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天性与爱情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凯特琳娜打扮的很正式,一袭天蓝色的公爵夫人长裙,衬托出美好的身体曲线又不失端庄典雅,恰到好处的淡妆让原本就美丽的容貌更加明艳动人,白皙光洁的鹅蛋脸上保持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举止从容优雅,连最苛刻的宫廷女官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然而,这并非正式觐见,而是罗兰长公主发起的私人会晤。

    蓝芋能够有效缓解元素海侵染灵魂的现象,它的出现对黄金骑士意义重大。但稀少的产量注定蓝芋无法作为美食进行普及。另一方面,冈比斯想要垄断这份宝贵的泽生资源,就必须把蓝芋加工成药剂,免得被人窥破它的本来面目。毕竟,人类涉足的大沼泽不止人马丘陵一处。东部联盟有一大帮沼泽猎人靠采集尼达姆大沼泽中的资源养家活口。

    西尔维娅和罗兰达成了一项约定。由人马丘陵提供原料,王室的御用药剂师负责研制药剂,双方再平分所有的蓝芋药剂。

    这份约定关乎冈比斯三位殿下的切身利益,知情者当然越少越好。

    罗兰以会晤好友的名义召维克多觐见,这样他所携带的礼物就不必经过鸢堡内务府的核查登记。

    维克多负责运送第一批蓝芋,并敲定药剂分配的细节。他原以为西尔维娅会派一名家族药剂师扮成他的随从,可没想到凯特琳娜居然精通药剂学,她就是西尔维娅委派的特使,负责监督蓝芋药剂的制造流程和产出比例,确定一磅蓝芋到底能做出多少支药剂。

    西尔维娅显然不想让维克多在鸢堡小住数日。她不介意鸢堡的高阶女骑士与小情人重温旧梦,更不担心维克多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忘记了回家。蔷薇女王对自己的魅力有足够的信心。

    兰德尔子爵与鸢堡过份亲近会让其他家族产生错觉。在当前的有利形势下,西尔维娅极力避免发出错误的政治信号。

    凯特琳娜作为长公主的好友,她有充分的理由在鸢堡住上几天。

    因为是私人会晤的关系,维克多和凯特琳娜并没有从骑士大厅进入鸢堡内廷。内务府的侍从将他们引入外堡的一处休息室。

    为此,安吉丽娜老大不高兴,小嘴巴一直嘟着。她还想着浏览一下鸢堡后花园的风光。

    虽然内务府安排他们在王宫的外堡,等候长公主殿下的接见。但王室的重要成员一直都用这间休息室招待关系亲近的王都侯爵。房间整体颜色偏暖色调,家具的样式多采用弧形线条,装饰布局强调舒适和亲切感。这里没有衣装笔挺,表情严肃的侍从,宾主可以随意走动,或者高声谈笑,不必在意那么多的繁文缛节。

    安吉丽娜正背负双手,兴致勃勃地观赏墙上的巨幅壁画。

    画的内容描述了著名的三岔河之战。奥古斯特的开创者——传奇骑士弗丁.奥古斯特在布利诺尔的三岔河流域击杀豺狼人之王洛古尔斯,从此奠定了鸢尾雀家族的根基。

    壁画作者技艺精湛,不仅将八位开拓骑士描绘的栩栩如生,还巧妙地点出了彼此之间的关系。

    弗丁与四女三男共八位骑士,高举长剑,脚踏一头体型庞大的豺狼人。那四位女骑士分别是巴斯特恩、路德维西、葛瑞华德和利奥波德家的小姐,其他的三位男性骑士则是尼姆、乔舒亚和威灵顿家族的子弟。

    白金短发的弗丁位于中间,嘴角噙着得意洋洋的笑容,眼神中充满了对生活的热情和旺盛的好奇心。四位各具特色的女骑士簇拥着佛丁,彼此怒目而视,仿佛在争夺心上人身边的位置,却对脚下的豺狼人之王不屑一顾。而尼姆、乔舒亚和威灵顿,或仰头哈哈大笑,或表情凝重的审视脚下的强敌,或一脸庆幸的手抚胸口。

