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聊天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克莱门特和塞维林接了一个收割狼尾草的半天工,劳作地点是距离乔治村较远的梯田。

    昨夜下了一场雨,空气清凉,土地松软。村执事带领队伍,经过麦田、地薯田和休耕地,见到了丘陵梯田。

    梯田盘旋环绕,把座座丘陵变成了韵律感十足的曲线世界。狼尾草宽大的叶子随风起伏,犹如碧绿的百褶裙穿在曲线妖娆的美人身上。美人横卧于大地之上,庄重而不失妩媚,秀色可餐,如诗如画,美得令人目眩神迷。

    这是人类改造自然,建设家园的智慧与力量之美。

    众人驻足观赏片刻,牵着驼羚,顺着蜿蜒的小路,登上跌宕起伏的梯田。

    “规矩大家都知道。我再说一次,不要把整丛狼尾草都割断,光秃秃的不好看!我们只取成熟的茎杆,留下嫩绿的,它们还会再长起来。每收割10捆狼尾草,换一枚铜索尔,或者1捆狼尾草,多劳多得,中午收工,不包饭!”村执事再次强调:“不包中饭啊!”

    “切,不包饭就不包饭,我中午有蒸鹅吃……”图尔南斯咕哝着,拿起小镰刀,迅速收割碧绿的狼尾草,动作熟练地仿佛老农。

    狼尾草属于多年生的植物,寿命超过4年。它植株高大,根系发达,能深入土层,耐旱力强,茎杆丛生,再生能力强,就像紫蔗那样,只要留下根茎它还可以继续生长。

    狼尾草柔软多汁,营养丰富,生长迅速,全年可收割8次,年亩产高达30000磅,是饲养畜禽重要的青绿饲料,也能制成干草或青贮。它的茎叶切碎磨细之后还可以用来养鱼。

    不过,狼尾草对土地肥力的要求也很高,大规模种植往往会造成耕地贫瘠。因此,其他领地的农夫一般不会特意种植狼尾草,他们只收割野生的狼尾草。

    梯田里的狼尾草全株超过3米高,叶子宽如手掌,节杆有鸽蛋粗细,长势十分茂盛。

    这得益于兰德尔领发达的养殖业和公共卫生所形成的粪肥收集制度。

    平湖镇治下的人口超过8万,饲养的猪、羊、牛、马接近20万只。子爵可能受到精灵血脉的影响,他对环境卫生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禁止人畜随地大小便,轻者罚款,重者鞭挞。

    这可就难坏了治安所。治安士兵对八万多流民雇工尚且管不过来,何况不听话的畜生?于是,治安官芒克请求莉莉娅夫人再颁布一条政令:粪便归收集者所有。

    该政令颁布之后,治安所控制的一股灰色势力彻底垄断了兰德尔领与菲妮可丝领的集肥工作。他们习惯在脖子上挂一条灰毛巾,用于遮住口鼻,因此被人们称为灰毛巾。

    在利益的驱使下,灰毛巾的工作热情空前高涨。他们用罚款和拳头帮助不听话的流民养成如厕的习惯,用铜币向猪倌、牧民收购粪肥,雇佣半大的孩子捡拾鸟粪,在田间地头设置简易厕所,收买执事,恐吓雇工,让这些简易厕所发挥作用。他们把收集的粪水倒入蓄粪池,加入青草、禾秸和淤泥沤成肥料,再以翻倍的价格卖给各村的村长。

    雇工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笑话:兰德尔领没有狗熊,那是因为它们不会上厕所,又交不起罚款。

    灰毛巾当然对付不了猛兽,但他们确实活跃在人马丘陵的每一座村镇、每一条道路、每一块田野、牧场和梯田里。

    根据教会的统计,人马丘陵平均70个人就有一个灰毛巾。虽然他们不招人喜欢,可带来的效益却是显而易见的。

    用图尔南斯的话来说:兰德尔领干净的让人一看就喜欢,土地肥沃的让人舍不得走。

    肥料让梯田里的狼尾草茁壮成长,狼尾草可以饲养更多的禽畜,创造更多的财富和工作机会,吸引更多的人口,又产生更多的肥料,渐渐地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而这仅仅是新农牧体系的一部分!

    新农牧肯定会受到领主的欢迎,但不能急着推广兰德尔领的发展方式。西尔维娅只是做出了最适合人马丘陵的选择,目前还有一些问题没有显现出来……克莱门特心想。

    挨到中午,克莱门特和图尔南斯轻轻松松地收割了30捆狼尾草,塞维林累得满头大汗只收割了25捆。

    “劳勃家的小子,这五捆狼尾草可没法算钱。”执事踢了踢捆扎妥当的狼尾草,说道:“要不然我给你记在账上,要不然你拿半捆回去喂鹅。”

    “我就是要带回家喂鹅的。”塞维林用毛巾擦掉脸上的汗珠,笑着说道。

    “那行。你自己弄半捆。”执事点点头,继续和其他人交割狼尾草,等发完了最后一个人的酬劳,他大声喊道:“把狼尾草都绑到驼羚身上,带好自己的狼尾草,我们回去了!”

