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不速之客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本.杰明大师来了?”

    莱莉雅夫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惊喜地说道:“快请他进来……不,不,我亲自去迎接大师。”

    “我失陪一会。”莱莉雅朝维克多和特尼斯歉意地笑了笑,说完便踩着高跟鞋急匆匆地走出客厅。

    待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渐渐远去,夏塔恩男爵放下白银酒杯,靠在椅背上,摇头叹道:“女人啊,总是抵挡不住珠宝的诱惑。”说着,他摆出一副“男人都懂得”的神情,只是他的音量比刚刚谈话的时候还要低。

    怕老婆就怕老婆,装什么一家之主……维克多在心里狠狠地鄙视自己的便宜老爹。

    特尼斯却深以为然地点头道:“我妻子为了定制一套珠宝,等了本.杰明大师足足一个月。大师登门拜访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高兴。”

    本.杰明,当代最顶尖的画师、雕塑家、珠宝设计大师。他开创的珠宝雕刻法融汇多种雕刻技艺和宝石切割的精髓,其珠宝作品呈现的深刻内涵与佩戴者的气质完美契合,令人过目难忘。

    凭借精湛的技艺,普通封臣家庭出身的本.杰明赢得冈比斯王室的青睐,被册封为勋爵,成了宫廷首席御用珠宝大师。

    不仅凯瑟琳王后和罗兰长公主偏爱本.杰明设计的珠宝,就连戈隆侯爵的盾形肩针和西尔维娅的蔷薇冠冕也是他的经典作品。

    冈比斯的王都贵族和领主以邀请本.杰明大师为其量身定制珠宝首饰为荣。但本.杰明制作一套珠宝最快也要三个月,面对那么多的贵族,他也只能婉拒大多数人的盛情邀请。

    这反而让本.杰明变得更加炙手可热。

    虽然本.杰明没有时间满足所有人的订制要求,但次等贵族还是对他趋之若鹜。只要收集到高品质的稀有宝石原矿,他们便会给本.杰明写一封热情洋溢的邀请信,并附上宝石鉴定师出具的文书,期望大师一时技痒,出手为他们雕琢一枚传世珠宝。

    宝石原矿的价格比金属矿石高出有限,经杰明大师雕琢之后,身价立刻百倍千倍的增长。

    夏塔恩男爵家如果藏有如此名贵的珠宝,没事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炫耀,遇到麻烦的时候可以用来钻营,落魄的时候还能变现周转。

    这可比建水库,养野猪有趣的多,也高雅的多。难怪莱莉雅夫人听说本.杰明大师登门拜访,她就像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了脑袋一样的晕头转向。

    不过,夏塔恩男爵只能排在王都贵族中末尾,以他们身份和名望根本请不动本.杰明……我前脚刚来探望父母,鸢堡的珠宝大师后脚就登门造访,这未免也太巧了吧?马里奥成了迅龙骑士,宫廷御用珠宝大师又当着我的面,跑来给夏塔恩家设计珠宝……我倒要看看王室究竟想干什么?

    维克多心生狐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他靠着松软的沙发椅背,与特尼斯和夏塔恩男爵闲聊。

    没过多久,莱莉雅带着一名衣装得体,精神矍铄的老者回到客厅,她笑着对特尼斯子爵说道:“路德维西阁下,杰明大师是来找您的。”

    虽然莱莉雅夫人笑容可亲,但维克多注意到她的眼眸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特尼斯愣了一下,连忙站起来说道:“本.杰明大师,有什么可以效劳的?”

    “抱歉,打扰诸位大人的雅兴了。我确实有件事情需要麻烦路德维西大人。”本.杰明微微鞠躬,他目光转向一旁,惊讶地道:“维克多……不,兰德尔大人,您也在这?”

