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维克多的绅士礼物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写出配方。”维克多敲了敲桌子,声音温和地吩咐道。

    鲁克打小跟着雄鹿商团讨生活,一路走南闯北,风餐露宿,从刷马的小厮做到商队的管事,自认为见多识广,颇具才干。他这次得罪了兰德尔家的护卫,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还准备用截获的配方和兰德尔老爷谈谈条件。可真的见到子爵,他只有下跪的冲动,尤其被那双深邃黝黑的眼眸扫过,心里竟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念头,抓起羽毛笔就写下了配方。

    维克多拿过羊皮纸,确定鲁克书写的配方与恢复药剂完全一致,随手递给身旁的翠丝莉。

    翠丝莉记下配方的内容便将信签丢进熊熊燃烧的火盆,冷眼看着它化作飞灰。房间内渐渐溢满兽皮烧焦的臭味。

    维克多从翠丝莉精致的侧颜上收回目光,转而对着鲁克问道:“你确定没有其他人见过这份配方?”

    “尊贵的大人,我确定其他人都不知道配方的内容。”鲁克低着头,恭恭敬敬地答道。

    雄鹿商团的管事思路清晰,口齿伶俐,态度也格外恭顺。他把事情交待地清清楚楚,并没有刻意隐瞒关键信息或者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但他品格低劣,为了配方居然要杀害并肩作战的佣兵,结果却害死了二十多名商队护卫。

    战熊佣兵护送商队的时候也干过杀人灭口的勾当,可他们是为了生存,更不会对同伴下刀子。

    贵族为了利益反倒会选择杀人灭口。因为他们代表的是家族,而家族的行事准则不能用个人的道德标准来衡量。

    维克多不在乎鲁克的命运,却不能不考虑费米等人的安全。恢复药剂价值连城,西尔维娅为了保住配方的秘密,不一定肯放过兰德尔家的护卫。他想了想,说道:“鲁克,如果这份配方有用,我保你不死。”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鲁克连连鞠躬。

    翠丝莉看了维克多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监禁室。等维克多出来后,她淡淡地问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说什么?”维克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你不是都听到了吗?鲁克截获了一个新型狂暴药剂的配方,他担心佣兵团和恶棍当中有博瑞人的耳目,打算先杀人灭口,再把配方交给索菲娅。然后他和埃克特勋爵被我的人给控制了。”

    “你为什么派手下去多铎的登石城?他们为什么和雄鹿商团搅在一起?”翠丝莉盯着维克多的眼睛,冷冷地问道。

    “我会向西尔维娅解释。”维克多平静地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回公爵府。”

    翠丝莉走了两步,察觉到维克多没有跟上,便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他。

    “我先去安抚索菲娅,再派人把侯爵府库存的药材送到公爵府邸。你让药剂师按照配方调制药剂。我回头再去见西尔维娅。”维克多上前说道:“鸢堡内务府的人在外面盯着,我可不想引起王室的注意。”

    “好。”翠丝莉点头道:“我把埃克特勋爵、鲁克还有你的护卫都带回去。”

    普通人很难抵御巅峰白银骑士的精神威吓。鲁克表现的如此恭顺也是翠丝莉运转斗气,施加影响的结果。费米等人要是落入翠丝莉的手中,情况就不妙了。

    “不行!我的护卫只能和我走。”

    维克多果断拒绝,并说道:“只有鲁克知道配方的内容,你带他和埃克特去见西尔维娅就行了……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翠丝莉站在原地,斜睨着他,摆出一副“就知道你有问题”的表情。维克多心生恚怒,气极反笑,走上前,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哂道:“其实,你的容貌气质令我心动。西尔维娅总说要把你送给我……也许我应该答应她追求你。不过,你就算是我的伴侣,也不能干涉兰德尔家的内部事务。”

    两个人贴的很近,互相瞪着,谁也不肯退让。

    翠丝莉气质清纯恬淡,五官精致秀丽,身材婀娜匀称,宛如16岁的青春美少女。但她身高只有1.65米,比凯瑟琳还要矮一些。她仰头瞪眼的模样非但没有杀伤力,反而特别的可爱。维克多都忍不住想对她来个摸头杀。

    看到维克多眼中的笑意,翠丝莉垫了一下脚尖,蹙起细长的眉毛,向后退开半步。

    维克多觉得自己这样对妮可的老师未免有些失礼,便收敛笑意,诚恳地说道:“抱歉。我必须对我的附庸负责。”

    翠丝莉一言不发,从轻便马车里拎出一个木质踏脚,站上去,伸出白嫩的手指朝维克多勾了勾。

    这是干什么?站在踏脚上,再和我比身高?

