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无情有情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我不明白,在德韦米克侯爵领刺杀多铎特使,德韦米克家族为什么会支持黄金团?”索菲娅扬起头,绝美的脸庞满是疑惑。

    西尔维娅微微一笑,对维克多问道:“亲爱的,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大致上有些明白,但深层原因和具体细节还没想清楚……”维克多沉吟片刻,摇了摇头,沉沉的问道:“我现在只想知道,这件事情与拯救索菲娅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很危险吗?”

    “共鸣36个元素位的怒涛骑士与元素海贴的那么近,你说危险不危险?”西尔维娅瞄了维克多一眼,目光转向索菲娅说道:“青铜血脉家族的重要子嗣不满18岁,不晋升骑士,不满35岁,不晋升白银骑士,70岁之后才考虑共鸣第36个元素位。这样的高阶骑士基本上都能活到110岁左右。他们在漫长的人生中经历了成长、教育、恋爱、结婚、生子、抚育后代,充分体验世俗的情感,建立自身的信念,最后才接受元素海的冲刷。”

    “你进步的太快,沉淀的太少,短短20年就站在了元素海的岸边。”西尔维娅靠着椅背,抿了一口青麦酒,饶有兴趣地问道:“你的终点很明确,可你有没有好好想过自己前进的动力是什么?”

    索菲娅露出深思的表情,声音悦耳近乎自语的呢喃道:“我思考的少,行动的多。我想治愈残疾,我觉醒斗气,成为见习骑士。我想养活自己和海伦阿姨,便加入了温布尔顿商会,当一名商队护卫。我想领导一支商队,必须冒险从黄昏森林夹带秘银,我渴望更强的力量,因此成就骑士,并如愿以偿。我希望获取更高的地位,我带着我的商队开辟隐秘商道,结果遇上了剑齿兽,又亲手宰了它,成为白银骑士。最终,老侯爵把他的遗产留给了商会唯一的大骑士……”

    索菲娅的声音变得清晰而坚定,“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骑士的力量才能获得健康、美貌、财富、地位和贵族的尊重。我每共鸣一个元素位都特别欣喜,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今天。”

    “你呼唤元素海,元素海也在召唤你。祂赋予你的越多,对你的吸引力就越强,当你的身体与灵魂被虚空元素完全同化,祂就要收回不属于现实世界的力量。元素海运动的规律是循环。”西尔维娅点点头,继续说道:“索菲娅,我确信你已经走上了古代骑士的道路——追逐元素海的力量,提升自己的生命层次。”

    “生命层次?”维克多好奇地看着西尔维娅。

    “黄金、白银、青铜从来都不代表力量等级,而是骑士特有的生命层次,分别对应元素海、虚空元素和现实世界。”西尔维娅解释道:“凡人习惯把骑士的生命等级套用在其他生物上,以此表示它们的战斗力。这其实是个错误。亲爱的,千万不要以为黄金阶的生物一定能碾压白银,或者青铜阶的怪物。亚瑞特的雪怪一掌就能把黄金骑士打到濒死,但索菲娅把它引到水潭里将其击杀。野蛮人承认她是乌鲁萨,但没有人会承认她是黄金骑士。生死战斗没有等级,只有结果,容不得傲慢,也容不得畏怯。”

    教育完了小情人,西尔维娅又对索菲娅说道:“现在你是骑士中的异类。但你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陷阱和危险始终伴随着你。”

    “请殿下为我指明道路。”索菲娅站起身,郑重地行了一个骑士礼。

    西尔维娅抿嘴一笑,玩味地说道。“我对你不怀好意,你还要向我求教吗?”

    维克多看了看惊疑不定的索菲娅,又看了看悠然自得的西尔维娅,结结巴巴地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西尔维娅摇头失笑道:“你连自身的问题都不清楚,难怪大家都想坑你。”

    索菲娅咬了咬莹润饱满的红唇,委屈又倔强地抬起头,“没人教我……”

    “骑士的道路不同,怎么教你?谁能教你?”

    西尔维娅叹息道:“异类最大的问题在于想要融入群体,否定自己的本来面目。可异类再怎么否定自己,群体还是会排挤异类。这种排挤天然存在,与善恶无关。就像羊群收养狼崽,明明是吃肉的,偏偏要给它最肥嫩的牧草。善意结出了恶果,狼崽只能活活饿死。”

    “青铜血脉的骑士畏惧元素海,他们通过沉淀和积累,激发对家族的眷恋之心,并以此为勇气,在生命最后时刻砥砺前行。几乎没有青铜血脉的高阶骑士能自然晋升黄金阶。”西尔维娅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古代骑士都是黄金血脉,他们渴望拥抱元素海,十之七八都能顺利晋升。那些畏惧元素海的人反而要遭到其他人的耻笑。”

    维克多恍然道:“我明白了,青铜时代的骑士贪生怕死……”

    “胡说!”西尔维娅怒道:“黄金血脉有船,可以乘风破浪。青铜血脉连元素海的大门都找不到,就算白银血脉能找到大门,他们跳下元素海还得自己游上来……那些因为不怕死而死的人全是蠢货。莽撞的牺牲毫无价值,还不如多生育几个骑士后代。”

    “亲爱的,你说的太对了。”维克多讪讪地说道。

    西尔维娅白了他一眼,转头说道:“索菲娅,你是青铜血脉却走上了古代骑士的道路,扰动元素海,半只脚已经跨入了黄金阶的大门。元素海对你的引力特别强烈,你最多只能拖到80岁。现在让你回头重建家族信念,你怎么回头?”

