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恢复药剂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剑齿虎商团的伙计果然不敢阻拦领主亲卫拖走11车特产,商团管事则拿着货物清单,跑到政务所,恳请男主人手写一封信笺,传给索菲娅侯爵。

    毕竟,这批货物连本带利价值16万金索尔,绝对是一笔令人咋舌的财富,而且它们牵涉极广,商团管事承担不起丢失货物的责任。

    据管事说,这11车珍稀特产早已有了买主,如果他们拿不到预定的份额,势必损害四叶草商团的信誉。温布尔顿商会与南方领主签署的贸易协定可能都要推倒重来,索菲娅夫人的处境将变得更加艰难。

    维克多衡量再三,还是放弃了霸占11车特产的想法,并和蔼可亲地对管事表示:这是对他考验,他的忠诚值得赞赏。那名管事摆出一副诚惶诚恐,受宠若惊地姿态,至于他有几分真心实意,维克多并不在乎。

    维克多之所以这么做倒不是害怕激怒索菲娅,事实上,高阶骑士几乎不受负面情绪的干扰,如果索菲娅蒙受损失,她只会以此为借口,让维克多做出更多补偿和让步。维克多可以对索菲娅耍无赖,但他必须考虑温布尔顿商会的处境。

    四叶草商团失去信誉,王国财政大臣利奥波德侯爵肯定要联合受骗的南方领主和索伦子爵,打击温布尔顿商会,最终让利奥波德家的商队从王国贸易中分一杯羹,甚至彻底取代四叶草商团。

    维克多视温布尔顿商会为囊中之物,不容他人染指,而且在黄金团吸收商会的人才之前,人马丘陵仍然需要索菲娅转运物资。如果利奥波德家掌握冈比斯国内的商品转运权,人马丘陵采购的任何物资,他们都了如指掌。

    尤其亚瑞特山的药材与炼金师的恢复药剂有关,相比恪守中立的索菲娅,背靠王室的利奥波德家族显然会利用货物清单,搜集维克多的情报。

    另一方面,霸占16万金索尔的货物太过招摇,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万一炼金帝国的恢复药剂价值连城,只要维克多拿出来用,凭西尔维娅的智慧,她马上就能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到一块,然后……天知道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维克多以帮助妻子保管物资的名义,只拿走了野蛮人特产的货物备额,其中就包括那五种关键药材。

    这批物资运抵山丘营地,营地的炼金民兵遵照维克多的命令,连夜将五种药材送到山区要塞,交给布索配置炼金帝国的恢复药剂。

    三天之后,灵猴民兵杰克将一支恢复药剂的样品递到维克多手上。

    水晶瓶里的恢复药剂呈金色,有着水银般的厚重质感,仿佛融化的黄金那样耀眼夺目。维克多仔细端详手中的药剂,狐疑地问道:“你确定这玩意喝了没事?我怎么感觉它能把人的肠胃堵住?”

    “普通人喝了恢复药剂肯定会很难受。”杰克老老实实地答道。

    “有多难受?”

    “肠胃被堵住。”

    “……”维克多小心地放下水晶瓶,抬头问道:“骑士……呃,我是说,炼金师喝了会怎样?”

    “这一种恢复药剂能够在三个小时之内,不间断地为炼金师恢复精力。”

    “原来是堵在肠胃里,然后再源源不断地转化出斗气……药剂学还真是神奇。”维克多失笑摇头,突然又睁大眼睛追问道:“等等,你刚刚说‘这一种’恢复药剂?那到底有几种恢复药剂?”

    “我的意志侧中记录了两种恢复药剂的配方,您手上的是一类恢复药剂,另一种属于二类药剂,它恢复效果不如这一种。”杰克答道。

    “二类恢复药剂?”维克多摸了摸下巴问道:“它的材料是不是更便宜一些?”

    杰克想了想,说道:“大人,我们原本没有贵或者便宜的概念。如果单从药材的种类考虑的话,第二种配方比第一种还要复杂许多。我们目前没有凑齐二类恢复药剂的材料。毕竟时间的跨度太长,炼金帝国时代随处可见的资源有的已经灭绝,而有些珍稀资源现在可能很普通。”

    维克多怔怔地看着桌上的恢复药剂,猛拍了下额头,懊恼地喊道:“我差点犯下大错!”

    验证恢复药剂的效果,必须找个骑士来服用。维克多想来想去,发现只有妮可能够帮他保密。虽然他确信骑士就是古代炼金师的后裔,但几万年过去了,谁能保证药剂的原材料有没有变异?谁又能保证骑士的血脉有没有发生变化?万一,恢复药剂成了骑士的毒药,那岂不是害了妮可?

    “我真是该死!怎么能让妮可试药?”维克多既后悔又惭愧,站起身,烦躁不安地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嚷嚷道:“我身边的骑士全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没有秘密骑士?”

