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果实与爱情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两刻钟以前。

    柔和的阳光透过七彩斑斓的水晶窗户将王后的寝室渲染的迷离朦胧。

    雕饰精美的羽毛床上散落着各式各样的衣物,鹿皮沙发和木椅上搭着琳琅满目的裙装,宽大的衣橱内却空空如也。

    凯瑟琳只穿贴身束胸和夹裤,光着雪玉纤足,站在明亮的银镜前。

    宫廷匠师精心打磨的银镜如实映出一位身材妖娆肌肤如玉的美人。她眼波如水,红唇娇艳,脖颈颀长而优美,酥胸坚挺,亚麻色秀发瀑布般的垂落腰间,盈盈一握的纤腰衬出浑圆饱满的翘臀,雪白腴美的双腿笔直修长,线条流畅且具有力量美感。柔媚的身姿与高雅端庄的气质相结合,竟形成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凯瑟琳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微微一笑,踮起脚转了半圈,又蹙起黛眉,喃喃自语:“个子不够高,需要一双高跟鞋……但也不能太高……比维克多低半寸刚刚好。嗯,就穿那双亮银色的高跟鞋……胸部也不够丰满……那双高跟鞋该配什么样的衣裙才能修饰这个缺点?”

    “艾瑞尔伯爵,我需要你的建议。”凯瑟琳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一位长裙及地的宫廷女官行云流水般的出现在凯瑟琳身后。她有着火红的秀发,容貌艳丽,身材高挑丰满,尤其胸前的茁壮双峰几欲裂衣而出。凯瑟琳透过镜子,羡慕嫉妒的盯了两眼才移开目光。

    “亲爱的凯瑟琳,你的胸型很完美,这绝不是缺点。”艾瑞尔女爵的如火红唇凑在前王后的耳边,低声调笑道:“至于穿什么样的裙子……最好什么都不穿!”

    凯瑟琳吓了一跳,看到心腹兼密友促狭的笑容,不禁又羞又恼,狠狠地白了她一眼,随即噗嗤一笑,抚着发烫的脸颊,近乎呢喃的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我得先和维克多修复关系。”

    “陛下,您沐浴和维克多有什么关系?”艾瑞尔一脸“困惑”,又惊诧的道:“你…你想邀请维克多参观内廷的浴室?”

    “艾瑞尔!”

    凯瑟琳气得跺脚,咬牙切齿的说:“我在和你谈正事!”然后,她伸手掐了她两把。两人瞬间笑成了一团。

    笑闹了一阵,艾瑞尔宫廷女爵理了理凌乱的发丝,收敛笑容,告诫道:“凯瑟琳,我的意思是,你不应该去见维克多。”

    “我们没有对不起维克多,是他背叛了鸢堡。作为鸢堡的女主人,你没有任何理由召见一个背叛的侍从,更不应该主动送上门,低声下气的和他修复什么关系。即便他现在是兰德尔领的领主,高贵的月精灵贵族。”

    “背叛?我认为这个词用在维克多的身上并不合适。”凯瑟琳冷静的分析道:“手下全部被杀光,就连我派去接应的亚伯勋爵都不敢带他走。在如此凶险的情形下,维克多表现的十分冷静,他的应对令人刮目相看。何况……”俏脸绽放出甜美的笑容,语气饱含欣慰,还带有一丝自豪,“他没有留在黑堡,还拒绝了约克家族的招揽。”

    “西尔维娅想把维克多变成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为此她愿意交出两座精铁矿的开采份额。我们当时……当时差点放弃他了。”凯瑟琳低着头咬了咬嘴唇,声音温柔的说:“无论如何,维克多现在是冈比斯的领主,国王的封臣。他依赖约克家族,可鸢堡出身的独立领主有哪一个不仰仗实力强大的邻居?”

    情绪已经影响你的睿智了吗?

    艾瑞尔暗自叹息一声,笑吟吟的道:“我刚说维克多的坏话,你立刻就能找出这么多理由为他辩解。可见,你早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但你只想得到能够替兰德尔子爵开脱的结论,并以此说服你自己——维克多对鸢堡,对王后陛下仍有一份敬爱之心,他只是受形势所迫,才……”

    “够了!”

