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规划与目标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平湖镇的常住人口超过27000人,这处教堂早就无法满足信徒的需要,尤其到了礼拜天,各村的信众会乘坐公共马车,赶到平湖镇接受圣光祝福。除了晨祷和晚祷,我们不得不额外举行两场圣光弥散。可有些外村的信徒接受了一次圣光洗礼还不够,他们赖在广场上,想参加下一场弥散,常常和其他信徒发生争执,堵塞交通,造成混乱。”

    “我在兰德尔子爵的支持下,又建造了两座教堂,分别位于东区和西区,三座教堂每天举行两场圣光祈祷,每次都超过7000人……”

    平湖镇教堂的祈祷大厅内,戴维神父悄悄瞄了一眼正在阅读档案卷轴的教宗,斟酌着说道:“暂时能够满足兰德尔领的信众。”

    克莱门特恍若未闻,继续阅读手中的卷轴。图尔南斯身穿一件主教长袍,坐在教宗的左手,一言不发,表情庄重而深沉。他牢记克莱门特的教诲:在正式场合,多听,少言,不轻易表态,才像一个合格的大主教。

    “暂时是什意思?”培罗主教在心里叹了口气,只得接过心腹手下的话题。图尔南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仿佛在说:我就知道你会忍不住的。

    戴维神父毕恭毕敬的道:“兰德尔领的人口正在快速增长,根据兰德尔家族的规划,五年内,平湖镇的常住人口将超过6万人,十年内,超过10万人。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在平湖镇建设一座大教堂。”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兰德尔子爵对平湖镇建造大教堂的事情非常热心,愿意承担大教堂地上部分的全部建造费用,还邀请安东尼勋爵帮忙设计大教堂……安东尼阁下是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建筑设计师,他的代表作银月庄园采用大量的尖顶设计,表现出神秘、哀婉和崇高的强烈情感,非常适合运用在教堂建筑上。”

    按照光辉之主与初代教皇的约定,祂会将7000人以上的信仰之力转化圣力注入圣力池,供中高阶的神职者调用,如果祈祷者低于这个数量,则无法激活这条法则。

    然而,最初的时候,这并非教会收集圣力的主要方法。

    城邦时代,人类占据富饶的北方领地,每一座城市少则几十万人,多的有上百万。牧师就算累得吐血也不可能为这么多人主持祈祷仪式。教会在城市中心建立巍峨的大教堂,而每座大教堂都是一座大型祈祷法阵。以大教堂为中心,三百平方公里以内的每一位信徒,无论他们在干什么,只要虔心祈祷,信仰就会被法阵转化为圣力。

    牧师亲自主持的祈祷仪式主要是针对城邦附属的村镇。

    大型祈祷法阵建于地下,需要用到大量的秘银和白水晶,造价十分高昂。幸好每座城邦都有巫师高塔,神职者拆掉了高塔,取得的材料足够建造城邦大教堂。在那个时代,每一个城邦都有一座大型祈祷法阵。

    时至今日,北方沃野沦为兽人怪物的角斗场,古老城邦皆成废墟,教会只剩下最后一个大型祈祷法阵——艾尔王都的圣辉大教堂。

    按照如今的人口密度,教会没有必要再建造大型祈祷法阵。神职者现在主要建造中型祈祷法阵,自动收集200平方公里范围的信仰之力,偶尔建造小型法阵,影响100平方公里的范围。

    即便是中型法阵,造价也相当惊人。如果把中型法阵所需的珍惜材料换算成金钱,至少需要60万金索尔,这还只是建造法阵的成本,不包括教堂本身的建造费用。

    凭教会目前的人力物力,设立大教堂必须格外慎重。按照规定,城市的常住人口不低于10万,驻守牧师才有资格申请建造大教堂。

    大教堂一旦建立,标志着一个成熟的教区。

    大教堂至少要配备60名初级圣武士,5名初级牧师,两位战斗牧师和四位中阶圣武士。当然,大教堂的人员编制往往会出现空缺,但只要有人前来听命,驻守神父就不必困在城镇里,每天忙着主持祈祷,调制药水,治疗伤患。他们将摆脱琐碎的事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学习,努力提高自身的学识水平,深入下级村镇,巩固民众的信仰,收集散落的圣力。这些都与牧师的晋升息息相关。