    本.杰明和维克多很早以前就相识了,他曾在鸢堡教过小男爵绘画和雕刻。维克多与索菲娅完婚的时候,他还为两人设计过珠宝首饰。

    维克多当初用本.杰明设计的戒指,从西尔维娅的那里讹诈了5万金索尔启动资金。他为此而洋洋得意。很久之后,维克多才明白,在西尔维娅当时看来,他整个人都属于她。现在更是如此。

    如今,那枚戒指成了西尔维娅唯一佩戴的戒指。

    想起曾经的幼稚和对西尔维娅的爱恋,维克多不由得露出了微笑,他起身招呼道:“杰明老师,好久不见。夏塔恩男爵和夫人是我的父母。”

    “真是失敬。”本.杰明朝主人颌首致意,“看来我打扰你们的聚会了。”

    “大师,您太客气了。我们也只是在闲聊。”夏塔恩男爵笑着发出邀请:“您不妨也坐下喝一杯……这可是路德维西大人带来的佳酿。”

    “三十年陈杜姆酒……那我就不客气了。”本.杰明轻轻地嗅了嗅房间内空气,笑着说道。

    莱莉雅夫人为本.杰明斟上杜姆酒,待他举杯品尝过后,特尼斯子爵才开口问道:“大师,您亲自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如果有不方便的地方,我可以先向这里的主人告辞。”

    “没什么不方便。”本.杰明放下酒杯,爽朗地笑道:“我希望在蓝琥珀旅馆租一个楼层。”

    “您有亲戚朋友要入住?”

    “不!是我的老师。”本.杰明收起笑容,认真地说道。

    “您的老师?”特尼斯好奇又惊讶地看着杰明大师。

    御用珠宝大师快70岁了。他少年时期在一位老珠宝工匠门下当过一段时期的学徒帮工,可那名老珠宝匠手艺平平,且早已过世。大家都以为本.杰明的成就主要来自他的天分和契而不舍的努力,谁曾想他居然还藏着一位老师。

    难道他的设计的珠宝都是他的老师在帮忙?

    本.杰明对众人的心态洞若观火,他解释道:“我的老师不懂珠宝设计,他是王室御用的石匠。虽然老师的名声不显,但我肯定他是当今最杰出的雕刻大师。我跟随老师的学了二十四年的雕刻,至今也没有他一半的手艺。”

    鸢堡的石匠……

    男爵夫妇和特尼斯子爵顿时肃然起敬,维克多也表现出极大的好奇,他问道:“能够受到本.杰明大师推崇的人物必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师……我在鸢堡也住了一段时间,却从没有听说过这位大师的名声?”

    本.杰明笑道:“我的老师曾经担任鸢堡的守墓人,专门为王室成员立像。在你进鸢堡之前,他已经被先王册封为宫廷男爵,回乡下养老了。这一次,奥古斯特陛下加冕为王,内务府特地召回老师,请他为新王立像。”顿了顿,他又摇头叹道:“老师的岁数太大了,这恐怕是他最后一次雕塑。”

    “大师,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特尼斯子爵愤慨地说道:“内务府做事怎么如此荒唐!国王陛下还不到13周岁,哪有为少年立像的道理!”

    黄金骑士和巅峰白银骑士死后,身体很快就会分解成虚空元素,回归世界本源,不留任何遗骸。但绝大多数的高阶骑士都以守护家族为信念,即便陨落也想着把守护家族的信念传递下去。他们对家族的执着体现在对雕像的重视上,并形成了骑士家族独有的墓葬制度。

    因此大家族在守护骑士生前为其立像,待他死后,便把雕像藏于家族墓园中,供后世子孙瞻仰。

    很少有工匠能把高阶骑士的信念、精神、感情和特质用冰冷的石头表现的淋漓尽致,栩栩如生。本.杰明的老师显然就是这样的人物,他对奥古斯特家族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可就算他的技艺无人可及,但爱德华.奥古斯特才12周岁。等小国王成就超凡,为家族立下了不朽功勋,他肯定要把那尊少年雕像给砸了。总不能让后世子孙以为爱德华.奥古斯特一生平庸无奇,唯一的亮点就是12岁登基为王。

    维护主君的名誉是封臣的责任。

    特尼斯怒斥内务府,夏塔恩男爵也沉着脸不说话。

    本.杰明却笑道:“这正是老师技艺非凡的地方,他为陛下立的是成年像。”

    “这怎么可能?!”特尼斯子爵不可置信地惊呼道。

    “不可能才称得上超凡脱俗”本.杰明傲然道:“老师一生雕刻过无数人像。他为先王立过三尊雕像,一尊是在莱恩陛下12岁时雕刻的作品,一尊是陛下成就白银阶,一尊是陛下踏足巅峰领域。最后,莱恩陛下选择了老师在他12岁时雕刻的成年像……”说着,他满怀憧憬又不胜唏嘘地叹道:“老师的技艺是有生命的……他说我的杂念太多,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达到他的境界。”

