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爱国主义教育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冈比斯王国的中部有着超乎想象的充沛人力,许多无地可种的流民把力气和智慧都花在了基础设施建设上,他们修筑的碎石车道既宽阔又平整,两边载满了笔直的圆柏树,这种四季长青的乔木有着繁茂的树冠,使得宽阔的道路成了长长的林荫道。

    四通八达的林荫大道遍布中部平原,像蜘蛛网一样连接着布利诺尔城与王国东南西北的领地。

    正是下午,上百名精锐的士兵护卫着一支车队,沿着林荫道向南行驶,他们身上银色的锁子甲在灿烂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同一条道路上的行人和商队远远见到了,便自觉地朝车队中最显眼的贵族马车行礼。

    马车内,维克多枕在朱蒂雪白圆润而又极富弹性的大腿上,他的指尖立着三枚紫金币。每一枚紫金币都立在另一枚侧面上,这些紫金币仿佛被粘在了一起,即便马车偶有颠簸也没有倒塌下来。

    维克多一边享受美人的撩拨,一边试图把第四枚紫金币也放上去。朱蒂显然对这项小游戏非常热衷,她用纤细的手指轻抚维克多的脖颈和面庞,时不时送上一个甜蜜的香吻,可她没有察觉到维克多幽深的眼眸中冰冷而淡漠,只专注于指尖上的的紫金币。

    这些紫金币是维克多临走前,索菲娅的管家海伦赠送的,一共800枚,价值80000金索尔。

    80000金索尔对维克多是巨款,对索菲娅只是一笔小钱。

    在王都的时候,维克多通过写信的方式,把索菲娅的困境告知给西尔维娅。西尔维娅很快做出了回应,她称侯爵府想要保住索菲娅必须拿出70万金索尔,其中30万给王室,40万归约克家族,否则王室绝不会介意宣布索菲娅的“死讯”,然后霸占侯爵府的财富。

    海伦看了西尔维娅的信以后,开始忙着筹集资金,最终却只拿出80枚紫金币给维克多,并称这是对兰德尔领的资助。维克多当时就确定索菲娅不仅脱险了,而且她的地位也不会受到挑战。结合大主教提供的信息,维克多判断索菲娅肯定是得到了教会的背书。

    维克多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这笔钱,出于谨慎和好奇他还是向海伦探询索菲娅的处境。刚开始的时候,海伦遮遮掩掩地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当维克多明确指出索菲娅的事情与教会有关之后,她这才拿出索菲娅传回来的密信。信中,索菲娅称自己遇到了一点麻烦,正在教会的协助下,赶往博瑞王国,去会见安德烈。索菲娅没有说明到底是什么麻烦,只是告诉海伦,等她回来以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索菲娅语焉不详,而拉扎鲁斯大主教也没有透露细节,由此可见这桩麻烦不是一件小事,但还在教会和索菲娅的有效控制之下。

    尽管维克多对索菲娅这个野心勃勃的女人没有什么感情,可一想到自己名义妻子在其他男人的身下婉转承欢,维克多的心里就憋的慌,毕竟他的价值观与普通贵族截然不同。

    “叮”

    紫金币从指尖上掉了下来,撞在一起,发出悦耳的脆响。朱蒂咯咯地笑着,娇声呖呖地说道:“亲爱的,你又失败了。”

    “是啊。又失败了。”

    维克多退出了超限状态,悠悠地叹了口气。罗兰的恶作剧让他意识到,x-3的超限功能不但有巨大缺陷,还能通过训练更胜一筹。

    在此之前,维克多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严格意义上说,x-3是通过科技手段在大脑中形成的一个新的功能区,它并非天然生成,而大脑是最神秘也是最具潜力的中枢器官。加载了x-3以后,维克多的记忆力、感知力、以及对身体的控制能力都远远超越常人。开启超限以后,这些能力更是达到匪夷所思的程度,维克多曾经借助雨水盲杀白银阶的蚁人首领,就是依靠超限配合风行和超感,也就是天启状态。可以说,超限才是天启的核心。除此之外,超限还能让维克多剥离情绪,变得专注而冷静,这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战士的意志,让维克多能够完全发挥自己的战斗力,即便面对食人魔也不至于因为恐惧而筋骨酥软。