    对于领主而言,治下有一座大教堂,教会将努力维系其家族的合法地位,只要家族血脉不出问题,王国元老院都不能轻举妄动,他的政治基础会变得十分牢靠。同时,大教堂的神职者为了教区的安全,尽力配合领主军队抵御或清剿怪物。领主还能借助教会的网络,掌握其他家族的动态,以及新技术。

    简而言之,大教堂意味着领地全面升级。

    蚁人是兰德尔领最大的威胁,当蚁潮再次进犯人马丘陵的时候,教会的神职者出现在南方要塞的城墙上,不但能够鼓舞了兰德尔雇佣军和民兵的士气,还可以稳定后方。兰德尔子爵当然希望平湖镇有一座大教堂。

    根据对等原则,大教堂的主持神父必须是四级牧师。米勒作为神眷者,没有晋升的空间。三级牧师戴维则可以取代米勒,晋升到四级,成为兰德尔领大教堂的主持神父。以兰德尔子爵的潜力,戴维只要坐稳主持神父的位置,将来水涨船高,晋升高阶牧师也更容易。

    培罗主教即将放弃尼姆公爵领的教区,专心经营人马丘陵。他开始提拔心腹,排除异己。另一方面,人马丘陵的大教堂越多,培罗掌握的传教牧师、战斗牧师和圣武士就越多。而教会的资源毕竟有限,申请祈祷法阵需要排队,他这时候不争取,后面还不知道要等到时候。

    说起来,培罗也是教宗一脉,但克莱门特的眼中何止一个人马丘陵?现在就急吼吼地争夺教区资源势必引起光辉骑士团和象牙圣堡的警惕,导致枢机院提前分裂。克莱门特有更长远的考虑,他打算引领教会的变革,相比之下,一时一地的得失算不了什么。

    放下手中的卷轴,克莱门特温和地问道:“戴维,肥皂是你的发明?”

    “感谢吾主的指引。”戴维在额头至胸口划了个象征光明圣山的三角,矜持地说道:“博瑞人用水蜥的胰脏和香腺,加上白芸豆粉和牛奶,制成浴膏。我借鉴他们的方法,把猪胰脏的污血洗净,研磨成糊状,再加入熔融的猪脂、刺芸豆灰、少量粗糖、搅拌均匀,压成方块,经过自然干燥就成了胰皂,但兰德尔子爵非要把它称为肥皂或香皂……”

    戴维略显得意地说道:“香皂就是在肥皂里面加入名贵的香料。肥皂和香皂在野柳城的市场上大受欢迎,兰德尔子爵决定把刺芸豆的种植规模扩大到18万亩,人马丘陵的领主也准备开辟梯田,种植刺芸豆。”

    “获取刺芸豆的变异植株,需要种植规模和培育时间,仅靠威灵顿家族的70多万亩刺芸豆田,我们恐怕很难看到刺芸豆变成粮食。现在,人马丘陵大规模引进刺芸豆,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虽然他们多半要用刺芸豆喂猪……至少,领主不会再质问我们,艾尔教国为什么拒绝种植刺芸豆?”克莱门特微笑颌首,对培罗问道:“现在,刺芸豆既能养猪,又能制造肥皂,威灵顿家族有什么打算?”

    培罗摇了摇头,说道:“无论如何,养猪都没有饲养牛羊划算。而且,冈比斯的中部和中南部是布利诺尔平原,能够开垦的土地已经全部开垦了。如果奥古斯特家族不种植刺芸豆,鸢堡仍然会把过剩人口引入中南部,威灵顿公爵想用刺芸豆养猪都不可能……威灵顿家族的既定战略不变,把过剩人口导入人马丘陵,刺芸豆田削减到30万亩,用多出来的40多万亩耕地留住家族骑士。”

    “毕竟,他们要为开拓南大陆做准备,册封骑士、训练封臣士兵、储存粮食和皮革,这些都需要农田。鸢堡支持威灵顿公爵的备战计划,塞恩主教没有理由阻止他们。”

    培罗主教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将接手刺芸豆的培育计划,约克家族正加紧开辟梯田,预计刺芸豆的种植规模会达到百万亩。另外,道森主教派人联系我,他似乎准备在多铎王国的人马丘陵推广梯田、刺芸豆和养猪业。”

    “野猪家族养猪……约克家族算是实至名归了。”克莱门特心情愉悦,不由得调侃了一句。众人不禁莞尔,教宗又冲着戴维赞道:“没有肥皂,约克家族不会这么爽快就答应种植刺芸豆。你做的很好。”

    戴维暗自欣喜,听到教宗说:“十年内,一个开拓领主的小镇,人口规模超过十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只会当你在撒谎。现在,我对此深信不疑。但是,规则就是规则,平湖镇想要建设大教堂,等人口达到10万,你才能向教廷提出申请。”

    戴维牧师一怔,心想:不应该啊,教廷说好了要嘉奖兰德尔子爵,冕下怎么会拒绝我的提议?