    维克多转了几圈,突然停下脚步,“我好像有一个见习骑士俘虏……在渡鸦镇做苦力。”他转身对杰克吩咐道:“用红眼信鸦传讯,让渡鸦镇的守备官老哈姆派两个精英卫士把那个陶德送回来。”

    “大人,陶德是谁?”杰克问道。

    维克多第一次巡视渡鸦镇的时候,下令摧毁了一座自由民营地,并与内古斯子爵暗中交锋。在那场小冲突中,内古斯子爵损失了3位见习骑士,而陶德是唯一幸存的见习骑士。

    虽然他出身低微,血脉不纯,依靠埃里克森公爵提供的洗练药剂才勉强觉醒骑士血脉,只共鸣了4个元素位,但他的剑术精湛,凭一己之力,杀死两名灵猴民兵。

    维克多怀疑陶德是接近点燃心灵之火的强者,只不过他的基础属性太差,个人实力远不能和正式骑士相提并论。

    后来,陶德为了活命,甘愿放弃见习骑士的身份,用精金长剑毁去自己的容貌,在渡鸦镇当一名苦力。他的这份狠厉给维克多和莉莉娅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此饶过他一命。

    灵猴民兵杰克当时并不在场,自然不知道陶德这个人。

    “他是……算了。你去把独眼龙格鲁叫过来。”维克多懒得再解释,决定让自己的亲卫队长去做这件事情。

    “如您所愿,大人。”杰克一丝不苟地行礼,就像普通封臣士兵那样,倒退着离开书房。

    没过多久,身材高大,面目凶恶的格鲁走进房间,鞠躬道:“大人,您找我?”

    “嗯。”维克多点点头,问道:“渡鸦镇的陶德还记得吗?”

    “记得!那家伙杀了我手下两个精英卫士,还把自己脸给割了,血流了一地,眉头都不皱一下,算是个狠人!”格鲁同样对陶德印象深刻,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陶德后来表现的很老实,被人打了也不还手,现在谁都能欺负他。”

    “至少他还活着……现在我终于要用他了。”

    维克多回到座位上,吩咐道:“你带一支骑兵小队,跑一趟渡鸦镇,把陶德接回山丘营地。”他敲了敲桌子,继续叮嘱道:“渡鸦镇现在到处都是密探和裁判所的暗行者。你们动作要快,更要小心谨慎,绝不能引起外人的注意,也包括索菲娅夫人和她的手下。如果陶德试图逃跑,格杀勿论!”

    “大人请放心!”独眼龙格鲁拍着胸口说道:“我以渡鸦镇卫兵换防的名义把陶德带回来,保证没人知道。”

    格鲁的武力不如炼金民兵,可炼金人类永远也学不会他的机灵和变通。

    维克多满意地笑道:“你立刻动身,争取在30天之内赶回来。”

    “遵命,大人!”

    *****************************

    三十四天后,山丘营地的营房内。

    陶德缓缓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一只花背蜘蛛,一遍又一遍地数它的八条细腿,默默感受着体内澎湃汹涌的力量,心里百感交集。

    他来自东部联盟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有爵位而没有领地,有血脉而没有力量,像发情的种马而不像优雅的贵族。他拼命生了17个子嗣,但不包括陶德。

    陶德是个私生子,作为奴仆接受训练,再充当商品出售给外人。

    这样的私生子在东部联盟有很多,如果是女儿,那她会沦为他人的玩物和生育工具,而男孩只能接受多舛的命运,先当家族的奴仆,再当领主的炮灰,要么战死沙场,要么立下战功,得到主人的嘉奖,要么在残酷的生死战斗中觉醒斗气,成为骑士。

    陶德没有接受东部私生子的命运,他选择逃离父亲的掌控,从东部联盟流浪到多铎王国。一份教会签署的血脉证明,让他成为埃里克森公爵的家族护卫,并在18岁之前,洗练骑士血脉,觉醒了斗气。

    可好景不长,埃里克森公爵因私铸金币,对抗王室税务官,被多铎国王下令处死。陶德想要投靠内古斯子爵,却没能完成子爵的任务,反而成了兰德尔家族的俘虏。他再次沦为丧家之犬。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陶德深刻地体会到:失去主人的见习骑士等于失去一切。

    陶德血脉低微,毫无潜力,又背负了丧主的污点,几乎不可能再被领主接纳。他割面毁容,自愿充当渡鸦镇的苦力,除了怕死,更多是不甘心放弃骑士贵族的身份。而骑士贵族的身份源自血脉,依附主人。

    血脉高贵的兰德尔子爵是他唯一的希望。

    如今,一年多的忍辱求生终于换来回报。

    八天前,兰德尔子爵的亲卫队长把他带到了兰德尔家族的秘堡,子爵手下的药剂师拿来一瓶金色药剂让他服用。

    既然进入了兰德尔家族的核心区域,不服从命令就会死!