    但是,超限状态下,维克多的战斗本能取代了自主智慧,对局势的判断能力急剧下降。当他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时,如果不能快速取胜就会掉入对手的陷阱中,落得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罗兰的两次捉弄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侯爵府小花园中,罗兰连续的佯攻让维克多不断做出闪避动作,他就像被操纵的木偶那样滑稽。这就是x-3控制身体后的现象。要不是护卫打扰了罗兰的雅兴,维克多肯定要累倒在地上,任由公主殿下摆布。幸好这只是个游戏,如果维克多在战斗中还是如此呆板,后果将不堪设想,被生擒活捉恐怕是最好的结局。

    第二次,维克多算是在舞会中出丑了。他当时的状态属于本能占据上风,智力降到了冰点,居然傻乎乎的听从罗兰的命令,在众目睽睽之下唱起了儿歌!虽然罗兰的恶趣味让维克多当众出丑,但丢人总比丢命强!维克多意识到,既然超限会因为分心而中止,这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缺陷!不过,随着舞蹈的继续,维克多发觉自己的主体意识越来越清晰,超限也没有被打断,反而有一种即将苏醒的感觉。维克多明悟到只要突破这个障碍,超限的缺陷非但会得到到校正,x-3还将释放出更多的潜能。可惜,直到舞曲结束,维克多也没能捅破那层窗户纸。

    为了重新找到那种感觉,维克多让朱蒂配合自己,然而效果并不大。

    这可能是因为和朱蒂调情没有和罗兰周旋来的刺激,也许应该找西尔维娅试试

    维克多暗暗想到。

    朱蒂可不知道维克多的想法,她甚至不知道维克多在拿自己做试验。此刻,朱蒂的心里既甜蜜又惆怅。按照维克多的设计的行程,他们拜访过威灵顿公爵之后,朱蒂将直接回野柳城主持领地事务,而维克多则继续访问南部领主,这虽然不是永别,但她和维克多各自掌管一个子爵领,能够相聚的次数屈指可数。因此,朱蒂格外珍惜这段旅程,她花费大价钱为爱丽娜姐妹置办了两套蛛丝礼服,以换取和爱侣独处的时光。

    另一方面,朱蒂非常渴望和维克多生育一个后代,虽然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但为家族获取强大血脉是贵女的使命。俊美的精灵血脉贵族原本就是大贵族的恩物,而维克多能够具现虚空风元素,他的血脉之纯完全不逊于黄金骑士。无论如何,朱蒂都不会白白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耳尖传来一阵温热,接着酥酥麻麻的感觉把维克多从沉思中惊醒,朱蒂正将他的尖耳朵含在红艳艳的小嘴中,还时不时用贝齿轻轻地噬咬一下,强烈的刺激一直痒到了维克多的心里。为了测试x-3的极限,维克多特地允许朱蒂抚弄自己的耳朵。遗憾的是维克多没有达到目的,而后遗症却显现出来了。

    车厢内温暖宜人,朱蒂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丝质睡裙,雪艳迷人的娇躯峰峦毕现,她紧紧贴着维克多的面颊,那如凝脂般细腻光滑的脖子,修长而浑圆,向前探出时犹如美丽的天鹅。从这个角度,维克多恰好能看见两朵粉色梅花在高挺的雪峰上微微颤动,而馨香的气息和细细的娇喘无不让他心痒难耐。

    维克多探手将子爵夫人搂在身下,准备用实际行动告诉这个小妖精,撩拨他的后果。

    大战一触即发,马车停了。

    维克多叹了口气,在朱蒂嘟起小嘴上吻了一下,笑道:“宝贝,马车停了,前面怕是有什么事情。”

    果然,没过多久,内务府的骑士敲敲了车壁,轻声说道:“阁下,前面有位大人要见您。”

    此时,维克多已经在朱蒂服侍下换好了衣服,他迈下马车,向内务府的骑士问道:“是哪位大人?”

    内务府骑士摇了摇头,说道:“我不能说。大人要单独见您。”

    维克多不再追问,他跟着内务府骑士离开了林荫道,向东走了大约2里路,来到一处树林的外围。

    一位身着铠甲的骑士正站在树林的边缘,他的个子不算高,目测只有78米,却给人高山仰止的压迫感,30岁左右的样貌透着风霜磨砺出来的沧桑与豪迈,威严铁血的气质如同身经百战的雄狮。

    维克多没想到竟然是这位殿下要见自己,他摆手示意雷诺和夏克止步,独自走上前,躬身行礼道:“戈隆侯爵大人,日安。”

    维克多从没有见过戈隆侯爵,但这名骑士右脸上的伤疤足以表明他的身份。事实上,白银阶的大骑士沟通虚空元素,愈合能力极强,即便受伤也不会留下疤痕,而冈比斯的黄金骑士当中只有戈隆侯爵特意保留了脸上的那道伤疤。这也成了戈隆侯爵最显著的特征。

