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一见钟情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王太后走进在休息室,维克多只觉得眼前一亮。

    凯瑟琳的美貌毋庸置疑。据说,先王莱恩当初正是因为提利尔男爵之女的五官酷似年幼的罗兰,这才娶其为妻,并要求新王后扮演长公主母亲的角色。凯瑟琳也明白自己的天然优势,处处表现的都与罗兰十分合拍。两人朝夕相处,似母女又似姐妹。正应了传奇圣武士的图尔南斯心灵理论——心灵改变内潜,内潜改变外在。

    点燃心灵之火的骑士内外合一,相由心生。凯瑟琳踏足白银领域,她的容貌长相和罗兰几乎别无二致,相差的只是发色、眼眸和气质。

    在维克多的印象中,凯瑟琳王后是成熟雍容,优雅迷人的贵妇典范。她喜欢造型繁复的华丽长裙,盘起秀发,佩王后冠冕和精美的首饰,举止端庄却不矫揉造作,美艳动人却不轻佻,自信从容却不刻薄傲慢,总是用细微生动的表情和一双明媚的眼眸表达喜悦、忧伤、责备、赞赏、鼓励、嗔怪的情绪。

    今天,凯瑟琳身穿一件风格简约的束腰连衣裙,全身上下没有任何首饰,显得较为朴素。但那件连衣裙裁剪的很得体,将凯瑟琳坚挺饱满的胸部,纤细柔韧的腰肢勾勒的淋漓尽致,半圆形的领口显出精致的锁骨和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却不露半点艳色春光,这反而让人期待她弯腰之后的风景,裙摆之下,一截玉光致致的秀美小腿配上一双亮眼的银色高跟鞋,自然大方而又暗藏妩媚。

    静则婉约,动则妖娆。连衣裙搭配高跟鞋绝对是女性的美化神器。维克多确实被凯瑟琳的这身装扮给撩到了。

    维克多的高阶骑士伴侣个个都是绝色。西尔维娅的美貌与风情举世无双,无人可及。索菲娅紫发紫眼,天然魅惑,艳压王都贵女,号称布利诺尔城第一美人。吉莉安媚骨天生,冷艳迷人,不输给索菲娅分毫。

    不过,维克多眼中的凯瑟琳却是独一无二的。

    小男爵第一个暗恋对象就是王后,他的青春萌动对维克多少有一些影响。但这并非凯瑟琳吸引维克多的主要原因。

    穿越者最大的心理问题是挥之不去的的孤独感。当一个人生活在到陌生的世界,肯定渴望有一个同伴,如果能够选择,那最好是一位异性同伴。

    维克多为吉莉安复制高跟鞋正是出于对前世的怀念。如今,高跟鞋风靡整个贵女圈,还自动衍生出了连衣裙。穿上新款服饰的贵妇名媛们很像现代女性,但她们的身上普遍存在一个区别于地球世界的特征。

    在公共场合披散长发是贵族女性的特权。只要没有贵族姓氏,即便封臣的妻妾无需劳作,也必须扎起发辫或用丝巾包住头发,否则就犯了冒充贵族的罪行。但是,贵女只留方便战斗的披肩长发,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她们会毫不犹豫地割掉秀发。

    习惯了和平生活的现代女性见到矮小丑陋的地精多数都会被吓得脸色发白,尖声惊叫。骑士贵女一个个美的冒泡,论颜值,论身材,甩地球上的美女几条大街那么远,可她们就算杀一打地精,眼皮都不带眨一下,还能若无其事的聊天调侃。

    所以,贵妇名媛的披肩长发时刻提醒着维克多,美丽动人的外表下是凶残的芳心。

    凯瑟琳琼鼻樱口,明眸善睐,如瀑秀发垂落腰间,1.68米的个头在女骑士当中属于娇小玲珑的类型,天生就有一股惹人怜惜的娇弱韵味。

    大骑士的内在决定外在。凯瑟琳卸下王后的盛装,现出其娇美温柔的本来面目。当然,以她的出身,有小鸟依人的性格不足为奇。

    维克多不知道凯瑟琳以的这样心性如何成就的白银阶,但就是那一头及腰秀发触及他内心深处的回忆。维克多看到的是一位白裙飘飘,长发飞扬的现代都市女郎,高跟鞋踩着优雅的猫步,正款款走入剑与城堡的画卷。这令他如沐春风,倍感亲切。