    陶德别无选择,也早就做出了选择。他非常痛快地服下药剂,并在药剂师的指导下运转斗气。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沉入腹中的金色药剂,源源不断地吐出斗气,斗气运转的总量和持续时间竟然超过平时的三倍!陶德不由自主地用这股斗气刺激沉寂的元素位,很快,第五个元素位发出共鸣回响,紧接着是第六个,第七个……

    接下来的三天,陶德每天服用三支药剂,共鸣了底层11个元素位,由初阶见习骑士变为资深见习骑士。最后五天,他继续服药,可最后一个风元素位依然纹丝不动。

    陶德盯着蜘蛛背上的花纹,怔怔地出神,隔了许久,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很忧虑?”

    淡淡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陶德转头看到俊美挺拔的兰德尔子爵带着四名身穿奇特皮铠,手握长剑的护卫走进屋内。

    他连忙双膝跪下,惶恐地道:“兰德尔大人,我让您失望了。我今天还是没能冲破屏障,共鸣最后一个元素位。”

    四名皮铠剑士立在房间的四个角落,隐隐将陶德包围在中间。维克多在营房的主位上坐下,轻笑着说道:“你怕我杀你?”

    陶德额头触着地板,恭顺地说道:“大人,金色药剂能够让洗练血脉的见习骑士共鸣沉寂的元素位,达到资深见习骑士的水准。这应该是您最大的秘密,可我还没有得到您的信任,也没有共鸣底层12个元素位,踏入青铜阶。如果您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向您证明,我的忠诚不输给您的秘法战士。”

    “我培养一个秘法战士需要耗费数千金索尔,而你一共用了我24支金色药剂,你觉得一支金色药剂值多少钱?”维克多饶有兴趣地问道。

    “不可估量!”陶德的声音暗哑,头上背上都渗出了冷汗。

    “一支顶级的洗练药剂价值2000金索尔,一支金色药剂我就算1000金索尔,24支也要24000金索尔。”维克多话锋一转,悠悠地说道:“我在你身上砸了2万多金币,可不是为了杀你。”

    陶德努力按捺住激动地心情,沉声道:“陶德愿为大人赴汤蹈火!只要是大人的命令,我万死不辞!”

    “确实有件事情需要你办……”

    维克多沉默良久,开口道:“你先说说这次服用药剂的体会。”

    陶德抬起头,脸上三道狰狞的疤痕牵出渗人的苦笑,“还是和前两天一样,金色药剂激发的斗气是以我自身斗气为基础,强度和纯度无法同时共鸣12个元素位。金色药剂的效果平衡稳定,本身没有缺陷,是我自身的血脉限制了我的成就。”

    “那你认为,金色药剂能够帮助自主激发斗气的见习骑士晋升骑士吗?”维克多问道。

    “肯定能!”陶德进一步解释道:“自然觉醒的见习骑士,斗气的纯度和总量都远远超过我。而金色药剂能够让服用者的斗气增加三倍,他们完全有可能共鸣24个元素位,至于能不能共鸣第25个元素位,我就不清楚了。”

    维克多点点头,问道:“你听说过秘密骑士吗?”

    “没有听过。”陶德茫然地摇了摇头。

    “大家族会收养一些低血脉的贵族子弟,为他们提供资源,帮助他们激发斗气,让他们执掌家族密谍,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维克多继续说道:“由于培养秘密骑士的代价比普通骑士还要高,大家族一般不会让秘密骑士执行必死的任务。只要秘密骑士为家族立下足够的功勋,就能受封土地,获得勋爵头衔,成为真正的贵族。”

    陶德连忙大声表态:“兰德尔大人,我愿意当您的秘密骑士。”

    维克多嗤笑一声,“秘密骑士都是自幼培养,对家族忠心耿耿。你的年纪太大......”又缓缓说道:“不过,我有件事情需要一个生面孔去做,如果你能够完成我的任务,我允许你向我行合掌礼。”

    “大人,您尽管吩咐!”

    维克多沉吟道:“我看过你写的自述。你出生在东部联盟,知道假面兄弟会吗?”

    陶德摇了摇头道:“大人,我11岁不到就逃离家族,我已经记不清东部联盟的生活了。”

    维克多盯着陶德的眼睛看了好一会,收回目光说道:“假面兄弟会正在多铎王国和我的手下厮杀火拼。我要派一批人手去增援我的部下,你一块过去,用假面兄弟会的血证明你对我的忠诚。等这件事情了结,我会请牧师消除你脸上的疤痕,赋予你密骑士的身份。”

    “大人,您的意志为我使命!”陶德半跪着,低头说道。

    “起来吧。”维克多微微颌首,起身说道:“增援队伍今天夜里出发,你在这间房里好好休息,到时候会有人过来找你。”说完,他带着雷诺和杰克两个人拉开木门,走出营房。

    屋外,柔弱的风涌动不息,吹落林荫树上片片黄叶。

    “风之季来了。”维克多探出手,仿佛要握住无形的风,“在华国,秋天是丰收的季节,也是凋零之季……主肃杀!”

    雷诺挠了挠脑袋,问道:“大人,您现在要去那?”

    “走!”维克多收回手,举步向前,“我们去炼金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