    凯瑟琳喝止女伯爵的话语,愤然说道:“对,我是在替维克多找理由!但我不仅仅是为了说服我自己……你应该知道,我们和维克多都需要阶梯靠近彼此。”顿了顿,凯瑟琳的语气转缓,“维克多在鸢堡生活了5年,我想……他对这里总会有一丝眷恋。”

    “亲爱的凯瑟琳,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艾瑞尔扶住凯瑟琳的肩膀,冲着镜子扬了扬下巴,笑吟吟的道:“提起维克多就兴奋的两眼发光,处处维护他……如同辛勤的园丁,既想炫耀自己培养的‘果实’,又不容许别人说他半点不好,还生怕‘果实’被人偷走……变得敏感多疑,但也格外动人。”

    女伯爵话音一转,郑重的道:“陛下,我必须提醒您,这枚‘果实’不是你一个人的。托佛文首席一生都在为‘果实’忙碌,鸢堡付出了巨大代价,他注定属于奥古斯特家族!”

    艾瑞达口中的“果实”是高阶女骑士之间对小丈夫、小情人的趣称。

    骑士贵族的婚姻以传承家族为核心目的,并具有主从、强弱的稳定结构。骑士家族一般都会为年幼的子嗣安排婚姻伴侣,让他们从小培养出深厚的感情。但凡事总有例外。某些骑士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伴侣,比如夫妻先后晋升为同级的超凡者,丧失亲密又稳定的婚姻结构,或者配偶中途发生意外,又或者骑士家族没有找到合适的寄养联姻对象,等等。

    面对这种情况,男性骑士很容易再找到合适的伴侣,而女骑士就比较麻烦了,尤其是那些没有继承人的白银女骑士。

    白银女骑士如果没有继承人,她的财富和领地必然受到各方的觊觎,各式各样的麻烦都将接踵而至。最糟糕的是,家族没有继承人让白银女骑士的守护失去意义,无法享受爱情和亲情又让她们的人生留下缺憾,从而削弱了与现实世界的联系。孤独的白银女骑士不要说冲击黄金领域了,只怕连100岁都活不满。

    然而,黄金骑士的精力有限,他们应付不了太多的伴侣。本性高傲的白银女骑士不可能放下自尊去追求强势的黄金骑士伴侣。

    高不成低不就成了白银女骑士婚姻问题的真实写照。

    幸好,高阶女骑士貌美如花,青春永驻。她们有足够的时间,按照自身的意愿,培养一个合适的爱人。

    单身的高阶女骑士通过收养某个家族的幼子解决伴侣和继承人的问题。对于许多家族而言,这无疑是给幼子找到了一条出路。而女骑士也在培养爱人的过程中享受到充分的乐趣,她们往往把小情人称为“果实”,并相互调侃。

    培养“果实”的一般都是女性领主、宫廷女爵,以及凯瑟琳这样的王太后。

    凯瑟琳从没有想过自己也能培养“果实”,作为提利尔男爵的幼女,她天生是一棵藤蔓,注定为攀附大树而生。

    初入鸢堡,提利尔家的女儿惴惴不安,但莱恩和罗兰帮她迅速适应了宫廷生活。国王的高贵、英俊、强大、随和、幽默、深情、还有一丁点的孩子气都满足了凯瑟琳对丈夫的所有幻想。她深爱着莱恩,深爱着罗兰,深爱家庭,深爱鸢堡,并努力使自己成为合格的王后。

    然而,凯瑟琳依附的参天大树却毫无征兆的倒塌了。失去了大树的庇护,凯瑟琳立刻感受到鸢堡中的恶意。

    四大王侯一直都是依附奥古斯特家族的藤蔓,对于新生藤蔓,他们充满敌意,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长久以来,四大王侯与奥古斯特世代联姻,他们牢牢把持鸢堡的王后和亲王位,外来王后或亲王的家族几乎都被赶出了王国中枢。

    即便罗兰这样纯血脉的奥古斯特都因为母系家族的原因,而受到王都贵族诟病,何况背靠威灵顿的提利尔家族?

    鸢堡中的宫廷女爵和侍从几乎都来自四大王侯家族,她们与国王的子嗣不具有王位继承权,却能冠上王侯家族的姓氏,成为冈比斯的采邑领主、军中将领、内务府骑士、秘密骑士。可以说,王国中枢内外到处都是四大王侯的人,包括鸢堡。