    戈隆同样是第一次见到维克多,在他的印象中,精灵血脉贵族精致优雅,身材纤细,性格柔弱,非常符合大贵族的审美,毕竟强势的大领主大贵族不会喜欢同样强势的伴侣。但是,维克多身材挺拔,肌肉匀称,行动矫健有力,目光凝而不散,显出极高的武技水准,这必然是长期艰苦锻炼的结果。

    “维克多,不必多礼。”

    戈隆点点头,他看维克多的眼神带上了一丝欣赏还有些许的遗憾。

    无论是出身、血脉、天赋、潜力还是性格,维克多都是罗兰最好的伴侣人选,可凯瑟琳却硬生生地把他送到西尔维娅的身边。不过,话又说回来,恐怕也只有西尔维娅才能发掘出维克多的潜力。

    戈隆隐隐把握到了西尔维娅的意图,他摇了摇头,问道:“维克多,你觉得冈比斯怎么样?”

    维克多沉吟片刻,认真地说道:“困居一隅,潜力十足!”

    “困居一隅,潜力十足。”戈隆在心里咀嚼了片刻,赞道:“说的好!”

    “撒桑帝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拥有11位殿下,近百位大骑士,几百名骑士,两千见习骑士,十几万精锐士兵,看起来强大不可一世。可撒桑帝国外有兽人的威胁,内部矛盾重重,如果不是光辉骑士团强行扶持腓烈特家族,撒桑帝国早就散掉了。他们想要一统多铎、纳维尔还有我们冈比斯,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实际上,撒桑帝国持续侵犯多铎,自保的成份更大一些。腓烈特家族正是想通过连绵不断的战争同时削弱地方领主的实力和我们的实力。这种情况下,撒桑人怎么可能团结一致,共击外敌?”

    “多铎王国继承了兰特帝国的遗产,土地肥沃,资源丰富,可他们丢掉了大草原,王国腹地直接暴露在撒桑人的铁蹄下。两百多年的战争早已耗干了多铎王国的潜力,最可笑的是,多铎王族和撒桑皇族是死敌,多铎人想投降都做不到!”

    戈隆侯爵向维克多解释道:“腓烈特家族的先祖曾是佛里德里希家族的一员,他在家族斗争中落败,被佛里德里希家族流放到北部。他给腓烈特家族立下了一条誓言,家族子孙必要让傲慢的佛里德里希家族付出代价,将其拆散,贬为支系。”

    “难怪佛里德里希和腓烈特的读音写法都那么接近。”维克多摇头失笑。

    “如果佛里德里希陛下不想给腓烈特皇帝擦靴子,他除了硬抗没有别的选择。”戈隆侯爵冷笑了一下,继续说道:“纳维尔王国,土地贫瘠,人口稀少,又受制于教会。只要断绝了贸易,他们也只是一群盗匪罢了。”

    “纳维尔王国会投靠撒桑人吗?”维克多问道。

    “纳维尔人并不是傻瓜,他们牢牢守住巨石山脉就行了。谁也不愿意成为光辉骑士团的炮灰,跑出去和兽人野战。”戈隆侯爵淡淡地说道。

    “苏斯王国和博瑞联合王国整天忙于内斗,他们也没有向西拓展的战略空间,艾尔和纳维尔是他们无法逾越的屏障。”

    “我们冈比斯虽然地处偏僻,但远离战争的中心,等人马丘陵的三座要塞建好,把蚁人的威胁封堵在大沼泽中,再埋头发展几年未必没有开创帝国的机会。”戈隆侯爵自傲地说道。

    “大人,应该说机会很大。”

    维克多搞不清楚戈隆和自己谈话的目的,但他对局势的评价还是很中肯的,尤其关于封堵蚁人威胁的立场,维克多非常喜欢。

    戈隆侯爵有欣赏的目光看了看维克多,沉声问道:“不管未来的局势如何发展,这里毕竟是我们开拓出来的领土。维克多,你也是冈比斯的领主,如果有人要夺走你的苦心经营的家园,你是将自己领地拱手让人?还是坚决抵抗?”

    这是在对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难道是怕我投敌?

    维克多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冷然答道:“那就用刀剑长矛来说话!”

    戈隆侯爵满意地点点头,他的下一句话就让维克多来了精神。

    “维克多,你了解什么是神灵骑士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