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自捧自得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大人,渡鸦镇的香肠味道鲜美,它的价格是普通肉肠的三倍,不仅圣武士爱吃,野蛮人也特别喜欢。”尼古莱骑士笑着说道。

    “因为香肠里面加了少许粗糖。”

    “是的。”尼古莱骑士颌首道:“相比昂贵稀少的蜂蜜,粗糖是较为廉价的调味品,还能补充体能。野蛮人在冰天雪地中长途游猎,当食物匮乏的时候,他们仍然需要补充营养,所以博瑞人杜松子酒和我们的紫蔗酒受到野蛮人的欢迎。可酒水不利于携带,如果我们把粗糖运到亚瑞特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娜塔莉雅接口说道:“问题是,谁都可以酿造麦酒,而粗糖属于兰德尔家族的特产。”

    “多铎王室预计粗糖的价格会翻倍,他们想趁着没涨价的时候先敲定粗糖的供应价格和贸易份额,并增加粗糖储备。”

    “有道理。”维克多微笑道:“先用餐吧,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品尝尼古莱大叔的烤鹿。”

    尼古莱怔了一下,连忙取出匕首将烤好的短尾鹿切割装盘,分别递给索菲娅、维克多和娜塔莉雅。

    烤鹿肉色泽金黄,外酥里嫩,维克多吃的赞不绝口。索菲娅漫不经心地品尝了几片鹿里脊,便冷着脸回马车休息,她对丈夫转移话题十分不满。只有娜塔莉雅开开心心地陪着维克多享有晚餐。

    索菲娅早就意识到粗糖的价值,她一直想拿到粗糖的专营权。现在,多铎人终于用粗糖开出条件,可维克多还是未置可否,这让她感到失落又愤懑。

    哼,一路的甜言蜜语都是假的!

    其实,维克多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粗糖的营养价值高于雪糖,生产成本低于雪糖,它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储藏周期比雪糖稍短。

    如此物美价廉的好东西,多铎人却遮遮掩掩地企图压价采购。

    幸好维克多从假面兄弟会的手中夺取了沸血药剂,否则他差一点就被多铎人蒙混过关。

    沸血药剂最大的优点在于士兵一天之内可以连续服用三支,但效果递减。沸血效果递减的原因是士兵的体力跟不上,而不是药剂本身的问题。如果沸血药剂配合粗糖服用,那它的沸血效果、持续时间、服用次数都会有惊人的提升。

    维克多早就怀疑博瑞人用沸血药剂买通了多铎王国的大领主,他现在确定多铎王室已经掌握了沸血药剂的配方。

    佛里德里希家族一边利用多铎实力大领主向索菲娅施压,一边又偷偷摸摸地让内古斯子爵向索菲娅示好,或者说他在利用索菲娅敲诈人马丘陵的粗糖。

    这其中的内情太值得揣摩了。

    在分封制的条件下,王室与大领主相互依存,但其本身绝非铁板一块。实际上,国王对大领主的影响力有限,至少他无权干涉大领主的内政。而垄断某项资源是王室对领主保持优势的常用手段。反过来,领主必须设法打破王室的垄断。

    国王与领主的内部矛盾给了维克多可乘之机,他隐约有了一个不成熟的构想。

    似慢实快地吃完鹿肉晚餐,维克多拉着娜塔莉雅回到马车。

    车厢蛛丝帷幕勾勒出索菲娅曼妙的身影,维克多唤道:“亲爱的夫人,我要沐浴。”

    “自己洗!娜塔莉雅,我不准你帮他!”索菲娅隔着帷幕没好气的道。

    维克多莞尔道:“那你们俩一块帮我。”

    “想的美!”

    “我还准备帮你出主意呢,看来是不用了。”维克多惋惜地摇了摇头。

    一只欺霜赛雪的纤手掀开帷幕,索菲娅轻巧地从车厢起居室钻了出来,她上下打量着维克多,眼波流转,轻咬红唇:“亲爱的,你真准备帮我们吗?”