    凯瑟琳已经很久没有运用斗气提升感知了,但大骑士的敏锐目光让她清晰地看到维克多眼神中的惊艳与热切。患得患失的一颗芳心终于落下,接着就掉入一缸蜂蜜酒中,甜丝丝,熏熏然,如坠云端却又特别的踏实。

    暗恋情人目瞪口呆的俊美模样,凯瑟琳怎么看怎么喜欢。于是,那股发自内心的柔情蜜意化作惊人的媚态,直接映入维克多眼中。

    其实,维克多虽然外貌俊美,气质神秘,但缺少阳刚之气,更符合意志强大者的审美,对于习惯依附强者的弱女子反而没有太大的吸引力。

    提利尔家族底蕴浅薄,奉承钻营是他们的生存发展之道。凯瑟琳从小受到的家庭教育都是如何取悦强大高贵的伴侣,养成了一副温婉柔弱的品性。可她毕竟是个大骑士,又侍奉过高贵的黄金骑士,再不济也不至于一见到维克多便心灵失守。但凯瑟琳深知眼前这个俊美如女子的少年领主再过32年就是第二个剑圣德拉文。

    剑圣!那可是精灵族的皇者,是比月精灵更古老,更高贵,更强大的太阳精灵!

    有学者声称,一万多年前,月精灵王族与温布尔顿通婚,主要是想利用元素海纯化骑士血脉的效果,重现精灵帝国遗失的皇族。

    剑圣德拉文横压一世,就连无可匹敌的神灵骑士也要在他的光芒下雌伏,只能用绝世美貌和满腔柔情将其牢牢缠住。德拉文的情人都是黄金女骑士,那些和他有过纠葛的贵女都被赶得远远的。

    维克多将来也一样。但凯瑟琳能够和未来的剑圣相爱一场,孕育一个后代,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此刻,凯瑟琳满心喜悦,开心的都要炸开了。她含情脉脉的目光与维克多热情的眼神相互交缠,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瞬间。

    艾瑞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跨出一步,半挡着凯瑟琳,说道:“兰德尔阁下,威灵顿小姐,请上前见礼。”

    “玛格丽特.威灵顿见过王太后陛下,愿陛下青春永驻,美貌长存。”玛格丽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冽,似乎对王太后和兰德尔子爵眉目传情一无所觉。

    维克多清醒了过来,有些失望又有些诧异的想到:凯瑟琳还是凯瑟琳,不可能是和我一样的穿越者……否则高跟鞋和连衣裙的装束早出现了……可她看我的眼神怎么会如此深情?难道是中了巫术?不应该啊,大骑士内外交汇,心灵圆满,意志坚如磐石,足以抵挡绝大多数的巫术……她想引诱我?那也不能当着未来王后的面……还是慎重点的好。”

    “陛下,日安。”维克多神情冷淡的说道。

    前王后捕捉到维克多眼神中的一丝失落,自动把心上人的冷淡反应理解成他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而刻意遮掩。凯瑟琳顿时觉得屋内的蜡烛有点多,尤其玛格丽特和艾瑞尔这两根大蜡烛格外的碍眼!

    碍眼…..还碍事……真讨厌!

    “这是私人场合,无需多礼。”凯瑟琳矜持的颌首,微笑着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温柔似水的目光从维克多的脸上转向了玛格丽特,立刻有了一丝警惕,就像妻子在审视与丈夫闲聊的女性。

    维克多说道:“哦,我们聊了一些关于布利诺尔城与维斯托克的风土人情……”

    “我们聊了我和爱德华的婚姻和爱情,其余的时间,什么话都没说。”玛格丽特表情平静的拆穿维克多撒谎。

    气氛一时冷场。

    凯瑟琳怔了一下,问道:“玛格丽特,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负责保护国王的福尔特伯爵被罗兰临时调到荣耀骑士团,处理一些非必要的团务。我遵照罗兰殿下的命令,接替福尔特伯爵,保护国王陛下。”

