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小心眼的罗兰。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你是今晚主角。第一支舞我就不和你抢了。去吧,别让美丽的女士久等。”

    威廉姆斯极有风度的抬手示意,可维克多总觉得他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而对面的女宾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维克多。

    这十几位妖娆貌美的贵妇名媛都是地位较高的女贵族,其中不乏白银骑士,她们大多在各自婚姻生活中占据主导地位,即便在外面找情人,她们的伴侣也不敢多嘴。精灵血脉贵族向来是大贵族追求的目标,像维克多这样的风行射手,几百年也未必有一个,不管双方有没有更深入的交往,能和他跳第一支舞也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维克多深知贵族舞会的奥妙。威廉姆斯重点介绍卡洛琳伯爵和嘉丽夫人不会没有原因。在这种层次的舞会上,寻欢作乐只是可有可无的调剂,她们显然有事情要和维克多交流,而且肯定是需要维克多讨好她们的事情。

    和美人共舞一曲,维克多无所谓,但选择一位舞伴就要得罪另一位夫人。而女人是最记仇的生物!

    “嗒”“嗒”“嗒”

    水晶鞋踩着地板的声音从大厅外传来,奇妙的韵律敲在每个人的心头,让人忍不住想要看看声音的主人究竟是怎样出色的佳人。

    这是一位姿容绝丽少女,当她走进大厅的时候,连主殿的烛光都黯淡了下来。白金色的秀发用黄金发圈束成简单的马尾,头戴公主王冠,身着雪白的公主纱裙。她拎裙裾,脚步匆匆,气急败坏的神色也无损她的绝代风华。

    “团公主殿下!”

    戈隆侯爵的独子,温格尔奥古斯特伯爵连忙半跪行礼。作为荣耀骑士团的成员,温格尔见到自己侍奉的主君必须行跪礼,其他人可没有这份荣耀,他们纷纷向少女鞠躬致意。

    “见过公主殿下。”

    清新的香气扑面而来,半跪在地板上的温格尔羞愧不安,他手里的那盘奶油莴苣沙拉丢也不是,端着也不是,此刻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哈,舞会还没开始吧?总算赶上了。”

    罗兰随手取过温格尔手中的莴苣沙拉,用叉子吃了一块,再将盘子递还给温格尔,施施然地挥手道:“大家不用客气啊!”说完,她越过半跪的大骑士,径直向维克多的位置走去。

    团长用了我用过的叉子!

    温格尔激动的满脸通红,见到周围的青年贵族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托盘和叉子,他迅速将沙拉倒入口中,然后护着这套意义非凡的餐具朝外走去,一脸戒备的模样。其他的青年贵族紧紧地跟着温格尔,他们准备找个僻静的地方和温格尔好好谈谈价钱,把罗兰用过的餐具卖过来,据为己有。温格尔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他要拿这套餐具在骑士团的同僚面前炫耀一番,羡慕死那帮牲口!

    罗兰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叔叔,你又变英俊了。”罗兰笑嘻嘻地朝威廉姆斯屈膝行礼,转脸对维克多招手道:“小维克多,陪我跳第一支舞。”

    “荣幸之至。公主殿下。”维克多暗松一口气,彬彬有礼地说道。

    看着两人走向舞池,威廉姆斯摇了摇头。贵族区的人都知道,不要揣测罗兰的意图,她的想法全摆在脸上,让人一目了然。当你以为了解长公主的心意时,她又会让你大吃一惊。

    维克多托着罗兰的玉手,迈入红地毯舞池。竖琴的悠扬,风笛的轻快演奏出名曲布利诺尔河畔的乐章。

    松开雪白如玉的纤手,维克多朝罗兰俯身行礼。罗兰捻起裙裾,优雅的还礼。两人在动人的旋律中开始翩翩起舞。

    “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维克多一个旋身,在罗兰的耳边轻轻问道。

    “哼!”罗兰一个滑步,轻哼道:“上次没有摸到你的尖耳朵,我很不开心!这次我要和你做个游戏!”

