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各明其志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埃克特.温布尔顿勋爵,雄鹿商团的五大领队之一。你曾经在侯爵府见过他一面,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索菲娅挽着维克多的胳膊,在花园中漫步,边走边说:“埃克特掌管6支商队,专门负责多铎东南领地通往纳维尔盆地的一条贸易商道。他常年往返于德韦米克家族的登石城和斯米尔洛家族的铁岭城,很少回布利诺尔。”

    小男爵的意志侧中没有关于埃克特勋爵的记忆。他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但埃克特目前在维克多手中。至于他具体的行程和位置,维克多也不知道。

    黄金恢复药剂对骑士家族关系重大,维克多用它布局黄金团战略必定引起约克家族的明查暗审。恢复药剂效果逆天,维克多想不出完美洗白它的办法。无论他怎样布局,在西尔维娅的眼中必有破绽。

    黑笔描白纸,越描越黑。在聪明人面前装聪明,越装越蠢。

    既然如此,那干脆不描了,让聪明人自行脑补。

    维克多向巴罗尔提出要求,不过问执行的细节。老密探不知道那份配方的真正价值,他的计划肯定漏洞百出。西尔维娅追问起来,维克多不知情,不解释,不交人。只要西尔维娅无法舍弃恢复药剂和黄金团的巨大利益,约克家族自然要替维克多掩饰配方的来源,并推动黄金团的发展,确保关键药材能源源不断地从亚瑞特流入人马丘陵。

    维克多经过深思熟虑才制定了这份以漏补漏的计划。他有绝对的把握。

    岩砖不就这样吗?

    西尔维娅只是没说破而已,维克多对此心知肚明。

    炼金帝国的技术都要拿出来用,没有严格保密的可能性。炼金生物才是维克多的核心机密。西尔维娅参观过山丘秘堡,炼金人类在她面前晃了也不止一次,她都没能发现异常,维克多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埃克特?没什么印象……亲爱的,请继续说。”维克多诚实地摇头。他的确不认识埃克特勋爵。

    “博瑞人在多铎王国境内使用暴力手段恐吓雄鹿商团的外围成员,迫使他们投靠南风商会。但雄鹿商团的高层坚决抵制南风商会的欺压。埃克特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因为他冠有温布尔顿的姓氏……南风商会几乎不可能重用雄鹿商团的温布尔顿,除非他们愿意放弃贵族身份。”

    索菲娅继续说道:“埃克特亲自坐镇登石城,与南风商会的爪牙暗中交锋。两个多月前,他突然离开了登石城,只带走几名心腹护卫。但埃克特向我汇报了擅离职守的缘由。信中说,他截获了一个重要情报,关系到博瑞人和多铎领主的交易。为了防止消息走漏,受到德韦米克家族和博瑞人的追杀,埃克特勋爵打算隐匿行踪,秘密潜回布利诺尔。他两次用红眼鸦向侯爵府报告行程。他最后一次出现在多铎王国的南部边界。按道理,一个多月前,他就应该进入了冈比斯……可埃克特从此杳无音讯。我确定他失踪了。”

    “你没有派侯爵府的骑士去接应他?”维克多问道。

    “派了,根本就没找到人……埃克特带了三只放飞雄鸦,我们和他只能保持单线联系。你让我的骑士怎么接应他?”

    索菲娅摇头叹道:“冈比斯温布尔顿的情况你也清楚,我们以姓氏传承而非血脉。每一代侯爵和他们的继任者几乎都不是直系亲属……我这个侯爵连温布尔顿的血脉都没有。埃克特和亚伯之类的勋爵同样没有温布尔顿血脉。事实上,他们以温布尔顿的名义行商,对侯爵府谈不上忠诚。”

    “你怀疑埃克特投靠了博瑞人,他故意用失踪假死的方式,保全自己的家庭和爵位?”

