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上层建筑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法律维护的是公平正义。

    谁的公平?谁的正义?

    在流民雇工的眼中,卡利采取欺诈的手段,谋夺塞维林造纸的功劳,还把塞维林推到草浆池里,简直罪该万死。至于卡利并非故意伤害,还努力挽救塞维林的生命,流民雇工是不会在乎的。因为卡利不仅骗了塞维林,也骗了他们。

    在商户的眼中,卡利的行为正当合理,领主说要造纸,卡利出人出钱,领主说要保护水源,卡利把造纸作坊建在银月河的河口,蹲了有大半年的时间,但领主没说不能借鉴其他人的想法。卡利提出8个铜索尔出租造纸作坊,他只是在遵循商人和商队的规矩,“让买方小心提防”(注),区区8个铜索尔就能租造纸作坊?不长脑子的人,上当吃亏都是活该!何况塞维林什么事情都没做,造纸成功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卡利不仅给塞维林200金索尔,还准备去找莱特和图南协商,他已经算是有信用的商人了。至于塞维林差点无辜丧命,商人们视而不见。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按流民的规矩,杀人案件由教堂监督,治安官判决,但教堂置之不理,治安官就不敢宣判。兰德尔领的村长没有执法权,当事双方又四处托人说情,加上教会暗中推波助澜,事情终于闹得一发不可收拾,芒克只得把案子交到领主的桌上。

    这时候,乔治村长露出了本来面目,别看他平时和希德一家打得火热,村民群情激愤,他必须维护村长的权威,果断抛弃了希德家,认为造纸奖励应该给劳勃家。

    商户们拿出重金贿赂治安所,但芒克不希望兰德家族的封臣太多,这会弱化治安所的权利。所以他建议领主收回两家的造纸奖励。

    雇佣军团是战熊佣兵的心血,军团长纳尔森立场鲜明地支持手下的士兵,认为玛西杀人无罪。

    琳达现在的生活富足安定,有领地、有爵位,有孩子,丈夫赤膊上阵,她就要为家庭留一条退路。客观地陈述事实,揭丈夫的老底,自己不发表任何意见。

    莉莉娅身为家族大总管,她舍不得商户的财富和人脉,又不想冷落战熊成员,于是她打了一张感情牌,承认玛西有罪,但求丈夫赦免其罪。

    山猪是最冤枉的一个,他救人反被杀,如果不是米勒出手救助,他当时就已经死了。可没有一个人为他主持公道,因为他是连祈祷都不会傻子。

    一百个人一百个正义,一千个人一千个公平,但在兰德尔领只有维克多的公平和正义。

    这起案件表面上是两个家庭的冲突,本质却体现出封臣制和租赁雇佣制的矛盾。

    封臣制的优点在于降低了封君的行政成本和军事成本,可以通过分封土地和爵位来提升封君的影响力,比如,国王册封开拓骑士为领主,国王什么事都没做,王国的疆域就扩张了。

    不过,封君想省事就不会有效率。封臣制造成阶级固化,职务世袭,领民上升通道狭窄。如果兰德领采取分封制,没有几十年都不可能达到现在的规模。维克多有炼金民兵和炼金龙蜥,他放弃骑士分封,走上了集权的道路。

    租赁雇佣制是披着封臣制外衣的集权制,仍然有封臣、领民和自由民。但维克多把军权、政权、法权分开,打破职务世袭,培养人才,提拔人才,封地变成了土地租赁。官员懈怠就会被别人顶替,只能回家务农。

    租赁雇佣制因为竞争激烈而充满活力,它的上升通道面向所有人,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啊!

    涌入兰德尔领的流民只以为娶妻生子就能建房入户,建房入户就能当上领民,领民就能成为管事和士兵,干满30年就是封臣老爷。在流民的观念中,领主的封臣绝不会太多,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他们将抱憾终生。

    封臣制实行了几千年,早已深入人心,它在兰德领表现出巨大惯性。

    工分制家庭首先开始抱团,他们把子女送入银月庄园当侍从,要么迎娶爱丽娜培养的室内女仆,要么相互联姻,从而达到垄断资源,稳固自身地位的目的。就算小侍从不能继承父辈的职务,也能成为管事或者百夫长。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维克多总不能任由其他势力渗透兰德尔家族的骨干成员。所以,他准备终止建房入户,家族未来的骨干必须迎娶银月庄园培养的室内女仆,否则休想担任重要职务。

