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税收与货币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第二天,清晨。

    维克多完成了每天必不可少的晨练,美美地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又舒舒服服地冲了个热水澡,换上妮可亲手缝制的子爵礼服。等一切都打理妥当之后,他才走向公爵府的小客厅。

    今天上午,他将以冈比斯领主的身份,前往鸢堡,觐见新王,并献上贺礼。在此之前,他要先和西尔维娅、凯特琳娜,以及约克公爵临时商讨一下王国的年金税。

    维克多走进客厅。约克公爵率先打招呼道:“维克多,你要来点吃的或是饮料吗?”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牛肉馅饼、水果沙拉和一大瓶新鲜的羊奶。

    “谢谢,我已经吃过早餐了……给我一杯雪耳茶。”维克多将披风递给侍女,在西尔维娅的身边的空椅子上坐下,歉意地道:“抱歉,让大家久等了。”

    凯特琳娜盛装打扮,秀发高高盘起,修长白皙脖颈上挂着一串红宝石项链,配上同款的耳坠,显得雍容华贵又美艳动人。她用灰绿色的眼眸打量了维克多,微笑道:“维克多,你看起来……很精神。”

    “是很迷人。”西尔维娅接口道。她的笑容促狭又妩媚。

    维克多俊脸一垮嘟囔道:“亲爱的夫人,这不好笑……好吧,如果你们想笑就笑吧,反正,你们也知道了……”

    “哈哈,维克多,我今天刚从床上爬起来就听说了你昨天的事迹。嗯,一共两个版本,布利诺尔城现在恐怕有了七、八个不同的传闻,全是关于你和多铎特使的纠纷。”恩比瑟眉飞色舞的说道。

    “可不是我说的。”西尔维娅委屈地嘟了嘟嘴,又和卡特琳娜笑成了一团。

    凯特琳娜浅笑着说道:“维克多,你交恶金黎雀家族。鸢堡可不会放过宣传的机会。估计整个贵族圈都会传开的……我指的是……全部。”她用白皙纤长的食指在空气中画了个圈。

    约克家族的侍女强忍笑意,呈上一杯喷香扑鼻的雪耳茶。维克多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自嘲地摇了摇头:“贵族餐前的开胃菜,茶会的开心甜点……我的名声还是有些用的,虽然不太讨我的喜欢……当然,金黎雀家族也不会为此感到开心。这多少让我有些欣慰。”

    “下面的话题,估计大家都不会感到高兴。”维克多正色道:“我们的摄政王殿下通过特尼斯子爵,试探人马丘陵对年金税改革的态度。”

    “西尔维娅夫人刚刚和我们谈过了。”恩比瑟狠狠地灌了一口羊奶,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没人愿意多交税,也没人能够少交税。王国的年金税根据教会的十一税征收。神父怎么收税,王国税务官就照着教堂的账本收税。赚得多,交多的,这很正常。领主最多就是联合起来抵制一下,拖延个几年......摄政王的年金税最终还是会推行下来。多铎、纳维尔、撒桑……国王、皇帝还有各地的主教,有样学样,任何领主都跑不掉。”

    “只能说,威廉姆斯殿下的时机把握的太好了。”约克公爵丢下细亚麻餐巾,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摇头叹道:“我们还有15年零8个月的免税期。人马丘陵没有理由抵制新税,等摄政王把其他家族都收拾了,我们连一个盟友都找不到,最后只能乖乖地交税。而且,十一税改制是从人马丘陵先开始的。其他领主就算抱怨,那也是怪我们配合教宗冕下把一年一交的十一税改成了半年一交。我想,威廉姆斯殿下和新任的红衣大主教很乐意在其他家族面前夸赞约克家族的知情识趣。”

    他看了维克多一眼,转而又说:“当然,我们需要教宗冕下的支持,也必须支持教宗一脉。人马丘陵配合教会的税制改革,先帮克莱门特冕下和培罗主教稳住阵脚,他们才有余力帮助我们。”

    凯特琳娜托着下巴,幽幽地叹道:“即将披上红袍的塞恩主教是塔莫尔牧首一脉。有消息称,教宗把博瑞和冈比斯的大主教全让给了塔莫尔牧首。这样一来,博瑞和苏斯,多铎和冈比斯的教区都连成了一体,有利于南拓战略的实施。表面上,塔莫尔牧首声势大涨,可实际上,他会手忙脚乱很长一段时间。这就意味着,即便我们向塔莫尔牧首靠拢,他也难以兼顾人马丘陵的利益。反观教宗一脉,他们的力量变得更加集中,能最大限度地帮助我们和纳维尔王国。克莱门特冕下的这一退,退的顾全大局,退的干脆利落,退的精彩绝伦!”