    “特尼斯子爵。我的老师孤僻惯了,他不想住在鸢堡,也不愿意住在我家。蓝琥珀旅馆的环境还算安静,他只在这住一晚。如果你这里没有空的楼层,我就到其他的庄园旅馆问问。”本.杰明神情平淡地说道。特尼斯刚才的质疑让珠宝大师非常不满。

    “这……”

    特尼斯顿时头大无比。蓝琥珀确实没有房间了,可他也不想得罪人脉广泛的本.杰明。只要大师从此拒绝为莱安娜制作珠宝首饰,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最可怕的是,本.杰明的老师能够为爱德华国王立像,说明他是王室的重要成员。如果本.杰明在脾气古怪的老家伙面前抱怨两句,那他真的是想兜都兜不住啊。

    想到这里,特尼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维克多一直在监听本.杰明和特尼斯的心跳,他们的表现不似作伪。

    身心合一的骑士可以控制心跳频率,但本.杰明和特尼斯只是普通人。既然本.杰明此行不是为了给男爵夫妇制作珠宝首饰,那么维克多基本上可以确定他的到访并非鸢堡的安排,而是一次巧合。

    按照图尔南斯的说法,本.杰明口中的老师应该属于点燃心灵之火的工匠。

    庖丁解牛,神乎其技。这样的人物怎能不见识一下?

    维克多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于是他起身说道:“大师,您的老师如何称呼?”

    “卡托尔.杰明男爵,王室表彰杰出人才的专用姓氏。”

    维克多颌首道:“大师,在这种情况下,我想任何一家旅馆都是客满的。我父母这里的房间足够多,不如请杰明男爵上来坐一坐,如果他满意,我们可以回侯爵府住。”

    “是啊,我们愿意为杰明大师效劳。”夏塔恩男爵立刻说道。他这一次的反应比妻子要快。

    “感谢两位的慷慨,从今以后,蓝琥珀的这层房间永远属于温布尔顿男爵夫妇。”特尼斯也赶紧表明态度。

    本.杰明或许不在乎特尼斯子爵和夏塔恩男爵的殷勤,但他不能无视兰德尔子爵的挽留。沉吟片刻后,他点头道:“我去问问老师的意见。”

    “大师,我陪您一块去。”莱莉雅夫人娇笑着追上本.杰明。特尼斯也腆着脸跟了下去

    过了许久,本.杰明扶着一位衣着朴素,须发皆白的老人走进客厅,他们的身后还跟着四名身材壮硕,气质沉凝的仆人。

    “温布尔顿男爵,感谢您收留我这个老头子。我只住一晚,再给我的护卫准备一个房间。你们就不必搬出去了。”老人笑呵呵地说道,又回头吩咐仆人:“你们找个僻静的房间,把行李安顿好,我在这里和几位大人聊一会。”

    “是。”四名仆人打扮的护卫微微鞠躬,拎着老人的行李离开了客厅。

    夏特恩男爵施礼道:“杰明男爵,您的到来是我们的荣幸。怎么能让您住偏僻的房间,我已经派人去收拾主卧了。”

    秘法战士护卫?……倒是符合王室守墓人的身份……维克多暗暗忖道,他收回目光,又用元素视觉查看老人的元素属性。

    体魄7,精神12,感知5,生命4……嗯,确实是个点燃心灵之火的老石匠,怕是活不过15年了。

    这边,卡托尔谢绝了夏塔恩夫妇的好意。他在沙发上坐下,用浑浊的老眼,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维克多。

    “你是维克多.温.兰德尔子爵?我听罗兰和爱德华提起过你。”老石匠笑眯眯地说道。

    维克多颌首笑道:“杰明大师,我今天第一次见到您,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老石匠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这说明你很有雕刻的天赋。我在鸢堡有许多石雕作品,他们就像我的孩子,留有我的印记。本这个蠢家伙看了二十年也没能看出名堂。”

    “兰德尔大人的确很有天分,他学雕刻和绘画总是特别快。”本.杰明惭愧地说道。

    这就拉上关系了?

    特尼斯对维克多佩服的五体投地,赶紧拿杜姆酒献殷勤,“大人,您要来一杯吗?”

