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各怀鬼胎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斯托克的外城区向来是自由民的居住地。如果把这里简单的称作贫民区或者棚户区实在是有失偏颇。

    外城区并没有多少高大宏伟的建筑,这里的房屋建造的有些拥挤,使得街道显得异常狭窄。

    不过这种拥挤狭窄,反而透出繁华的味道。

    弯曲而狭长的碎石路面已然被穿梭来往的人流磨去了棱角,街道两旁的小酒馆、小旅馆、杂货铺都显得极为逼仄。这些上下两层的建筑全都用土木建造而成,红松树皮包裹的外墙在阳光下映出鱼鳞状的起伏,淡淡的树木芬芳令街上的空气清新怡人。许多商铺的房檐下挂着野蒜、咸鱼、腊肉以及成串的香肠,显然这里居民的生活还算富足。

    按道理来说,大型城市的自由民聚集地人口稠密,这里的集市应该是喧哗、嘈杂而又热闹非凡的。可这条街上冷冷清清,路面干干净净,商铺门可罗雀,每隔几十米还站着两名披甲剑手,他们手扶剑柄,隔街相对,锐利的目光时刻扫视着周围的动静。这种情况下,不要说自由民了,就连野猫都不敢露头。

    长街的另一头,上百名精锐士兵护卫着几位贵族在整洁的道路上缓缓而行。这些贵族身穿精致的皮甲边走边聊,时不时停下脚步对着街边的商铺指指点点。

    “维克多,这条街道刚刚翻新不久,打扫的还算干净。如果在平时,这里到处都是肮脏不堪的污水,恶臭味隔着两条街都让人无法忍受。”

    说话的是一位面容清隽的老者。他身穿沼泽龙蜥皮甲,质地上乘,做工精良,装饰简单却很有品味。他的脸上布满了岁月流逝的痕迹,头发有些花白,但黑发的数量远比白发多,双目有神,面色红润,腰板笔直,虽然上了年纪却显得极为硬朗。老者声音温润,气质文雅,举手投足间尽显上位者的威严气度。

    这位老者正是维斯托克城的主人,这一代的威灵顿公爵。

    威灵顿公爵说话的时候,维克多正饶有兴趣地观察墙壁上悬挂的腊肉。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种野猪腊肉正是兰德尔领的特产。

    兰德尔领饲养的野猪比人还多。去年风之季的末尾,兰德尔领一次宰杀了7000头生猪,获取的猪肉多到吃不完。为了保存这些肉食,维克多采用华国制造腊肉的方法,将猪肉配以野香料和食盐,腌入缸中,几十天后取出,用麻绳串挂起来,滴干水份,再用紫蔗皮、柴草慢慢熏烤而成。做好的腊肉不但风味独特,还可以保存8个月的时间。

    能够在维斯托克的自由民商户区看到腊肉,说明兰德尔领与野柳城的贸易已经开始了,而且还辐射到周边的领地。

    莉莉丝这丫头干的真不错,回去后一定要好好奖赏她!

    维克多压住心头的喜悦,对威灵顿公爵说道:“大人,非常抱歉,我的任性给您添麻烦了。”

    “兰德尔阁下,关注民众疾苦是仁慈的美德,你的善举必将得到吾主的眷顾。”旁边的一位身穿主教长袍,手拿权杖的中年男子接口赞道,他是负责冈比斯王国中南部和南部教区的塞恩主教。

    维克多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在地之季的中旬赶到了威灵顿公爵领的中心城市——维斯托克。这一路上,维克多受到了沿途领主的极大礼遇和殷勤款待,在他刚进入王国中南部的时候,威灵顿公爵就派遣了家族大骑士迎接他的车队。他们每经过一个家族的领地,当地领主的继承人和驻守神父就率领侍从和圣武士全程陪同,这种接待简直堪称无缝连接。