    四大王侯的潜力令凯瑟琳触目惊心。但聪慧的王后很快意识到,四大家族依附的并非国王,而是奥古斯特家族的白银血脉,任何敢于扰乱白银血脉的行为都会遭到他们的强力反击。

    实际上,四大王侯与奥古斯特根本就是一个家族。这就意味着,强弱主从的观念和忠诚美德仍然对四大王侯发挥作用。

    成为猎犬必被四只更强壮的猎犬撕碎,那就只能成为猎犬的主人。

    凯瑟琳必须把爱德华送上王位,否则她和儿子都会被四大王侯当成王室血脉中的杂质清理掉。这就是莱恩试图改立爱德华为王储和罗兰拒绝登基的根本原因。

    面对整个王族的血脉保护机制,即便是黄金骑士女王也难以保证凯瑟琳和爱德华的人身安全。

    当威廉姆斯大公被血脉保护机制推动的时候,凯瑟琳硬着头皮也得上了。可她的底牌实在是太少太少,而罗兰除了胡搅蛮缠也得不到任何有力的支援。

    罗兰亲自照顾爱德华的饮食起居。凯瑟琳抱剑而眠,却总是在睡梦中惊醒,她就像个溺水的人,想要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凯瑟琳与维克多有了第一次。

    凯瑟琳不知道自己对维克多到底是怎样的感情,但她肯定没有把维克多当成“果实”。

    后来,维克多成了王后的一步暗棋,她希望在局势不可收拾的情况下,能用维克多的孕育药剂换取神灵骑士庇护。可在提利尔之女的内心深处,她无数次幻想维克多以剑圣之姿挽救她们母子于危难,她仍然像藤蔓那样缠绕他,依赖他,一如当初的美好回忆。

    当维克多觉醒风行天赋,他的影子终于和凯瑟琳的幻想重叠,并激发出王后渴望已久的爱恋。

    不过,如今局势不同当初。爱德华在这场王位斗争中取得了胜利,危机已经解除。放松下来的凯瑟琳反而更加想念维克多。或许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爱的只是一个幻影,一个不为人知的精神支柱,但这并不妨碍她在梦中回忆和维克多的一夜缠绵。她就像个怀春少女,时而甜蜜,时而忧伤,时而彷徨。

    恋爱的感觉如同一杯回味无穷的佳酿,越品越有滋味,让凯瑟琳难以自拔。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爱德华登上王位,冈比斯又有了国王。潜伏在鸢堡中的老蜘蛛终于说出了一个庞大的计划,一个实施了几十年的计划,一个关于提升王室血脉的计划。

    托佛文是能够纯化骑士血脉的巫师。奥古斯特得到了他,做了该做的事情。

    从此,奥古斯特与四大王侯家族的高阶骑士、骑士和见习骑士层出不穷。鸢堡的实力突飞猛进。可是莱恩的父王和托佛文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奥古斯特家族的白银血脉难以支配如此众多的高阶骑士和实力暴涨的四大王侯。

    糟糕的是,托佛文的巫术无法帮助奥古斯特家族的白银血脉突破极限。等托佛文老死,主弱从强的隐患终将酿成大祸。

    于是,老国王和托佛文制定了一项秘密计划。他们打算培养古老的黄金血脉,替换掉奥古斯特的白银血脉。

    温布尔顿成了主要培育对象。

    为了实现最终目标,老国王和托佛文撇开夜枭,暗中组建了无面者,并让无面者实际控制了夜袭。

    在无面者和夜枭的共同努力下,冈比斯的温布尔顿都成了托佛文的试验对象。索伦因此成就白银骑士,而维克多出身低微却觉醒了月精灵血脉。

    可惜他们都不是黄金血脉,但托佛文在维克多的身上看到了希望,他暗中引导路德维西迎娶一位天然觉醒的月精灵贵女。谁也没料到,彼得家族的长子居然把她给杀了。

    老蜘蛛气得吐血,却又无可奈何。

    幸运的是,被托佛文当成失败品的维克多居然在西尔维娅的正确培养下,血脉中潜力得到全面释放。托佛文欣喜若狂,他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再次确定了维克多的血脉潜力。

    结论值得欣慰,维克多在三十二年后将变成金发金眼的高贵形态。

    托佛文外表慈祥和蔼,却长着一副铁石心肠,甚至暗中设局害死了先王后琳达,只为了培养罗兰.奥古斯特。而且托佛文效忠的是莱恩的父亲。他遵照老国王的命令,只让冈比斯的国王和无面者死士参与计划,就连罗兰和戈隆侯爵都不知情,甚至还沦为他的棋子。

    事实上,戈隆侯爵也察觉到了奥古斯特的血脉危机,他邀请安德烈殿下访问鸢堡同样抱有提升王室血脉的想法。可是,他为什么会察觉?为什么想到了安德烈?罗兰为什么不给安德烈半点机会?