    “没有人会否认克莱门特的智慧。”西尔维娅颌首道:“虽然他让约克家族无从选择,但我喜欢有智慧的盟友。”

    西尔维娅对维克多笑道:“亲爱的,既然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不妨支持摄政王的新税制。兰德尔子爵作为鸢堡出身的领主,应当做出表率,为新王送上一份大礼。”

    她在委婉地表示;事情是你引起的,你得自己交税,摄政王的人情也算你的。

    维克多沉吟片刻,敲了敲桌子问道:“那渡鸦镇的税务官和贸易税怎么办?”

    “贸易税!威廉姆斯想都不要想!”

    约克公爵拍着茶几,尖声叫道:“我们有15年零8个月又17天的免税期!就算到期了,鸢堡也别想从我这里收到贸易税。双头蜥商会想把货物卖给谁就卖给谁!”他气势汹汹地啃了一口牛肉馅饼,含糊不清地道:“我会联合所有的大领主,小领主,共同抵制贸易税。”

    “顺便说一句。维克多,你把粗糖的经营权交给双头蜥商会真是太明智了!”

    “奥古斯特在渡鸦镇安插税务官,可以接受。”西尔维娅点点头,又冷笑道:“贸易税,那是什么东西?”

    “贸易税肯定不交……我不反对威廉姆斯的新税,也不反对他在渡鸦镇安插税务官……我只想知道,如果所有的领主都抵制新税,事态会怎样发展?”维克多环顾一圈,目光最后落在了凯特琳娜的俏脸上。

    凯特琳娜蹙起细长的柳眉。在座的四个人当中只有她最了解奥古斯特家族,可她苦思冥想了半天,还是一无所得,只得两眼茫然的摇了摇头,迷惘的表情显得娇俏又可爱。

    西尔维娅似笑非笑地看了看凯特琳娜,侧过身体,对着维克多问道:“你又有什么主意?”

    维克多自信地笑了笑,轻轻吐出三个词:

    “金索尔,银索尔,铜索尔。”

    “货币?”胖公爵若有所思,眼缝里射出一缕精光。

    凯特琳娜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娇憨模样。

    “你给我说清楚了!”西尔维娅翻了个好看的白眼,纤手在维克多的大腿上不轻不重地拧了一把,嗔道:“我最讨厌你说话留一半,故意在女士面前卖弄本领。”说着,她横了一眼脸颊微红的凯特琳娜。

    维克多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挑逗凯特琳娜的意思,可西尔维娅恰到好处的淡柔酸意令气氛略显尴尬的同时,也激发出他的信心和表现欲望。

    “呃……我是想先了解奥古斯特家族的军事实力。”维克多苦笑着说道。

    “很强。”凯特琳娜恢复了端庄优雅的仪容,沉吟着说道:“奥古斯特家族的采邑领主总共拥有4万郡兵,而王都禁卫军的规模超过2万人。每一名禁卫军战士都是精锐,比我们的獠牙军团毫不逊色。如果把冈比斯领主麾下的精锐士兵都加起来,恐怕也只比禁卫军多出几百人。”

    “奥古斯特家族军力鼎盛,但还远远不够。”维克多话音一转说道:“鸢堡一方面要维持国内的统治,边境的安宁,还要准备渡河南下,开疆拓土。我估计禁卫军的规模必须扩充一倍以上,王室才能保持优势地位。就算戈隆侯爵仿照人马丘陵的做法,招募流民雇佣军团,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他们不需要。”西尔维娅摇头说道:“忠诚永远是选拔和培养家族精锐的首要条件。我们很难想象,家族把珍贵的药剂,有限的土地、精良的铠甲装备分配给强壮但缺乏忠诚的人。这必然导致家族走向崩溃。上下有别,厚此薄彼的制度才能维系家族,乃至王国的稳定。”

    “我们招募流民,组建雇佣军团是迫不得已。但雇佣军团的装备、训练、待遇和地位必须和封臣士兵有所区别。”

    她顿了顿,又叹息道:“冈比斯立国三百多年,王国不断接收因为战乱而流离失所的多铎民众。这些人在王国北境和布利诺尔中部平原繁衍生息了至少五代。鸢堡的采邑领主吸纳了其中的一部分,而剩下的人虽然是自由民的身份,可实际上,他们以奥古斯特的子民自居。国王一声令下,鸢堡随时可以在北境和中部征召8万名忠诚的士兵。”

    凯特琳娜微微颌首,接口道:“军务部要做的仅仅是催促内政部把多余的流民迁徙出去,为民兵家庭腾出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再利用水利工程开拓的耕地和梯田把民兵转化为封臣士兵。而那些流民却成了人马丘陵雇佣军团的兵源。”

    话题被带偏了。维克多赶紧说道:“无论如何,王国需要钱!”