    “我最喜欢风情万种的索菲娅。”维克多哈哈一笑,拥着两位佳人,挤入车厢的盥洗室。

    洗去身上的烤肉味,维克多与穿着清凉的索菲娅和娜塔莉雅斜靠在熊皮软榻上。

    索菲娅举手散开湿漉漉的紫发,一双妙目盯着维克多道:“我亲爱的丈夫,请问你有什么主意?”

    维克多扰动微风吹拂头发,好奇地问道:“剑齿虎商团5位骑士,11个见习骑士,每年能拿多少酬劳?”

    “娜塔莉雅可以直接从我的金库调动资金,她不需要年金。剑齿虎商团的骑士每人11000金索尔,见习骑士每人3000金索尔。”索菲娅淡定的说道。

    维克多目瞪口呆,车厢内微风立止。娜塔莉雅推了他一把,娇嗔道:“亲爱的,继续吹风嘛。”

    约克家族的勋爵骑士每年能拿到4000金索尔的补贴,冈比斯禁卫骑士的年金不超过8000金索尔,但他们都是自然晋升的骑士,而剑齿虎商团的骑士依靠药剂晋升。两者的血脉和实力相差甚远,社会地位也截然不同。

    勋爵骑士的封地或采邑都很小,领主在经济上给予补贴,他们才能维持体面奢华的骑士贵族生活。剑齿虎商团另外四位骑士分属两个家庭,一对夫妻每年的酬劳超过2万金索尔,竟然比大多数男爵领的年收入还要高。

    索菲娅出手豪阔令维克多咋舌不已,他摇头道:“纳尔森每年2000金索尔的年俸,还不如你的一个见习骑士……难怪尼古莱他们不愿意放弃温布尔顿商会,恐怕只有娜塔莉雅是真心想留在我身边。”

    “亲爱的,我喜欢你,无论是过去的维克多,还是现在的兰德尔子爵。但我只会留在索菲娅的身边,她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娜塔莉雅正色道。

    “忠诚是可贵的品质。”维克多颌首赞叹,娜塔莉雅低头浅笑。

    一个年轻俊雅,一个成熟美艳,怎么看怎么别扭……西尔维娅变得年轻了,原来是为了方便撒娇啊!

    索菲娅心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她任由嫉妒的情绪发酵,仔细体会了片刻,撇了撇嘴道:“你的问题可真有意思,我的骑士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作为主君,我同样对我的骑士有尊重、保护和保证生计的义务。如果温布尔顿商会每年有20万金索尔的利润,我按照利润总额,付给剑齿虎骑士相应的酬劳才能体现我对他们的重视,而他们报以忠诚。”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索菲娅不满地瞅着维克多,冷笑道:“你不会叫我抛弃我的追随者吧?”

    “没有的事情!”维克多矢口否认。

    “哼!我看你就是嫌弃我的骑士,我告诉你,我在那,他们就在那!”

    索菲娅轻嗔薄怒的动人风情让维克多怦然心动,他恍惚意识到索菲娅的表现与记忆中的女侯爵有所不同,变得温柔生动,也更显女性魅力。

    昏庸的君主往往把权力交给不受限制的欲望,而这个世界很少有昏庸的大领主,因为高阶骑士擅长控制自身的情绪。他们的存在明显拔高了权力游戏的难度,既然对手不犯错,那自己就绝不能犯错!

    维克多收敛心中旖旎,自信从容地说道:“我只是在确定,你的意志能否代表剑齿虎骑士的真实想法。”

    索菲娅思索片刻,困惑地道:“附庸难道不应该服从主君的意志吗?难道我没有行使主君的义务吗?”

    有个高明老师真的很重要……维克多在心里叹了口气,摇头笑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事实可能恰恰相反……说不定,你的手下在影响你的意志,而你却没有察觉,如果你用个人想法代表手下的想法,结果会非常非常的糟糕!”

    “其中的奥秘,你以后慢慢琢磨。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是否团结如故,这几乎是你唯一的优势!”