    在维克多抵达维斯托克的当天,威灵顿公爵在府邸设欢迎宴为他接风洗尘,不但威灵顿家族的重要人物尽数出席,塞恩主教也亲自到场。维克多、朱蒂和威灵顿公爵就布里亚特领的事务做了深入交流,并达成一系列的共识。接下来的三天,威灵顿家族为维克多举办的各种宴会、茶会、舞会接连不断。

    应酬三天,维克多终于忍不住了,他向威灵顿公爵表示自己还要拜访南部领主,无法在维斯托克城继续停留,并提出参观自由民商户区的请求。

    维克多没想到威灵顿公爵竟让人封闭了整条街道,公爵本人和塞恩主教还亲自陪同。

    公爵和主教同时陪着一名子爵参观下等人的居所,这已经不是西尔维娅的面子了,维克多明白,自己享受的是黄金骑士的待遇。这全拜罗兰所赐!

    在这个唯血脉论的贵族世界,罗兰“好心”地让维克多踏入了大贵族的圈子,这确实大大提升了他的地位和影响力,但这并不是维克多想要的。

    维克多有太多的秘密,他非常讨厌自己成为受人瞩目的对象,比如他现在就有些发愁,过些天,如何在前呼后拥的情况下潜入幽暗森林,检查炼金民兵发现的遗迹,再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来。

    “这并不是什么麻烦。”威灵顿公爵摇了摇头,说道:“事实上,每隔半年这些自由民就会重新修缮街道和房舍。维克多,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维克多收拾了心情,笑着说道:“是因为青壮劳力太多吗?”

    “没错。”威灵顿公爵颌首说道:“王国中南部的流民数量庞大,仅次于王国中部,我们威灵顿公爵领就有近12万的流民。”公爵停顿了一下,指着周围的房屋笑道:“许多领主视流民为负担,他们并不了解流民的价值。你看,我雇佣流民建造了维斯托克的外城区,看似耗费了金钱和粮食,但我每年都向这些商铺收取租金,交易税,管理税和治安税,仅十年的时间,我就收回了所有的投资。现在,外城区的集市每天都在为我们威灵顿家族创造财富。”

    “我用这些收入继续雇佣流民修筑道路、桥梁、城堡、村镇、岗哨。威灵顿公爵领的基础设施非常完善,可实际上我没有花费一个铜索尔,因为这些都是流民创造的财富。”

    “除此之外,威灵顿的领民家庭或多或少都雇佣了一些流民雇工,领民有足够的时间接受民兵训练,从事其他方面的生产,比如,制作陶器、木器、铁器、鞣制皮革、编织亚麻布、羊绒毯等等。这些额外的收入不但让领民的生活更加宽裕,他们还可以通过上缴一定的金钱抵充劳役,而我则用更低廉的价格雇佣流民从事劳役。”

    “在我们威灵顿公爵领,工匠的数量非常多,民兵的素质堪比其他领地的士兵,这些都是因为领地中有庞大数量的流民。”

    维克多忍住不要为威灵顿公爵的见解击节赞叹。

    在出访以前,维克多恶补了相关领主家族的信息。威灵顿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朔到1000年前,家族创始人曾是奥古斯特家族先祖的扈从骑士。因为这层关系,威灵顿家族对奥古斯特家族忠心耿耿,掌管冈比斯王国第二大粮食产区。威灵顿家族和奥古斯特家族曾多次联姻,家族出过1位王后,2位黄金骑士,可以说这个家族的子嗣身上流有王室血脉。目前,威灵顿家族拥有4位直系大骑士,4支系大骑士,36位骑士,200多见习骑士,4000名精锐士兵,虽然其中有许多人为造就的骑士,但他们的综合实力在冈比斯的大贵族当中也是首屈一指的。

