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各取所需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阳光透过元老院的窗户,在桦木地板上留下一排明亮的光斑。诺大的会议室内只坐着一位年轻贵族。

    他有一双琥珀色的纯净眼眸,大约25岁左右的年纪,穿着崭新的侯爵礼服,姿态悠闲地坐在索林姆家族的专用位置上。也许是想起了某件美好有趣的往事,那张俊朗的面庞挂着温暖的微笑,让略显刚硬的五官变得亲切随和,仿佛一个气质文雅,平易近人的年轻学者。

    不过,他的身体周围环绕着时隐时现的褐色气流,与那双琥珀眼眸中的亮光相互辉映。无形的力场笼罩年轻贵族身边一米方圆,室内的空气因为虚空地元素的具现而凝滞,可每当褐色气流碰到实木桌椅便撞成一团灰尘,又消逝的无影无踪。沉重的大地元素仿佛仅仅是个虚无的幻影。

    只有共鸣了36个元素位的大地骑士才能让懒惰厚重的虚空地元素变得活泼灵动,虚实由心,如臂指使。

    一个雄壮如狮的身影闯入会议室,房间内的沉重感立刻消失,滞涩的空气恢复了流动。两双琥珀色的眼眸对撞了一下,年轻贵族身边的力场异象也随之瓦解,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说,白银大地骑士是虚空地元素的领主,那黄金大地骑士就是虚空地元素的国王。国王驾临,再强大的领主也得收起傲慢,表达敬意。

    戈隆侯爵皱起浓重眉毛,沉声说道:“索林姆阁下,你连虚空元素也无法控制了吗?”

    “那倒不是。我第一次参加元老院会议,忍不住就想耍耍威风。”年轻贵族微笑颌首,笑容淡定诚恳,琥珀色的眼眸已转成了褐色。

    戈隆侯爵点头说道:“索林姆阁下,你的状态很好。我衷心希望阁下不是最后一次参加元老院的会议。那么这一次会议,您不准备安排书记官吗?”

    元老院不欢迎超凡骑士参加会议,他们对凡人和普通骑士会产生很强的压迫感,甚至能够影响参会者的意志。

    如果某个元老家族委派超凡骑士出席会议,其他家族只能派遣同阶强者参会。而元老院商讨的内容关乎领主集团的根本利益,彼此争吵谩骂在所难免。普通贵族捶桌子,摔板凳,问题都不大。超凡骑士不至于如此粗鲁,他们只会调动虚空元素,表达内心的强烈不满。会场内充满元素激流,那会议也别开了,大家比划一下拳头就行了。

    比拳头,谁能比的过西尔维娅?而超凡强者又怎能代表一个政治集团的全部实力?

    凡人才是元老会议的主角。为了避免出错,参会者一般都把家族智囊团安排在元老院的休息室,由各自的书记官记录会议内容,并传递给智囊团,帮助参会者做出正确决策。

    西尔维娅尊重元老院传统,待在约克家族的休息室内旁听。但索林姆老侯爵时日无多,他要亲自参加元老院会议,大家都不好说什么。戈隆侯爵就必须站出来镇压局面,确保会议能够正常举行。

    “家族事务该安排的都安排了。身为索林姆的子孙,我问心无愧。我现在更关注自己能否踏出最后一步。”

    索林姆侯爵站起身,鞠躬道:“殿下,我虽然比您年长了22岁,但在骑士的道路上,您是先行者。我希望能得到殿下的指点。”

    “我很乐意看到冈比斯再多一位殿下。”戈隆侯爵还了一个骑士礼,点头说道:“阁下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尽管问吧。”

    “大约三年前,我感受到来自元素海的召唤。随着时间的推移,虚空地元素的急迫感越来越强烈,我的容貌开始变得年轻,身体和斗气都达到了前从未有过的巅峰状态,可我怎么也找不到进入元素海的那扇大门。”索林姆侯爵摇了摇头,沉吟着道:“索林姆家族的殿下曾经说过构建骑士信念的重要性和方法,但他没有阐述关如何沟通元素海的。我想从殿下这里,了解一下生死试炼需要注意的问题。”

    戈隆侯爵颌首说道:“骑士强大的根源是对内外的完美掌控。地、火、风、水四大元素的平衡带来完美循环。但完美循环的结构相当稳固,极大限制了能力的提升。因此,骑士的晋升实际上是打破平衡,重建完美的过程。”

    “索林姆家族的黄金骑士先祖属于白银血脉。他们天生能够扰动元素海,并用元素海的扰动打破青铜到白银的平衡限制。所以,白银血脉晋升黄金骑士的关键只在于自身的信念。”

    “而我们这些青铜血脉的黄金骑士面临过两个问题,打破平衡、建立信念。简单的说就是我们没有门,只能通过撞墙的方式引起元素海的注意,让元素海帮我们打开一道门,然后进去,再活着出来。”

    “打破平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有生死之间的刺激才能突破完美的局限性。”戈隆叹息道:“我在骑士阶段被迫经历了的生死考验,侥幸生还,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现实情况下,骑士的等级越高,试炼的对象就越恐怖。所以很少有白银骑士能够闯过生死试练。我给你的建议是,忘记一切,顺应大地元素的特性,沉凝坚忍,死战不退!”

