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试探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7号炼金塔一直保留着原有的山洞面貌,700多平方米大小的外层洞穴堆了一些杂七杂八的物资,让人以为这里是个天然的洞穴储藏室。

    维克多与雷诺沿着石阶,转进通往内层洞穴的甬道。镶嵌于石壁上的火盆没有点燃照明火把,整个洞穴都显得黯淡无光。凭借月精灵的昏暗视觉,维克多可以看清周围的环境,但山风从半身人开凿的通风口贯入洞内,气流摩擦岩壁发出凄厉呼号正不停地折磨他的尖耳朵。

    内层洞穴的面积不到前厅的三分之一,藏有一汪永不枯竭的清泉,冰凉的泉水顺着人工挖掘的水渠,穿过山体,汩汩地流向下方的营地。洞内阴暗潮湿,岩壁上长满了荧光苔藓,苔藓发出的微光把正中央的石台渲染成了绿色。

    这里是四系虚空元素的汇聚之地,当炼金塔虚空造物的时候,空气中的水汽将凝成一团肉眼可见的虚空水元素,与其他三系元素交相辉映,演化造物法则的深层奥秘。

    维克多今天不是来观赏虚空造物的奇迹。

    他将一瓶恢复药剂放在石台上,意识连接塔灵,“国王。”

    “欢迎回来,大人。”塔灵立刻做出了回应。

    “这是炼金民兵制造的一类恢复药剂。国王,给它估个价。”维克多在意识中命令道。

    “是。”国王迅速给出答案:“400金索尔。”

    “价格很公道,又很不公道。”

    维克多点头又摇头,“恢复药剂的材料属于自然资源,炼金民兵采集的那部分几乎没有成本,而商队带回来的材料最多不超过60金索尔。可是,一类恢复药剂可以为骑士提供平稳的斗气。这意味着,恢复药剂能够帮助洗练血脉的见习骑士共鸣更多的元素位,能够帮助自然觉醒的见习骑士冲击骑士境界,且没有元素位固化的弊端,它还能帮助高阶骑士在战斗中恢复并提升斗气的总量!”

    “一瓶顶级的精力药水价值1000金索尔,比它强了十倍不止的恢复药剂应该值多少金币?”

    国王回应道:“大人,用静态的观点去衡量恢复药剂的价值有失公允。首先精力药水将被恢复药剂淘汰,其次领主为了增强实力,会招募更多具有骑士血脉的贵族子弟,洗练药剂的价格必定有较大提升,而恢复药剂的价格只能维持较低的水平,否则领主们买不起,他们不惜发动战争,直到实现新的平衡为止。”

    “说得没错!但你不能否认,恢复药剂的出现增强了骑士阶层的气运。”维克多从石台上拿起恢复药剂,仔细端详了一会,转手递给身旁的雷诺,在意识中笑道:“恢复药剂提升了骑士的实力,X-3中记载的桩法又让圣武士更进一步……你说,这是不是巧合?”

    国王回应道:“提升人类的实力,应对未知的变局。大人,这不是正符合您的意志吗?”

    “当然!”维克多挑了挑眉,在心中叹道:“先是超一类的食材蓝芋,它可以增强黄金骑士与现实世界的联系,让他们尽情揣摩超凡武技,展望传奇领域。接着是恢复药剂,提升整个骑士阶层的实力……这种巧合未免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大人,这恐怕不是巧合,而是必然!”国王解释道:“您已经验证骑士是古代炼金师的后裔,炼金帝国的文明成果当然是以骑士的利益为核心。”

    “话是没错……”维克多沉吟片刻,问道:“国王,你拥有我的记忆,应该知道费米悖论吧?”

    “地球著名的物理学家费米在与他人讨论飞碟和外星人的同时,突然问了一句‘他们在那?’。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费米悖论。”国王回应道。

    维克多笑了笑,说道:“那我现在也问一句,他们在那?”