    雇工们揣好铜币,背起属于自己的狼尾草,说说笑笑地向村庄走去。麦田里有着滑稽笑脸的稻草人,默默地目送他们渐渐走远。

    到了村口,队伍自行解散。塞维林带着教宗和圣武士来到自家院门口,一只毛光滑亮的黑狗冲了出来,一会朝小主人摇着尾巴,一会冲陌生人龇牙狂吠。

    “去,去,去。”塞维林踢开黑狗,卸下半捆碧绿的狼尾草,叫道:“老爹、妈妈、凯蒂阿姨,客人已经来了。”

    一个年轻人率先走了出来。他约莫20岁的年纪,体型健硕,腰背挺拔,褐色的头发只有寸许,不留鬓角胡须,眼睛炯炯有神,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英气勃勃。

    “塞宾斯大哥,你回来了!”塞维林惊喜地抱住年轻人。

    “塞维林,你长高了。”劳勃家的长子微笑着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又朝两位客人微微鞠躬道:“塞宾斯见过两位先生。”

    兰德尔领最显赫的人物当属子爵大人、菲妮可丝夫人和米勒神父,而戴维牧师作为米勒神父的助手,其地位与纳尔森勋爵相当,而且戴维经常接触雇佣士兵,更容易受到关注。

    塞宾斯在雇佣军团服役,年纪不大却称得上消息灵通。戴维牧师亲自安排两位亲戚住进乔治村,塞宾斯早有耳闻,他还特地托人把这个消息传给了玛西大婶。像劳勃家这样出身低微的家庭尤其需要扩充人脉,如果能够和戴维神父的亲戚搭上关系那就再好不过了。

    塞宾斯回到家里,听说莱特和图南要来做客,简直喜出望外,自然不敢失礼。

    这时候,劳勃和其他家庭成员也走了出来,“欢迎,欢迎,我是劳勃……这是我大儿子塞宾斯,他在军团服役了两年多,现在是个伍长……这是我的三儿子,塞维林,哦你们认识……我还有二儿子在平湖镇的大食堂帮厨……这是我的一个妻子凯蒂,那三个小家伙都是我家的幼子幼女……”劳勃语无伦次的介绍道。

    戴维神父可是个大人物,他的亲戚将来怎么也要和乔治村长平起平坐,嘿嘿,乔治村只有少数人家知道这件事情……劳勃心虚又得意地想到。

    “我是莱特,他叫图南。”教宗冕下和蔼地介绍道。

    “玛西妈妈和亚夏呢?”塞维林左右看了看,对父亲问道。

    没等劳勃回答,女主人和她的亲生女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玛西看到秃头无眉的图尔南斯心脏猛跳一下,仿佛眼前的男人是一头凶猛的暴熊,她脚步也变得迟疑起来。紧接着这种惊惧的感觉又瞬间消失,她松了口气又不禁有些疑惑。

    玛西轻轻地摇了摇头,又热情地打着招呼。“两位客人,都饿了吧?中饭已经准备好了,快请进。”

    克莱门特和图尔南斯走到水池前。用胰皂洗手,图尔南斯嘴唇不动,喉间发出极细微的声音:“那是个凶暴化的女人,可惜她小时候没吃好,又缺乏训练,只比精锐士兵强一点点,算是废掉了。”

    野性直觉才是衡量凶暴化程度的唯一标准。有些圣武士的体魄比凶暴战士还要强大,他们也不是凶暴人类。所以,图尔南斯第一次见到纳尔森就惺惺相惜,对雷诺却没有任何感觉。事实上,炼金民兵和圣武士只能归入秘法战士的范畴。

    根据教会的统计,人类凶暴化的比例为7000:1,兰德尔领有4万多人,出现一个凶暴化的女人不足为奇。

    克莱门特点点头,和图尔南斯走进劳勃家的客厅。

    桌上的食物非常丰盛,两只切好的蒸肥鹅,一盆卤猪蹄,两条一米长的炭烤鲑鱼,圆瓜炖猪骨,粗糖面包,各色蔬菜,一大盘水果,还有一小桶紫蔗酒。

    图尔南斯毫不客气地拿起一只汁水淋漓的猪蹄,啃得满嘴流油,赞道:“好吃!”

    主人们露出笑容,纷纷埋头大吃起来。几杯酒下肚,气氛变得融洽随意,只有亚夏撅着小嘴,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亚夏妹妹怎了?”塞维林打了酒嗝,满脸通红的问道。

    “没出息的史林向她献殷勤,被我抓了个正着。”玛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史林有出息!他和他哥哥每月能攒下8个银索尔!”亚夏气呼呼的说道,少女的模样颇为俊俏,长得一点也不像她的母亲。

    “攒得钱多不是好事,他们兄弟俩随时都有可能离开兰德尔领。亲爱的女儿,我和你妈妈可不希望你再去过四处流浪的苦日子。”劳勃劝着养女,又不屑的道:“再说了,他们的钱能有我们家多吗?”

