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铸币权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古老而神圣的索尔盟约必将瓦解?

    惊世骇俗的观点让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就连西尔维娅也是一副严肃的表情。维克多却毫不在意地说道:“我的推断源自兰德尔领的实际情况。大家都知道,随着新农牧的发展,兰德尔领的物产增多,公共运输建设又带来了市场的繁荣。然而,货币短缺成了阻碍贸易的一个重要因素。每周的休息日,雇工在平湖镇教堂做完礼拜,他们揣着大把的铜索尔到市场上购买日常用品,可由于商铺无法找零,采取了捆绑销售的买卖方式,但雇工要不了那么多商品,他们宁可不买,以至于出现雇工组队采购的现象。”他摇了摇头道:“但这很不方便,许多交易就这样流产了,并导致兰德尔领的交易税萎缩。”

    “所以你准备铸造新的铜币,还得到了教宗的许可?”西尔维娅问道。

    “嗯。”维克多点点头,继续说道:“那么这种货币短缺的问题普遍存在。根据我的统计,野柳城市场的商品成交价格有所降低……以猪油为例,我们今年销往野柳城的猪油总量比去年增长了百分之七,价格下降了百分之十一。其他家族的货物同样在降价……奇怪的是,野柳城的商品成交量同比增长了7成……市场相当火爆。”

    维克多转而又说:“金水城是人马丘陵最大的物资集散地,那里的情况恐怕也差不多。”

    胖公爵沉重地点了点头,叹道:“金水城的货物成交量提高了一倍,商品价格平均下跌一成半……我已经再三要求下面的领主不要养那么多的猪,可他们反问我,梯田上种了那么多狼尾草,不养猪养什么?其实不管领主们养什么,种什么,领地的物产丰富了,货物的价格就会下跌……总不能让货物烂在仓库里。各大商队在金水城的市场上拼命扫货……好在家族整体财富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往年。”

    维克多笑着说:“威灵顿家族、乔舒亚家族、索林姆家族、还有契布曼家族,他们一边在野柳城出售货物,一边又大量采购货物。虽然他们的售货利润有所下降,但野柳城不收过境税,货物成交量大,资金周转速度快,还能采购到便宜的物资,算下来还是利大于弊。不过,在野柳城扫货最凶的是四叶草商团!”

    “我原以为四叶草商团是索菲娅手下。直到最近我才了解到,四叶草挂在温布尔顿商会的名下,商团一大半的管事、执事都出自王后的本家——提利尔家族。四叶草商团可以说是王后的御用商队。”维克多哂道:“四叶草商团在野柳城的出货量很小,主要是一些奢侈品,它采购量却非常惊人。有趣的是,四叶草商团最初采用银索尔进行交易结算,今年他们开始使用金索尔。”

    “我派人调查了四叶草商队的走向。有迹象显示,他们的车队载满货物,经过威灵顿家族的维斯托克,短暂停留,中途不卸货,直接驶入布利诺尔城。”

    听到这里,西尔维娅神情平淡地看了恩比瑟一眼。四叶草商团同样是金水城最大的采购商。

    约克公爵拿起餐巾,擦了擦额头上汗珠,解释道:“我们和温布尔顿商会有协议,四叶草商团通行无阻,何况他们手中还捏着索菲娅转运到人马丘陵的铁料。我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在金水城大量采购货物。”

    凯特琳娜皱眉问道:“恩比瑟,你明知道金币没有实用价值,为什么还指定四叶草商团用金索尔结算货物?我们有钱却买不到物资怎么办?还不如要求四叶草向人马丘陵出售药材、精金之类的稀缺物资,否则就限制他们在金水城的采购量。”

    “哪有这么简单……”约克公爵摇头苦笑。他和两位家族守护者根本谈不清楚贸易的奥妙。

    “储藏金币就对了!”维克多拍着桌子,赞叹出声。

    约克公爵哈哈笑道:“还是维克多懂我的筹划。不过……”旋即,他愁眉苦脸地道:“我现在真担心那些金币都砸在手里……”

    “不会的!”维克多微笑着摇了摇头。

    西尔维娅神情稍缓,斜睨着维克多,哼道:“如果鸢堡偷偷地铸造金索尔,我们储存的金币为什么不会砸在手上?你给我解释清楚。”