    维克多啼笑皆非,本来不打算回应她的莫名其妙,但看到翠丝莉严肃认真的表情,以及不远处的护卫,他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我想说你不必介意自己的身高,娇小玲珑也很可爱……如果实在不满意,可以考虑高跟皮靴……”

    翠丝莉不等语无伦次的维克多把话说完,捧着他的脸就吻了下去。

    维克多瞬间瞪圆了眼睛。他第一次被人当众强吻,而且对象还是翠丝莉。

    约克家族的护卫装作什么都没看到。翠丝莉吻的旁若无人,吻的专心致志,小巧的香舌在维克多的嘴里追逐着,挑逗着,躲避着,直到被吮住才温顺地纠缠在一起。正当维克多意乱情迷时候,她又像鱼一样的脱开了怀抱。

    翠丝莉舔了舔粉亮的唇瓣,俯视维克多的眼睛,神情淡然的点评了一句:“味道不错。”又傲娇地扬起下巴,冷笑着说道:“哼,一勾就过来了,还三天如胶似漆……恩比瑟真是高看你了。”

    望着飞扬跳跃马尾辫渐渐远去,维克多怔在原地,怅然若失。

    原来,胖子说的是我……

    他终于知道翠丝莉不待见自己的原因了。

    她的吻技与西尔维娅如出一撤。

    “大人,我们怎么办?”红隼佣兵团的费米凑上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维克多摸了摸嘴唇,洒然一笑,“先回侯爵府……等候暴风雨的到来。”

    **************************

    两天后。

    约克公爵府邸的密室。

    “真迷人。”

    西尔维娅斜卧在沙发上,表情陶醉地摇晃着一支水晶瓶。瓶子里的液体仿佛融化的黄金,在烛火的照耀下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是很迷人……简直美的耀眼。”凯特琳娜目不转睛地盯着西尔维娅手中的药剂,低声惊叹。

    “给我。”翠丝莉向西尔维娅伸出欺霜赛雪的纤手。

    “你要干什么?”西尔维娅警惕地侧过身体,背对着自己的守护骑士,轻笑着说道:“这是维克多送给我的绅士礼物,别想从我的手里拿走。”

    “给你就是浪费……我们已经浪费了一瓶。”翠丝莉夺过药剂,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精金打造的盒子中,里面还有4支相同的药剂。

    她叹了口气,幽怨地说道:“总共才配出来8支黄金药剂,马洛斯用掉2支,共鸣4个元素位。我们居然也喝了一瓶!”

    “我们不喝怎么知道维克多的礼物如此贵重?”西尔维娅嘴角噙笑,神情妩媚地说道:“我都想他了……翠丝莉,麻烦你去一趟侯爵府,把他给我抓回来。”

    “先处理完正事,再和你的小情人约会!”

    翠丝莉锁好精金盒子,坐在椅子上愣了一会神。直到现在她都没有从恢复药剂的冲击中完全缓过来。

    鲁克信誓旦旦地表示,他提供的配方是一种全新的狂暴药剂,能够同步提高士兵的力量与敏捷。药剂调配出来后,约克家族的药剂师仅从黄金般的质感就判断它绝不是什么新狂暴药剂,甚至不一定是可服用药剂。

    西尔维娅喝了第一口,便一言不发地让其他人离开,只留下了两位白银骑士。翠丝莉运转着斗气,喝下第二口,然后整个人就懵了。凯特琳娜从她手上拿走药剂,她都没有反应,或者说是无暇反应,斗气正平缓地充斥全身,总量比平时提高了整整三成,而源头却是黄金药剂。

    这那里是什么新型狂暴药剂,明明是新型的精力药水。

    只有精力药水才能提升骑士的斗气总量。然而新药剂提供的斗气与自身的斗气完美融合,意味着它还是一种骑士专用的战斗药剂。

    随后的测试验证了新药剂的效果。蔷薇庄园的秘密骑士马洛斯服下2支黄金药剂,用一天一夜时间,成功共鸣了4个元素位,实力有了极大的提升。

    依靠药水晋升的骑士都能用黄金药剂突破屏障,激活血脉的见习骑士肯定也行!

    非自然觉醒的见习骑士一直都很尴尬。他们的骑士血脉稀薄到可怜,个人实力与普通的秘法战士相差仿佛。因此激发血脉的见习骑士只能作为骑士的扈从,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时刻面临死亡或残疾的危险。大家族的子嗣宁可当一名贵族学者,也不愿意依靠洗练药剂觉醒斗气天赋。

    资深的见习骑士就不一样了,如果他们武技精湛,心灵强大,足以和普通骑士一较高下。共鸣底层十一个元素位还能提升他们的血脉纯度,其后代也有机会觉醒斗气。唯一的缺点在于他们的持续运转斗气的时间较短,很难维持2小时以上的高强度战斗。

    黄金药剂完美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它的出现标志这骑士阶层的兴盛,家族实力的腾飞。

    如此宝贵的药剂,怎么慎重都不为过。西尔维娅现在却只想着和维克多幽会?