    “多谢殿下的指点。”老侯爵郑重施礼。

    “那么,会议可以开始了。”

    戈隆侯爵找了张椅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坐下。

    元老家族的与会者纷纷进场,每个人都带着5、6名书记官。等所有人都入座后,宽敞的会议室瞬间显得颇为拥挤。

    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关系到冈比斯王国的长远利益。黄金骑士坐镇会场,摄政王主持会议,实力领主亲自出席不说,还带来了家族的学者顾问团。而元老家族的外围领主在休息室内翘首以盼,每当野蜂一样勤劳的书记官跑进休息室宣读会议进程的时候,他们就七嘴八舌地加入学者顾问团,逐条逐条的讨论,再眼巴巴地看着书记官把建言传给开会的宗主。

    一开始,实力领主们还能在戈隆侯爵和摄政王的面前保持贵族的优雅。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争论的音量越来越大,并夹杂着拍桌子的“砰”“砰”声。这恐怕就是元老院只采用廉价桌椅的原因。

    终于,恩比瑟.约克公爵的咆哮点燃了会场的热情,各种谩骂、嘲讽、贵族专用的问候语此起彼伏,就连尊贵的威廉姆斯摄政王也开口狂喷。野蜂般勤劳的书记官在会场和家族休息室之间来回穿梭,脸上带着惊人的红晕,兴奋地说:“约克公爵骂主人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就知道模仿金水城的商品。他还称主人是卷毛羊。”

    “卷毛羊?卷毛羊成天跟着领头羊的屁股后面,掉下悬崖都不知道。他是骂主人愚蠢无脑!”一名学者唾沫横飞的嚷嚷道:“告诉主人,请约克公爵少吃点蛋糕,大号的充草皮球特别受欢迎。”

    “什么意思?”书记官追问

    学者怒斥:“笨蛋!这都不懂吗?约克家族用猪胃制作充草皮球……等于骂约克公爵像头肥猪,还是个贪财的大草包!”

    这注定是一次漫长的会议。元老院的会议室现在和嘈杂的市场没有本质区别。

    市场吵闹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钱。

    港口还没有建设,谈论开拓南大陆的利益分配为时过早。领主们只为钱而争吵不休。

    事实上,会议召开之前,该谈的事情都已经谈了。

    索菲娅很遗憾地向维克多表示,她选择在契布曼领建港口。因为兰德尔领建造港口的预算超过240万金索尔,比契布曼领足足高出60万。另外,她还要为鱼人战争支付80万的军费。总支出超过了260万,占她总财富的一半。

    260万金索尔是一块谁都想啃一口的大肥肉。但人马丘陵只能干瞪眼。

    摄政王给出的理由很充分。温布尔顿女侯爵出资建设港口,她有权选择建港地点。人马丘陵想建港口,只能自掏腰包。如果约克家族有这个钱,应该先建设那三座要塞。毕竟,王国免除了约克家族20年的税赋,还拿出120万金索尔的财政拨款,用于要塞石料的采集、加工和运输。

    当然,摄政王还是给西尔维娅留了一点面子。约克家族在鱼人战争中可以分到2万金索尔的军费。谁让约克家族的河岸线比狗啃的还干净,只有大鱼小鱼三两群,就算想多出点兵都没有借口。

    其他的家族瓜分剩下的258万金索尔,高兴都来不及。谁会替人马丘陵说话?

    众人一致认为,王国西境守卫的军队主力应当时刻防备蚁潮的突袭。鱼人战争这种小事就交给他们好了。

    契布曼家族分到了最大的蛋糕。他们负责建造港口的人工和原材料,至少能赚二、三十万金索尔的利润。诡异的是,南部领主集团的休息室比约克家族的休息室还要冷清。索林姆侯爵根本就没带书记官,似乎也没准备参与讨论。南方领主家族这时候应该在契布曼伯爵的府邸商讨合作细节。

    乔舒亚家族是第二大受益者。作为深水城的主人,他们精通港口和船坞建造。索菲娅为此向乔舒亚家支付了10万金索尔的港口设计费用。而且乔舒亚家族掌控的河岸线紧靠菲斯湖,那里的鱼人种群相当密集,是冈比斯预设的主战场。因此乔舒亚家族除了能捞一笔军费,还能向其他领主的军队出售物资补给,赚取不菲的利润。