    在领主的眼中,这幅画隐喻四大王侯与鸢尾雀血脉相连,世代联姻,共同保持王室血脉的纯净。尼姆家族,乔舒亚家族和威灵顿家族作为奥古斯特的追随者,与鸢堡的关系牢不可破。而温布尔顿家族、约克家族和索林姆家族都是后来者,自然不会在画中出现。

    但在安娜的眼中,她看到了史诗般的传奇之战与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弗丁这个连贵族姓氏都没有的私生子凭借手中之剑,一路披荆斩棘,战无不胜,踏足传奇领域,占据了一片富饶的开拓领;凭借高贵的血脉与诚挚的感情赢得大家族子弟的誓死追随,以及豪门贵女的倾心相爱,最终成就了奥古斯特王族。

    安娜盯着壁画里的人物,漂亮的小脸蛋时而展颜,时而蹙眉,不知道一颗少女心在想些什么。

    维克多靠着鹿皮沙发椅,双腿搭在圆几上,他看了看青春活泼的安吉丽娜,又看了看坐姿端正的凯特琳娜,忍不住说:“凯特琳娜夫人,您不觉得自己太严肃了吗?这里没有……”

    “叫我姐姐!”凯特琳娜灰绿色的眼眸横了过来,似嗔似喜的说道。

    维克多怔了一下,断然拒绝道:“抱歉,我没有办法把一位青春正盛的高贵女士称作姐姐。”

    “小维尔,你的嘴巴就像抹了蜜糖,难怪那么多青春正盛的高贵女士总想品尝其中的甜美。”卡特琳娜掩嘴娇笑。她是大家族出生的贵女,又生育过两个孩子,调侃起来比维克多更犀利。

    维克多很乐意和美丽的高阶女骑士打情骂俏,消磨无聊的时间,但屋内还有一位12岁的少女,他只能苦笑着提醒道:“凯特琳娜,我妻子的学生还在这里,你可不能……”

    “别管我……我什么都没听到。”安娜转了转眼珠,突然回头道:“如果你们嫌我碍事,我可以出门转转……”

    “想都别想!鸢堡这么大,你会迷路的。”维克多摇头说道。

    “我可以向守卫问路。”安娜理直气壮的说,见维克多绷着脸,她又小声补充:“我会很有礼貌的。”

    “宫廷守卫也会迷路,在王宫迷路的下场只有一个——成为不存在的人……没有人见过,没有人听过,就好像凭空杜撰出来的虚假人物……我可不希望可爱的安娜是个不存在的人……好吧,你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维克多恐吓道。

    “可是,你说过,要带我浏览鸢堡的美景。”安娜指责监护人不守信用。

    维克多振振有词的说:“这里就是鸢堡,我兑现了承诺。我把你带进来,也会把你完整的带出去。现在,请找张椅子坐下,像淑女那样和我们聊聊天。”

    “你刚刚还说凯特琳娜伯母太严肃……”安娜嘟着嘴把自己摔进一张高背单人沙发,做工精细的小皮靴直接翘在圆几上,说:“聊一些有趣的话题!”

    看着两个人舒服惬意的坐姿,凯特琳娜恼怒地道:“都怪罗兰,非要叫我穿正装……”

    “你可以把裙摆卷起来,这样能使用圆几了。”维克多好意提醒道。

    “不行!裙子会皱的。”

    凯特琳娜拒绝维克多的提议,又抱怨道:“为什么女士的正装是裙子,你们男性的正装却可以穿裤子?我认为,应该换一换,让你们男人也穿裙子试试。”

    “对啊,对啊,还有高跟鞋……”安娜兴高采烈地附和着凯特琳娜的观点。

    “因为女士爱美。”维克多淡定的说道。

    凯特琳娜挑了挑细长的眉毛,反问道:“难道男士就不爱美吗?如果男士不爱美,为什么要求女士蓄披肩长发,戴饰品,穿裙装?你看四位王侯家族的先祖,同样是骑士,同样参加了三岔河之战,她们为什么不能和男性骑士那样留短发?就是因为男性喜欢美貌的女性,即便女骑士也要用美貌取悦自己的伴侣。”

    “这很不公平。”安娜点头说道。

    “这个问题有点意思。”维克多摩挲着光滑的下巴,沉吟片刻后问道:“你们想把长发剪掉吗?”