    翠丝莉狠狠地白了她一眼,吐了一口气,说道:“黄金药剂的配方目前只有药剂师瑞特、鲁克和我们三个人知道。埃克特勋爵完全不知情,瑞特和鲁克也不知道配方的真实面目……鲁克不是我们的人,应该让他永远闭嘴。”

    “我和维克多去士兵驻地的时候就被内务府盯上了。他又派人送来一车药材。我相信府邸外面现在到处都是鸢堡的耳目。为了以防万一,我建议把布鲁斯招过来。另外,维克多也知道药剂配方,但他不会说出去,至于他的护卫……是个隐患。”翠丝莉为难地看着自己的主君。

    西尔维娅姿态优雅地起身,淡淡说道:“维克多保证鲁克不死。他的承诺就是我的承诺!他的家族护卫就更别提了。”

    “黄金药剂价值非凡。你准备怎么保密?攥在手里,不给别人服用?那它还有什么价值?拿出来用的东西没有秘密可言。”西尔维娅摇了摇修长的食指,说道:“你们谁能告诉我,问题的重点在那?”

    凯特琳娜微笑着说道:“根据埃克特勋爵和鲁克的说法,他们从假面兄弟会的手上截获了配方。而配方的主要材料分别来自亚瑞特和大沼泽。博瑞人把持尼达姆沼泽一半的贸易资源,但缺少亚瑞特的药材。这就难怪博瑞人不遗余力地对付索菲娅。南风商会想取代她,至少不能让她彻底垄断野蛮人贸易。这也说明,博瑞人掌握着黄金药剂配方。”

    西尔维娅颌首叹道:“博瑞人的问题也是我们的问题。当务之急是先稳住索菲娅……我所有的计划都要重新调整了。”

    “这些都不是重点!”

    翠丝莉盯着西尔维娅,一字一句的道:“维可多欺骗了我们!”

    “黄金药剂这么重要的东西,博瑞王国怎么可能交给德韦米克?又怎么可能派遣普通士兵押送?秘密押送还被鲁克截获,鲁克又被兰德尔家的护卫擒住……这太巧了吧?”

    “世上总有巧合……好吧,你到底想说什么?”

    翠丝莉垂下眼帘,沉吟着说道:“维克多和妮可都不欢迎索菲娅回归兰德尔领。黄金药剂的配方落在我们的手里,他算是如愿以偿了。他的岩砖、巨型砖窑、节制闸、水利工程、新农牧、野柳城、渡鸦镇、公共马车、股份商会、铸币权、暗中派人渗透雄鹿上团……所有的一切都环环相扣,早有预谋。”

    西尔维娅似笑非笑地问道:“你的结论是?”

    翠丝莉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他瞒着我们,布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局!”

    “是啊。维克多布了一个超乎想象的局……这才是我的爱人。”西尔维娅浅浅一笑,白玉般的脸颊浮现出动人的红晕,美的令人窒息。

    “你不担心他有阴谋?你不想知道他的秘密?”翠丝莉冷冷地问道。

    西尔维娅抬起头,目光凌厉地说道:“维克多能有什么阴谋?他的出身有据可查,他的经历我了如指掌,就连他第一个女人是凯瑟琳我都知道。就算他对我有所隐瞒,那也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容外人置喙。”

    “你说我是外人?!”翠丝莉气得浑身发颤。

    “你拥有他了吗?我和吾爱在一起的时候,我最亲密的守护骑士在那?”西尔维娅柳眉一挑,得意洋洋地反问道。

    “你……不可理喻!”翠丝莉跺了跺脚,把头扭到一边。

    “亲爱的别生气嘛。”西尔维娅握住翠丝莉的纤手,温柔地笑道:“记得我小的时候,家里有个仆人总是把偷来的银具藏在马厩里。我没有告发他,反而趁马厩没人的时候,悄悄地拿走几件。那个笨家伙一直偷,我一直拿,最后我得到比他还要多。那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每个人都可以有秘密,说穿了就没惊喜了,何必呢?”

    翠丝莉撇了撇嘴道:“维克多可不是笨仆人,他非常聪明……”

    “我也不是曾经的小女孩,银具可满足不了我的胃口。”西尔维娅摇头失笑,甜甜地说道:“我和维克多感情你似懂非懂……”顿了顿,又正色道:“无论你是否理解,请务必相信我的意志和智慧……去把维克多和索菲娅都叫过来吧……让我们看看,我选中的男人到底有多出色。”

    “如您所愿。我尊贵的主人。”

    翠丝莉冷着精致的小脸,施礼告退。

    凯特琳娜眸光闪动了一下,笑道:“我去劝劝她。”说着,就追出了密室。

    西尔维娅走到桌前,纤美白皙的手指敲了敲精金药箱,蔚蓝的眼眸转为暗红,仿佛蕴藏着汹涌灼热的岩浆。

    “看来,只有联姻了。”

    *********************

    “你准备怎么劝我?”

