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羞辱(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霍拉.路德维希的心情糟糕透顶。

    他只是来买咖啡的,却撞上了这档子烂事!

    多铎的路德维希与冈比斯的路德维西有着共同的祖先,侍奉不同的君主,以金黎雀纹章和蓝黎雀纹章加以区分,

    霍拉出自金黎雀家族。他的祖父是黄金骑士路德维希公爵的堂弟,而同父异母的姐姐是多铎未来的王后——克劳迪娅.路德维西。

    托姐姐的关系,霍拉自幼追随王储殿下,充当佛里德里希家族的侍从骑士。

    这是他第一次以多铎使节的身份出访冈比斯,总想着给姐姐和王储殿下带点礼物。而冈比斯最著名的特产莫过于人马丘陵的咖啡。

    霍拉打听的很清楚,布利诺尔城的咖啡只在蓝琥珀旅馆有售。但那是特尼斯.路德维西子爵的产业。

    金黎雀和蓝黎雀都看彼此不顺眼,经常暗中使绊子,让对方下不来台。霍拉可不想为了咖啡被蓝黎雀侯爵当面奚落。他认为只要自己亲自出面,不给特尼斯通风报信的机会,那个刚入赘蓝黎雀家族的女婿还不得乖乖地交出咖啡?

    霍拉参加完鸢堡举办的小型午宴会,先设法支开鸢堡内务府的侍从,便带着手下赶到蓝琥珀旅馆。然后他错把名声鹊起的兰德尔子爵当成一位美貌绝伦的贵族小姐,引发了一系列事端。

    伯爵以下的次等贵族才会住在外城区的庄园旅馆。在霍拉看来,美丽的贵族小姐也不例外,只是那名独眼龙护卫搞不清状况,长得恶行恶状不说,他的唾沫都要喷到霍拉伯爵的脸上。伯爵的骑士护卫当然要教训他一下。

    谁能想到血脉高贵的风行射手会出现在蓝琥珀旅馆?谁能想到堂堂子爵领主的亲卫队长居然是个普通人?谁又能想到大名鼎鼎的兰德尔子爵会如此阴险?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兰德尔子爵的大帽子一顶顶地扣下来,蓝琥珀的住户全都缩了回去,没有人会为霍拉.路德维希澄清误会。如果他自己表明身份,那就成了多铎使节企图靠近身体柔弱的精灵血脉贵族,还打伤了他的亲卫。

    多铎王国想对兰德尔子爵做什么?羞辱他像个贵族小姐,还是企图伤害他?

    无论是那一种结论,霍拉都承受不起。

    不过,兰德尔子爵显然认出了他,他阻止霍拉表明身份也是在避免这场误会上升成外交危机。但霍拉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被兰德尔子爵羞辱的代价。

    想清楚了以后,霍拉下令道:“把剑都扔在地上!”他又举着双手,小心翼翼地对维克多说:“兰德尔阁下,这真的是一场误会......请您允许我们先退出这里,到外面向您澄清误会,并致以歉意,免得惊扰到旅馆内的住客……您看怎样?”

    “一个个的往后退.”

    多铎人垂头丧气地退到屋外,被兰德尔家族的亲卫团团包围。

    “大人,您没事吧?”纳尔森走过来问道。

    “我没事……阿卡,你可以把树放下了。”维克多摇了摇头,又说道:“格鲁受伤了,派人去看看他。”

    格鲁在夏克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他虚弱地道:“大人,我让您失望了......”说着,他张嘴吐一口血水。

    这个家伙实力不行,头脑倒是足够机灵,装死碰瓷的本领无师自通,居然偷偷咬破了舌头……维克多暗自好笑,脸上却是一副沉重的表情,“来两个人,把格鲁送到教堂,请牧师诊治。”

    等碰瓷演员退场,霍拉上前鞠躬,诚恳地说道:“兰德尔阁下,我为我和我手下的鲁莽行为向您道歉。我愿意缴纳骑士赎金作为冒犯兰德尔家族的补偿。”

    “布里亚特家族曾经有一位骑士误闯兰德尔领,被我的手下生擒。他的父亲缴了2万金索尔的骑士赎金,我才同意保全他的体面。”维克多淡淡地问道,“你准备赔多少钱?”