    民众把这个信号解读成:领主老爷限定最后一批封臣名额。他们忽视了民兵晋升和学习晋升两条道路,一门心思只想挤上建房入户的末班车。

    光棍汉忙着买老婆孩子,流民家庭想着讨好推荐人。商户家庭突然包圆了建房入户的名额,双方的矛盾瞬间就爆发了。尽管劳勃家根本看不起流民家庭和光棍汉,但他们只要是和商人争斗,就会得到大家的支持。

    租赁雇佣制的行政效率再高,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一个人行为习惯,兰德尔领的高速发展和人口爆炸反而带来了许多不安定的因素。

    商户、雇工家庭和光棍汉还是遵循流民阶层的生存法则,他们习惯了争斗,就好像那个玛西,明明已经建房入户了,可她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干翻两个人,下手狠辣无情,不留余地。她坚信卡利为了封臣身份一定会杀人灭口,因为她自己绝对会这么做。

    卡利是标准的自由民商人意识,玛西是标准流民首领意识。

    几千年来,封臣制形成的意识形态和法律制度正持续影响兰德尔领的每一个人,而租赁雇佣制的经济基础正在构建,上层建筑还遥遥无期。

    如果维克多对这起案件放任不管,流血冲突会越演越烈,最终的结果就是封臣制取代脆弱的租赁雇佣制。

    维克多无法接受这样的失败,他要把商人、工匠、流民家庭和光棍汉统统收入囊中。妮可的判决不偏不倚,兼顾各方,非常符合维克多的利益。

    受害者?谁是受害者?受害者对领主来说很重要吗?

    当然,封臣制的惯性问题并没有解决。维克多额外开放两百个建房入户名额,可以暂时缓解矛盾,他需要时间搭建兰德尔家族的上层建筑,特别是法律法规。

    关于这一点,目前还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维克多,他必须亲自处理许多典型的案件,制定相关的政策和法规。

    例如,兰德尔领近两年的流血冲突绝大多数都与女人有关。光棍雇工攒钱买老婆孩子,可有些女人到兰德尔领又主动投入领民家庭和雇工家庭。流民男女分分合合是常态,流民女人习惯追求地位更高的伴侣,可光棍雇工的晋升希望几乎被断绝了,他们不敢挑战建房入户的家庭,对雇工家庭则免不了拔刀相向。

    治安所绞死了几个杀人犯之后,维克多及时颁布流民婚姻法令:流民的婚姻受保护;丈夫不得虐待妻子和养子,否则受鞭刑,并自动解除婚姻关系;主动改嫁的女人必须拿出20个金索尔赔偿自己的配偶。

    婚姻法令出台之后,兰德尔领的流血暴力冲突明显减少,准备卷铺盖走人的光棍汉留下来继续干活,他们攒的工钱自然也留在了兰德尔领。

    法律就是个篱笆,篱笆扎不好,自家的羊就要跑到别人家里去。

    维克多没想到自己正忙着扎篱笆,教宗冕下居然会挑拨羊群骚动。

    他思量许久,沉吟着说道:“亲爱的,光辉之主是真实存在的神灵,我怎么可能削弱流民对祂的信仰?相反,我鼓励民众做礼拜,开设公共马车,向教堂捐赠大量物资,种植刺芸豆,掏钱组织医疗队协助牧师开展教务……教宗冕下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你自己说的话,自己相信吗?”

    西尔维娅横了维克多一眼,淡淡的道:“你连流民擦屁股的事情都要管,还不允许教宗发脾气?”

    维克多不悦的道:“世俗的归世俗,神权的归神权。”

    “是啊。所以教会退让了,他们现在专心做好教务,比如,提醒信徒远离危险,不要充当兰德尔子爵的开拓南大陆的牺牲品……他们只要说一句,雇佣军不受圣光祝福,你能怎么办?”

    你管流民,我就不管了,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没毛病……维克多默然无语,垂头丧气地靠在椅子上。

    西尔维娅柔声道:“亲爱的,世俗和神权并非泾渭分明,流民一直都是领主和教会的缓冲。领主习惯用流民管理流民,而你和妮可的手下直接操纵每一个流民雇工,安排他们的衣食住行。现在,缓冲没有了,世俗与神权当然会发生碰撞。你进一步,教会就要退一步,克莱门特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你不会真的以为,神权仅仅是信仰吧?”西尔维娅略显好笑地问道。

    维克多恍然大悟,苦笑摇头,“教会拥有最强的军队和征税权……是我太天真了。”

    “就算是信仰,你也动了教会的奶酪!”西尔维娅说道:“我注意到一段供词,克莱门特问塞维林,要不要参加晨祷和晚祷,塞维林拒绝了。一个流民的孩子拒绝参加圣光祷告?克莱门特心里怎么想?他现在必须确定你转化流民的政策是暂时的,还是一直持续下去?亲爱的,封臣虽然有信仰,虔诚信徒却不多。”

    “可是,培罗主教对我们的情况都了解啊。我们转化流民,招募雇佣军,他也没反对。培罗是教宗的弟子,教宗现在为什么又要为难维克多?”妮可不服气地道。

    “妮可,你能提出这个问题,说明你越来越像个领主。”西尔维娅欣慰地点点头,转而对维克多问道:“你说呢?”