    费米悖论的观点是,人类能用100万年的时间飞往银河系的各个星球,那么,外星文明只要比人类提前100万年出发,早就应该抵达地球了。

    同样的道理,假设7号炼金塔是炼金帝国复兴的工具,几万年的时间过去了,恢复药剂和蓝芋也早就该出现了。

    “除非您是特殊的个体。”国王立刻传讯道:“这个结论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提线木偶?”维克多冷笑一声,目光幽冷,随即又振奋精神说道:“让我们根据时间的顺序,重新整理一下现有的信息。”

    “大约四万年前,炼金帝国遭遇未知的入侵者,呆板的炼金傀儡无法抵挡敌人的进攻,于是某个炼金师发明了虚空造物术,利用炼金生命对抗外敌,经历千年战争,终于打退了入侵者。”

    “注意是击退,而不是消灭入侵者。”维克多强调了一下,继续说道:“炼金帝国突然崩溃瓦解,原因不明。但有迹象表明炼金帝国的法师协会承担起种族延续的责任,他们开创神选者时代,保护骑士和凡人。不过,神选者和骑士家族建立各自的城邦,分散在世界各地,并没有形成统一的政体。”

    国王说道:“末世之后的文明孤岛,交流受阻,各自发展。说明炼金帝国的高层突然消亡,各大城市之间又被某种力量分割包围,让帝国中层与外部失去联络,导致炼金文明的传承断绝。”

    维克多颌首道:“我这里有个问题,既然炼金师的超凡力量源自血脉,他们不与凡人通婚,而炼金人类能够满足炼金师的一切需求,那凡人处于炼金帝国的什么位置?他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国王停顿两秒,回答道:“凡人是法师的来源。”

    “非常正确!”维克多呵呵笑道:“凡人如果灭绝,法师就完蛋了!某种意义上,法师协会在炼金帝国具有超然的地位,他们醉心于对超凡力量的研究,不直接干预世俗政权,但一定要保护凡人,初期的神选者如此,教会如此,炼金帝国之前恐怕也如此。”

    “我似乎看到了炼金帝国之前的法师王国。根据图尔南斯的对力量的阐述,骑士走向元素海,其他人则顺着世界本源的法则向前摸索。法师构建的法术模型是固定的,而骑士的本源之力拥有无限的可塑性,于是法师帮助骑士开创了炼金术,因为法师自己做不到,只能依赖骑士。双方形成了一个骑士执政,法师研究的政体,这种政治结构的影响力延续至今!”

    维克多顿了顿,皱眉说道:“令人费解的是,神选者为什么不重现炼金文明?”

    “两种可能,一是做不到,二是不愿意做。”国王说道。

    “我认为这两种可能都指向炼金帝国崩溃之谜!”维克多在脑海中说道:“费米悖论也有多种可能。最可怕的结论是,任何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把自己给玩死了!”

    “炼金帝国也许也干了不该干的事情!”维克多问道:“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

    国王回应道:“大人,我受到意志侧的限制,思维活跃程度远不及您。”言下之意是:臣妾猜不到啊。

    维克多颇为得意地说道:“我有个大胆的猜想,炼金师和法师协会联手做了一项禁忌研究——他们在造神!”

    “国王,你曾经认为光辉之主的行为模式接近程序?”

    “按照固定条件触发,缺乏自然生命多种多样的诉求。这些都符合非自然生命的特征。”国王答道。

    “嗯。”维克多赞同道:“光辉法典第一条,凡人不可触摸神,不可传达神谕。这固然确保了权力的稳定传序,但背后还隐藏着一个玄机。光辉之主只干活不说话,任劳任怨地为人类服务……初代教皇这么欺负祂,祂都没意见?”

    “圣骑士康斯坦丁说,巫师通过聆听邪神的声音,窃取知识和力量,完善法术模型。可见,法师协会也在干同样的事情,他们甚至发展出了炼金术。当外敌入侵炼金帝国的时候,法师协会的高层见形势危急,主动与诸神沟通,学会了虚空造物的炼金术,也就是炼金塔,而代价是对诸神的献祭。不过,炼金塔必须建在元素交汇之处,位置固定不变。炼金生物受到后勤条件和寿命的限制,只能防御,不能远征。炼金帝国赶走了入侵者,却无法摆脱威胁。诸神以此获得源源不断的献祭,而炼金帝国不愿意长期献祭诸神,他们想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于是,炼金帝国的高层秘密研究诸神的奥秘,创造了最终炼金生命——光辉之主。”

