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加冕仪式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布利诺尔大教堂。

    数十根灰岩石柱撑起二十四米高的穹顶,白釉岩雕琢而成的祭台正中,一道笔直的光辉将祈祷大厅映照地庄严神圣。

    “……爱德华.奥古斯特,今日,你加冕为王。愿吾主指引你的道路,扫平你的阻碍……戴上王冠……由青铜、白银和黄金装饰而成,代表仁慈,你当怜悯弱者,保证其生计,代表尊重,你当维护封臣的荣耀和声望,代表保护,你当保护信徒与子民,使其远离伤害……并记住,你是冈比斯之王和骑士的君父,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赐福与你,允你享受力量与尊严,生生世世不受冒犯……”

    克莱门特身披金色教宗长袍,手捧王冠,神情肃穆地念诵冗长的祷词。爱德华一身国王礼服,单膝跪于祭台之前,英俊的小脸绷得紧紧的。

    维克多站在祈祷大厅的红地毯上,只觉得这一幕如此眼熟。

    小男爵在鸢堡当侍从的时候,罗兰经常带着他和爱德华玩各种扮演游戏,国王加冕礼也演够许多次。那时的爱德华年纪尚幼,没什么耐心,演到一半就奶声奶气地问罗兰“好了没有?”,罗兰立刻会用手指敲他的脑门,让他继续跪着演完。

    爱德华跪在在教宗的面前,脖子微微后仰,姿态略显僵硬。别人只以为小国王有些紧张。维克多却知道,他随时准备躲开从天而降的爆栗。这多半是当初留下的毛病。

    罗兰的游戏变成了现实,十二岁的爱德华已然是一位翩翩美少年,可他的习惯却一如既往。

    虽然权力令人迷恋,但以奥古斯特家族自由散漫的天性,爱德华未必有多喜欢冈比斯的王位,他想让罗兰满意的心情恐怕占了大多数,就像小时候的游戏。

    不同的是,以前没有这么多大人物陪着姐弟俩胡闹。

    冈比斯的主教和领主云集与此,各国使节在红地毯的两侧观礼。爱德华身后站着西尔维娅、戈隆和罗兰,三位王国守护者。王后凯瑟琳和摄政王威廉姆斯领着奥古斯特家的贵胄站在台阶下。巴斯特恩侯爵、利奥波德侯爵、路德维希侯爵、葛瑞华德侯爵和温布尔顿女侯爵,五位宫廷侯爵率采邑领主排列其后。接下来是威灵顿、乔舒亚、尼姆、约克和索林姆五大实力领主与其余的独立领主。

    维克多名声响亮,但在这种场合他也只能站在靠后的位置。

    别的领主基本上都是夫妇带着继承人,而维克多却和妻子隔得老远,与西尔维娅更是遥不可及。幸好他的身后有安娜,身侧是娇艳动人朱蒂和她八岁的儿子普里莫.布里亚特,看起来倒像是一家四口。

    安娜精致的小脸透着动人的嫣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霎也不霎地盯着英姿勃发的少年国王。沐浴在圣光之下又被黄金骑士环绕的爱德华显然令同龄少女为之倾倒。

    君权神授的加冕仪式上,国王是当之无愧的主角。领主和贵宾都在向国王和教宗行注目礼,维克多也不例外。

    不过,维克多既无忠诚他人之心,也没有虔诚的信仰,他只是对权势和超凡力量表示敬畏。加冕仪式的气氛庄重肃穆,可维克多还是有一丝抽离感,他甚至藏在领主之中,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王后。

    凯瑟琳的容貌清丽明艳,五官与罗兰极为相似,远远看去就像一对亲姐妹。

    维克多还是第一次见到王后本人,在他的印象中,小男爵不仅敬爱王后,还曾对她抱有幻想。

    情窦初开的少年侍从对美丽高贵的王后有爱慕之心实属正常,小男爵无意中把对王后的朦胧情意表现在罗兰的面前,在得知罗兰的身份之后,又吓得半死,那是因为他怕长公主将他的糗事告诉王后陛下。

    小男爵到死都不知道,凯瑟琳应该是他第一个女人。

    如果小男爵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有三位高贵的女骑士亲自调教过他。虽然她们当时都带着黄金面具,但维克多可以用X-3参照记忆碎片,对比她们的眼睛、耳朵、嘴唇、颈部和手臂的细节,明确她们的真实身份。

    小男爵印象最深的第一次居然是凯瑟琳!