    “那国王呢?”凯瑟琳好奇的问道。

    “被罗兰殿下带走了,还有约克家族的安吉丽娜小姐和凯特琳娜夫人。”玛格丽特表情平静的向王太后告状:“长公主殿下故意用凯特琳娜夫人和兰德尔子爵刺激我,她想让我放弃教导国王陛下。”

    凯瑟琳揉了揉额角,头疼的说道:“我知道了……罗兰肆意妄为,我会责备她……亲爱的玛格丽特,你先下去休息。由我来接待兰德尔子爵,艾瑞尔,请你送送玛格丽特。”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走。”

    威灵顿小姐提起裙裾一一施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凯瑟琳收回目光,含笑问道:“玛格丽特性子清冷……没有怠慢你吧?”

    “威灵顿小姐性情直率……令人佩服!”维克多由衷的说道,顿了顿,他朝旁边的宫廷女爵施礼:“艾瑞尔老师,见到您美貌如昔,我很高兴。”

    伯爵夫人风情万种的横了维克多一眼,掩嘴娇笑,“兰德尔大人,您不记恨我打过您的屁股,我就谢天谢地了。”

    维克多眉毛一扬,说道:“打的重,才能铭记于心。老师的教导,我从未忘记。对您的感激也是出自真心。”

    女伯爵幽幽的叹道:“维克多,你长大了…….也更有魅力了……能够教导您,亦是我毕生的荣幸。”

    艾瑞尔负责教导小男爵宫廷礼仪,小男爵挨过她的藤鞭,但她也教小男爵取悦女主人的技巧。两个人不该做的事情没做,该做的事情一件没少。这也是艾瑞尔说莱恩从未把她放在心上的原因。

    莱恩.奥古斯特已然陨落,而眼前的小男人将成为举世瞩目的大人物……艾瑞尔后悔过当初为什么要守着对国王的幻想,为什么没有自暴自弃,和维克多更亲密一些。现在的兰德尔子爵再不是她可以染指的果实……不过,我将来可以对孩子们说:祖母夺取了兰德尔陛下的初吻,还狠狠地揍过他,不止一次……艾瑞尔温柔地抚着小腹,那里才是她的幸福和希望。

    凯瑟琳嫉妒地盯了艾瑞尔一眼,优雅的笑道:“维克多,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三天前才见过。”维克多想了想,补充道:“在国王的加冕典礼上。”见凯瑟琳神情黯然,他又有些不忍心的说:“在此之前,我有4年15个月又12天没有觐陛下。”

    原来你记得这么清楚……艾瑞尔真是讨厌……太碍眼!

    凯瑟琳转嗔为喜,一张俏脸容光焕发,声情并茂的说道:“你离开王都,前往人马丘陵就职至今快5年了,一共2856天……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你……我还记得,你告别的时候对我说,一定不辜负我的厚望,要在人马丘陵做出一番事业,当一个优秀的领主……亲爱的维克多,你确实做到了,我以你为荣。”

    维克多当然记得小男爵在女主人面前表忠心的过程,他还记得前世有人说过,当一个女人因为你的言语而忧伤,而喜悦,那她一定是爱上你了。

    这句话并非真理,因为还有演员这个职业。超凡女骑士要是穿越到地球,绝对会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明星。

    维克多试探道:“陛下,我感激您的垂青和栽培,可我无法再回到过去……西尔维娅殿下是我的爱人,约克家族是我的强援。”

    “当然,如果你辜负西尔维娅殿下的一片深情,我反而看不起你。”

    凯瑟琳梨窝浅现,低着头,轻声说道:“不要叫我陛下……鸢堡只能有一个女主人,等爱德华和玛格丽特完婚,我将以公爵的身份离开鸢堡……你可以叫我公爵夫人,或者……凯瑟琳。”

    这个世界的女性从来没有守节的说法,即便是王太后也可以组建新的家庭,把自己的血脉延续下去。事实上,国王和王后先是职务,之后才是家庭关系。他们的婚姻同样遵循主从强弱的伴侣结构。只不过,绝大多数的王后都是低血脉的贵女,在婚姻中天然处于弱势。像玛格丽特和爱德华的婚姻纯粹出于政治需要,就算爱德华晋升黄金骑士,他们的子嗣也不可能继承王位,只属于威灵顿家族。

