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合作愉快(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人类王国不能没有骑士!青铜骑士源自白银骑士,白银骑士源自黄金骑士,黄金骑士源自古老的黄金血脉。”约克公爵顿了顿,直视这维克多的眼睛,说道:“知道什么是黄金血脉吗?每一代都有黄金骑士,可以维系一个帝国。三千年前的巴塞留斯、一千多年前的尼奥维斯特都是黄金血脉......剑圣德拉文.温布尔顿是传奇血脉。”

    “白银血脉刚生下来的婴儿就具有斗气,成年之后肯定是大骑士,而且他们天生能扰动元素海。人类的王族都是白银血脉,每一代国王至少是白银骑士。国王以高贵的血脉统治王国,他们不可能为封臣让路,因此王国的重臣都是学者贵族。”

    “索林姆家族的骑士血脉走向了衰败,他们更需要像王族那样让大骑士充当家族领袖,标榜自身的高贵,凝聚家族人心。”约克公爵摇头叹道:“可惜,他们承担不起王室的代价,只能抛弃长子制,淘弱留强,只求一线转机。”

    维克多好奇地问道:“王室付出了什么代价?”

    约克公爵答道:“为了保持血脉的纯净,王室成员总要等到白银阶的顶峰才生育后代,他们的配偶往往是弱血脉的贵女。罗兰殿下的父亲是黄金骑士,王后琳达一介凡人,罗兰生下来就有奥古斯特家族先祖的白金头发,这说明她的血脉无比纯净。王后琳达孕育了强大的后代,身体日渐虚弱,很早就逝世了……”

    “等等!”维克多心中一动,追问道:“你刚刚说,琳达王后因为生育罗兰而逝世?”

    “是啊……父强母弱,容易诞下优秀的后代,母强父弱,他们的后代普遍要差一些。而凡人血脉总是优先发育,普通女子很难生出骑士子嗣,所以需要后代磨练骑士的意志,或者在18岁之前使用洗练药剂……万一,凡人母亲生下来的是纯血脉的骑士子嗣,她肯定早死。这是大家族公认的隐秘知识。”

    “王室一般都和王都贵族的低血脉贵女联姻……莱恩国王的琳达王后的结合极其罕见,还遭到了王都贵族的一致反对。罗兰的出生狠狠地打了他们的脸。凯瑟琳生下爱德华的时候只有16岁,仅仅是个见习骑士,她倒是符合王室的择偶标准……”约克公爵奇怪地看了看维克多,试探道:“好像你的生母也是普通勋爵之女,在你两岁的时候就过世了?”

    “嗯。”维克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我和罗兰殿下一样,都是早早丧母。”

    “难怪罗兰殿下和你亲近……”约克公爵恍然大悟,又干笑两声,搓着手安慰道:“愿你母亲的灵魂沐浴在至高主的圣光之下。”

    同病相怜?巧合?

    如果没有识破凯瑟琳的身份,如果没有遇到王室豢养的巫师,维克多相信这完全是巧合。现在,他要给这个巧合打上一个问号。

    “我都记不住生母的样子……”维克多苦笑了一下,颌首示意道:“恩比瑟,请继续。”

    恩比瑟继续说道:“王室为了保持纯净血脉,他们人丁单薄,随时都有血脉断绝的危险。尼奥维斯特的黄金血脉不就被光辉骑士团给斩断了吗?”

    维克多点点头,突然又想到了小国王的婚约:“不对啊…….凯特琳娜差一点成为爱德华的妻子,爱德华现在的未婚妻玛格丽特.威灵顿也是一名高阶女骑士……这又怎么解释?”

    约克公爵默然片刻,摇头道:“西尔维娅殿下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再说了,王宫里有那么多宫廷女爵,我们的爱德华陛下还怕没有优秀的继承人?”

    “呃……有道理。”

    “我们大家族就是青铜血脉了。普通的骑士是家族的主要力量,家族的白银骑士确保骑士血脉的延续,同时展望白银血脉。但由于血脉过于繁杂,我们的白银骑士触碰不到元素海,只能采用生死试炼的方式。”

    “强与弱的结合避免摩擦,构成稳定的家族结构……”维克多点了点头,忍不住问道:“恩比瑟,冒昧地问一句,您的母亲呢?”

