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新税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车轮在青石板铺就的道路上滚动,轻巧的马车时不时颠簸一下。

    “平湖镇的道路宽阔平整,这一点布利诺尔城远远不及。”特尼斯紧握马车的扶手,苦恼地说:“我喜欢王都的繁华,但特别讨厌双轮马车。”

    前税务官的恭维让维克多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沉吟着说道:“我经常梦到一座城市,街边的楼房整齐排列,道路四通八达,每隔十米就设两盏水晶路灯,即便乌云遮住月亮,城市也不会陷入黑暗。她的下水道错综复杂,如同迷宫。城内的居民超过数百万。”

    “数百万人口的城市……我无法想象它的城墙该有多长?”特尼斯莞尔道。

    “没有城墙,没有城堡……因为怪物和猛兽被关在笼子里,供城市的居民观赏,当然,他们需要花钱购买观赏门票。”

    “没有城墙……怪物被关在笼子里……”特尼斯喃喃自语,恍然道:“你的梦境是黄金时代的城邦。”

    “不。我梦到了未来。”维克多顿了顿,委婉地道:“我的朋友,看的出来你的婚姻为你带来烦恼,而不是快乐。”

    特尼斯子爵稍稍沉默,长叹道:“我现在的妻子不是玛丽,是路德维西家的苏珊娜。”

    维克多的尖耳朵顿时竖了起来。他不想打听别人的隐私,但领主不能忽视王国中枢的情报。哪怕对方仅仅是个小角色,可谁又能确定其中没有文章可做?尤其特尼斯的婚姻还牵涉到路德维西家族。

    为自己的八卦找到了借口,维克多故作惊讶地问道:“怎么会这样?你和玛丽不是订有婚约吗?”

    “我结婚对象换人了,而我只能接受……情况就是如此。”特尼斯无奈地道。

    维克多好奇心还没有得到满足,他试探着问道:“那个……你的新婚妻子没有玛丽美貌,或者她的家世不如人意?”

    “不,不,苏珊娜的美貌无可挑剔,她的祖父皮特拉.路德维西伯爵是侯爵大人的弟弟,同时也是一位高贵的白银骑士。伯爵在北方坎特郡担任郡守一职,苏珊娜的父亲是他的次子,苏珊娜一家拥有大片世袭采邑。”

    特尼斯看到维克多疑惑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鄙视,只得说:“好吧……苏珊娜是一位骑士。”

    “自然晋升的骑士,还是借助精力药水?”维克多轻声问道。

    “她借助了精力药水……”特尼斯苦笑着摇头道:“这对我又有什么区别?”

    普通贵族与骑士的婚姻注定是场悲剧,尤其妻子是一位女骑士。

    苏珊娜衰老的速度远比特尼斯缓慢的多,当两人诞下合法继承人,她便不再受婚姻的束缚,可以自由地追求高阶骑士伴侣。虽然特尼斯一生也会有许多位年轻美貌的情人,可他在家庭中的地位终究处于弱势。

    说到底,家庭关系与夫妻的力量对比有关。如果特尼斯是纳尔森那样强大的凶暴战士,他的骑士妻子绝对不敢漠视丈夫的威严。

    维克多对特尼斯子爵未来的婚姻生活表示同情,他干咳一声,安慰道:“看来你足够出色,得到路德维西家族的青睐……只是这对于玛丽有些不公平……当然,这不是你错……愿玛丽能尽快找到合适的伴侣。”

    “你不用为玛丽的名声担忧。”特尼斯面无表情地说:“她在我结婚之前就嫁人了,嫁给我以前的同僚,现在的王都税务官——豪克.费舍尔子爵。我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光顾你的平湖镇。”

    维克多眼神一凝,沉吟着说:“我记得玛丽小姐的父亲是内政大臣的第四子,他担任王国的税务总管?玛丽的婚约其实是税务总管在找接班人?”

    “的确如此。”特尼斯颌首道。

    “也就是说,费舍尔家的豪克子爵抢了你的妻子和前途?这可真有意思。”维克多目光灼灼地问道:“我的朋友,能告诉这是为什么吗?”