    这一代的威灵顿公爵是一名普通贵族。普通贵族继承家族的情况比较少见。大多数领主家族的掌权人都是骑士,那是因为骑士的寿命比普通贵族长的多,如果家族继承人是普通贵族,只怕他等不到继承爵位的那一天。威灵顿公爵的父亲也是一位普通贵族学者,他在老公爵之前逝世,威灵顿老公爵临终前把自己的嫡长孙从银白高塔召回,继承了公爵爵位。

    由于中断了学业,威灵顿并没有获得学者大师的称号,但他的学识并不逊于学者大师。威灵顿公爵本人还是先王莱恩陛下的密友兼顾问,在王室的支持下,他坐稳了公爵的位置。因此,威灵顿公爵是凯瑟琳王后和爱德华王子的强援。

    不过,威灵顿公爵曾经帮助莱恩制定分化约克家族的策略,他对维克多的礼遇,也不无缓和双方关系的考虑。

    “维克多,你所说的,在布里亚特领建立独立贸易区,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引进流民对吧?”威灵顿公爵目光灼灼地问道。

    维克多眼神一凝,未置可否,“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奥斯丁利令智昏,掉入外人的陷阱,追杀家族继承人,他的死是咎由自取。”

    威灵顿公爵点点头,继续说道:“人马丘陵需要人口,这是个事实。”

    “维克多,你可能不知道。我和埃德文大师也是好友,我们都是吸收平民智慧,丰富白塔知识储备的支持者。”

    威灵顿曾经出席过索菲娅与维克多的婚礼,他以长辈的口吻对维克多说道:“我研究过埃德文在人马丘陵创建的新农牧体系,圈养野猪、放牧牛羊、种植小麦和地薯,这确实是个伟大的创举。我相信要不了多久,约克家族就能恢复元气。”说着,威灵顿公爵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只有经历蚁灾洗礼的人马丘陵才能采用这种新的农牧生产体系。但是,约克家族必须在野兽和怪物重新占领野外之前,达到畜养牛羊的目的。这就要用到大量的青壮劳力,何况三大要塞的建设也刻不容缓。”

    维克多轻吐一口气,赞道:“公爵大人目光如炬,您的睿智令我敬仰。”

    威灵顿公爵矜持地笑了笑,缓缓地说道:“引进流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不知道你们做好准备了没有。”

    “请公爵大人指点。”维克多诚意十足的问道。

    “自由民粗鄙不堪,如果没有有效的引导和控制,他们滋生罪恶,造成动荡,流血事件时有发生。任何一位领主都会为流民的治安问题头疼不已。”说着,威灵顿公爵向旁边的塞恩主教颌首致意,“所以,你不仅需要老练的治安官还需要教会的帮助。”

    “公爵大人说得对。”塞恩点点头,接口道:“兰德尔阁下,人马丘陵愿意安置流民是一件善举,我完全支持拉扎鲁斯大人的建议。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这也是一件有风险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长久以来。流民的迁徙和安置都是在教会的引导下完成的。你确实需要教会的协助。”塞恩叹了口气,说道:“人马丘陵的教务现在由培罗主教负责。我建议你,向培罗主教申请更多的神父和圣武士帮助你们安抚民众。”

    拉扎鲁斯接受维克多的请托,要求塞恩负责的教区不得干预流民迁往人马丘陵。塞恩接到大主教的信函,又惊又怒又急。

    教区的人口数量是考核主教功绩的重要标准,拉扎鲁斯即将升为枢机大主教,冈比斯大主教的位置眼看就要空出来了,冈比斯的四位主教各个摩拳擦掌,准备争上一争,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拉扎鲁斯的态度怎能不让塞恩疑神疑鬼。

    人马丘陵现在可是归培罗管辖,难道大主教准备扶持培罗上位?着急上火的塞恩带着这个疑问找威灵顿公爵寻求对策,他可是非常信服威灵顿的智慧和眼光。

    威灵顿公爵早就对日益增多的流民失去了耐心,塞恩提供的消息让他欣喜若狂,如果操作得当,他有信心让领地的人口数量保持在最合理的范围之内。威灵顿公爵告诉塞恩,把流民导入人马丘陵反而对他有利,因为这会极大牵扯培罗主教的精力,如果培罗处理的不好,教会将怪罪他,如果培罗干的很出色,教会将让他继续主持人马丘陵的教务,这等于排除了一位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塞恩主教茅塞顿开,他决心配合威灵顿公爵引导流民迁徙,给培罗加一加担子。

    鬼才想要教会的人插手!