    “我说过,西尔维娅殿下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

    约克公爵无所谓的笑道:“老杰弗里为家族的新守护者扫清障碍,不惜违背约定。他把家族存储的秘银全部赔偿给了多莉夫人。多莉夫人以秘银为嫁妆,成了某位殿下的亲密伴侣。”

    “那个……”维克多吞吞吐吐地问道:“恩比瑟,你爱过……凯特琳娜吗?”

    “凯特琳娜?呵呵。”胖公爵笑着摇头道:“我曾经深爱着奥黛尔.布兰斯泰特,她原本应该是我的妻子。当她要嫁给佛瑞德的时候,我们都哭了……你别笑啊,我以前可是一位英俊又迷人的贵族骑士。奥黛尔婚后还总是含情脉脉地看着我,佛瑞德气得咬牙切齿也没用。”

    “再后来……奥黛尔看我就像看一头肥猪。”恩比瑟沮丧地说道:“高阶骑士的眼中没有凡人。”

    维克多坐直了身体,目光灼灼地问道:“那你还爱‘她’吗?”

    约克公爵意味深长地看了维克多一眼,反问道:“你真的认为凡人是弱者吗?你真的以为我仅仅是高阶骑士的傀儡?”

    “在你眼中,高阶女骑士美丽绝伦,她们先是女人,才是骑士。可在我的眼中,她们是家族的宝贵力量,而我是使用力量的人。”恩比瑟敲了敲桌子,气势十足地挥了挥手:“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杰弗里.约克公爵临行前对我的嘱托和忠告,当着西尔维娅和其他高阶骑士的面。”

    “杰弗里114岁生日过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思不语,整整十五天。我们知道他的时间到了。西尔维娅亲手震开门闩,我看到一尊石像,就如同杰弗里的墓园雕像。石像在我的面前裂开,化作尘土,落在地板上。杰弗里坐在椅子上,还是那样的年轻英俊,他笑着问我:‘恩比瑟,你现在还想成为高阶骑士吗?’,我想吗?我曾经想过,但那一刻,我只有悲哀和恐惧……”

    约克公爵艰难地起身,背负双手,表情沉静的说:“恩比瑟,当你不知道寒冷,就无法体会熊皮大衣的温暖。当你没有经受过饥饿的折磨,就不会有享受美食的快乐,当你远离衰老和疾病,就记不住青春的美好和健康的幸福。没有这些,你还有什么?你又想追求什么?”

    “我们得到了力量,但失去的更多,因为我们需要的太少……记住,超凡骑士是家族的力量,你是约克家族的公爵,你要敬畏这股力量,善待这股力量,正确的使用这股力量……杰弗里公爵沐浴更衣,莫妮卡主教亲自为他主持圣光祈祷,他披上秘银铠甲,拿起他的獠牙剑,在圣武士的护送下前往苏斯王国的黄昏森林。从此,杳无音讯。”

    恩比瑟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屋子内回荡,直至寂静无声。维克多久久无语。

    “事实也是如此,超凡骑士与凡人有着巨大鸿沟,这鸿沟割断了他们与世俗的联系。多铎人抗击撒桑帝国需要援助,杰弗里公爵说‘好吧,我们给他们援助。’,然后他不管不问。是我的父亲调集了1万头牛,5万只羊,3000套皮甲,1000套锁甲,5000支长矛,20万支羽箭……这些事情,国王不会做,戈隆侯爵不会做,但巴斯特恩宫相会做……我会做!”

    “这才是学者贵族担任王国重臣,长子继承家族的深层原因!”