    凯瑟琳现在想起来都感到不寒而栗,而她早就成了老蜘蛛的棋子。

    神灵骑士的阴影始终笼罩着鸢堡,从西尔维娅的手中夺回“果实”必将引发她的雷霆之怒。但奥古斯特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又怎么可能放弃维克多?

    接下来布局,凯瑟琳不敢去想,却又不得不想。

    如果维克多拒绝奥古斯特的善意,鸢堡只能毁掉他。在此之前,在老蜘蛛陨落之前,鸢堡必须得到他的血脉,作为后手。

    凯瑟琳正是这项计划的执行者。

    能够与维克多恩爱缠绵是凯瑟琳梦寐以求的事情,但“心上人”可能有生命危险又让凯瑟琳备受煎熬。

    抱着拯救爱人高尚情怀,凯瑟琳愤怒的道:“维克多不是‘果实’,他不会自己掉到篮子里,我也不是生育工具。只有真实的感情才能赢得维克多的信任!而感情需要培养,你这个无面者明白吗?”

    “如您所愿,尊贵的陛下。我很乐意接替您,与维克多生一个孩子。”艾瑞尔惊喜的说道:“我这就去向首席传达您的旨意。”

    “等等!”

    凯瑟琳拉住转身欲走的艾瑞尔,虚弱无力又娇羞不已的道:“谁说我不乐意了

    “亲爱的,你说的没错。我是个无面者,还是无面者的三位次席之一。可无面者也有感情!我深爱着莱恩,虽然他从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我的爱人已然陨落,可我还活着……知道这是什么吗?”艾瑞尔拉着凯瑟琳的纤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凯瑟琳触电般的缩回手,惊讶问道:“你怀孕了?”

    “嗯。”艾瑞尔抚着自己的小腹,满脸幸福的说道:“一个小生命,来自我的丈夫。尽管我还会思念莱恩,但也爱着自己亲手培养的‘果实’,以及我们的后代。因为我是白银女骑士,繁衍血脉是我莫大的荣耀和幸福。可我一直等到我的小丈夫成就骑士,才孕育了这个生命。”

    “亲爱的凯瑟琳,你一直拿我当姐妹,我也从来没有辜负你。”艾瑞尔直视凯瑟琳的眼睛。

    凯瑟琳沉默了一下,柔声道:“是的,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一直维护我和爱德华。”

    “无面者只服从王室成员的命令,即便牺牲性命我也绝不背叛你!这是先王给我的命令,也是我的意愿。请你相信我,果实还没有成熟,现在不是品尝他的时机。”艾瑞尔诚恳的说道。

    凯瑟琳的脸上浮起了艳丽的红晕,嗔道:“你在想什么呢?我只是以王太后的身份去见见他。”

    “秀发已经及腰了。”艾瑞尔捧起凯瑟琳的长发,轻笑着说道:“你有多久没有运转斗气了?两年,还是三年?情感压过了理智,以你现在的状态根本抵挡不住维克多的诱惑。至于维克多,呵呵,精灵血脉对美丽的事物向来没有抵抗力,否则德拉文陛下也不会占有一名传奇圣骑士。在我们看来,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的运气比较好,艾莉婕没有趁他意乱情迷的时候痛下杀手。”

    “你现在去见维克多,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难道你想让三代人的努力都前功尽弃?或者,你现在运转斗气,消除体内的药剂效果。我绝不阻拦你去和维克多幽会。”

    凯瑟琳长叹一声,阖上眼帘,低声道:“好吧,我接受你建言,不去见维克多。”

    艾瑞尔的玉手抚过凯瑟琳光滑平坦的小腹,咬着她的耳朵,吃吃笑道:“亲爱的,再忍一忍。你终有一天能得偿所愿,和维克多孕育一个血脉高贵的子嗣。”

    就在此时,一名宫廷侍女敲了敲木门,在屋外禀告:“陛下,罗兰殿下和威灵顿小姐疑似发生冲突,就在兰德尔子爵所处的休息室。”

    凯瑟琳精神一振,两眼放光的说道:“稍等一下,我这就过去。”说完,她推开艾瑞尔,随便捡起一件白色连衣裙,穿戴整齐,踩着亮银色高跟鞋,就这么披散着秀发推门而出。

    艾瑞尔气得直跺脚,一边追着凯瑟琳,一边低声抱怨道:“恋爱的女人真可怕……等维克多被你吓跑了,看你后悔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