    “谢了,我滴酒不沾。”老石匠摆了摆手,张开嘴,又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老的已经没有几颗牙了,眼睛也看不清东西,只有这双手还算稳定。美酒会让我失去最后骄傲,还是让我把这份骄傲带进坟墓吧。”

    特尼斯讪讪地放下酒瓶。维克多转移话题道:“大师,我小的时候住在鸢堡。白天看到那些持剑武士雕像还不觉得什么,有一次夜里,我跑到屋外,那些雕像仿佛是真正的护卫武士,吓得我又缩回房间。您的技艺真是令我印象深刻。”

    老石匠点头道:“长公主殿下说你是精灵血脉,对艺术有着天生的直觉。不过,高贵的天赋不应该浪费在雕刻和绘画上,你有更重要的使命,就像奥古斯特家族的骑士。我只是个熟练的石匠而已,能够为高贵的骑士雕刻石像就是我莫大的荣耀,也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为曼弗里德.奥古斯特陛下雕刻过石像,为莱恩.奥古斯特必须雕刻过石像,还有罗兰殿下,威廉姆斯殿下,爱德华陛下……我这一生为许多伟大的骑士雕刻过石像,但还从没有雕刻过精灵像。”卡托尔老男爵顿了顿,又笑道:“维克多,要不要我也为兰德尔家族雕一尊先祖像。”

    骑士领主十分重视自己的墓地雕像,比起华国古代帝王为自己建造陵墓,骑士生前立个雕像算是节省多了。但早早地就开始安排身后事,维克多怎么想都觉得晦气。

    他犹豫了一下,婉拒道:“大师,我不是精灵。”

    “没关系,我可以把你雕琢成高贵的精灵。”

    “我恐怕没有时间……”

    “不需要太久。”老石匠摇头叹道:“让我稍微摸一下你的脸庞和手臂。爱德华陛下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站在那里给我慢慢揣摩。我也只是摸了摸他的手和脸就把他成年以后模样给雕刻了出来。唉,我的眼睛已经不行了,要不然我看一眼就行。”

    莱莉雅夫人在旁边怂恿道:“维克多,机会难得,你可不要辜负男爵大人的一番美意啊。”

    维克多从善如流地道:“那好吧……可我该给您多少酬劳?我又该到什么地方取雕像?”

    “不要酬劳。”老石匠摇了摇头,乐呵呵地道:“罗兰殿下说你将来会成为,那个什么……第二个剑圣。我能够给你这样的大人物雕一尊石像就是我的酬劳。我明天回卡莱镇的下乡,等石像雕好之后,我让人直接送到兰德尔领,你看怎么样?”

    “那就有劳阁下了。”

    维克多挪了一下位置。老石匠伸手轻轻地抚过他的额头、眉骨、鼻梁、面颊,又摸了摸他的手臂和手指,点头道:“可以了。”

    “大人真是神技!”特尼斯似乎比维克多还要高兴,他笑着说道:“天色不早了,我这就让人准备晚宴,欢迎两位大师光临蓝琥珀旅馆。”

    维克多却站起身说道:“抱歉,我约了西尔维娅夫人共进晚餐。父亲,母亲,诸位大人,失陪了。这几天,我会让纳尔森过来教导弟弟练习武技。我先告辞,不必送了。”说完,他深深地看了老石匠一眼,转身离开客厅。

    格鲁和夏克两个人守在过道里,他们见到主人便跟了上来。维克多披上斗篷,戴上兜帽,不紧不慢地走向旅馆门口。

    他的内心是既惊又喜。

    惊的是,老石匠刚刚触碰他的时候,紧贴胸口的紫金币微微热了一下。虽然紫金币的温度变化很细微,但瞒不过X-3的检测。

    奥古斯特家族的守墓人是一位巫师!

    喜的是,米勒神父所说的护身符真的管用。有紫金币护身符在,什么巫术也别想伤到他。

    老神棍恐怕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要不然,他怎么敢教训克莱门特?吾主非主,主非吾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奥古斯特家族派个巫师过来想干什么?王后为什么要夺走小男爵的第一次?雕琢成高贵的精灵……第二个剑圣?

    无数念头交织成一团乱麻,让维克多脑袋发涨。临出门前,正好撞见一队人进旅馆,他便主动让到了一旁。为首的那名男子先是颌首致意,似乎看到兜帽下的绝世容颜,他突然又走了过来,殷切地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是……”

    “阁下,你靠的太近了!”独眼龙格鲁上前一步,横在男子的身前。

    “呼”的一声,格鲁粗壮的身躯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几米开外的地板上。

    维克多猛然惊醒,只见那名男子身边的一名护卫收回胳膊,淡淡地说道:“你也靠的太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