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箴言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一株株笔直的铁杉树像忠诚的士兵,拱卫着平整宽阔的林荫道。由此而来的方向感和安全感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路的尽头。

    这条道路通往野柳城,教宗将从平湖镇驶向布里亚特领的野柳城,再调头北上,途径威灵顿家族的维斯托克城,直抵冈比斯的王都——布利诺尔。

    在那里,年轻的爱德华.奥古斯特王子等着教宗冕下为其戴上王冠,接受封臣的效忠,正式加冕为冈比斯之主。

    道路旁,停着两辆大型厢式马车。它们分别由两匹全身雪白的雷利尔纯血挽马拉动,车体采用白银包边,厢壁没有雕刻华丽的纹饰,造型简约而厚重,透出神圣庄严的韵味。二十名中阶圣武士骑着大如健马的角狼,守在两辆厢式马车的周围,紧随其后的是8辆辎重马车和60名初阶圣武士骑兵。

    教宗的车队已经整装待发。

    克莱门特与维克多站在道路外侧的树林边,他身着细亚麻教宗长袍,头戴教宗冠冕,手持白金天使权杖,五官立体如同雕塑,眼神平静,气质威严。

    他来的时候与图尔南斯化身平民,混迹于的信徒之中,尽情领略兰德尔领的风土人情。他走的时候,扈从如云,浩浩荡荡,尽显一代教宗的威仪。

    克莱门特即是传奇牧师,执掌枢机院的权柄,也是身心合一的骑士,个人武力足以自保。

    有权势而无实力的大人物,必定被护卫团团包围,十米之内不得自由。有实力而无权势的强者,影响不过千米,十里之外同样没有自由。

    维克多十分羡慕克莱门特,他虽然有实力有权势,但外貌特征太醒目,尤其那双尖耳朵,走到那里都会被人认出来。

    有一次,他戴上兜帽,偷偷地溜进平湖镇最热闹的酒馆,酒馆内的声音由大变小,最后无声无息。酒馆内寻欢作乐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的走过来行礼,再蹑手蹑脚地离开。最后,酒馆的后台老板猴子也跑了过来,毕恭毕敬地等候主人的指示。

    维克多哭笑不得,从此再也不往人多的地方凑了。

    身穿鳄皮甲的图尔南斯安排好车队,大踏步地走过来,老远地就对着维克多说道:“维克多,你们兰德尔家的鳄皮甲真不错,居然把六足鳄和巨蚺的皮粘在一起,中间还夹着细藤甲,这可比东部联盟出产的鳄皮甲强多了。”从远处走到近前,他说话的音量丝毫没有变化。

    光头圣武士热情地拍了拍维克多的肩膀,又转动右臂,卖功道:“我为纳尔森重塑身体可是出了大力的。笨熊的肌肉就像老牛皮一样坚韧,骨头硬如钢铁,还有那个卡里古拉,一身的肥肉浑不着力,为他们两个人按摩让我的胳膊酸到现在……”

    维克多优雅地笑道:“图尔南斯大人,鳄皮甲和藤皮甲的十一税,我一件都不少。至于藤皮甲的制造技术……您可以找西尔维娅夫人谈。”

    “那就算了。”

    克莱门特接过话题,叮嘱道:“维克多,领主安置流民是一项高尚的行为,希望兰德尔家族能够成为领主的表率。”

    这次人马丘陵之行,他在兰德尔领看到了许多新奇的事物,藤皮甲算是比较出色的军备,而原版的伏牛秘形是此行的重大收获。

    图尔南斯根据伏牛秘形开创的鹰狮战技能够让圣武士自幼锻炼内潜,不仅提高了他们的战斗力,为教会节省许多昂贵的壮体药剂,还延长了圣武士的寿命,让更多的圣武士有机会晋升为中高阶的神职者。

    枢机院凭鹰狮战技就能让圣堂武士的影响力扩大到圣殿军,图尔南斯的卓越功勋将被所有的圣堂武士所铭记,而克莱门特作为枢机院的首脑也会从中受益。

    鹰狮战技的影响深远,但已成定局。克莱门特念念不忘的是教宗的本职工作,只有把本职工作做好了,他才能进退自如,而流民安置关系到后面的一系列布局。

    维克多说道:“冕下,兰德尔家族已经调整了流民安置政策,我将开放边界岗哨,保证每月至少接收600个流民,水之季的四个月,兰德尔领接收的人数翻两倍。如果再多,恐怕会影响到民众的生计。不过,西尔维娅夫人表示,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将采取类似的政策。我们预计未来十年,冈比斯一半以上的流民可以在人马丘陵安家落户。”

