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奖励的条件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清晨,平湖镇外一望无际的麦田边,几十名身形壮硕的护卫远远地散成一个圆形,他们身上的制式皮甲和胸口的标记显示出中阶圣武士和战斗牧师身份,而保卫对象是两位高贵的大人,一个少年,容貌精致的仿佛精灵,另一个是40岁左右的中年人,有着骑士贵族的英俊外表和自然优雅的风度。

    “颗粒饱满,兰德尔领今年会迎来一场大丰收。”

    中年人拿着一根微微泛黄的麦穗,举手抹下麦粒,送入口中细细咀嚼,迎着少年贵族讶异的目光,笑着解释道:“对我而言,浪费粮食是犯罪。”

    维克多肃然起敬,不是因为教宗的权势和地位,不是因为传奇牧师的力量与智慧,而是克莱门特知行合一人生境界,以及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人格魅力。

    “每一粒麦子都凝聚着农夫的辛勤汗水。”维克多想了想,又诚恳地道:“勤劳是值得尊敬的美德。”

    “不止是农夫。”教宗点点头,丢掉光秃秃的麦穗,拍了拍手,目光转向碧绿的麦田说道:“七百多年前,斯佩尔特小麦还只是很普通的狗尾草,作为牧草在南方广泛种植。那个时期,北方的青麦能够满足诸王国的粮食所需,南方贵族主要依靠畜牧牛羊积累财富。随着北方领地不断萎缩,青麦的种植面积逐年减少,北方民众通过巨石山脉的隘口迁入南部领地,粮食成了一个大问题。”

    “教会和白塔的学者开始寻找适合南方土地的庄稼,其中就包括培育斯佩尔特小麦。”克莱门特沉吟片刻,转头对维克多说道:“你一定想不到斯佩尔特小麦的培育技术源自古代巫师,他们用巫术加速植物的变异过程,培育出一年两熟,适合在北方种植的青麦。而我们花了三百多年的时间,挑选狗尾草的变异植株,才培育出斯佩尔特小麦。”

    维克多没想到教宗会坦然承认巫师对农业发展的贡献,他此刻只能保持沉默。

    克莱门特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负手说道:“斯佩尔特小麦的生长周期长,产量低,南方还需要其他种类的庄稼填补小麦青黄不接的空白期。耐旱的黑麦,高产的刺芸豆都是我们的培育项目,可惜黑麦的产量更低,而刺芸豆太容易腐烂变质,改良这些品种还需要更长的时间和更大的种植规模。但领主们没有耐心,民众需要粮食,所有的矛盾都体现在有限的耕地上,贵族学者和修道院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只能把精力花在培育种子上,却从没有想过改变种植方式和挖掘土地的潜力。”

    “兰德尔子爵,你做的很好!”教宗赞赏地点头,充分肯定新农牧和水利工程的成就。

    维克多暗自欣喜,自从教宗来到人马丘陵,他就一直在等候克莱门特的召见。兰德尔领狂欢节落幕的第二天早晨,教宗终于允许他觐见,地点选在镇外的农田,而不是平湖镇教堂。但这无关紧要,以克莱门特的身份,非正式场合反而具备更宽松的交流环境。

    威灵顿家族培育刺芸豆,教会奖励了一枚延缓衰老的神术指环。兰德尔家族不仅种植刺芸豆,还有新农牧和水利工程两大成果,横看竖看都远远超过了威灵顿家族的功劳。所以,教宗才选择非正式的会面,这是允许他先讨价还价,再确定教会对兰德尔家族的嘉奖。

    维克多需要的东西太多了,金钱、神术物品、教会的武技秘法、宽松的政策、提升家族地位的大教堂或者更多的神职者,等等。当然,维克多深知自己不可能得到所有的好处,他已经列好了顺序表,可以一项一项的争取。

    “这是至高主的眷顾和指引。”维克多谦逊又恭敬的说着。领主该表现的姿态还是要有的。

    “吾主一直都眷顾着我们。”克莱门特淡淡一笑,说道:“冈比斯开拓人马丘陵的初期,农夫砍伐紫蔗林,翻耕土壤。第一年,小麦获得了大丰收,大家都以为这是土地肥沃的缘故,于是加快清理紫蔗林,等到了第四年,小麦的产量又恢复了原状。只有你总结出深耕细作的种植方式,又和埃德文完善了新农牧体系……我很好奇,你是怎么领悟到至高主的指引,把紫蔗林与小麦的种植方式联系在一起的?”

