说,孤身上路是非常愚蠢的行径,危险程度不亚于被流放荒野。流民需要防备同类(流民盗匪),防备野兽,防备上等人的无端杀戮和勒索。而且,工作机会需要抢,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饭吃,因此流民必须抱团取暖,少则数十人,多则上百人,团结在流民首领的身边,四处谋生。

    玛西就是这样的流民首领,虽然她是个女人,但她身高体壮,力大无穷,两三个壮汉也制不住她。作为流民首领,她敢打敢拼,一根狼牙棒结果了十几条人命,作为女人,她也有心思细腻的一面,处事公允,懂得拉拢人心,她只睡团伙中最俊也最弱的男人,所以她不会和强悍的手下抢女人。

    玛西在团伙中素有威望,即便被其他流民团伙打败,不得不离开野柳城,可还是有一批人追随她来到了兰德领。

    与其他领地不同的是,兰德尔领容不下有威望的流民首领,那些不甘寂寞的流民头子都遭到无情镇压。这时候,玛西心思细腻的一面发挥了作用,她不再和手下联系,带着男人和一双儿女,搬到费罗村,安安心心地做个女人。

    兰德尔领推行建房入户,招募管事和雇佣兵。玛西认为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撺掇男人应征入伍,可那个窝囊废死活不敢。玛西很干脆地把他给蹬了,然后她带着儿女来乔治村,找曾经的部下劳勃。

    劳勃在流民团伙中地位垫底,但他对女人和孩子特别包容,只要女人愿意跟他,女人的孩子他都视如己出。

    无论大小,每一张嘴都是要吃饭的,没有多少流民愿意用血汗钱去抚养别人的小孩,他们嘲笑劳勃是头蠢驴,见到女人就没了脑子。玛西却认为劳勃有情有义。除了凯蒂肚子里的那个,劳勃的五个孩子没有一个是他的亲骨肉。

    有情有义能当饭吃吗?

    拖油瓶的女人遭流民男人嫌弃,拖油瓶的男人更被流民女人嫌弃。劳勃拖着五孩子,穷得叮当响,流民首领玛西绝对看不上他。但在兰德尔领,劳勃是玛西可以托付终身的对象,因为他有五个孩子。

    玛西发现兰德尔子爵对流民家庭格外优待,兰德尔领的流民、领民和封臣的界限非常模糊,家庭与光棍的待遇却有着天壤之别,而有孩子的家庭和没孩子的家庭也不一样。有孩子的家庭,父母会得到更多的工作机会,米勒神父的教堂只接济孩子,每村的小教堂甚至会帮助父母照顾3到5岁的儿童,让他们有时间做工赚钱,改善生活。

    玛西恍然大悟,兰德尔家族看重的是孩子,虽然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劳勃有五个孩子,选他准没错!

    她拿出全部家底帮助劳勃建房入户,塞宾斯当上了雇佣士兵,劳勃家在乔治村的地位直线上升。后来,塞宾斯托了关系为玛西的亲儿子卡尔谋了一份帮厨的差事,而且劳勃对她也十分卖力,玛西婚后生活称得上夫妻和谐。按劳勃的原话:其实我早就想睡你了。

    如果玛西是个男人,她一定亲自去当雇佣兵,可惜她不是,兰德尔领的雇佣军也不招女人。所以,玛西决心当个好妻子,好母亲,她做事向来全力以赴,要么不干,干就要干到最好,经营家庭也是如此。

    妻子尊重丈夫,玛西做到了,而大家庭的母亲不仅要对子女慈爱,还要做到公平。虽然劳勃的孩子不是她的亲生骨肉,但玛西有这个器量。她曾是流民首领。

    既然塞宾斯和卡尔都有了各自的事业,那至少要给塞维林一个追求梦想的机会。劳勃家有这个条件。他们现在可是兰德尔大人的子民。

    “小子,你准备试多少次?总不能没完没了吧?”劳勃闷闷不乐的问道。

    “五次,不,十次,再试十次。”塞维林擦了擦嘴角,眉飞色舞的道:“我认识了两个大叔,莱特和图南,他们懂得东西可多了,这两天他们帮我造纸,虽然没有成功,但莱特认为如果加上两种野草,或许就能成功!”

    “两个光棍汉要有这个本事,为什么要帮你?”劳勃不屑地冷笑道。

    玛西皱眉问道:“图南是不是个黑皮肤的光头?”

    “对,对,对……他连眉毛都是秃的。”塞维林连连点头,笑道:“图南特别能吃,我摘了两个圆瓜就是给他准备的。”

    “你哥哥今天回家,你把莱特和图南也请过来吃中饭,我准备蒸鹅和猪蹄。”玛西转过头,一双牛眼瞪着丈夫,吩咐道:“你先去节点水库买两条青鲑鱼,再回来补觉。青鲑鱼至少要2尺长。”

    “那可要花不少钱……”劳勃低声咕噜着。

    玛西也不理他,对塞维林说道:“吃完了就赶紧去上工,别给人顶了位置。”

    “谢谢妈妈。”萨维林挎上背篓,穿门而出。

    劳勃终于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请两个光棍汉来家里做客?咱们现在也算是村里的体面人家。”

    “这周轮到你在村外守夜,回来就睡觉,那里知道村子里发生的事情?”玛西斜视丈夫,说道:“我听说莱特和图南是戴维神父介绍过来的,乔治村长对他们特别客气,亲自安排两人的住处。看样子,他们准是戴维神父的亲戚。”

    “那是该好好巴结巴结他们。”劳勃精神一振,起身说道:“趁着早上人少,我这就去挑几条好鱼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