    特尼斯想了想,低声说道:“教会在兰德尔领试行新的十一税。这个消息传到了布利诺尔大教堂。我们的摄政王殿下拜访了拉扎鲁斯大主教之后,要求税务总管大人起草一份新的税收方案。而费舍尔子爵抢在所有人之前,非常及时地呈交了一份新税收文书……其余的事情就不用我细说了。”

    听到这里,维克多心中了然。

    领地野外长期受到猛兽和怪物的侵扰,领主把野生资源交给领民处置,只象征性的收一些供奉。领主这样做的原因,固然是客观条件所限,也是通过藏富于民实现避税的目的。当领地遭遇灾害的时候,领主有权征集领民手中的物资。

    在驻守神父看来,领地的野生资源难以统计,不利保存,又和民众的生计息息相关,而且信徒们会主动将一部分的物资捐献给教堂。于是,教会干脆不收野生资源的十一税,而王都税务官主要是根据教会统计的十一税,向领主征收年金税。他们对领主藏匿的野生资源也只能不闻不问。

    野生资源不收税是约定俗成的传统。

    蚁人大军席卷人马丘陵,那里的猛兽和怪物死的死,散的散。等蚁潮退去,受灾的领主当然要抓住机会,向野外扩张实控区域,尽量赶在怪物回归之前,挤压它们的生存空间。

    约克家族按照维克多的规划,新修水利,开辟梯田,迁徙民众建立定居点,种植各种经济作物,把野外变成了熟地。领地财富的增长速度十分惊人,但野生资源也变成了领地物产。

    教会和王室都要求对人马丘陵重新征税似乎合情合理。

    问题在于,约克家族不用交年金税啊!

    约克家族镇守人马丘陵,充当冈比斯抵御蚁潮大军的屏障。王室免去了人马丘陵20年的年金税,教会则免去3年的十一税,作为对人马丘陵灾后重建的支持。

    蚁灾结束整整四年,约克家族开始交十一税,但他们还有16年的年金免税期。

    也就是说,鸢堡的新税草案只针对兰德尔家族。

    特尼斯子爵与维克多私交甚好,兰德尔家族供应给布利诺尔城的咖啡专门由特尼斯销售,双方有很深的利益关联。

    威廉姆斯大公为了扫清障碍,向兰德尔领征收新税。他先指示费舍尔子爵起草新税草案,让他取代特尼斯王都税务官的职务。

    可是,王国年金税两成的比例不会变。尽管维克多很肉痛,但对于冈比斯王室来说,一个兰德尔领又能多征多少年金?

    威廉姆斯连索菲娅几百万的藏金都拱手让了出来,他至于为了这点小钱把维克多的脸抽的啪啪响吗?

    当然,他还是留了转圜的余地。

    特尼斯作为兰德尔家族的合作伙伴,并没有被鸢堡一棍子打死,反而升职为内政部的首席书记官,又迎娶了路德维西家的女骑士。无论他是不是明升暗降,今后会不会睡地板,至少面子上很风光。绝对不会有人敢对特尼斯.路德维西子爵落井下石。

    重要的是,特尼斯还能继续与兰德尔子爵保持合作关系。鸢堡还能通过他的渠道,与兰德尔家族进行非正式的沟通和试探。

    比如,现在这种情形。

    威廉姆斯费这么大的劲到底想要干什么?

    维克多思索片刻,自嘲道:“没想到,摄政王的第一剑居然指向了我。”

    “话也不能这么说。”特尼斯笑道:“现在许多领主都开始修建溪流水库,开辟梯田,养猪蓄肥……尤其你的邻居,布里亚特家族和契布曼家族,他们的新农牧和养猪规模并不逊色于人马丘陵的其他领主。毕竟他们的领地也受到蚁潮的洗礼。”

    维克多沉默了一下,说道:“可他们还有3年的免税期。”

    “新税征收是王国的趋势……兰德尔家族恐怕要做出表率。”

    “这样啊……”维克多回过头,冲卡里古拉招了招手。

    仿佛野蛮人一样的卡里古拉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特尼斯的骑兵护卫立刻被挤到了路旁。王都内城的道路相对狭窄,他们为了保持队形,只能落在马车的后面。纳尔森的迅鸟轻骑自然而然地将他们隔开了一段距离。

    “阿卡,你跑得累不累?”维克多和颜悦色地问道。

    “不累。”卡里古拉连摇大脑袋,脸颊上的肥肉跟着一晃一晃的

    “那就跟着。”

    “哦。”

    维克多转过头,低声问道:“我的朋友,你知道新税草案的内容吗?”