    这个结论让维克多感到十分惊悚。

    爱德华加冕为王,凯瑟琳得偿所愿。可她举止优雅,美丽如昔,神情平淡不露半点喜色。可见她的意志足以控制内心的情绪。

    某种意义上,高阶骑士与普通人完全是两种生命形态。白银女骑士追逐高贵血脉,却不放荡,她们享受欢愉,却不会迷失自我。

    凯瑟琳和小男爵仅有一次亲密接触。从时间上看,那是发生在莱恩陛下刚死不久,小男爵当时的月精灵血脉还十分稀薄。凯瑟琳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

    除非小男爵身上还有维克多不知道的秘密!

    无论凯瑟琳对小男爵有怎样的图谋,维克多都决定躲她远远的。

    维克多是维克多,小男爵是小男爵,他已经换人了。就好像小男爵的身生父亲也在加冕典礼的现场。维克多看到血脉亲人,内心却波澜不惊,连打招呼的欲望都没有。

    克莱门特终于将王冠戴在了爱德华的头上,当新王站起身面向众人的时候,维克多同领主们纷纷抽出佩剑,半跪在地上,宣誓道:“吾王,我效忠于您,从今日至永远!”

    接下来,爱德华按照惯例,当众册封新王的执剑者、执弓者、执盾者、执马者,一共四位年轻的扈从骑士。他们都是王都贵族子弟,今后将伴随在爱德华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但主要职责是担任国王的传令官。

    可惜,有威廉姆斯这个摄政王在,爱德华想传达自己的意志,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但爱德华加冕为王标志着先王陨落给奥古斯特家族带来的纷争就此终结,冈比斯的政局由动荡走向平稳。

    对于冈比斯的独立领主而言,只要不卷入王族的内斗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而维克多在这场政治风波中捞到了最大的好处,否则他现在还是个小男宠,周旋于王都高阶女骑士的石榴裙下。

    不过……似乎……这种状况没有改变啊。

    加冕仪式终于结束了。爱德华头戴国王冠冕,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大教堂,登上华丽的马车,驶向王宫。他将在鸢堡的骑士大厅举办小型宴会招待教宗、主教、诸国使节、以及拥有侯爵头衔的冈比斯贵族。

    等军团比武大会决出新的骑士贵族之后,新王才会大宴冈比斯的领主与群臣。

    大赢家兰德尔子爵此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西尔维娅和索菲娅随着国王的车驾扬长而去。尽管他有多重身份,但王国内的各大势力都希望他是人马丘陵的子爵领主,而非温布尔顿女侯爵的丈夫。

    “亲爱的兰德尔子爵大人,您愿意去布里亚特家族宅邸做客吗?”善解人意的朱蒂发出了邀请。

    维克多收回目光,笑着施礼道:“美丽的朱蒂夫人,我是否有荣幸邀请您和普里莫少爷一同欣赏布利诺尔城的风景。嗯…就像在野柳城闲逛。”

    “好啊!好啊!”安吉丽娜在旁边拍手叫好。约克家族的明珠第一次来王都,却被索菲娅关在侯爵府练习加冕仪式的礼节,可把她给闷坏了。

    布里亚特家族的继承人却哼了一声,把小脑袋瓜子扭到一旁。

    这个世界的习俗颇为奇特,普通人之间还是男尊女卑,但骑士贵族阶层不论性别,只看血脉和力量。维克多的主意志侧来自现代男权社会,大男子主义的思想根深蒂固,他把朱蒂看成自己的女人,也愿意充当普里莫父亲的角色。奈何他外型俊美柔弱,仿佛16、7岁的贵族少年,完全不像一个成熟的父亲。

    普里莫一开始很亲近维克多,把他当成一位大哥哥。可随着小家伙年龄渐长,他察觉到心目中的大哥哥居然和母亲滚了床单。普里莫心中的人设崩塌,认为自己遭到两人的背叛,顿时就不开心了。

    朱蒂大为尴尬,歉意地看了维克多一眼,又严厉地训斥道:“普里莫.布里亚特注意你的礼仪!”

    维克多不至于和一个小屁孩生气。等普里莫成年之后,自然会懂得维克多与朱蒂的结合更多是出于家族政治的需要。如果他无法接受现实,那他就不可能继承布里亚特家族的爵位。

    毫不夸张地说,野柳城现在左右逢源,日进斗金,靠的就是与兰德尔家族的亲密关系。布里亚特家族上下,乃至周边的领主都不想改变现有的局面。普里莫一意孤行,其结局必定悲惨,还会牵连到朱蒂。

    如果朱蒂母子真的失势,维克多也无所谓。他手里握着充沛的物资,足以保障兰德尔家族在野柳城的利益。失去家族支持的朱蒂夫人只能更换身份,被他收入银月庄园。而普里莫,谁愿意收留谁收留。