    维克多摸了摸眉心,讪讪地说道:“我当时太穷了,恨不得用一粒种子种出一亩麦子,任何方法我都愿意尝试。试得多了,就发现了深耕细作的种植方法,还有紫蔗酒,地薯、蜥皮车轮,粗糖、咖啡,其实这些都是农夫的发现,他们现在都成了我的封臣。”

    “一个扈从都没有,招募一些佣兵和农夫充当追随者,就敢跑过来开拓领地,还能取得如今的成就……维克多,你确实深受吾主的眷顾。”克莱门特摇头笑道。

    维克多呆了一下,惭愧的道:“现在想想,当初是我鲁莽了。幸好西尔维娅派遣秘密骑士是为了保护我,不过,生死操于他人之手的事情,我是不会再来一次了。”

    克莱门特点点头,严肃地说道:“领主、神父、民众三位一体,凡是教会没有涉足的领地都属于野外,即便是骑士也很难保证自己的安全。其中的缘故,你应该有所领悟。”

    无法之地实行丛林法则,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教会一直在扮演监督者的角色,教会武装是贵族秩序的基石。如果领主被人谋害,只要教会想追究,肯定能查出来。正是因为有教会的存在,即便国王也不能为所欲为。所以,大教堂是领地稳固的标志,对新生领主家族的意义尤为重大。

    维克多趁机说道:“冕下,兰德尔领需要一个大教堂。”

    克莱门特未置可否,引开话题说道:“教会致力于人口增长,可真到了这一天,我才发现,我们根本没有准备好。”顿了顿,又进一步解释道:“我们没有准备好指的是,领主和神父没有考虑过人口增长会带来那些问题。”

    “兰德尔领在吸纳流民的问题上表现的很出色。”教宗语气温和,眼眸深邃,“维克多,我想听听你对人口增长的见解。”

    维克多想了想,谨慎地道:“冕下,您的问题有些太笼统了。”

    克莱门特暗暗叹了口气,兰德尔领的阅兵式和狂欢节都表露出,这位年轻的领主正准备对流民关闭大门,专心培养下一代子民,而且他已经得到了民众的支持。虽然,这种做法完全符合兰德尔领的利益,但他更希望人马丘陵和纳维尔王国的实力迅速膨胀,在大开拓中取得显著优势。只有这样,他才能确保本笃派牧师把持住教务改革的主导权。

    西尔维娅和纳维尔国王对各自的附庸都有很高的权威,他们可以力排众议,压服不同的声音,配合本笃派的变革计划。维克多能够影响西尔维娅的决策,而人马丘陵的成功将刺激纳维尔的领主。可以说,维克多是克莱门特整个布局中非常关键的人物。

    克莱门特沿着田埂向前漫步,维克多落后他半个肩膀。隔了一会,克莱门特开口道:“各地的新农牧体系一旦成熟,领主首先就会驱逐流民,而你已经这么做了。”

    维克多心念电转,顿时就把握住问题根源。

    当一个雇工家庭生活安定,收入提高,首先想到的是繁衍后代,他们不希望外来者与自己的后代竞争。同样的道理,领民家庭变得富裕,也要为子孙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对于领主而言,培养子民当然比吸纳流民更好。当领地的上下阶层都达成了共识,流民就成了被驱逐的对象。最多十五年,流民大迁徙将不可避免。

    教宗正在为即将到来的流民浪潮而烦恼。

    租赁雇佣制转化流民的效率很高,可以迅速壮大兰德尔领的实力,但有多大肚皮吃多少饭,没有土地就没有租赁。实际上,任何制度都解决不了人口与土地的矛盾。

    地球世界的华国清朝末年,南方一省发生土客大械斗,短短十数年间,死伤竟然过百万。封建王朝的吏治腐败,时局动荡固然是重要原因,究根结底还是人口增长造成的生存竞争。

    长期不间断地吸纳流民,兰德尔领的民众肯定会形成新旧两大族群,这将是一个严重的隐患。从任何一个角度考虑,兰德尔家族培养下一代的子民都比无节制地吸纳流民更稳妥,更高效。未来,兰德尔领就算吸纳外部人口,那也是挑选有手艺的,有才能的,颜值高的,总不会什么人都接收。

    维克多衡量再三,还是坦诚的道:“冕下,兰德尔领和菲妮可丝领目前的人口大约85000多人,我最多再安置4万流民。二十年后,我预计领地总人口将达到50万,养活这么多人至少需要300万亩的轮耕田,这几乎是兰德尔领开发耕地的极限。否则,领地的野生资源将遭到破坏。最关键的是,兰德尔家族没有太多的管事和执事,庞大的人口会压垮平湖镇脆弱的行政体系。”

    “当然,冕下也不必担心流民潮。只要有足够的粮食,流民会向各大主城集中,干一些苦力,或者从事货物运输和贩卖的行当,这反而会增加大领主的财富。教会只要适当的引导,我想各大城主是不会拒绝流民的。”

    “可惜,我们兰德尔领的地理位置不具备通商的条件。”维克多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反正,人口增长政策不能轻易改变。

    “为什么不让流民加入雇佣军,开拓土地呢?”克莱门特突然停住脚步,转头说道:“如果,我为你的雇佣军配备战斗牧师,你会改变主意吗?”