    索菲娅点点头说道:“这种可能性很大。无论埃克特是真的被博瑞人灭口了,还是背叛了我,结果都同样糟糕。如果雄鹿商团的贵族领队都遭遇不测,商团很快就会土崩瓦解。”说着,索菲娅靠入维克多的怀抱,柔声道:“亲爱的,你答应过要帮我的……我相信你会帮我,可我现在必须先去一趟多铎王国。”

    维克多扶着索菲娅的肩膀,直视那双紫色眼眸,沉声道:“应霍拉.路德维希伯爵的邀请?”

    小丈夫什么都好,就是嫉妒心重,总是把伴侣看成自己的附庸,不容许他人染指。但这也说明,他重感情,而且非常依恋自己。

    索菲娅感到无奈又有一些甜蜜。她轻咬红唇,委委屈屈的道:“我不是拒绝了路德维希的绅士礼物吗?你为什么还不相信我?接受邀请只是出访的借口。我需要觐见佛里德里希陛下。不管我和多铎国王的谈判有没有进展,都能稳住雄鹿商团的人心。”

    多铎的特使在公开和私人场合多次表达对温布尔顿女侯爵的倾慕,并按照骑士求爱的礼仪,送给索菲娅一套首饰,并邀请她访问路德维希家族。

    蓝琥珀旅馆的纠纷让霍拉沦为贵族圈的笑柄。这原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霍拉承认自己失礼,错把兰德尔子爵当成了贵女,并称赞月精灵贵族的美貌举世无双。按照他的说辞,该尴尬的人反而是兰德尔子爵才对。

    西尔维娅就在布利诺尔城。冈比斯的贵族有谁敢嘲笑她的情人像个贵女?多铎特使已经诚恳道歉,又赔偿了5万金索尔赎金,再抓着这个话题不放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蓝琥珀旅馆风波很快得以平息。霍拉为自己的机智洋洋得意。

    然而,蓝黎雀家族怎么能让金黎雀家的伯爵轻松过关?一盆脏水就泼了下来。

    没过多久,布利诺尔城又有了霍拉.路德维希伯爵好男色,不爱女色的流言。说他至今未婚却带着两位美貌的女见习骑士,只是为了遮掩性格上的缺陷。否则他为什么总是对兰德尔子爵的容貌赞不绝口?

    这个流言不仅恶心,还很恶毒。

    不能繁衍血脉的骑士在家族中没有地位。爱德华.奥古斯特加冕为王,诸国使节云集布利诺尔城。流言一旦传开,影响十分恶劣。

    霍拉终于慌了,经过一番衡量,他开始公开表达对索菲娅的爱慕之心,试图把蓝琥珀旅馆风波变成两位男性贵族之间的争风。

    繁衍血脉永远是骑士贵族的大问题。贵族圈极度鄙视天性错乱的骑士,但骑士追求异性伴侣却是一种美谈。无论对方是否已婚,骑士都有表达爱意的权力,如果对方拒绝求爱,绝不能死缠烂打。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属于浪漫的绅士之爱,双方都会受到贵族圈的称颂,包括被求爱方的伴侣。

    你很出色,可我的爱人拒绝了你,说明我比你更出色。你要是敢死缠着不放,信不信白手套砸你脸上?什么?我的爱人答应你了……白手套砸你脸上!

    反过来看,霍拉还没有向索菲娅求爱,兰德尔子爵就和他动了手。实际上,他是在暗讽维克多心胸狭窄,没有绅士风度。索菲娅当然不会接受路德维希伯爵的求爱。万一她要是接受了,霍拉大不了向维克多投降认输,反正打也打了,输也输了,钱也赔了,谁都不能再笑话他。

    霍拉算盘打的很精,却不知道自己把维克多彻底得罪了。当然,他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毕竟是维克多先撕破脸的。

    路德维希伯爵这么做,主要是为了消除与维克多冲突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他未必没有其他的心思。

    索菲娅长得这么漂亮,要说霍拉对她没有想法,维克多一万个不信。

    贵族圈的风气如此,维克多再生气也没用。有的贵女故意找人求爱,收下绅士礼物,再优雅拒绝,以此抬高自己的身价。吉莉安被三十多个人求爱过,她还拿出绅士礼物展示给维克多看。维克多一怒之下,花高价全买下来,再融成一团,丢进了金水河。