    “很好。”克莱门特微笑颌首。

    人马丘陵教区和纳维尔王国教区大规模地安置流民,其他教区的主教才有充分的理由对领主们施加压力,枢机院才能确保人口的有序流动。对于克莱门特而言,重新安置流民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挑战,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对手掀下教宗的宝座,但掌握人口资源的重新分配权也是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凭着这股力量,他有无数方法让一个领地摇摇欲坠,也能让某个领主飞黄腾达。相比这份权力,让出两大教区的主导权实在是不值一提。

    克莱门特十分满意维克多的态度,可看到在车队里忙前忙后的米勒神父,他的眼神微微一滞,沉吟片刻后,委婉地说道:“维克多,世俗归于领主,神权归于教会。如果米勒向你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你可以向培罗主教申诉。他会做出妥善安排。”

    神眷者都是一些狂信徒,偏偏他们的力量还格外强大,而力量强大的狂信徒总是按照自身的意志,对世俗领主指手画脚,还会不留情面地唾骂责备自己的上级。在教会高层的眼中,那些不懂变通的神眷者着实让人头疼,所以神眷者经常被调往最艰苦的地区传教,很少有人能在同一个地方待很长时间。

    教会的历史上出现过一些特别强大的神眷者,他们施展的神术往往具有不可思议的效果,甚至突破神术本身的局限,就像初代教皇伊诺克陛下,他的圣光根本不受神术模型的限制,兼具治疗、强化和惩戒的效果。

    米勒无疑属于这一类神眷者,他的神术等级不高,可圣力无比纯粹,一个治愈术就能让濒死的人起死回生,而留在卡里古拉体内的圣力居然引动图尔南斯的嫉妒心。

    克莱门特非常担心米勒遵循传统教义,成为兰德尔领教务改革的绊脚石。不过,米勒在兰德尔领的影响力无人可及,兰德尔领封臣家庭的新生儿几乎都是他亲自洗礼的。

    兰德尔领的十一税将由每年征收改为每季征收。如果现在换一个主持牧师,兰德尔领的封臣势必要联合起来,设置重重障碍,抵触十一税的新征收办法。而且,兰德尔子爵已经明确提出,希望米勒继续主持兰德尔领的教务。

    为今之计,还是让米勒继续担任兰德尔领主持牧师,由戴维神父暗中引导教务改革,逐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最终接替米勒的职务。在此之前,教宗必须提醒一下兰德尔子爵,以免米勒真的超出自身的职权范围,阻碍双方的合作。

    维克多对教宗的意图了如指掌。

    当初,兰德尔领的人口太少,区区2000多人很难掩饰炼金人类的痕迹,维克多这才设法挽留米勒神父。如今,兰德尔家族治下的民众超过8万,这么多人口足以为数百名炼金人类提供完美掩护。兰德尔领就算再换一个主持神父,教会也很难发现异样。

    可是,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兰德尔家族与米勒结下了深厚的交情,而且米勒并非不知变通的神眷者,事实上他已经被教会折腾出了几分小狡猾,本性却善良淳朴,和他相处根本不需要动多少脑筋。

    正是因为双方有这份情谊,米勒神父能够影响兰德尔领的上上下下,兰德尔家族同样也能影响米勒。如果有争执,米勒总是气呼呼地跑过来找维克多,再被维克多一通教育说服,然后又笑眯眯地回去。

    换主持神父?兰德尔家族没人乐意。

    “多谢冕下关心,其实……米勒神父精通教务,能力出众……我们合作的非常愉快!”维克多赶紧在教宗面前为米勒吹捧一番。

    “那我就放心了。”克莱门特点点头,朝米勒招了招手。

    米勒一溜小跑地过来,恭敬地行礼道:“冕下,您有什么吩咐?”

    克莱门特上下打量了他,严肃地道:“你看看你,才56岁,比65岁还要老。教会明令禁止牧师滥用神术,恐怕对你丝毫没有作用。”

    米勒唯唯诺诺,连连称是。克莱门特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告诫道:“信徒依赖救济,必助长懒惰之心,依赖神术,则助长鲁莽之心。你要明白,救赎信徒不止其身,亦救赎其心。”

    “是!冕下的教诲,米勒铭记于心。”老神父微微鞠躬,直起腰,盯着克莱门特的眼睛,郑重地说道:“一切荣光归于主。米勒希望冕下谨记,吾主非主,主非吾主!”