    他望了望培罗主教,但没有得到任何提示,有些不甘心地嗫嚅道:“教堂是城镇的标志性建筑,如果平湖镇大教堂不能尽早落实,恐怕会影响兰德尔子爵的城市规划……”

    “规划?”克莱门特对这个新名词产生了兴趣,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戴维精神一振,扬声解释道:“一般的开拓领主等时机成熟,就会册封一块领地给封臣骑士,让他自己组建护卫队、招募农夫、建设村寨农庄、开辟耕地、饲养牛羊马匹。兰德尔子爵不同于普通的开拓领主,他对领地的发展有全面、长期的考量,具体到城镇、村庄、工坊、农田、牧场、森林、人口和军队,什么时间必须达到什么样的规模。兰德尔领有5年规划、10年规划和20年规划……”

    “等等。”克莱门特打断滔滔不绝的戴维,开口问道:“兰德尔领20年规划是什么样子?”

    “冕下,您问的是那方面?”

    克莱门特想了想,说道:“兰德尔领的总体规划。”

    “是。”戴维微微躬身,抬头道:“20年后,兰德尔领4000平方公里的领地开辟成牧场、耕地、梯田和再生林,其余5000平方公里的领地暂时保持自然状态。领地内建设一城、七镇、十四村、下设42个农庄,领地总人口不低于40万,不超过50万,组建6个雇佣军团,共计24000多人。”

    克莱门特眸光闪动,沉默片刻后笑道:“好大的野心……兰德尔子爵如何实现这项规划?”

    “我看他做不到。”图尔南斯忍不住插嘴道:“他难道还能管民众生多少孩子?”

    一个连民众上厕所都要管的领主,只怕真得会管民众生孩子的事情……克莱门特暗暗想到。

    果然,培罗主教干咳了一声,接口道:“维克多和我讨论过人口控制的事情……我基本上同意他的观点,正在撰写相关的报告。当然,他目前鼓励民众生育,雇工家庭的女人在兰德尔领生育第三个孩子可以得到一只母羊,生第四个孩子得到金钱奖励,可如果生第五个孩子,她的丈夫就要被处罚。维克多认为女人不应该沦为男人的生育工具,这会提高女人难产的风险,凭牧师的数量,教会很难保证孕妇和幼儿的生命安全。事实上,维克多非常重视医疗和卫生,他强制要求雇工家庭使用肥皂,甚至把肥皂当成工钱发放……我必须承认,这的确降低了牧师的工作负担。所以,我要求牧师安抚信徒,让他们接受肥皂抵充一部分工钱。”

    “我们教导信徒远离变质的食物和污水,注意清洁卫生,可成效一直不大。兰德尔领的民众能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这是领主与牧师通力合作的典范。”克莱门特点点头,又叮嘱道:“尽快把兰德尔子爵关于人口控制的观点呈报给我。”

    “如您所愿。”

    “戴维,继续回答刚才的问题。”

    “是。”戴维理了一下思路,答道:“兰德尔子爵先制定一个长期目标,再把长期目标分解成中期目标、短期目标。中期目标交给莉莉娅夫人,短期目标分给下属,比如,乔治村长必须在一年内开辟多少梯田,种植多少刺芸豆,等等,遇到困难可以寻求莉莉娅夫人的帮助,如果未能按期完成任务目标,乔治就会被问责。”

    克莱门特思索片刻,给出了评价,“细致的可怕,也令人叹为观止。”继续问道:“大教堂和城市规划又是怎么回事?”

    戴维赶紧答道:“大教堂是城市的中心,兰德尔子爵打算围绕大教堂,设计平湖城,包括下水道、城市道路、居住区、商业区、手工业区、城内广场、城内农庄,花园、水道桥.......而且建筑风格也要和大教堂匹配。”

    “子爵的城市规划很吸引人,也很详细。”克莱门特微笑着说道:“他一定画好了图纸,对吗?”