    凯特琳娜和安娜面面相觑,几乎同时摇头。

    “你看,这就是问题所在。”维克多摊开双手,笑着说:“男士当然喜欢美丽的女性,而女性同样在意自身的美貌,并以此取悦自己的心上人。这种差别其实是人的天性导致的。”

    “就好像强壮的公熊,它们平时坚守自己的领地,尽量回避其他的猛兽。因为争斗带来的伤害可能会让它无法捕猎,最终饿死。可到了棕熊的繁殖季节,公熊就变得异常凶猛,它们为了争夺配偶,相互撕咬......冲突往往都是致命的。也就是说,公熊为了母熊连命都不要。可见,对于雄性来说,繁衍的本能高于生存的本能。当然,母熊为了熊崽也能克服对死亡的恐惧,迎击强壮的陌生公熊。”

    “有趣的是,当公熊杀掉熊崽之后,大多数母熊都不会以死相拼。它们会选择接受悲惨的结局。”

    “温顺的食草动物,凶猛的野兽,乃至智慧种都有类似的天性,也包括我们人类。”

    “维克多,你怎么能拿动物和我们人类相比?我们有亲情,有友情……还有爱情!动物有吗?”安娜呲着一口小白牙,愤怒的嚷嚷。

    小屁孩还谈爱情……维克多看到安娜玲珑有致的身材,猛然想起,如果按照地球年计算,安娜已经18岁了,只不过异界人类发育的较慢,而骑士血脉的成长速度就更慢了。但毋庸置疑,安娜如今是一位妙龄少女。

    他顿时有了一种不妙的感觉……难道安娜对爱德华那小子一见钟情?

    “安吉丽娜,你还未成年……等15岁以后才能考虑爱情的问题。”维克多沉默了一下,觉得如此粗暴的教育方式有些不妥当,想了想,又说:“不过,你作为一名见习骑士……未来的超凡强者,我有必要和你谈一谈西尔维娅夫人对人类天性看法。”

    “好啊!”

    安娜欢呼一声,放下笔直修长的双腿,正襟危坐,一副专心聆听的模样。凯特琳娜也竖起了耳朵。

    维克多干咳一声,详细介绍了西尔维娅关于人类三性合一的观点,只是把“兽性本能”改成了更容易被人接受的天性,他顿了顿,继续说:“男性贵族的正装便于行动,便于拔剑,其实就是为了便于战斗。贵女的裙装恰恰相反,它的设计完全是为了追求美丽优雅,但与战斗无关。这说明,男性天生要为战斗做准备,而女性天生要受到保护……男性的竞争对手,除了怪物还有同类,而他们与同类的争斗,往往是为了美丽的异性,名义上则是为了捍卫尊严和爱情……这一点,在平湖镇的治安记录中有充分体现。”

    “贵族和骑士也会为了心上人拔剑相向,甚至高阶骑士也不例外。虽然高阶骑士的这种行为被严厉禁止,但还是无法彻底杜绝。最著名的一次爱情决斗发生在剑圣德拉文与光辉骑士团大团长之间。”

    “当时,德拉文与艾莉婕连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他已经证明了自己并非巫师,但特里戈瓦尔大团长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向德拉文提出骑士对决。或许是出于愧疚,或许是为维护艾莉婕的名誉,德拉文欣然同意,并放弃了最擅长的弓箭。要知道,德拉文如果使用弓箭,特里戈瓦尔一点机会都没有,但德拉文使用双剑面对一位传奇圣骑士,丧命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近身决斗的凶险让双方都无法留手,必然以一方陨落收场……最终,德拉文赢了,他得到了剑圣的称号。”

    安娜不无艳羡的道:“艾莉婕好幸福……”

    “她一定很痛苦……”凯特琳娜摇头叹道。

    安娜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纠结了半天,还是肯定地点头道:“痛苦也幸福!”

    维克多摇头失笑,问道:“将来,你会为了一个男人和其他的女骑士决斗吗?”

    安娜做了个鬼脸,翻着白眼道:“做梦!”

    “这就对了。”维克多冲壁画扬了扬下巴,“四大王侯的先祖都爱着弗丁,最后她们分享了弗丁,都有了与弗丁的爱情结晶。这就是男性和女性的区别。”

    “假设情况倒转,男性穿上裙子,女性为男性而战斗,同时拥有多名男性伴侣。可是,女性的孕期长达8个月,一年只生一个或两个孩子……她大着肚子,带着孩子,怎么去保卫家园,争夺配偶?如果女性的人数锐减,那整个种族就完了!”