    索菲娅绝美的脸庞荡漾出动人的笑容,如雪莲花开,清冷高洁。

    “当然,我坚信这一点!”

    “但愿如此……”

    维克多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转而说道:“我已经决定把兰德尔家族的粗糖交给双头蜥商会经营。”

    索菲娅冷静地问道:“理由呢?你应该知道西尔维娅希望我加入约克家族,你让我去求她不会出现有利的结果。你又准备如何帮我?”

    “我想让西尔维娅开心,这个理由可以吗?”维克多挑了挑眉毛,见索菲娅神情自若,不禁摇头叹道:“你不嫉妒?看来你果然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我为什么要嫉妒?”索菲娅柔若无骨的娇躯缠住维克多,好笑地在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咬着嘴唇说道:“亲爱的维克多,这样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除了拥有你,我还能有什么?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我会做一个称职的兰德尔子爵夫人,把你的情人统统赶走,和你生几个血脉高贵的继承人……我的丈夫,你也想这样,是吗?”

    “我很满意,除了第三条……”维克多干咳一声,正色道:“我们继续谈粗糖!”

    “内古斯子爵要把粗糖的贸易份额提高20倍,这几乎是我全年的粗糖产量。可你知道,我要收割多少紫蔗吗?8000亩!那你知道,我有多少紫蔗林吗?57万亩!”

    娜塔莉雅捂住红艳艳的小嘴,漂亮的杏眼瞪得溜圆。索菲娅贴着维克多,柔声说道:“亲爱的,这不是很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维克多摇了摇头,“如果佛里德里希家族知道实情,他们有充足的借口,向你提出新的贸易协定……或者随时毁约!”

    索菲娅默不作声,维克多心中了然,继续说道:“既然粗糖如此重要,我凭什么能独吞所有的好处?事实上,特尔兰登伯爵和约克公爵分别有11万亩和2万亩紫蔗林,他们只要收割1万亩,就能获得巨额利润,可他们没有。为什么?因为西尔维娅不允许他们干涉我的粗糖销售战略。”

    “西尔维娅信任我,我必有回报!我把粗糖交给股份制商会共同经营,才能赢得约克家族上上下下的支持,兰德尔家族才能在人马丘陵站稳脚跟。”

    娜塔莉雅眼神倾慕,柔情款款地问道:“亲爱的,能告诉我们,你的粗糖销售战略是什么吗?”

    “还没想好。”

    “啊?”

    “肯定不仅仅是为赚钱!”维克多握紧拳头,洒然笑道:“到了我们这种程度,单纯的追求金钱显得格外浅薄。粗糖如同一根撬棍,在我的手里它能够改变许多东西!”

    “比如,能够帮我破局。”索菲娅眼睛一亮,接口说道。

    维克多盯着紫水晶般的美丽眼眸,似笑非笑的问道:“你真相信多铎国王的诚意吗?”

    “在野蛮人渡河之前,没人敢断绝温布尔顿女侯爵的商道!多铎的大领主不会如此愚蠢,可时局已经发生了变化,多铎王国由战争之地变成了连接南北的贸易通道。多铎人重建北方领地需要大量物资。如果我是多铎国王,怎么能容许博瑞人的商队一家独大?左右逢源,过境收税才是明智的选择!”

    “问题在于,多铎人为什么要支持你?”

    “因为你露出了弱点,特别好欺负。你明知道多铎国王没有诚意,可你还是要去谈判!”

    维克多懒洋洋地说道:“亲爱的,告诉我实话吧。”

    索菲娅沉默了一下,摇头笑道:“维克多,你真让我大吃一惊。这都瞒不住你……好吧,如果我不采取措施,雄鹿商团很快就会瓦解。”

    维克多点点头道:“能不能解决问题无关紧要,有解决问题的举动才重要,这个举动是做给雄鹿商团看的。”他又问道:“现在的雄鹿商团到了什么程度?”