    凯瑟琳求爱的意图昭然若揭,她这么说是为了提前排除与维克多结合的障碍。

    维克多抱着谨慎的态度,默然不语。

    凯瑟琳继续说道:“放你去人马丘陵就职,我也是迫不得已……当时,安德烈殿下向罗兰求婚,王都贵族都支持这桩婚姻。我们的形势十分险恶,我必须团结温布尔顿商会,只能听从索菲娅的建议,把你送出王都……当我意识到索菲娅并非真的效忠于爱德华,我曾试图利用教会的力量,把你弄回来……现在想起来,是我太天真了……幸好你有足够的智慧,没有配合我的筹划,还以此赢得了西尔维娅殿下的青睐……否则,你要是出了意外,我永远都无法原谅我自己……亲爱的,你不会怪我吧?”

    鸢堡女主人软糯的声音让维克多的身体酥了一半,另一半,汗毛直竖。他定了定神,先摇头后点头道:“索菲娅向安德烈求爱并没有什么用。黄金骑士选择白银骑士伴侣的条件十分严苛,亲密关系不是那么容易建立的。”

    “我知道。”凯瑟琳含笑说道:“但罗兰需要一个推脱的借口……戈隆侯爵联合四大王侯家族向罗兰施压,她也有些吃不消。”

    维克多眼眸微微一亮,故作沉吟的问道:“巴斯特恩、葛瑞华德、路德维希、利奥波德?他们是您的政敌?”

    “以前的政敌……现在的忠犬。”凯瑟琳摇头失笑,如释重负的叹息一声:“好了,都过去了,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维克多,你想去看看你曾经的卧房吗?”

    凯瑟琳的状态有些诡异,考虑到鸢堡中的巫师,维克多并不想和她产生瓜葛,可既然躲无可躲,他决定干脆趁机试探一下其中的缘由。

    再次确定贴身存放的紫金币护身符没有异常,维克多点头接受了凯瑟琳的邀请。

    小男爵的旧居位于鸢堡内廷,距离外堡颇有一段路程。好在鸢堡风景别致,维克多身边又有一位长发飘逸,白裙似雪的绝色佳人相伴。每当维克多的眼睛飘过,凯瑟琳立刻回以含情脉脉的羞笑。莫名温馨的情绪始终伴随着两人,等到了旧居门前,维克多居然觉得时间过的太快。

    旧居门前有一尊持剑武士石像。这尊石像雕刻的并非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但粗旷的线条透出一股厚重逼人的气势。如果猝不及防的突然撞见,它确实令人心惊胆颤。

    “我在蓝琥珀的旅馆遇到了一位技艺超凡的雕刻大师,他自称是鸢堡的御用石匠,还说要为我雕刻一尊精灵形态的塑像……可是他太老了,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拿到那尊石像……”维克多抚摸着武士石像,摇头叹道。

    凯瑟琳虽然不能使用斗气,但她对这个问题早有预案。她微微蹙眉,沉吟着问道:“那个自称鸢堡石匠的大师叫什么名字?”

    “卡托尔.杰明男爵……嗯,外表差不多有80多岁了,他的手却很稳定。”维克多眼中暗藏锋芒,不经意的试探道。

    “那就不会错了。”凯瑟琳点点头,嫣然笑道:“卡托尔男爵是鸢堡的守墓人,他的雕刻技艺超凡入圣,只是他性情孤僻,不爱与人打交道……你还没有进鸢堡,他就已经回乡下养老了……卡托尔大师肯为你出手雕刻石像,也是你的运气好……不过,他的岁数确实有些大了……这样吧。”

    明艳动人的王太后转过身,威严的吩咐道:“艾瑞尔伯爵夫人,传我的旨意,让内务府派人给卡托尔男爵送去四瓶金边葵药剂和500金索尔,等男爵完成了兰德尔阁下的石像,就直接运往平湖镇。”

    艾瑞尔从凯瑟琳的眼眸中读到一丝恳求。她心一软,屈膝行礼:“如您所愿,陛下……我去去就来,请您稍等半刻钟。”

    宫廷女爵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凯瑟琳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挽住维克多的胳膊,巧笑倩兮的道:“亲爱的,为什么不进去看看呢?”