    “所以,男性为了保护家园而战斗,靠强大的实力赢得女性的芳心,而女性为了种族的延续避免战斗,靠美貌俘获男性伴侣。”

    安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突然跳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维克多说:“你看不起女骑士!我要告诉西尔维娅伯母……还要告诉索菲娅老师!”

    “不!女性远比男性更伟大,更坚韧,也更尊贵……”维克多摇了摇头,对气焰嚣张的少女说:“你就算去告状,我也不会让你在王宫里乱跑!”

    安娜就像被戳破的羊皮球,泄气地倒在沙发上,不服气地说:“野蛮人就不这样,芮格佐可凶了。”

    维克多微微一笑,解释道:“男性的强大源自母亲,因此女性也有彪悍的一面,不过,女性热衷战斗的种族都很弱小。野蛮人的体魄天生比人类强大,他们有数百位黄金阶的乌鲁萨,具有黄金阶战斗力的狂战士恐怕不少于1000人。而人类只有数十名黄金骑士。这是种族天赋和实力衡量标准造成的差异。打个比方,极少数优秀的猎犬可以杀死棕熊,而大多数的凶暴狼都能猎杀棕熊,但凶暴狼的数量太少了,随时都有灭绝的危险。它们对数量众多,精通合作的猎犬不构成威胁。野蛮人仿佛为战斗而生,社会结构都是畸形的,人口不超过二十万,论种族的潜力,他们还比不上地精。”

    “如果我们人类没有绝对的把握,怎么可能和野蛮人结盟?而我们人类比野蛮人强大的地方,就在于人类的女性不仅美丽还很伟大。她们团结了人类社会。”

    “维克多,你侃侃而谈的风采就像一位睿智的学者大师……”凯特琳娜眼神倾慕,声音温柔,可话音一转,又抿嘴笑道:“所以,贵族男士能同时拥有多位美丽的伴侣,而伟大的贵族女士同一时间只能拥有一位爱人?我怎么觉得,你故意抬高女性是在为自己的花心找借口?”

    安娜重重地点头,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维克多。

    受到质疑的维克多面不改色,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不是我表达的重点……身为骑士强者,你们有充分的自由……可谁能凌驾在西尔维娅的意志之上?她都在顺应天性,避免元素海的过度侵蚀。三千多年前的艾莉婕同样是传奇圣骑士,她有能力阻止德拉文和特里戈瓦尔的决斗,可她没有这么做,这也是超凡骑士对人类天性的尊重。”

    凯特琳娜收起笑容,转向安娜,郑重地告诫道:“安娜,如果高阶女骑士不懂得顺应天性,骑士阶层就会消亡。如果你将来成为高阶骑士,不懂得人性的可贵,你活不到100岁,更不可能冲击黄金领域!”

    安娜懵懂地点了点头,双手托着下巴,忧心忡忡的道:“可我一点也不想和别人分享我的爱人……”

    凯特琳娜长叹一声,幽幽的说:“但愿不会有这种事……正常情况下,你会享受到纯洁美好的爱情,等你成就了白银骑士,你对爱情的看法又不一样了……除非,你提前涉足了超凡者之间的爱情……”说着,她狠狠地瞪了维克多一眼,自怜自哀的道:“有的时候,痛苦对我们而言也是一种宝贵的经历。”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表示与自己无关,并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但愿安娜心仪的对象不是小国王!

    “将来,等我们打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人类王国会提倡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虽然效果很难说,但婚姻的道德观念会发生巨大转变。”维克多安慰了一句,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淡淡地说:“有脚步声正在过来……五个人……呃,是爱德华和他的四个誓言骑士。”

    安娜一下子站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尽管骑士侍从的服装简洁大方,没什么需要整理的地方。

    “咦?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很轻微又很清脆,是水晶鞋的声音……肯定是一位高阶女骑士,但不是罗兰殿下,她不会让我听到她的声音。.”

    维克多摇了摇头,惊讶地发现凯特琳娜也做好了准备。

    可你眼中的斗志是怎么回事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