    “是啊,我现在也担心这个问题。光有渡鸦镇这一条贸易渠道还不够。”约克公爵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维克多。

    “你们的问题,让我一个个地回答。”维克多沉吟片刻,开口说:“举个例子,一枚金索尔原先可以采购40张羊皮,现在一枚金索尔可以采购55张羊皮。那是因为羊变多了,而市场上的金币总量没有变,金币的购买力自然就提升了。摄政王看到羊皮变得便宜,于是要求四叶草商团采购羊皮,他们先用光了银索尔,开始用金索尔,等金索尔也用光了,他们发现货物的价格持续走低,那怎么办?奥古斯特家族三十六年才铸造一次金索尔和银索尔,在此之前,他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其他人低价采购物资,所以王室必须绕开盟约的限制,铸造货币。索尔盟约的上层基础就消失了。”

    “再来看下层民众。由于市场上流通的铜索尔和银索尔短缺,商贩为了达成交易,他们只能用铜珠、银珠、铜锭、银锭充当货币,实在不行就用铜指环、银指环……只要铜、银、金的成色和份量没有问题,他们不会在乎货币是方的还是圆的。这样一来,索尔盟约的下层基础也没了。”

    西尔维娅点点头,总结道:“物资总量不断增长,现有的货币无法满足贸易需求……对王室而言,三十六年一次的索尔盟约显得碍手碍脚,各大王国必须拿回铸币权……古老的索尔盟约确实走到了尽头。”

    维克多目光转向恩比瑟,说道:“凯特琳娜夫人担心有钱买不到东西。公爵大人刚刚也担心金索尔砸在手上……这其实是两个相关的问题,一个是贸易渠道,另一个是货币价值。渡鸦镇、野柳城,还有双头蜥商会都是我们打造的贸易渠道。这个问题暂时不用讨论。我们只谈货币的价值。”

    维克多喝了一口雪耳茶,对西尔维娅说道:“金索尔的购买力提升,我称之为金币升值。恩比瑟大人看到了金币升值,所以才储藏金索尔。他根据人马丘陵产出的货物数量推测,商品价格会持续走低,储备金币能够避免价格波动带来的损失。”

    恩比瑟接口道:“王国的金币有一小半存在金水城的宝库里......那是索菲娅的藏金。我判断市场的流通的金索尔很有限,距离下一次索尔盟约还有28年,所以我准备在鸢堡铸造货币之前,利用储备的金索尔和商品差价大赚一笔。”顿了顿,他懊恼地说:“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奥古斯特家族有可能绕开索尔盟约,提前铸造金索尔和银索尔。”

    “这种情况就叫做货币贬值。”维克多摇头笑道:“但我不得不说,公爵大人的担心是多余的。”

    “货币的流通数量高于商品的增长速度才会导致货币贬值。就当前的情况下,货币贬值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首先,黄金性质稳定,不易腐蚀,颜色漂亮,是天然的货币。但黄金的数量稀少,就算各大王国全力开采金矿也满足不了日益增长的贸易需求。其次,英明的君主不会滥发货币,他们必须储备一部分黄金,利用货币铸造权把物价控制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用货币操控物价?”西尔维娅神色一动,笑吟吟地道:“可我不想被王室捏住脖子。亲爱的,你的建议是……”

    人马丘陵有公国的格局,西尔维娅有建国的雄心,约克公爵和凯特琳娜位居家族中枢,下面还有家族的附庸领主。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他们并不抵触威廉姆斯的税制改革。如果冈比斯的新税能够推行下来,西尔维娅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每个附庸领主的城镇里安插税务官,从而增强蔷薇庄园对人马丘陵的统治力。

    维克多配合教宗的十一税改革,又怎么可能反对王室的新税?维克多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对贸易税持欢迎的态度。

    兰德尔家族有一明一暗两条发展路线。明面上,维克多表现出新兴的领主应有的姿态,尊重教会和王室的权威,以及有限度的逢迎。背地里,他得抓住一切机会,为壮大黄金团创造有利条件。