    维克多对威灵顿公爵与塞恩主教权谋一无所知,对教会的内部竞争也没有兴趣,他早就制定了吸纳流民的全盘计划,完全不需要教会安抚流民。

    “感谢主教阁下的提醒。”维克多内心不以为然,表面还是要装出感激的样子。

    塞恩主教热情地说道:“兰德尔阁下不必感谢我,我只是秉承吾主的教诲。不过......”塞恩皱起眉头,问道:“兰德尔阁下,安置流民需大量粮食和物资。人马丘陵准备好了吗?”

    “呵呵。”

    维克多在心里冷冷一笑,威灵顿公爵与塞恩主教一唱一和,他早就看在眼里了。

    威灵顿公爵鼓吹流民的好处,塞恩主教负责敲边鼓,现在图穷匕见了,无非是想要从维克多身上大赚一笔。可惜,维克多没准备花钱安置流民!

    维克多不懂什么经济理论,什么人力资源,但他站在领主的角度往下看,就不难发现威灵顿公爵关于流民创造财富的理论站不住脚。

    维克多在地球上种过地,放过羊,搬过砖头,干过厨师,他只认一个最朴素的道理,种下一粒麦种收获十粒麦子,把两只羊变成一群羊才叫创造财富。除了可再生的农、林、牧、渔业以外,其余的手工业,服务业,商业,乃至工业,高科技产业可以创造文明,但无法创造财富,这些行业充其量只是把社会财富重新进行了分配而已。

    生产汽车比种地利润高!可是,汽车能填饱肚子吗?如果所有的农民都去造汽车了,社会财富会增长吗?底层建筑决定上层建筑,底层一旦萎缩上层就会动荡,上层产业垮塌了底层受到的影响有限,底层要是完蛋了那就全完了。农牧生产就是底层产业,假设地里再也种不出一粒粮食,汽车、手机、飞机、游轮还有什么价值?还谈什么财富?

    威灵顿公爵领人满为患,土地的产出根本养不活这么多人。威灵顿公爵通过贸易手段,出售手工制品确实积累了财富,但这些财富需要用来购买粮食,以维系领地的运转。放眼整个冈比斯王国,又能生产多少粮食?人口越多,粮食需求就越大,粮价就越高,随着人口的增多,威灵顿公爵获取的利润越来越少,负担越来越大,说他不急,维克多是不信的。

    自由民把这条街道修了又修,建了又建,就可以看出来威灵顿公爵的窘境。另外,威灵顿公爵打的什么算盘,维克多也一清二楚。

    每个领主都会存储小麦以备不时之需,小麦存储三年就会变质。维克多非常确信威灵顿公爵手上的三年陈粮全部捐赠给了教会,让教会赈济流民。威灵顿公爵显然打算把流民甩给人马丘陵,再把陈粮卖给约克家族,顺便赚维克多一个人情。

    呵呵,甩包袱,赚钱,赚人情,那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对不起,人,我要了!但你还得给我养着他们!

    “我们没有准备。”

    维克多摇了摇头,威灵顿公爵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然而他很快又听到维克多说:“可是,我们没准备引入流民!”

    维克多一脸无辜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塞恩主教,而以威灵顿公爵的城府,脸皮也不禁抽搐了一下。

    片刻的冷场后,威灵顿公爵雍容且神秘的笑着:“维克多,你明天就要走了。我打算送你一件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

    “哦?!”维克多好奇地问道:“大人,您能给点提示吗?”

    “一种独特的作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