    不知怎么回事,维克多对凯瑟琳这种程度的亲热已经不再抗拒。他任由曾经的女主人挽着,迈进小男爵的故居。

    房间内的陈设一如小男爵意志侧中的记忆,就连装饰的花盆还是当初的那些,只是其中的长青草已变得繁茂旺盛。然而,维克多已经不再是小男爵,更不需要模仿他过去的性格。

    “和我同一批的宫廷侍从都是6个人一间屋,只有我一个人占两间房。为此我还被他们排挤过,甚至在夜里偷偷的哭鼻子……那些家伙现在都怎样呢?”维克多转头问道。

    正在闩门的凯瑟琳被吓了一跳,她轻灵的转身,纤手按住饱满的胸口,眼中带着羞涩又甜蜜的慌乱,似乎觉得这样有失仪态,便红着精致的小脸,快步走到一张贵妃椅前坐下,抿嘴窃笑道:“亲爱的小维克多,你是特殊的一个……”深深地吸了口气,优雅的坐直身体,大胆回望维克多灼热的目光,“亲爱的,能和我聊一聊,你在人马丘陵的经历吗?”

    “当然。”维克多压住心中的旖念,颌首道。

    “别急。你作为鸢堡的侍从,见到曾经抚育你的女主人,却未向她行半跪礼。这可是不是绅士该有的风度。”凯瑟琳向维克多伸出纤美白皙的右手,嘴角噙着顽皮促狭的笑意。

    向高贵的女士行吻指礼是正常社交礼仪,可如果向坐着的女士行半跪礼就有两种不同的意味。一种是代表虔诚和恭顺的效忠。骑士必须保证适当的距离,不能触碰女主人的身体,而贵族夫人也同样保持应有的矜持。另一种,完全是求爱的姿态。骑士向贵夫人求爱,得到允许之后,便可以有身体上的接触,比如握住爱人的小腿,或者亲吻。

    凯瑟琳仪态优雅的举着纤手,笔直匀称的小腿紧紧地交叠在一起,她的眼神大胆又热烈,饱含着对爱情的祈求与邀请。

    不伦不类的礼仪让暧昧的气氛充斥着令两人都难以忘怀的房间。

    维克多不是一个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的人,他属于被女骑士一推即倒的类型。他的意志根本不能和骑士相比,哪怕莉莉娅都把他给轻易推倒了。他之所以敢和凯瑟琳玩这么危险的游戏,靠的是米勒的护身符和X-3生物芯片。

    米勒至少是个传奇级别的神眷者,对比传奇级别的巫师。他的护身符足以保证维克多免受巫术的伤害。而X-3能够让他进入绝对理智的状态,凯瑟琳想要魅惑他也是不可能的。

    维克多高估了X-3,更高估了自己。

    如果凯瑟琳像索菲娅那样,一眼就能调动他的情绪,他或许有激活X-3的动力。但凯瑟琳对维克多一片真情,从她的打扮到身心状态触动了维克多的内心,再加上小男爵记忆中香艳画面,以及王后身份带来的反差......这些都深深地刺激了维克多。他现在已经欲罢不能。

    凯瑟琳明送秋波不属于X-3设定的危险状态,它反而根据维克多的情绪,调整了他的激素水平,让他更有魅力,无形中鼓励了凯瑟琳求爱的勇气。

    如果没有这个功能,X-3的设计才叫失败。

    可以说,维克多在高阶女骑士面前无往而不利,X-3功不可没。

    郎情妾意的两个人独处一室,该发生的总会发生。

    维克多在凯瑟琳面前跪下,右手越过她的玉指,缓慢而坚定地握住骨肉匀亭的小腿。细腻柔嫩而又充满弹性的触感让维克多鬼使神差般的说道:

    “黄金面具。”