    冈比斯如果真的收贸易税,反而会刺激黄金团的成长。可惜,贸易税只是威廉姆斯以进为退的噱头。封臣制的王国根本没有能力向独立领主征收贸易税。

    维克多忧虑的是兰德尔领的新铜币。

    虽然教宗同意兰德尔家族铸造新铜币,但他要求新铜币和铜索尔挂钩。也就是说,维克多有多少铜索尔,才能铸造等值的新铜币。假设兰德尔领无法兑现铜索尔,那玩笑就开大了。

    可是,这样一来,新铜币的发行成本凭空增长了一倍不说,发行数量还受到了极大的制约。铸造新铜币成了血亏的买卖。

    除非维克多能拿到铜索尔的铸造权。

    由于熔炼工艺问题和铜料的实际价值,普通的领主铸造铜索尔可以说是小亏不赚。没有领主愿意铸造铜索尔,教会用软磨硬泡的方式,把冈比斯的铜索尔铸造事宜强加给索林姆家族。衰落的索林姆家族需要教会的支持,他们捏着鼻子认了。双方合作了近百年,一直相安无事。维克多想接手铜索尔的铸造权并不容易。

    以兰德尔家族的底蕴和信誉,教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把铜索尔委托给平湖镇铸造。

    兰德尔家族没有铸造铜索尔的资质,但约克家族有啊。所以,维克多想到了借壳上市。他用自己浅薄的金融知识给西尔维娅洗脑,就是为了勾起她对货币发行权的兴趣。

    西尔维娅的求教让维克多精神一振,他意气风发的说:“黄金是所有人公认的流通货币,储存黄金肯定不会错。储存黄金包括但不局限于金索尔,黄金制品、金块、金锭都要储存。有了黄金储备,我们才能制定游戏规则。”

    “这个我倒是没想到。”约克公爵喃喃的说。

    凯特琳娜犹豫着问道:“维克多,你是让我们私铸金索尔?”

    维克多摇了摇头,说道:“教会的权威不容侵犯,人类国度需要统一的货币。无论索尔盟约发生怎样的变化,金索尔、银索尔和铜索尔的材质、样式和兑换比例都不会改变。至于金币的铸造权……短期内也不会变更。”

    “但终有一天,金索尔可以自由铸造。我们只要耐心等待诸王国掀开盖子,并提前储备黄金。”西尔维娅接口道。

    凯特琳娜眼睛一亮,追问道:“那白银呢?”

    约克公爵干咳一声,慢条斯理地道:“白银时间长了会变色,重新熔炼的损耗又大……人马丘陵的银矿原封不动,我们储存黄金就行了。”

    维克多接着解释道:“凯特琳娜夫人,是这样的,黄金具有唯一性,它担保白银的价值。你有多少黄金,就能铸造多少等值的银索尔和铜索尔。如果有一天,黄金担保草纸的价值,那草纸作为货币,你也不用觉得奇怪。”

    “谁在担保黄金的价值?”西尔维娅突然问道。

    维克多想了想,说道:“是教会。教会在用权威和信誉担保黄金的价值。”

    西尔维娅轻轻地摇头,“是力量。骑士和神职者的力量相互制衡,由此而来的秩序担保了黄金的价值。”

    “精辟的解释。”维克多不吝啬自己的赞美,转而说:“除了储备黄金,我们还可以铸造铜索尔……”

    西尔维娅侧着脑袋,柔柔的笑道:“亲爱的,这才是你的目的。你想要铜索尔的铸造权。”

    “亲爱的,你的智慧和你的美貌都令我倾倒。”维克多先恭维了一句,又坦然说:“没错,我需要铜索尔的铸造权。我可以保证……”

    “不必解释。铸造铜索尔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西尔维娅打断了维克多的话,在他露出失望表情的一刹那,又狡黠的道:“可我是如此的偏爱你,又怎能拒绝你的请求?”

    这一把恩爱秀的维克多面红耳赤。西尔维娅掩嘴偷笑,凯特琳娜和恩比瑟则目瞪口呆。

    西尔维娅收起笑容,淡淡地说:“过两天,我会邀请索林姆侯爵、朱蒂夫人、乔舒亚公爵、塞恩主教参加约克家族的茶会。我想摄政王会设法把索林姆家族的铸币权转移到契布曼家族……契布曼伯爵出了名的吝啬,他怎么可能同意铸造铜索尔?后面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的。”

    “时间不早了,你该动身前往鸢堡,觐见新王。”西尔维娅站起身,目光灼灼地说:“罗兰和戈隆等着人马丘陵的蓝芋,我也期待奥古斯特家族的药剂师能够制作出黄金骑士专用的蓝芋药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