    “很多,很多的钱。”约克公爵点头应和。

    “威廉姆斯的新税推行不下去怎么办?”

    “铸造金币,掠夺我们的财富。”约克公爵嘟囔道:“该死!我宁可威廉姆斯继续征收物资年金税,也不想他铸造更多的金币。”

    “你认为摄政王会铸造更多的金索尔?可这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凯特琳娜看都不看恩比瑟一眼,反而对维克多问道。

    你这样对自己的丈夫真的好吗……维克多在心里为恩比瑟默哀,但还是解释道:“黄金本身没有价值,用黄金交换物资根本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威廉姆斯要是被戈隆侯爵逼急了,他只能这么做……不!他肯定会这么做,时间早晚的差别。”

    凯特琳娜思索片刻,嫣然笑道:“黄金本身没有价值……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可仔细想想,你的说法很有道理。不过,即便是皇族也不能违背古老的索尔盟约。冈比斯铸造金币都是有定额的。”

    索尔盟约是由37世教皇索尔牵头,各大骑士家族在圣城缔结的货币铸造盟约。它统一了货币的材质、大小、样式、兑换比例,以及流通性。盟约规定,每隔36年,人类的帝国、王国和公国派出代表,前往圣城,共同商议各自的金索尔铸造份额。诸王国再按照金币份额自行铸造对等的银索尔。教会获得金索尔发行总量的十分之一,并负责铜索尔的铸造事宜。

    索尔盟约的出现标志着白银时代的落幕,青铜时代的兴起。自此以后,王国的合法性得到教会的承认,封臣制彻底取代城邦制,而教会的十一税也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由于诸王国可以铸造等值的银索尔,王室的财富无形中增长了一倍。因此,新生的王族也特别拥护索尔盟约。

    几千年来,索尔盟约神圣性早已深入人心。凯特琳娜这样的大贵族之女都没有深思过货币盟约背后的意义。

    恐怕也只有维克多才敢无视权威与传统,揭开索尔盟约的神圣外衣,展示它鲜血淋漓的一面。

    “王国的紫金币是怎么来的?”他平淡地问道。

    “奥古斯特家族开拓荒野的时候,缺乏资金,他们把精金掺入金索尔,铸造成紫金币,并承诺兑换……”凯特琳娜的声音越来越小,她想到冈比斯的紫金币是仿照博瑞人的紫金币。如今,各大王国也都有了自己的紫金币。

    维克多说道:“紫金币一开始博瑞人发行债务凭证,帮助他们筹集资金,建设七大联岛。诸王国争相效仿,只要王国财政紧张,他们就铸造一批紫金币,收割领主的财富。虽然紫金币以王室的信用和税收做担保,可它事实上绕开了索尔盟约,成为一种新货币。”

    他摇了摇头,又说道:“关于货币的本质,我还有许多问题没想明白。可以肯定的是,黄金本身没有价值,当所有人都认可黄金可以交换货物,它就有了价值。”

    凯特琳娜又进入了困惑状态,她抿了抿嘴唇,迟疑地说道:“可是,王国毕竟没有违背索尔盟约,私自铸造金索尔和银索尔。紫金币也确实能够兑换到约定的金币啊。”

    西尔维娅沉吟这问道:“埃里克森公爵私铸金索尔长达十年,那些金币去那了?”

    “被多铎王室和教会吞掉了。”约克公爵唏嘘的道:“埃里克森就是个白痴,佛里德里希故意纵容他私铸金索尔,等多铎王室抗不住教会的压力,就拿他顶罪。埃里克森送了命,而那些钱却落入了多铎王室和教会的口袋里。”

    “佛里德里希能这么干,奥古斯特也可以,只要他们缺钱。”维克多颌首说道。

    西尔维娅把目光转向维克多,郑重地问道:“你告诉我,货币铸造权对王国究竟意味着什么?奥古斯特家族会不会背弃索尔盟约?”

    “很有趣的问题。”维克多点点头,笑道:“用没有价值的黄金换取有价值的药材、矿石、粮食、兽皮等等货物,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股洪水猛兽般的力量,意味着一项必须掌握在王室手中的权力。”

    “无论威廉姆斯能不能推行新税,奥古斯特家族,以及所有的王室都将铸造金索尔和银索尔,但他们不会违背索尔盟约。”维克多的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因为,索尔盟约必将瓦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