    望着心上人深邃迷人的漆黑眼眸,俊美无俦的容貌,还有那涌动不息,吹拂裙角的风,凯瑟琳早已心神俱醉。当听到维克多说出“黄金面具”,她的脑海中“嗡”的一声,整个人都变得摇摇欲坠。

    天啊……他知道了……是啊,他是未来的剑圣。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总会知道的……他会不认为我是个放荡的女人……他会不会怀疑我对他的爱……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凯瑟琳侧着头,不敢接触维克多的眼睛,绝美的脸蛋染上了胭脂,娇艳一直晕到了耳尖,纤巧秀挺的鼻梁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长长的睫毛不停颤动,半阖的眼眸里似有一片晶莹的泪光。如果不是还能感受到维克多手心的温度,她只怕已经软到在贵妃榻上。

    这一刻,维克多看到的不是一名强大的超凡骑士,不是一位高高在上的王后,他看到一个柔弱娇媚到极点的贵女,一个为情所困的绝色佳人。

    各种情绪都被推到了顶点,又被揉成了一团,剩下的只能是不顾一切的占有和征服。

    维克多托起凯瑟琳尖俏的下巴,痛吻晶莹水润的红唇。

    凯瑟琳太久没有运转斗气了,自服用孕育药剂开始,她的身体和心灵都已经做好了接受维克多的准备,藤蔓一样的性格加剧了对爱情的自我暗示。面对心上人的热吻,她没有抵抗,只有顺从。

    这一刻,她仿佛被巨大的幸福所包裹,快乐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闭着星眸,全心全意的回应着爱人之吻,根本没有注意到维克多的眼眸中闪耀着时隐时现的金色流光。

    维克多总是被动的接受爱情,他的伴侣都有政治联姻的味道,而妥协的背后其实是对异世界的本能抗拒。

    唯有这一次的冲动是纯粹的情绪勃发——与曾经的女主人偷情。

    偷情不是爱情,它源自生命繁衍的本能,而超凡生物的本能与世界本源有着微妙联系。当维克多奋不顾身想要占有凯瑟琳的时候,意味着他接受了小男爵,也接受了这个世界。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追求天人合一的金蟾秘形自然发动,开始构建新的突破点。来自地球的X-3却无法处理月精灵血脉、心灵之力和世界本源的交互,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即将被金蟾秘形变成契合世界本源的新形态。

    然而维克多并不知道这一切,他完全沉浸在与王后偷情的刺激中。

    “连半刻钟都不到……凯瑟琳,我就知道你会忍不住的……你根本不了解孕育药剂与维克多相互吸引……”艾瑞尔的心里不停叹息,站在门外咬牙切齿的来回徘徊,最终还是举手震开了门闩。

    香艳的一幕让艾瑞尔好气又好笑,还有一点羡慕。

    凯瑟琳看来是无药可救了……女伯爵咳嗽了一声,对着“压迫”王后的小侍从扬声说道:“兰德尔阁下,这就是你回报陛下的方式吗?未免太失礼了吧。”

    维克多猛然惊醒,金蟾秘形戛然而止,行将崩溃的X-3重新凝聚,眼神恢复了清明。

    凯瑟琳闭着眼睛,躺在贵妃榻上喘息了一会,起身靠入爱人的怀抱,羞涩又甜蜜的呢喃道:“亲爱的,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保证我今后只属于你一个人……以后有机会,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无面者次席根本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如果她没有阻止这一切,鸢堡将提前得到梦寐以求的黄金血脉,而维克多也能踏出最关键的一步。

    维克多脑海中一片空白,似乎有所察觉,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惊诧于X-3居然没有刚才的记录。

    在凯瑟琳的眼中,亲密爱人的表情尴尬到可爱。她噗嗤一笑,在维克多的唇上啄了一口,重新系好腰带,整理了裙子,穿上高跟鞋,临走前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处于神游状态的爱人,贴心的关上门,给他舒缓情绪和整理衣服的空间。

    凯瑟琳瞪了艾瑞尔一眼,哼了一声,甩了甩头发,迈着优雅轻快的步伐离开了侍从居舍走廊。

    我是不会告诉你,我和维克多在一起有多愉悦。

    维克多还在房间呆呆的想着。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