    维克多缓缓说道:“我记得炼金战斗单位龙战士和萨维战士都具备免疫灵魂威吓的能力,由此可见炼金帝国的对手是不逊色于巨龙的高等生物。所以,光辉之主最大能力不是赐予神术,或是制造难以匹敌的光辉天使,而是撬动世界法则的变化,从根源上削弱高等超凡生物的能力。”

    “祂也确实这么做了。初代教皇以此削弱了神选者与邪神的联系,但在炼金帝国时期,光辉之主的这项能力引起了诸神恐慌,祂们集中力量消灭了炼金帝国的高层,并利用炼金塔的漏洞,解放炼金生物,彻底摧毁了炼金帝国。”

    “诸神传授虚空造物术,又刻意留下漏洞,显然没安好心。炼金师和法师协会秘密造神是过河拆桥,同样没安好心。结果炼金师和法师议会输了。”维克多撇了撇嘴道:“诸神把法师和骑士按在地上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让他们再也不敢搞炼金术。”

    “炼金塔吸收法则水晶并非为了重现炼金文明,而是出于战争的需要。炼金塔分布范围太广,掌握炼金技术的帝国高层不可能兼顾每一座炼金塔,他们制造了许多法则水晶,交给各战区的首脑,以备不时之需。”维克多懒洋洋地道:“嗯,大致就这样。”

    国王说道:“大人,我明白您的意思,可逻辑上存在漏洞。比如,凡人是巫师来源,神选者为什么要血祭凡人?比如,神选者血祭邪神,直接导致光辉之主的苏醒。如果诸神害怕光辉之主,为什么要鼓动巫师血祭?”

    “啪!”

    维克多一掌拍在石台上,叫道:“阴谋!一个阴谋!”

    “诸神掌握炼金术,祂们随时可以把制造炼金塔的方法传授给神选者和高阶骑士。可是,别忘记,炼金帝国还有个对手。当初的入侵者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神选者血祭诸神,自相残杀,促使光辉之主苏醒。初代教皇伊诺克不是巫师的对手,便借用光辉之主的力量,改变世界法则。同时,伊诺克有私心,他想让自己的后代垄断最终炼金生物的权限,便下令剿灭能够与他们竞争的巫师,还设立光辉法典的第一条。高高在上的巫师成了丧家之犬,法术传承完全断绝,而诸神与巫师的联系被弱化,沟通非常困难,根本无法传授完整的炼金术。”

    “这样一来,入侵者再无对手。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诸神需要献祭。祂们同样不能容忍巫师灭绝,顺带不能容忍人类也灭绝。所以,我来了!”

    “我是诸神的救世主!”维克多霸气十足地宣称道。

    国王却毫不留情地指出:“尊敬的主人,您的主观臆测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

    “既然炼金帝国的高层要用光辉之主彻底消灭入侵者,入侵者为什么还要唤醒最终炼金生物?既然世界法则已经改变,入侵者的超凡力量被削弱,它们能打败拥有光辉之主的教会吗?”

    维克多原以为自己仗着炼金塔能够横行无忌,可事实上,炼金塔在教会面前根本不够看。

    炼金塔需要财富,教会只需信仰。炼金塔有魂火上限,神职者无穷无尽。炼金生物的个体实力强大,而教会可以召唤光辉天使,光辉之主能把诸神抽得满地找牙……成本比不上,数量比不上,连质量都比不上……如果把炼金塔看作一个炼金生物,它与光辉之主的差距完全是隔代的,而且隔了还不止一代。

    国王继续说道:“强大的光辉之主拿兽人没办法,掌握神术的教会甚至还比不上神选者时代的巫师。”

    “私心作祟!纯属私心作祟!”维克多有些狼狈地辩解道:“炼金师和法师协会才是光辉之主的创造者。伊诺克没接受过炼金帝国的法师教育,他害怕神选者议会抢夺光辉之主的权限,他的后代也不尊重骑士。现在,法术模型的传承断绝,神术再也没有更新过,黄金一代的骑士变成了青铜一代。没有巫师和高阶骑士,光靠教会的神职者怎么可能打败兽人……”

    国王回应道:“尊敬的主人,您的假设里没有考虑超凡生物的因素,没有兽人的因素,没有蛮族和精灵的因素,没有地精的因素,没有异人的因素,所以不可能得到正确的答案,而且您的判断缺乏证据支撑。”

    “呃……好吧,我承认历史还有许多未解之谜……”维克多语塞,又恼羞成怒地叫道:“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分割灵魂!”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传念道:“我不是骑士,也不是巫师。这说明普通人同样能激活炼金塔,条件仅仅灵魂分割。根据费米悖论,从光辉之主改变法则至今已有9000多年,既然诸神想要激活炼金塔,炼金帝国的文明遗产早就该出现了!为什么看不到没有半点痕迹?”