    约克公爵挤进椅子,重新坐下,笑眯眯地说:“西尔维娅殿下要求金水城支援兰德领粮食和铁料,具体的命令是我下达的,金水城的管事、执事、士兵、见习骑士……殿下看都不懒得看他们一眼。他们也只服从约克公爵命令。”

    “我之所以坐这个位置,是高阶骑士制定的规则,他们制定这样的规则却是凡人的需要。公爵从来就不是傀儡。公爵是职务,公爵夫人是职务,守护者也是职务。职务无关爱情,无关家庭关系,它自有一套规则。”

    “维克多。在人马丘陵,只有我最能帮助到你,佛瑞德和奥黛尔根本不行……”约克公爵热情洋溢的说:“你也是最能帮我的人,你的水利工程,你的双头蜥商会都帮我加强了对家族的整合……虽然我们交流的不多,但一直配合的很好。因为我知道该怎么做事,我最了解你的想法,你也了解我的才能。比如,铜索尔……铸造铜索尔要上缴一成给教会,剩下的两成给国王,最后才是自己的,算上人工费、运输费、燃料费……七七八八加起来,只亏不赚。但是,铜索尔和银索尔不一样,它代表铜料的价值,不与金索尔挂钩,所以铜料的价格就是铜索尔的底限,它注定不会贬值……按照你的观点,铜索尔的购买力提升,它就会升值!这样一来,铸造铜索尔就变得有利可图。我们就是要在国王和领主们反应过来之前,把铜索尔铸造权拿到手!我们要用铜索尔和你的新铜币去赚民众的钱,他们一个个是穷光蛋,可加起来就不得了……金水城外面有7000多个棚屋,流民租一个月的棚屋要付给菜头8个铜索尔……让我来算算一年有多少钱……算了,总之,流民很有钱!”

    维克多倒吸一口冷气,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厌恶约克公爵。除了西尔维娅的原因,这个懂实务的胖子太精明了。维克多甚至怀疑,恩比瑟能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看穿他的整体布局。

    幸好,我准备把约克家族拉进黄金团……维克多暗自庆幸。

    维克多神情木然,仿佛不为言语所动。恩比瑟急了,他拍着桌子说:“殿……那个……凯特琳娜不应该成为我们合作的阻碍……家族的高阶女骑士都不是我们合作的阻碍。好!我直说了,问题出在你自己的身上。”

    “啊?”维克多收敛思绪,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的胖公爵。

    “野蛮人喜欢同类的异性,高阶女骑士也喜欢同类的异性,而我也只喜欢同类的异性。在她们的眼中你是同类,她们对你微笑,但不会对恩比瑟微笑。在我看来,凯特琳娜就像一块刺骨的寒冰,这是她对恩比瑟表达的意志,同时她也是家族的超凡力量,所以她会对约克公爵微笑。可你这样的同类连接着世俗,这正是高阶女骑士所需要的,她们从你的身上能够体会到渐渐淡忘的喜怒哀乐……然后给了你一种错觉,她们都是柔弱的,需要呵护的贵女。”

    “我知道……她们是强者。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困扰……妈的,我是说,我根本没有困扰!”维克多恼怒地嚷嚷道。

    “我不叫玛德。”恩比瑟摇了摇头,“知道是一回事,体悟是另一回事。”他的眼睛里闪耀着狡狯的光芒,嘿然道:“三天……翠丝莉对你不冷不热,你要是真的追求她,三天之内,我保证她对你如胶似漆。可你为什么没有去追求她?她为什么没有追求你?”

    “因为,你把翠丝莉当成女人,但翠丝莉首先是强者,她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家族的高阶女骑士喜欢挑逗你,她们只是找个乐子,证明自己的魅力和存在,其实并没有过分的想法。就好像美貌的侍女走过来,家族护卫多会看了两眼,纯属欣赏。除非你有想法,超凡女骑士才会接受你的求爱。”

    “可你按照小家族的爱情观念,想着拥有她们,建立稳定的家庭关系。你却忘记了她们是超凡强者,生而自由,不喜欢受到支配……”

    维克多被吵得头疼,伸出手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恩比瑟连着椅子,探出大半个身体,用力握了握维克多的手,又滔滔不绝地说:“教宗说你现在是顶级的白银血脉……总之,你不是人……不要被凡人的婚姻观念束缚,家族的高阶女骑士,你想和谁生孩子就和谁孩子……凯特琳娜好像把你当弟弟,这没关系,记住我的话,三天如……”

    维克多同情地看着絮絮叨叨的约克公爵。

    “三天如什么?”

    凯特琳娜推开房门,冷冷地盯看了约克公爵一眼,先让他僵在原地,又朝维克多笑吟吟的道:“亲爱的维尔弟弟,我们该出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