    在维克多眼中,索菲娅无疑是最大的输家。

    花260万金索尔,除了把野蛮人送过河,啥也没捞着。

    真是个败家夫人……就算拿不到港口的所有权,拿下4个港口泊位的永久租赁权也行啊……金水河的捕捞业可是永不枯竭的财源。

    维克多为索菲娅的失策痛心疾首,为人类王国不成熟的商业规则捶胸顿足。但他的设想于法无据。

    领地的财富归于领主。港口建在谁的领地,那就是谁的。如果要推翻这条领主法则,维克多也绝不同意。

    正因为光辉法典有这条规定,教会的神职者才避免了世俗化,骑士贵族的利益得到保障。同时,它还约束了封君的权力,形成一个“只能巧取,不能豪夺”的游戏规则。

    在奥古斯特的眼中,索菲娅手中的财富属于鸢堡。王室给她留下190万金索尔,完全是看在传奇野蛮人长老的面子上。索菲娅很清楚,如果失信于野蛮人,她就丢掉了最大的政治资本。所以她不惜耗费一大半的财富,也要完成野蛮人的嘱托。

    契布曼家族付出的太少太少,根本不配拥有港口。但鸢堡想得到港口领地,吃相也不能太难看。联姻是分割领地的合法依据,交换利益才是谋求领地的潜规则。奄奄一息的索林姆家族成了鸢堡与地方领主博弈的牺牲品。可即便如此,摄政王想把铜城交给契布曼家族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两个月前,西尔维娅邀约未来的大主教和索林姆侯爵参加茶会。威廉姆斯立刻请现任的大主教剥夺索林姆家族的铸币权,从而斩断教会与索林姆家族的瓜葛,让铜城变成任人宰割的羔羊。

    不过,鸢堡没有操刀杀羊,反而要保护这头羔羊。

    国王作为封君,不能干涉,也不能让其他人干涉一个家族的合法继承权。这是游戏规则的底限。

    如果索林姆老侯爵浴血晋升,铜城还是索林姆的铜城。如果他不幸陨落,羔羊自己会寻求契布曼家族的庇护。鸢堡只是提前做了铺垫而已,并没有违背封君的义务。

    元老院的这场会议似乎和约克家族、索林姆家族无关了。

    约克公爵并不这样认为。就在大家热烈讨论出兵比例的时候,他抛出了关键问题。

    一个港口能走几条船?没有足够的船,怎么把足够多的士兵运到南大陆?没有足够多的士兵,怎么在南大陆站得住脚?博瑞王国7万开拓者,尚且被南岸蛮族反推回来。冈比斯没有12万开拓大军,那就不必冒险。

    所以人马丘陵需要建一个港口。

    开拓领地才是元老院召开会议的基础。事关开拓问题,领主们纷纷点头,但威廉姆斯一句话就让大家哑口无言。

    你们要搞就自己搞,鸢堡没钱。如果你们有钱支援人马丘陵建港口,我们顺便谈谈新税的事情。

    元老院的议题由建港出兵变成了讨论新税。领主和摄政王吵成了一锅粥。

    看热闹的约克公爵适时掏出兰德尔子爵的亲笔信,上面写:渡鸦镇欢迎王都税务官入驻。

    大家算是看明白了。西尔维娅和威廉姆斯各取所需,早有默契。

    **********************

    “索菲娅不顾南拓战略大局,不愿意在人马丘陵投资建设第二座港口。鸢堡先训斥她,后罢免其爵位,再重建温布尔顿商会。索菲娅作为兰德尔子爵夫人,剩下的190万金索尔还不是你的钱?”西尔维娅抿了一口咖啡,心满意足的说道。

    维克多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子爵夫人腰缠万贯,血脉高贵,实力非凡,手下有一批忠心耿耿的骑士,背后有一位黄金阶野蛮狂战士和两个野蛮人武器大师……她要是入主银月庄园,兰德尔家族真的要变天了。

    “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你的钱还是你的钱。”维克多放下清香扑鼻的雪耳茶,愁眉苦脸的说道。

    西尔维娅愣了一下,旋即大喜,抱住维克多的脑袋,在他的唇上吻了许久,笑语晏晏的道:“亲爱的,你这句情话真是太动听了……今晚我一定好好奖赏你。”

    维克多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抬头问道:“你想过妮可没有?”

    “我的问题是你的问题,你的问题还是你的问题。”

    西尔维娅笑意狡黠的说道:“我相信以吾爱的魅力,没有你应付不了的女骑士,包括我们的王太后陛下。”

    维克多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嘟囔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说反了……”

    西尔维娅跪伏在维克多的怀里,笑得花枝乱颤,隔了好半天才说道:“吾爱,你还真是有自知之明。”

    维克多刚要调笑几句,耳朵一动,皱眉道:“元老院变安静了,怎么回事?”

    西尔维娅将散落的发丝撩至耳后,淡淡的道:“索林姆那个老家伙终于出手反击了……他刚刚提了一个有趣的议题……呵呵,真的很有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