    翠丝莉站在幽暗的甬道里,平静地看着追出来的凯特琳娜。

    “和我来。”凯特琳娜挽住翠丝莉的胳膊,推开一扇木门,将她按在椅子上,转身点燃一根蜡烛。

    烛火如豆,驱散静谧的黑暗。

    凯特琳娜托着下巴,看了翠丝莉一会,开口说道:“乔舒亚家族的黄金骑士先祖曾经说过,黄金骑士向南就看不到北边,往东就顾不上西边,站在原地,他就如同黑暗中的火堆,吸引无数人前来取暖。骑士的个体实力再强也有限,当无数人都追随他的时候,他的力量就放大了无数倍。”

    “其实每一个超凡者都有类似的吸引特性。神灵骑士相当于元素海的化身,他们有着超越现实的魅力,不仅对人,也对事物。你、我、约克家族所有的大骑士、骑士不都是被西尔维娅所吸引吗?所以西尔维娅和维克多的相遇绝非偶然,可以说,他是元素海送给神灵骑士的礼物。”

    凯特琳娜撩了下秀发,惆怅地说道:“当初,蚁人大军席卷兰德尔领,维克多向西尔维娅求救,可西尔维娅为了家族,没有搭救他……”

    翠丝莉点点头,叹道:“是啊,西尔维娅为此一直耿耿于怀,懊悔不已。”

    “但维克多幸存下来了。”凯特琳娜目光灼灼地说道:“从那刻起,我就知道他一定能成为太阳精灵。他和西尔维娅相互吸引,谁也阻止不了。”

    翠丝莉抿了一下粉嫩的嘴唇,颌首道:“我明白你的意思。”

    “你明白我的意思,却不了解维克多和西尔维娅。”凯特琳娜摇了摇头,问道:“维克多依托谁在布局?最大的收益者又是谁?”

    翠丝莉想了想,自嘲地说道:“是我们……我真不应该怀疑他的目的。”

    “我们?呵呵,你太高看约克家族了。”凯特琳娜苦笑了一下,唏嘘地说道:“维克多只为西尔维娅。他们两个在玩爱情游戏。”顿了顿,又叹道:“维克多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每一个布局都是为了取悦西尔维娅……他用时局作为追求西尔维娅的绅士礼物,手笔之大令人瞠目结舌……让人满怀嫉妒。他们两个却乐在其中。”

    “元老院召开会议,维克多要求约克家族支持索林姆侯爵的提议。西尔维娅问都不问就支持他的决定,其实是在期待他带来的惊喜。”

    翠丝莉惊疑不定地问道:“你是说,维克多又在图谋一件大事?”

    “我非常确信这一点。”凯特琳娜用力点头,温婉地说道:“你怎么办?”

    翠丝莉眨了下眼睛,淡淡地反问道:“什么怎么办?”

    凯特琳娜叹息一声,轻轻地说道:“你进步的太快,共鸣了36个元素位,只是为了追随西尔维娅的脚步,根本没打算晋升黄金骑士。”

    翠丝莉沉默片刻,坦然道:“是的,作为西尔维娅的守护骑士,我不能让神灵骑士蒙羞。这是我从小的信念。何况以我的血脉也不大可能再进一步。”

    “寿命呢?”凯特琳娜柔声说道:“索菲娅共鸣36个元素位,她有一往无前的决心。而你只想陪伴西尔维娅短暂孤独的人生,至今也没有考虑过婚姻和家庭。照这样下去,你恐怕要在西尔维娅之前陨灭啊。”她凑到翠丝莉的耳边,轻笑道:“西尔维娅现在有了伴侣,你作为她的亲密姐妹,难道对维克多没有任何感觉?女性守护骑士一般都和女主人分享同一个伴侣。”

    翠丝莉不满地道:“你是在嘲笑我嫉妒维克多夺走了我的地位?”

    “别忘了我现在的身份。我希望家族壮大,自然希望家族的高阶骑士活得更长久,最好能再进一步。但从各自的立场上来看,你显然比乌莲娜和奥黛尔更容易亲近一些。”凯特琳娜站起身,说道:“维克多是你的机会。当然,你也可以自己培养伴侣。全凭你的选择。不过,你自己组建家庭就得离开西尔维娅了。”

    “你呢?你对太阳精灵没有任何想法吗?”翠丝莉挑了挑眉毛,追问道。

    “我?姐弟之情更适合我和维克多……实际上,维克多不喜欢破坏别人的婚姻,他看不起……算了。而且我、奥黛尔和乌莲娜都有子嗣。现在最危险的是你。好好考虑清楚吧。”凯特琳娜离开密室,顺手关上房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