    “我读过……具体的实施方法现在还未确定。”特尼斯凑过来,小声说道:“不过,以后或许是按季度征收,税务官常驻各大主城……没有平湖镇,但包括野柳城。”

    “野柳城?它只是个子爵领的城镇……”维克多皱起了眉毛。

    “现在,谁还把野柳城当作子爵领城镇?”特尼斯无声地笑了笑,又说:“费舍尔那个家伙还想效仿平湖镇的交易税,在野柳城征收贸易税。”

    维克多面沉如水,怒道:“该死!野柳城是低税的自由贸易城,费舍尔想毁了它吗?周边的领主家族绝不会答应!而且领主在野柳城贸易的物资都是交过年金的,王国凭什么征贸易税?”

    “别激动,我的朋友。”特尼斯说道:“野柳城太吸引人了,它的贸易兼顾人马丘陵、中南部领主、南方领主,甚至囊括东境的一小部分领主。偏偏没有西部、中部和北方诸郡参与。西部的尼姆家族就算了,中部和北方诸君可是王族的领地。你得承认,野柳城抢了四叶草商团的生意。那你知不知道,四叶草商团听从索菲娅侯爵的命令,但它有一半的利润要上缴给王后陛下?而王后陛下已经把安插在四叶草商团的人手移交给了摄政王。”

    “野柳城的贸易物资的确交过年金……比如,索菲娅侯爵让四叶草商团买断了幽暗森林周边的木炭,又在野柳城租赁木炭货场。其中有两成的木炭属于王国所有,可摄者王殿下要木炭有什么用?索菲娅侯爵还把木炭的价格定的特别低,利润极其微薄。难道摄政王殿下坐着看你从中牟利?”

    维克多已经把“愤怒”传递出去了,他此刻神情平淡地点了点头。

    威廉姆斯肯定要推行新税,困难也一定会有。

    维克多交税尚且心疼的要命,契布曼伯爵那个铁公鸡还不得跳脚。鸢堡向野柳城征贸易税,触动了所有人的利益,大家联合起来抵制,威廉姆斯也抗不住。

    可如果连这点问题都解决不了,威廉姆斯还当什么摄政王?

    所以,野柳城的贸易税只是个幌子,鸢堡真正的目地是渡鸦镇。

    渡鸦镇有野蛮人,做的又是多铎领主的生意,还赚了荣耀骑士和圣殿军的钱。鸢堡当然想在渡鸦镇安插钉子。

    王国密探终究见不得光,还特别容易被其他势力拔掉。税务官就不同了,他们不仅能掩护鸢堡的耳目爪牙,还可以监控人马丘陵与多铎的物资往来。

    威廉姆斯以王国利益为大局,他在野柳城退让一步,渡鸦镇的钉子有了,摄政王的威望保住了,推行新税的突破口也有了,还能卖个大人情给契布曼家族。其他的领主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根本不会帮维克多说一句话。

    这真是分化瓦解,一石四鸟的妙计!

    维克多不禁要为威廉姆斯的谋略击节赞叹,可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渡鸦镇,是因为他对此早有准备。

    渡鸦镇既然敞开门做生意,那各路人马都要迎进来。如果维克多连这点胸襟都没有,还配当个领主吗?

    王国的耳目不在渡鸦镇就在兰德尔领。维克多的核心秘密却是炼金塔和黄金团。

    至于渡鸦镇,维克多筹建双头蜥商团的时候就考虑把那块飞地当成诱饵。约克家族的领主们自然会在渡鸦镇和各方势力纠缠不休。

    维克多认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并没有过人之处,他秉着笨鸟先飞的原则,提前好布局等着别人跳进来,倒也能占住先机。

    不过,演戏要演全。该蹦跶两下还得蹦两下,该要的好处还得要……你以进为退,我就以退为进……我…我该提什么条件呢?

    维克多内心茫然一片,车轮却滚动不息。

    蓝琥珀旅馆已近在眼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