    维克多向前屈膝,伸出胳膊作出求爱的姿态,问道:“什么游戏?”

    “我要在舞曲结束前,踩中你的脚!”罗兰后退半步,欲拒还迎,舞裙下露出半个足尖。

    “踩中了会怎样?没踩中又怎样?”

    维克多向后连退两步,就像被心上人拒绝而伤神。罗兰亦步亦趋,鼓励自己的追求者再接再厉。

    “踩着了,你会疼的跳起来。没踩着就是没踩着,还能怎么样?”

    维克多哭笑不得。罗兰突然加入舞会,确实替他化解了难题,可她行为也让人感到莫名其妙。

    这场晚宴是维克多参加过的级别最高的交际活动。宰相、财政大臣、内政官、议长尽数出席不说,威廉姆斯大公也亲自到场,而戈隆侯爵还派出了代表,如此隆重的礼节当然是看在西尔维娅的面子上。不能否认的是,以维克多的身份地位不应该有这样的待遇。威廉姆斯大公让利奥波德侯爵出面筹办此事就是为了保全王室的体面,因此戈隆侯爵和凯瑟琳王后都不能出席宴会,否则就太丢人了。

    现在,尊贵的长公主殿下亲临会场,众目睽睽之下拉着维克多跳第一支舞。就是为了踩维克多的脚,给自己出口气?!维克多如果没猜错的话,罗兰肯定是瞒着王后,偷偷溜出来的!

    女人果然最小气!

    “殿下,您可能要失望了。”

    维克多没有办法拒绝,罗兰的舞步变得咄咄逼人,每一步都踩在他的脚印上,如果不想被踩得跳起来,他只能继续下去。当然,维克多对自己很有信心。他们跳的是奥维兹舞,这种舞蹈不能接触舞伴的身体,通过倾斜、摆荡、反身、滑步和旋转动作以及优美的造型,在两米方圆内,表现出追求心上人的韵味。舞蹈本身具有庄重典雅、华丽多姿的独特风格,时而舒缓,时而紧凑。在音乐的节拍下,罗兰不能表现大骑士级别的速度,这等于是绑住了自己的手脚和维克多较量。维克多又怎么可能会输给她?

    “别高兴的太早!”罗兰看穿了维克多的想法,裙裾覆盖维克多的靴子,水晶鞋直接踩了过去,“你也用不了风行,不是吗?”

    维克多笑而不语,优雅地躲开了罗兰的踩踏。

    舞池中,罗兰长发飞扬,风华绝代,舞姿既舒张大方又飘逸欲仙,清丽无双的面容上挂着迷人笑容,时而羞涩腼腆,时而热情火辣,时而妩媚多情。维克多俊美挺拔,好像跳入凡间的精灵,优雅而从容,含蓄而大方。两人把奥维兹舞的优美演绎到了极致,令人赏心悦目。

    “真美!”

    卡洛琳女伯爵自负美貌,她原本还想和维克多重续温情,结果却被罗兰给搅局了,虽然心有不甘,但她也承认罗兰的风姿无人可及。

    就在众人欣赏赞美的目光中,罗兰的表情又变了。她一会狡黠,一会懊恼,一会怒气冲冲,一会咬牙切齿。维克多倒是保持一贯的风度,尽力配合罗兰的舞步。不过,所有人都看出来其中的味道了,罗兰一直朝维克多的脚上招呼!

    宰相巴斯特恩与威廉姆斯对视一眼,同时苦笑摇头。

    这才是罗兰嘛!

    维克多脸不红,气不喘,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心里却暗暗得意。两米的盲感区,就算闭着眼睛,他也不会失误!维克多的笑脸在罗兰的眼中实在是可恶至极,那还顾得上什么节拍,提起裙子,直接一脚跺过去。

    错了!