    大逆不道!

    在场的高阶神职无不勃然色变,可以一接触米勒浑浊的双瞳,仿佛看到璀璨的圣光,情不自禁地想要顶礼膜拜,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老牧师是最接近至高主的神眷者!他的话岂能是亵渎之言!

    细细品味之后,发现这句箴言似乎蕴藏着无穷奥秘,神职者们不禁陷入了深思,场面一时陷入了寂静。

    维克多一头雾水,却也能体会到微妙的气氛,于是安静地站在旁边。隔了一会,克莱门特率先清醒过来,深深地看了米勒一眼,颌首道:“我们该出发了。”

    维克多咬了咬牙,开口说道:“冕下,还有一件事情……那个,布里亚特家族曾经…似乎被巫师暗算过……牵涉到了我……我想问问,教会有没有方法帮助我这样的普通贵族抵御巫术?”

    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

    克莱门特隐约知道布里亚特家族之变与多铎王国有关,而大领主确实有豢养巫师的习惯,但他此刻没有心情谈别的事情,只是摇了摇头,带领图尔南斯和两位高阶神职者登上第一辆马车。

    角狼首领发出一声长嗥,车队缓缓而行。纳尔森率领迅鸟轻骑赶到车队的最前方为教宗引路。

    车厢内,克莱门特闭目沉思,其他人也各自冥想。

    大约过了半个沙漏的时间,克莱门特睁开双眼,迎着心腹探询的目光,开口问道:“图尔南斯,你有什么看法?”

    第一圣武士的直觉最是敏锐,他沉声说道:“七级牧师之路,有危险,有机遇。”

    “大人!”圣武士凯西惊喜地看着克莱门特,一双美目异彩涟涟。

    五级战斗牧师安文也兴奋地道:“吾主非主,主非吾主……理解了这句箴言,就能晋升圣灵牧师?”

    克莱门特微微一笑,说道:“理解只是明白真理,明白真理并非掌握真理。圣灵之道重在领悟,而领悟需要身体力行。米勒给出了他的领悟,这是神眷者留下的足迹,我们以此为方向,却不能踩着他的脚印往前走。”

    “一切荣光归于主!”众人齐声诵道。

    凯西抬起头,敬畏地问道:“米勒是圣灵牧师吗?”

    “是或不是,对他来说不重要,对我们来说也不重要!”克莱门特摇了摇头,目光转向窗外。

    圣灵牧师吗?恐怕不止于此吧……

    “这句话不能外传!关于米勒的事情也到此为止,不要让其他人注意到这位神眷者。”克莱门特收回目光,迟疑片刻,又补充道:“包括培罗,也不能知道!”

    ******************

    车队渐渐消失在远方,维克多走到米勒身边,用胳膊肘顶了顶他的肋骨,“你口出狂言,教宗怎么没处罚你?吾主非主,主非吾主,是什么意思?”

    米勒推开维克多的胳膊,睨着他说道:“你又不是吾主的信徒,我和你说,你也听不懂?”

    “我怎么不是至高主的信徒呢?”维克多不服气地反问道:“你说,还有比我更虔诚的领主吗?”

    “呸!”米勒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不屑地道:“你信个屁!”

    “老家伙,教宗刚刚想把你换掉,你知道吗?”维克多恶狠狠地道。

    “我不是有你撑腰吗?”米勒笑眯眯地道。

    “算你明白!”维克多眉开眼笑,又板着脸说道:“我刚刚想和教宗要一个抵御巫师的神术物品,你坏了我的好事!这笔账怎么算?”

    米勒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地道:“你要那种东西干什么?神术物品防的了一种巫术,能防第二种吗?我不是告诉过你,揣着刻有圣山印记的钱币就能抵抗所有巫术吗?当然,紫金币的效果最好,它最贵!”

    “不相信我,是吧?”说完,他气呼呼地转头就走。

    “唉!那句话什么意思啊?你不告诉我,我就问别人了!”维克多在后面喊道。

    “不怕死,你就去嚷嚷!”米勒头也不回地说道。

    维克多摇了摇头,“吾主非主,主非吾主”这样的话他还真不敢到处乱说,从兜里掏出一枚油光滑亮的紫金币,喃喃道:“老神棍能把教宗唬住,看来是真有本事啊!”

    “光辉之主的神眷者……嘿嘿,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维克多小心翼翼地揣好紫金币,步履轻快地走向迅鸟坐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