    霍拉微微一滞,咬了咬牙道:“我出5万金索尔。”

    “好!给钱吧。”

    霍拉一脸肉痛地朝贴身侍女点了点头。那名美貌的女见习骑士嘟着小嘴,将一个钱袋递给夏克。灵猴民兵把耀眼的紫金币倒在卡利古拉的大手上,一板一眼地数了一遍,又装入钱袋,交给维克多。

    五万金索尔等于一头炼金龙蜥……一头炼金龙蜥相当于一个白银阶的食人魔首领……维克多的怒气得了缓解,他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霍拉松了一口气,恭敬地道:“兰德尔阁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等等!”

    维克多叫住霍拉等人,盯着其中的一名骑士,冷冷地道:“你打伤了我的亲卫队长,就准备这么一走了之?”

    那名骑士护卫愣在当场。他虽然是靠精力药水晋升的青铜骑士,但骑士就是骑士。身心合一的超凡能力让他很清楚自己出手的力量,根本没有伤到那个独眼龙。

    “尊贵的兰德尔阁下,请恕我直言。您的亲卫队长并没有受重伤,他最多就是磕破了自己的舌头……我想他是怕受到您的责罚,故意装成受伤的样子。”护卫骑士忿忿地说道。

    下等人就是下等人,打不过就装死!居然还敢蒙蔽血脉高贵的主人,看我不揭穿你的真面目!

    霍拉.路德维希也委婉地提醒道:“兰德尔阁下,您的亲卫队长应该没什么大碍,您不妨去咨询一下牧师的意见。”其他人也都用的惋惜眼神看着维克多,仿佛在同情他被部下愚弄。

    怎么会有这么天真的骑士贵族?碰瓷都不懂吗?

    维克多啼笑皆非,可转念一想,发现还真没有普通人敢找骑士碰瓷。而骑士贵族之间的敲诈勒索要么为血脉,要么为领土资源,要么为大笔赎金,总之不会是小事。贵族的纷争自然不可能以普通封臣为借口。

    维克多让格鲁装死,只为惩罚一名贵族骑士。这样的行径还真有些上不了台面,或者说是对骑士贵族的羞辱。可是,霍拉触犯了维克多的禁忌,他的部下注定要被杀鸡儆猴。

    敢称我为“美丽的小姐”……不打你的脸怎么能治好你的瞎眼?

    “我的部下有没有受伤,难道我看不到吗?倒是阁下的眼睛需要请牧师治一治。”维克多懒得再装了,挥手道:“纳尔森,拧断他的左臂,让他陪这位阁下一块找牧师。”

    骑士愤怒地说道:“我宁可决斗!”

    霍拉脸色大变,沉沉地道:“阁下,没有人会这样侮辱一位贵族骑士的荣耀。”

    “骑士对普通人出手,哪有荣耀可言。”维克多轻蔑一笑,扭头说道:“纳尔森,这位骑士想要决斗……”

    “我奉陪到底!”纳尔森狞笑着上前,扬了扬斧子,“徒手,我打断你两条胳膊。使用兵器,我成全你的荣耀。”

    骑士护卫涨红了脸,他单膝跪地,对霍拉说道:“主人,请允许我捍卫自己的荣耀。”

    “罗伯特,冷静一点。”

    霍拉转过头,怒视着维克多说道:“我不会为一个装死的护卫道歉。我们选择徒手格斗。”

    维克多不屑地撇了撇嘴,朝纳尔森使了个眼色,“小心点……别把骑士老爷给打死了。”

    “放心吧,大人。”纳尔森丢下战斧,抱着胳膊上前,扬了扬下巴说:“你想先断那只胳膊?”