    “是的。”戴维垂头丧气的说道。有规划图纸,不一定非要先建设大教堂。

    “戴维,你在兰德尔领有什么体会?”克莱门特淡淡地问道。

    戴维调整心态,沉吟着说道:“冕下,我认为,兰德尔子爵开拓领地最核心的思想是把无用的资源转化成有用的资源,把不利的因素变为有益的因素。”

    “不能食用的橡实、地薯叶、蠕虫,用来喂猪,转化成猪肉;老化的刺芸豆,晒干磨粉,制成肥皂;丘陵上的杂草灌木价值不大,开辟成梯田,种植果树、油木、刺芸豆、黑麦、狼尾草;溪流水库养鱼;麦秆用来造纸。”

    “对人也是如此。兰德尔领即将推行三年轮耕制,种收比例达到1:7,领民家庭可以租种30亩麦田,30亩地薯和30亩休耕地,并保留十一税后的三成收获。地薯无需小心照看,两个壮劳力完全可以照料30亩麦田和30亩地薯。按照平均420磅的亩产计算,领民家庭每年可收获3400磅新麦和3500磅的地薯,再加上新粮换旧粮,两个农夫就能养活一家8口人。”

    “这样一来,其余的家庭成员可以选择做工或参加民兵训练,逐渐变成优秀的工匠、手艺人和雇佣士兵。”

    “兰德尔子爵还准备把梯田租给雇工家庭,让他们的子女也有机会学习手艺、接受民兵训练。具体的方法还在讨论,但实施的时间定在两年后。不过,雇工家庭的子女暂时无权入学……”

    克莱门特眼睛一亮,吩咐道:“谈一谈,入学的事情。”

    戴维点点头,说道:“平湖镇开设一所学校,主要面向领民家庭的子女,每年招收80人,专门学习书写和算术,一切费用由领主负担。学满三年,成绩优秀者可以担任执事。入学名额需要推荐。”

    “学校?又是个新东西……兰德尔子爵的点子一个接着一个,织成了一张大网,把流民都兜进去了……真是个少见的贵族。”克莱门特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培罗主教摇头笑道:“维克多也是没办法,西尔维娅担心贵族子弟会影响兰德尔家族的决策,不允许他招募骑士和学者。”

    克莱门特未置可否地点点头。戴维咬了咬牙,说道:“冕下,我认为米勒已经无法胜任兰德尔领主持神父的职务。”

    “普通领地的封臣利用流民偷偷地采集公地资源,再让自由民商贩出售,以此逃避十一税。领主大多象征性地收一些公地供奉,对封臣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主持神父几乎收不到公地资源。兰德尔领的情况完全不同,村落公地的资源全被维克多阁下转化为有用的物资,剑麻变成油帆布,树木变成马车……还有就是养猪业……”戴维喘了口气,继续说道:“兰德尔领目前有7万多口家猪,十个月出栏,分为5批,每三个月宰杀一批。这就意味着,兰德尔领的十一税不能一年一收,再考虑兰德尔领的交易税,十一税的征收会变得非常复杂。”

    “今年的风之季,我们即将对人马丘陵征收十一税。以米勒神父的能力,他根本应付不了兰德尔领的特殊情况。”

    “十一税……”

    克莱门特摇头叹道:“封臣也是至高主的信徒,可一到上缴十一税的时候,他们就对我们咬牙切齿,生病受伤的时候又求着我们……听说,纳尔森勋爵的儿子是米勒照看出生的?”

    培罗主教颌首道:“兰德尔家族封臣的新生儿几乎都是米勒照看洗礼的。”

    克莱门特转而对戴维问道:“一年一次十一税都这么难收,你准备在兰德尔领收几次?还是说,你敢像米勒那样,指着兰德尔子爵的鼻子骂?”

    “这……”戴维牧师顿时哑口无言。

    “十一税一定要收,收得越多越好!”克莱门特笑道:“靠米勒不行,靠你也不行,米勒需要一个助手,你需要一个挡箭牌,明白了吗?”

    戴维深吸了一口气,心悦诚服地道:“冕下,我明白了。”

    就在此时,一位圣武士走进大厅,向教宗行礼,呈上一封羊皮卷轴,恭声道:“冕下,那起案件的结果出来了,是兰德尔子爵亲自判决的!”

    克莱门特接过卷轴,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

    戴维和圣武士躬身告退,待他们离开祈祷厅,图尔南斯急不可耐地问道:“怎么判的?”

    克莱门特微微一笑,说道:“怎么判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西尔维娅的想法和我一样,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