    维克多手忙脚乱地滑开脚步,重新找回节奏,低声道:“殿下,您总不能跳的太难看吧!”

    “哼!”

    罗兰心中一喜,似乎找到了收拾维克多方法,翻了个好看的白眼,配合着跳了几步,又是一脚踩过去。

    这下,舞蹈变得磕磕巴巴,再也没有优美可言了。至于众人的议论,长公主殿下才不会在乎。

    算你无赖!不用风行,我还有超限!

    维克多不动声色的开启了x-3的超限功能,动作变得协调精准,无论罗兰怎样偷袭,都应付自如,牢牢把握舞蹈的节奏。两人的舞姿重新变得优雅起来。

    “有意思!”

    嘉丽侯爵夫人慵懒地笑着。作为白银阶的大骑士,她自问也可以做到收放自如的程度,可维克多并不是骑士,他能有这样细致入微的控制力,确实出人意料。何况维克多面对的是黄金骑士,罗兰长公主。先不谈罗兰收敛了实力,仅她的身份就能让人倍感压力,而维克多始终表现的波澜不惊,洒脱从容,这一点就更难得了。

    罗兰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转了转眼珠,酥胸一挺,腻声道:“小维克多,你要是赢了,我就让你吻一下。这是我的初吻哦!”

    罗兰身姿窈窕,五官清丽绝伦,肤色雪白如玉,当她轻摆蛮腰,如花解语的时候,自有一种动人心魄的诱惑。那些重新回到大厅的年青贵族个个看的目瞪口呆,心驰神往,恨不得能取代维克多,与公主殿下共舞一曲。

    罗兰却发现,维克多对她的色诱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黝黑的眼眸中一片冰冷,看不到任何情绪。

    就是这种状态!

    “小维克多,我以长公主的身份,要求你为我献歌。你要是敢拒绝,别怪我收拾你!”罗兰得意洋洋的威胁道。

    启动x-3以后,维克多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各种情绪尽数剥离,罗兰说的话他全都听到了,可是这时候别说唱歌了,只要稍有分心他就会退出超限状态。

    维克多冷冰冰的问道:“唱什么?”刚开口,水晶鞋就拂过他的足面,罗兰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教过你的歌。”

    “狗熊吃蜜糖”

    维克多一边说着儿歌,一边努力维系超限状态,罗兰的小脚几次碰到他的靴子,都没有踩下来。随着罗兰的紧逼不舍,维克多渐渐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x-3自主运转,心思则活跃了起来。维克多躲闪的越来越巧妙,嘴里的儿歌也开始由说变唱,他明悟到只要捅破这层窗户纸,超限就能进入一种新的境界。

    维克多的儿歌唱得磕磕巴巴,曲不成调。但是,四名大骑士个个脸色凝重,他们周围的贵宾也察觉到了异样。大厅里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威廉姆斯的心里翻江倒海一般。他清晰的感应到,维克多身上扰动的火元素正变得越来越稳定。而火元素亲和恰恰是剑圣德拉文与其他精灵血脉贵族的区别!

    难怪维克多能在两年的时间内具现虚空风元素!罗兰为什么要在公开场合暴露维克多的秘密?她到底想干什么?!

    竖琴跳出最后一个音符,维克多脚上一疼,罗兰毫不客气的踩在他的脚上,还使劲碾了两下。

    “你输了!”

    罗兰踩着维克多的脚,凑到他的耳边轻声细语道:“这是我还给西尔维娅的人情。”

    “殿下,我输了。你也不用再碾了吧?”维克多不知道罗兰说的是什么,他只知道公主殿下一直在用力踩他。

    “叫你不让我摸耳朵!”罗兰得意的笑着,脑袋一昂,扬长而去。

    维克多龇牙咧嘴的摇了摇头,摸着自己的下巴,心里不无遗憾。

    还差点火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