    娜塔莉雅看了索菲娅一眼,叹息道:“人心涣散。许多商队的伙计投靠了南风商团,其中有不少人是雄鹿商团管事的心腹。他们想干什么,不言而喻。”

    “你领导了一群乌合之众。而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如果你没有把心腹骑士从雄鹿商团剥离出来,组建剑齿虎商团,就不会有如此难堪的局面!”维克多尖锐地提出批评。

    索菲娅摇头道:“我不后悔当初的决定。雄鹿商团里的沙子太多,怎么剔都剔不完。剑齿虎原本可以吸收雄鹿商团的骨干,并取而代之。谁也没想到事情变化的这么快!”

    另起炉灶?吸收骨干?居然和我的想法一样……维克多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抬头说道:“那你应该明白,是光辉骑士团指使博瑞人针对你,其他势力只是顺水推舟。就算你付出巨大代价买通了多铎领主,等光辉骑士团与哈洛特斯达成盟约,撒桑帝国也会断绝你的贸易,以削弱你对野蛮人的影响力。”

    “亲爱的,你拖累了商会。”

    维克多摩挲索菲娅细腻滑嫩的脸颊,同情的道:“冈比斯会有一个新的商业贵族取代你。我和西尔维娅组建双头蜥股份商会,正是为了应对这种变化。”

    索菲娅握住维克多的手,幽幽地说:“我的困境好像无解……可我不甘心就这样跪地投降……这等于否定我所有的努力。”

    “这可不像我认识的索菲娅。”维克多摇头失笑道:“你的破局计划是什么?”

    “说服你,你再说服西尔维娅,一块帮我出主意。”

    维克多愣了许久,喃喃道:“就这么简单?”

    “嗯。”索菲娅嘟起嘴,不满地道:“你想笑就笑嘛,我是紫眼血脉的苏斯贵女,不靠自己男人靠谁?”

    这个理由很强大。

    维克多赞叹出声:“简单有效,明智之极!”

    索菲娅和娜塔莉雅笑的花枝乱颤,她仰头问道:“你是在夸自己吗?我的小男人想到办法了?”

    “还没有。”维克多摸了摸鼻子,补充道:“大致有了一个思路……越是艰难的时候就越不能退让……我需要多铎实力大领主的情报资料,包括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有雄鹿商团目前的详细状况,你都整理出来给我。”

    “你想干什么?”索菲娅饶有兴趣地盯着维克多,想要从他的脸找出端倪。

    “想着如何说服西尔维娅。”维克多摆脱索菲娅和娜塔莉雅的缠绕,挣扎着起身说:“你们让我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我下马车好好想想。”说完,他离开马车,带着雷诺和夏克步入静谧幽暗的树林。

    娜塔莉雅放下车帘,神情复杂地说:“一想到维克多为了妮可而帮我们出谋划策,我心里就酸酸的,他曾经……”看到索菲娅的眼睛横了过来,又笑道:“亲爱的索菲娅,你别想撇下我。”

    “不,我的意思是……你的感觉我也有。西尔维娅说得没错,这很奇妙……”索菲娅闭着眼睛沉浸在莫名的情绪中,片刻之后,她睁开双眼笑道:“亲爱的姐妹,放心吧。主动权在我们的手里。”

    “因为我是温布尔顿侯爵,也是兰德尔子爵夫人。”

    树林中,维克多借助黯淡的月光,用中文迅速写下了两封信笺,其中一封是恢复药剂的配方。

    “用炼金乌鸦把这两封信笺传给跟随巴罗尔的精英卫士首领凯恩,让他按照信笺的内容行事。”

    “是。”雷诺接过信笺,转身就走。

    维克多拉住他,抱怨道:“你就不好奇我的计策?”

    “哦。”雷诺顿了顿,模仿纳尔森样子,凑过来低声问道:“大人,您有什么计策?”

    “栽赃、打脸、洗白……算了,算了,你去吧。”

    维克多意兴阑珊地挥退雷诺,负手长叹:

    “聪明的人真是寂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