    “亚夏,你应该找一个和我们门当户对的人家。我的同僚有许多未婚的帅小子,等平湖镇狂欢节的时候,我会把你介绍给他们认识。”塞宾斯喝了一口紫蔗酒,微笑着说道。在兰德尔领,上等人家相互嫁娶已经蔚然成风,他非常希望自己这个容貌出色的妹妹能够嫁入封臣家庭。

    “住在北区的人混不出头!”塞维林也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史林非常鄙夷,“下一批建房入户的名额已经定好了,雇佣军团也不再招人。哥哥,我说得对吧?”

    塞宾斯点点头道:“据说,这次建房入户是最后一批了,后面再想当执事或者士兵,必须先上学。史林兄弟不会有机会出人头地,他们要是在兰德尔领结婚生子,下一代或许有机会。”

    “史林能混出头!”亚夏不服气地说道:“他和他哥哥已经商量好了,他们准备加入沼泽斥候!”

    “那就更不行了!我可不想你年纪轻轻地就当寡妇。”玛西冷笑道。

    克莱门特突然问道:“能和我们说说,你们对兰德尔领招收管事和士兵的看法吗?”

    “我和纳尔森那头笨……嘿嘿,勋爵熟得很。他家的两个小子,乔里和莫特还在我身上撒过尿。戴维神父已经和勋爵商量好了,先让我们在乔治村混一段时间,再给我们安排职务。你们知道的,我们刚来不久,有些事情不好做得太明显。不过,下面的事情,我们该了解的还是要了解。”图尔南斯故意摆出一副大大咧咧又神神秘秘的样子。

    劳勃的眼神更加灼热,开口说道:“您说得对,只有先了解下面的事情,才不会受人欺瞒。”

    “就拿我们乔治村来说吧,住在北区的那帮家伙,干得都是重活,钱挣得也多,但他们无牵无挂,随时可以走,只能算流民。他们想要在兰德尔领出头,最普通的方法就是花钱托人,在野柳城买一个女人,最好是带孩子的。这样他们就能搬到西区。”

    “住在西区的人,有儿有女,总要养家糊口,置办家具衣物什么的,可以算作在册子民。家里的男人有权接受民兵训练,如果岁数合适,表现出色,纳尔森大人会把他招入雇佣军团。那他们一家就能贷款建房,住进我们东区。”

    “东区的家庭能租种80亩的耕地,这是领民的待遇。我们想当封臣有两条路。一是在军团服役满30年,获得20亩的封地,或者子女入学当上执事,干满30年,获得10亩封地。”

    “封臣子女嘛,那就能到银月庄园接受侍从训练,出来之后,至少也是个管事或者百夫长。”

    “除此之外,还可以加入沼泽斥候,只要能干满8年,直接加入军团。兰德尔主人还赏赐一套院子,200金索尔和100亩的租地。至于那些有技术,有能力的人,只要能让兰德尔主人看得上,一切都好说。”

    克莱门特点点头,向塞宾斯问道:“你服役二十五年,不害怕战斗吗?如果战死了怎么办?”

    “这里是我的家,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受到兰德尔主人的保护,我必须捍卫主人的威严。”塞宾斯严肃的道:“如果我战死了,我的儿子或兄弟将接过我的铠甲和长矛,为兰德尔家族而战!我的功勋将传给他们,主人和教会保证这一点。”

    “听说兰德尔领雇佣士兵和封臣士兵每年都有俸禄?”图尔南斯问道。

    塞宾斯笑了笑,摇头道:“兰德尔领没有封臣士兵和雇佣士兵,只有主人的士兵。封臣家庭儿子和领民家庭儿子,只要加入军队,都是一样的待遇。我们的俸禄只按军龄和职务划分,头三年,我每年拿4金索尔的军俸,每隔三年,俸禄涨2金索尔。我现在是伍长,管理一个八人小队,每年还有2个金索尔的伍长津贴。伍长上面还有管理25人的十夫长和管理80人的百夫长。6个百夫长组成一个大队,大约500人,设正副三名队长。6个步兵队形成一个军团,共3000人,由军团长统领。军团长麾下有5名副将,他们要带领一支骑兵大队、两个射手大队和两个辎重兵大队。”

    “当然,我们目前还没有一个整编军团……只有1500名步兵、300名骑兵和一支迅鸟精骑。”塞宾斯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很想成为迅鸟骑兵,那是主人的亲卫队。”

    克莱门特想了想,又问道:“这次建房入户的名额已经内定了?”

    劳勃刚想说话就被玛西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

    “我不会向任何人透露。”克莱门特的声音柔和诚恳,有着征服人心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地信赖他。

    “第一次建房入户,许多人都犹豫观望,反而被我们抓住了好机会。这一次200个名额还是由村长老爷和封臣老爷推荐。兰德尔领有一批后来的商人,就好像我们村的希德,他有钱有势,买公共马车,开商铺、建造纸作坊,把村长老爷哄得很开心,他的亲戚能写会算,其他的家庭当然就没机会了。”劳勃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克莱门特抿了一口紫蔗酒,暗忖道:“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