    “可能性太多,没有推测的意义!”国王回应道。

    “我更倾向于我无可替代。”维克多故意强调自己的价值

    国王稳稳地回应道:“大人,从已知的情况来看,这是不可能的。”

    维克多沉默片刻,又说道:“国王,我死了,你就会死,炼金塔将等待下个操纵者。我怀疑灵魂分割有巨大缺陷,炼金师和法师这才让凡人也能掌握炼金塔。既然凡人能操纵强大的炼金塔,炼金帝国不可能没有限制手段。比如,他的一点魂火可以控制炼金生物,法师和炼金师同样可以控制他的另一点神火。”

    “我现在只想知道,我有没有被控制?”维克多终于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安静又紧张地等待回答,他等的不是答案,而是由谁回答。

    国王毫不犹豫地回应道:“大人,我被你控制,并以此为荣。参照我的情况,您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显然没有人控制您。”

    维克多有些失望,又感到轻松,斟酌了半天,仿佛自言自语地道:“嗯,我是自由的,也没有所谓的竞争对手。万一,入侵者再次出现,反正有光辉之主,有教会的神职者,有诸王国的军队。实在不行,我就躲地远远的。炼金塔就留在这好了,我可用可不用。”

    国王的如同往常般回应,“大人,我遵从您的意志。”

    “……”维克多气闷地道:“我走了!炼金塔继续生产炼金生物,12380点魂火保留500点,其余的魂火维持6头炼金龙蜥,200头炼金战獒,600只炼金乌鸦,300个灵猴民兵,150个伏牛民兵,剩下的全部生产炼金辅兵,加载灵猴秘形,远程武器掌握,轮流加载三大生产技能。”

    “生产任务已建立。”国王传讯道:“目前剩余魂火500点,剩余资金64700金索尔。”

    维克多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洞穴。

    洞穴之外,阳光灿烂,维克多的心情说不上来是轻松还是郁闷。

    这是一次试探,试探塔灵背后到底有没有超凡生物。如果有,以其让它藏在暗处,还不如让它现出原形。

    维克多衡量了许久,他相信自身的价值无可取代,并以生命和自由为赌注。反正,最坏的结果就是死亡,而且很难改变,如果赌赢了,说不定还有一线转机。

    然而,试探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国王表现的无懈可击,维克多也在想自己是不是多虑了。

    所谓冷藏炼金塔,不过是说说而已。

    蚁人的威胁可以预见,无法回避。另一方面,假面兄弟会拿出了沸血药剂、变色染剂,兄弟会精锐战士的骨骼特征与教会圣武士的特征如出一辙,而圣武士的训练秘法源自神选者。

    这是否说明,兄弟会的背后有法师议会的影子?

    博瑞人与索菲娅的商会死磕到底的行为令人费解,维克多现在不得不怀疑他们也拿到了恢复药剂的配方。

    这是否又说明,神选者议会的余孽已经渗透到了人类国度的东部?

    当初,小男爵莫名其妙地遭到巫师暗算,紧接着,博瑞公爵家族的长子,雷蒙.彼得又莫名其妙地派人暗杀精灵血脉贵族。

    这其中有什么样的关联?

    正是因为有这些或明或暗的对手,维克多必须按原有的步调发展自身的实力。

    这次对生产任务的调整将逐步缩减炼金民兵的数量,把炼金辅兵的人数提升到900名,为雇佣军团、水银和黄金团的扩充做准备。当然,如果发现法则水晶踪迹,那绝不能放过。

    新时代的帷幕已经拉开,谁都想站在新时代的权力巅峰,谁都在奋勇争先。西尔维娅在争,教宗在争,索菲娅在争,奥古斯特家族在争,光辉骑士在争……如此精彩的时代,炼金塔的主人怎能不争?

    维克多一脚跨入阳光中,对雷诺笑道:“纳尔森他们已经完成了身体重塑,我该回银月庄园,为教宗冕下践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