    当然,维克多对自己人向来慷慨,等黄金恢复药剂洗白之后,他可以把朱蒂推到资深骑士的境界,帮她稳固在布里亚特家族的权势地位。

    “亲爱的,既然普里莫不想逛街,你和他回去休息。我带安娜随意转转。”维克多微微一笑,摸了摸普里莫倔强的小脑袋。

    正说着,一位身穿宫廷子爵礼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对着朱蒂施礼,笑吟吟地道:“美丽的夫人,不介意我借用一下兰德尔子爵吧。”

    朱蒂优雅地还礼,端庄又不失亲热地打着招呼。“派西柯子爵,您可有些日子没有光顾野柳城了......听说您卸下王都税务官的职务,现在是内政大臣的左膀右臂?”

    维克多咳嗽一声,笑着说道:“亲爱的,你的消息过时了……我重新介绍一下,特尼斯.路德维西子爵,前王都税务官,我的好友,现在是王国内政部的首席书记官,也是路德维西侯爵大人的孙女婿,还是王国未来的宫相。”

    “抱歉,路德维西子爵。我们布里亚特家族会补上一份贺礼,恭喜您与路德维西家的小姐结为夫妻。”朱蒂妩媚地白了维克多一眼,嗔道:“亲爱的,你都没有提醒我,害的我在未来的宫相大人面前失礼。”

    维克多摊开双手,无辜地道:“这家伙与路德维西家的小姐完婚都没有通知我……我也是到了王都才知道。”他摸着光滑的下巴,打量着特尼斯子爵,狐疑地道:“……难道是因为我声名狼藉?总之,你别想从我这里得到贺礼。”

    朱蒂噗嗤一笑,动人风情如鲜花盛开。

    特尼斯子爵老脸一红,尴尬地道:“维克多,别取笑我了……我能有幸加入路德维西家族,那还敢太高调……”

    “哦,看来有故事可听……不如我们去酒馆喝一杯?”维克多笑嘻嘻地道。

    “那就不打扰两位大人谈话了,我先告辞。”

    朱蒂抿嘴微笑,提裙施礼,带着普里莫,聘聘婷婷地迈上轻便马车。

    维克多目送布里亚特家族的马车远去,心里为小普里莫的屁股默默祈祷,希望朱蒂下手不要太狠。

    “真是一位出色美人,难怪能得到兰德尔子爵的倾慕。”特尼斯在旁边调侃道。

    “你准备带我去那喝酒?”维克多笑了笑,抬手把纳尔森和卡里古拉招了过来。

    “王都最好的酒馆当属乌岛.提利尔男爵开设的四叶苜蓿。提利尔男爵是王后陛下的弟弟,你应该很熟悉那里。”特尼斯说道。

    维克多心里打了个突,沉吟片刻,笑着说道:“听说你在王都外城区开设了一家蓝琥珀旅馆,我去那里给你捧捧场。”

    特尼斯愣了一下,犹豫着说道:“那个……夏塔恩.温布尔顿男爵和莱莉雅男爵夫人就住在我的蓝琥珀旅馆……”

    “我知道。我正好要拜见我的父母。”维克多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又转过头说:“安娜……”

    “我也要去!”安娜连忙摇头道。

    “外城区的旅馆不是你该去的地方……这样吧,我明天带你去鸢堡。”维克多头疼地说道。

    安娜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她还想近距离的看看爱德华.奥古斯特陛下。

    特尼斯惊疑不定地问道:“这位小姐是……”

    “安吉丽娜.布兰斯泰特.约克见过路德维希阁下。”安娜施了一个骑士礼。

    特尼斯手忙脚乱地还礼:“哦,抱歉,约克小姐,是我的疏忽。”

    安娜矜持地点头致意,又朝维克多娇声说:“明天带我去鸢堡……大人,您可不能失信!”不等维克多反悔,她带着护卫骑士登上马车。

    “我们走吧。”维克多对特尼斯说道。

    “哦,好的。”特尼斯回过神,朝身后挥了挥手。一名身姿矫健,体型匀称侍卫跨上战马,先一步赶往外城区的蓝琥珀旅馆,安排相关事宜。

    维克多通过元素视野,赫然发现这竟是一位青铜阶的骑士,心中不禁狐疑。但考虑到路德维西家族的权势地位,他们为自己与特尼斯的聚会安排几名秘密骑士也不足为奇。

    维克多没有多想,他和特尼斯同乘一辆马车,纳尔森带领亲卫骑着迅鸟紧随其后,而卡里古拉只能撒开两条腿,一路跑着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