    索菲娅的追求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她拒绝霍拉的绅士礼物,已经给足了维克多面。

    绅士礼物是女骑士的魅力勋章,也是骑士求爱的门槛。女骑士拒绝求爱,收下礼物,算认同求爱者的高贵和诚意。反之就是对求爱者的蔑视。

    “是啊,你拒绝了路德维希的绅士礼物……那几天,他的脸色一直很难看。”维克多松开索菲娅,直视她的眼睛,问道:“如果那个白痴帮你解决南风商会,只求一夕之欢,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索菲娅怔了一下,摇头笑道:“亲爱的,你的嫉妒心真可怕……你认为霍拉有这个本事吗?”

    “如果佛里德里希呢?他向你求爱,你准备怎么做?”维克多目光变得幽深难测,咄咄逼人。

    索菲娅勃然大怒,冷着脸道:“维克多,你把我看成你的私人物品,未免太过份了!如果多铎国王缠着我不放,你会为了我去丢白手套吗?”

    这个问题如同穿心利箭,把维克多钉在了原地。他低头沉思,索菲娅花容黯淡。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气氛沉闷又冰冷。

    隔了许久,维克多抬头叹道:“恩比瑟说得没错……他说我太贪心,总想把伴侣占为己有,却不明白,高阶女骑士先是强者,之后才是女人……强者需要尊重,如果你要离我而去,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我想知道,在你的心目中,温布尔顿商会和我,谁更重要?”

    索菲娅心里一酸,拉起维克多的手,饱含歉意的说:“亲爱的,别生气。我刚刚一时情急……”她咬了咬嘴唇,柔声道:“你心里有我,我很高兴。虽然高阶女骑士都想得到你,也不愿意离开你。可是,同为白银阶的超凡者,你必须学会尊重我们的意志。你想要我屈服于你,除非你成为黄金阶以上的强者。或许,还有一种方法……”

    索菲娅搂着维克多脖子,侧头浅笑,“给我一个孩子……不,两个。你给我两个孩子,我永远服侍你,讨好你,只属于你一个人。”

    维克多大喜,环住索菲娅的纤腰,笑道:“这还不简单吗?我们肯定会有孩子……只要等我的血脉纯化彻底稳定下来。”

    “简单?你确定?”索菲娅柳眉一挑,摇头失笑:“越是强大的超凡生物,子嗣就越艰难。德拉文陛下有五位黄金骑士伴侣,诞下六位子嗣。除了铁山女皇生下一对双胞胎,其他的殿下都只有一个孩子。”

    “你的月精灵血脉还在纯化,所有人都期待你能成为第二个太阳精灵。女骑士们围着你,宠着你,就是为了提前占个位置。假设你让她们看不到希望,谁愿意把生命浪费在无休止的等待中?只怕凯瑟琳陛下也不会对你这么热情了。”

    “啊……你,你都看出来了?”维克多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说道。

    索菲娅撇了撇嘴,松开胳膊,嗔道:“鸢堡举办盛宴的时候,那么多的高阶女骑士都瞄着你,除了西尔维娅、我,还有朱蒂之外,你就只和凯瑟琳眉来眼去。你当我们都是瞎子?罗兰对你那么凶,还不是因为你在打爱德华母亲的主意。”

    “你不必担心。罗兰没有提出明确警告,说明她支持凯瑟琳追求你。”索菲娅语气慵懒,纤手却在丈夫腰肋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维克多揉了揉腰,龇牙咧嘴的抱怨道。

    索菲娅看了维克多一会,认真的说道:“我一路走来,脚踏荆棘,奋勇向前,抓住的东西从不放手!如果我抓不住温布尔顿商会,更要牢牢地抓住你。”

    “亲爱的丈夫,你休想甩开我!兰德尔家有我的一席之地。”

    “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

    维克多吐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道:“很满意!”

    索菲娅洒脱大气,自始至终都没有反问维克多:兰德尔领和她谁更重要?

    维克多身为一个男人,他的气度心胸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女人都不如?