    罗伯特森然地道:“希望北地之熊的爪子比嘴巴厉害!”他一个滑步,缩地般地出现在纳尔森的面前,左拳刺破空气,呼啸着砸向纳尔森的胸口。

    骑士毕竟是骑士。罗伯特的这一拳打得神满意足,速度与力量兼备,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破绽,即便对面是个打不烂的铁人,也会被直接轰飞。

    纳尔森不是铁人,他的体魄再强韧也只是血肉之躯。白银骑士能够用虚空元素护体,硬接初阶骑士的全力一击。纳尔森如果被击中,就算不重伤也要失去平衡,然后遭到狂风暴雨般的连续打击。

    凶暴战士最大的优势在于超越骑士的战斗直觉。他们天生知道该如何应付危险的局面。纳尔森如今已点燃了心灵之火,精神属性达到16点,他的战斗力足以匹敌初入白银领域的大骑士。

    只见他身体一团,胸口塌陷,妙到巅峰地避开凌厉的拳锋,在对手微调步伐之前,抓住他的胳膊,以超出普通骑士一倍的力量反手一掰,手臂骨折的声音顿时传来出来。

    罗伯特不慌不乱,顺势靠前,抬起右肘直击纳尔森的面门。

    奈何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任何技巧也难以弥补。

    纳尔森未卜先知般地托住肘击,反手用图尔南斯传授的鹰狮战技将罗伯特擒住,强横的力量让他单膝跪地,无法动弹。纳尔森正是要用行刑的姿态折断罗伯特的胳膊。

    “哎呀,纳尔森阁下,您这是在做什么?”

    特尼斯姗姗来迟,他带着护卫走到近前,惊讶地道:“路德维希伯爵,您也在啊?”

    霍拉.路德维希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他的手下则怒视着特尼斯。

    如果这家伙早点出现,帮忙周旋一下,罗伯特也不至于受辱。现在才跑出来,是来看笑话的吗?

    蓝黎雀没一个好东西!哪怕是刚入赘的女婿。

    特尼斯却一无所觉般地笑道:“这位阁下在和纳尔森勋爵下切磋武技?路德维希伯爵,您不还不知道吧,纳尔森勋爵的老师是传奇圣武士图尔南斯大人。他的武技自然是出类拔萃的。”

    霍拉和他的骑士们悚然动容,而罗伯特的心情也好受多了。

    输给传奇的弟子,没什么丢人的。

    “原来是路德维希家的伯爵大人……”维克多轻笑一声,说道:“纳尔森松开他……把剑都收起来。”

    亲卫队收起兵器,安抚迅鸟。纳尔森松开罗伯特,退到维克多的身后。

    “伯爵大人,您来蓝琥珀是要住旅馆吗?”特尼斯笑容可掬地问道。

    霍拉面无表情地道:“随便逛逛。走了。”

    多铎人簇拥着宫廷伯爵,离开果园,连丢在地上精金长剑也没有捡。

    待他们走远,维克多笑道:“你这时候出来可不明智。你要是早点出来,他们会感谢你。现在出来,又点明了纳尔森的背景,金黎雀家的人只会把仇恨转移到你身上。”

    “总要让你先出口气。反正我也不打算去多铎王国。”特尼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又哈哈笑道:“金黎雀把我们当成旁支,自以为高人一等。霍拉这个家伙见到侯爵大人总是冷嘲热讽......他在我面前出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侯爵大人面前趾高气扬。”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侯爵大人听说了今天的事情,一定会高兴的。”

    维克多莞尔道:“你是想讨苏珊娜的欢心吧。”

    特尼斯摇头苦笑。维克多转而问道:“我的妹妹和弟弟都上去了吗?”

    “已经从后门上去了。他们现在和夏塔恩男爵夫妇在一起。”特尼斯点头道。

    “好。我该走了。请你上去和我父母说一声,我没事,让他们不必担心。”

    维克多等手下将七支上等的精金长剑收了起来,便跨上迅鸟,扬长而去。

    按道理,他应该亲自安抚下父母和弟弟妹妹。但维克多刚刚注意到一个细节。老石匠的仆人探头张望的时候,眼神和一名穿着灰色短袍的仆役有过短暂的交流。

    那个仆人的元素属性都是18点,他是一名高阶的白银骑士。

    高阶骑士性情傲慢,非常重视自己的名声。恐怕也只有底蕴深厚的王族才能让一个大骑士伪装成仆役,默默无闻地保护一名巫师。

    老石匠显然对奥古斯特家族十分重要。巫师的超凡能力又以诡秘莫测著称。维克多现在不太担心巫术,可纳尔森和卡里古拉就难说了。

    蓝琥珀这块是非之地,还是早点离开的比较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