    维克多心中一动,喃喃道:“培罗主教是克莱门特的嫡系心腹,兰德尔领的事情,教宗不可能不知情。培罗支持我,恐怕也是受到了教宗的指使,不过,主教是主教,教宗是教宗,两者的地位不同,格局不同……我明白了,教宗既想支持我,也要给教会一个交待。所以,他等我给他一个交待。”

    “呵呵,亲爱的,兰德尔子爵还不够资格引起教宗的重视。”西尔维娅掩嘴娇笑道:“克莱门特等的是我。只要我在教宗的面前做一次弥撒,你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教宗想和你结盟?!”维克多震惊地问道:“为什么?!”

    “还是因为你。”

    西尔维娅解释道:“教会内部分为三大势力,光辉骑士团、枢机院和修道院长老团。克莱门特是近三百年最杰出的主教首领,他明确提出消弭内战、向外开拓的主张。光辉骑士团和长老团认为这是空谈,但人马丘陵的新农牧让所有人看到了希望。克莱门特利用野蛮人外交,化解南方三王国与撒桑帝国的矛盾,改变现有的外交格局,向外开拓成为诸王国的共识。可是,克莱门特马上就要面临内部倾轧。”

    “克莱门特是向外开拓的呼吁者,开拓一旦成功,他的权力和声望都会达到巅峰,就算枢机院拿不回圣殿军的主导权,他们也可以乘机扩建圣堂武士,与光辉骑士团分庭抗礼。所以,光辉骑士团首先就得扳倒克莱门特。糟糕的是,枢机院内部也非铁板一块,光辉骑士团和长老团在枢机院都有各自的代理人。克莱门特必须先压服枢机院内部的声音……”

    西尔维娅嘟起红唇,傲娇的道:“哼!自光辉历以来,还没有那个神灵骑士做过弥撒,克莱门特要是能为我举行圣光祝福,枢机院谁敢不服他?”

    维克多眼睛一亮,执起西尔维娅的纤手,笑嘻嘻地说道:“我必须先说服你?”

    “没这么简单。”西尔维娅白了爱人一眼,抽回玉手,好整以暇地说道:“我们有分歧。”

    “蚁灾爆发的时候,奥古斯特家族在流民当中征召了8000民兵,并把他们的家庭提拔为领民。可这些流民作为封臣的佃户和奴仆,足足有好几代,奥古斯特完全可以把他们视作领民。”

    西尔维娅抿了一口咖啡,轻轻的道:“你和妮可都是新生领主,麾下没有足够的封臣,从流民当中提拔执事和士兵,教会无可指责。问题在于,你这是权宜之计,还是准备一直持续下去?”她放下咖啡杯,晒道:“看你现在的样子,肯定是要持续下去。那么,你坚持的目的是什么?”

    “我需要源源不断的士兵。”维克多大方地承认道:“养一支雇佣军团的确很花钱,但我有税收政策。兰德尔领的人口突破30万,我可以组建5个军团,突破100万,我拥有12个军团,死一个士兵,我就补充一个士兵。他们有土地,是封臣,教会无权制裁我。”

    “你铁了心要拿士兵当消耗品?”西尔维娅瞳孔收缩,挑眉问道。

    维克多沉默片刻,点点头,微笑着说道:“慈不掌兵。亲爱的,你担忧吗?”

    “担忧?不!我的封臣士兵会非常高兴。”西尔维娅轻笑一声,目光灼灼的道:“但你必须证明雇佣军团不是一触即溃的花架子,能够开疆拓土。只有这样,我才愿意效仿兰德尔家族,招募流民雇佣军团。”

    妮可蹙眉问道:“夫人……那,教宗要是禁止流民加入兰德尔领的雇佣军团怎么办?”

    西尔维娅莞尔道:“如果维克多能证明他的方法对开拓有用,约克家族才会效仿,克莱门特才有资本和我结盟。在此之前……”

    “维克多,你想怎么做都可以。克莱门特绝不会为难兰德尔家族,说不定……他还会给你提供一些帮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