    维克多听的怦然心动。雇佣军战斗力低下是个绕不过去的问题,教宗在阅兵式上展现的神术对军团的战斗力和士气提升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如果,雇佣军团有固定的战斗牧师辅助,还真是一条出路。至于战斗牧师对雇佣军团影响力,维克多认为暂时可以先放到一边。

    说到底,大军团战略针对的是蚁人。由于炼金塔相互吞噬和灵魂绑定的缘故,维克多和蚁人的幕后主宰都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中,双方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相比数十万见习骑士级别的蚁人大军,7号炼金塔的实力显得微不足道。

    维克多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借势,努力团结各方力量,抵御蚁潮的侵犯。战争的烈度一定会非常大,但只要牢牢守住三座要塞,每杀死一个白银阶蚁人,7号炼金塔的力量就壮大一分。此消彼长之下,维克多才有可能反攻蚁人老巢,夺取法则水晶。等7号炼金塔升级之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也不迟。

    不过,现在必须表现的像个正常的领主。

    维克多犹犹豫豫地说道:“冕下,雇佣军团……”

    “流民雇佣军团不参与领主争端,这是原则!”克莱门特仿佛看穿了维克多的心思,又补充道:“战斗牧师不干预封臣士兵的行动。这也是原则。”

    有土地的封臣士兵?也就是说,允许我把雇佣军团的精锐转化为封臣士兵,前提是先册封土地……战斗牧师帮助雇佣军团开拓土地,再用土地选拔精锐的封臣士兵……教宗这是拿流民当牺牲品?!教会不是保护流民的生存权吗?怎么会有这样的态度?教宗为什么对开拓如此急切?

    信息不对称让维克多一头雾水,他试探道:“冕下,我还应该做些什么?”

    “尽量安置好流民。”克莱门特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的人手不足,模仿银白高塔,开设学校是一个好办法。我可以调一些见习牧师帮你,虽然他们还没有掌握神术,教导流民识字还是能够胜任的。”

    抓意识形态!

    维克多脑海中瞬间闪过一道亮光,克莱门特没有给他更多思考的时间,又淡淡地说道:“你也可以吸收索菲娅麾下的剑齿虎商团,让他们帮你管理领地。总之,我希望你成为安置流民的表率。”

    世俗的归世俗,神权的归神权。剑齿虎的骑士和教会的见习牧师,谁会削弱领主的权力,还用想吗?

    维克多瞳孔收缩,缓缓说道:“冕下,安置流民,招募雇佣军团流民都需要资金。索菲娅的剑齿虎商团似乎遇到了麻烦。”

    克莱门特沉吟片刻,颌首道:“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一次。”

    维克多施礼道:“如您所愿,冕下。”

    克莱门特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轻松地说道:“维克多,你想得到怎样的嘉奖?不允许和我提钱,十一税也没得商量。”

    维克多一脸忐忑地问道:“冕下,我能提几个要求?”

    “不妨说来听听。”克莱门特表现的饶有兴趣。

    “平湖镇建一个教堂,由米勒神父主持。”

    克莱门特笑眯眯地说道:“如果你出钱,我没有意见。”

    “呃……我会向至高主证明自己的虔诚。另外,我希望图尔南斯大人帮助纳尔森完善他的武技秘法。”

    “可以。”

    “另外,我打算铸造一些只在兰德尔领流通的小铜币。”

    “铸币?”克莱门特意味深长地看了维克多一眼,说道:“我有三个条件。第一,铜币的正面必须是篆有光明圣山的标志。第二,小铜币的兑换比例要对应铜索尔的份量。第三,兰德尔领的十一税要配合教堂清缴。”他很清楚兰德尔领货币短缺的状况,不怕维克多不答应。

    “没问题。”维克多赶紧点头,赶紧说道:“另外……”

    克莱门特爽朗地笑道:“哈哈,小家伙,我这里已经没有另外了……”

    笑了一阵,教宗对维克多和蔼地说道:“我想,西尔维娅这时候应该急等着见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