    抛开个人感情因素,索菲娅在维克多计划中将扮演重要角色。她的立场决定了维克多的态度。

    西尔维娅拿到恢复药剂,就是黄金团由暗转明的时刻。黄金团想要发展,必然要联合掌握商道的实力领主。因此,它需要一个明面上的代理人。

    索菲娅是当之无愧的人选。

    她有能力把温布尔顿商会化整为零,由明转暗,瞬间充实黄金团的实力。唯有如此,黄金团才能得到实力领主的肯定。

    另一方面,索菲娅放弃了温布尔顿商会,她和王室的根本矛盾就此消失。鸢堡不会剥夺她的侯爵爵位,因为她的丈夫是维克多。奥古斯特家族会非常欢迎一位拥有古老血脉的王都侯爵。而且,他们掌握维克多的后代,有利于加强鸢堡对人马丘陵的影响力。

    索菲娅的位置很稳,她对黄金团主导权也将超过维克多。

    当然,维克多亲自执掌黄金团才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不过,相比黄金团,维克多的老巢更重要。

    维克多掌握龙脉药剂的主材料,可以不断培养忠心耿耿的家族精锐。平湖镇如果能拿到铜索尔的铸造权,维克多有火晶熔炉技术,铸造铜索尔都只赚不赔,再加上股份商会和野柳城两个聚宝盆。黄金团的人力和财力的转化效能都被兰德尔领淡化了。

    从长远看,维克多凭炼金塔和兰德尔家族的实力,另起炉灶,重建一个黄金团绝非难事。但从内心讲,维克多不希望有一天会和索菲娅针锋相对。她豪无胜算,人长得还这么漂亮,性子又执拗,一旦决裂,两人的关系很难弥合。而这一切又是维克多一手造成的。

    除了夫妻之情,维克多几乎没有制约索菲娅的手段。

    “亲爱的,你别着急去多铎王国。我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可以帮你彻底摆脱困境。”维克多顿了顿,摇头说道:“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完善这个想法。”

    “真的?”

    索菲娅眼睛一亮,又狐疑的道:“你不是哄我开心吧?你透露一点出来,我就信你。”

    “呃……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雄鹿商团的不够忠诚上。”维克多只得拿出一点干货,点了点她。

    “不够忠诚?”索菲娅蹙着柳眉,想了半天,最后媚眼如丝的娇声问道:“亲爱的,具体点好嘛?”

    “不要用你的魅惑天赋。现在我的脑子里全是你……什么想法都忘了!”

    维克多苦恼地敲了敲头。紧接着,微凉的红唇印在嘴上,香软的舌头渡进口腔,甜美的滋味令人陶醉。

    与丈夫吻了许久,索菲娅舔了舔娇艳的红唇,笑吟吟的问道:“现在想起来了吗?”

    “真糟糕,这下全忘了。”

    “哼!为了帮助你回忆,今天晚上你一个人睡!”

    “哦,又想起来一点。我们首先需要争取西尔维娅的支持,否则她要是掐断纳维尔与雄鹿商团的贸易,那你就只能乖乖地当兰德尔子爵夫人。”

    “是啊,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索菲娅愁容不展,如西子捧心,娇弱无限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去找她?”

    维克多放弃运转X-3的打算,默默体会魅惑天赋的美妙之处,说道:“今天,元老院召开会议,商讨鱼人战争和建港事项。西尔维娅肯定在元老院内旁听,我这就去见她。亲爱的,我的态度你还满意吗?”

    “当然。明天晚上,我和娜塔莉雅一定准备家庭晚宴,等候吾爱的归来。”索菲娅虚提裙裾,优雅施礼。

    “说来也好笑,同样是王都侯爵,我们居然没有元老院的席位。”维克多摇了摇头,向侯爵府的内宅走去。

    离开花园之前,维克多停住脚步,转身说道:“对了。如果多铎国王敢对你死缠不放……我必杀他。”

    望着小丈夫自信又强大的背影,索菲娅只觉得侯府花园的阳光竟是从未有过的明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