    “只要你肯放弃对野蛮人的影响力,光辉骑士团要求诸王国给你一块领地,让你开创自己的家族,重新构建守护信念。表面上看,这是善意。但善意结恶果那就是恶意。”

    西尔维娅冷冷一笑,说道:“除了黄金骑士,谁能让一个半黄金化的高阶女骑士孕育后代?有那个家族敢让黄金骑士冒生命危险,为一个新生家族孕育血脉?还是说,你敢主动把自己的性命交给陌生的黄金骑士?我敢打赌,他一定会趁机杀掉你,再以伴侣的身份夺取你的封地。”

    “你没有子嗣,谈什么守护家族?等你陨灭之后,你对野蛮人的影响力烟消云散,无主封地又回到国王的手中。”西尔维娅斟了一杯酒,递给索菲娅,微笑问道:“亲爱的表妹,这是不是一个陷阱?”

    “光辉骑士团希望我尽早陨灭……我早有预料,否则我也不会把哈拉尔德长老带到人马丘陵……只是他们的阴谋让我无力反抗。”索菲娅喝了一口青麦酒,目光灼灼地盯西尔维娅,轻声问道:“为什么说,你对我也不怀好意?”

    “你对约克家族没有深刻的感情,我当然要防备你。”西尔维娅坦然地笑道:“你走的是古代骑士锐意进取的道路,任何让你回归家族的邀请都不怀好意。但你加入其他势力,没有任何机会踏足巅峰领域。而我可以给你唯一的机会——守护兰德尔家族。”

    “你最多活到80岁,还没我的寿命长。假如你陨灭了,你的财富属于维克多,也就是属于我。如果你成功晋升黄金骑士……我不容许任何人分割我的遗产。我只能在陨落之前,镇压你。”西尔维娅惋惜地摇头。

    望着神情自若地西尔维娅,维克多浑身发冷,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要如此无情呢?”

    西尔维娅莞尔道:“看到没有,我的爱人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如果有你在他的身边,我真的不能指望他会维护约克家族。”

    “你想的太多了!”维克多气愤难平地说道。

    “我想多了?好啊,将来我们开拓大片领地,你来当皇帝,我就不想这么多。爱德华会同意吗?他要是不同意,你能杀掉凯瑟琳的儿子,罗兰的弟弟吗?为了你,我不想效仿薇萝蒂卡.巴塞留斯当什么女皇。我只想为约克家族留下一份遗产都不行吗?”

    “我这么爱你,你居然说我无情?!莱恩那个混蛋倒是很浪漫,他害多少人无辜丧命?你多情,我只能无情,你柔软,我只能强硬……”

    西尔维娅泫然欲泣。爱人关于“无情”的指责戳到了神灵骑士的痛处。她越想越委屈,任由悲哀的情绪发酵蔓延,水晶般的泪珠止不住地从白皙无暇的脸颊滑落,香肩颤抖,不一会就哭得梨花带雨。

    神灵骑士居然哭了!

    索菲娅看着伤心无助的西尔维娅,只觉得维克多是最大的恶人,抬起高跟鞋就踢了他一脚。

    “还不快去安慰她!”

    维克多猛然醒悟过来,手忙脚乱地抱着西尔维娅,又是自责道歉,又是赌咒发誓,又是擦泪亲吻。

    看着两个人深情拥吻,甜蜜温存,索菲娅百感交集。她既不忍心打破这份美好,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西尔维娅这一哭让维克多和她感情更加深厚了。维克多又是我亲手送给她的......索菲娅黯然神伤,正准备压制复杂莫名的情绪,却听到西尔维娅略带哽咽的声音。

    “别用斗气……好好品味真实的情绪,这是很宝贵的体验。”

    “亲爱的,谢谢你,我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哭过了……这种感觉特别好,也特别难忘。”西尔维娅握着维克多的手,柔声说道。

    维克多抱着她,为难地摇头道:“我还是不喜欢你哭。”

    西尔维娅噗嗤一笑,如雨后彩虹,令整个房间都明亮了起来。

    “别抱着我……坐过去。”

    西尔维娅朝空椅子努了努嘴。等维克多坐过去,她理了理凌乱的发丝,抿嘴哼道:“你想笑话我就笑吧。”

    索菲娅酝酿了一会情绪,苦恼地说道:“我明明很嫉妒,可就是没法生你的气……我不想笑,想哭又哭不出来。”说着,她狠狠地瞪了维克多,又踩了他一脚。

    维克多叹了口气,无辜地耸了耸肩膀。这两个都是他的女人,而且都面临很严峻的问题,形成一种奇怪的关系,让他纠结并快乐着。

    “金蟾秘形暗合骑士逆行成神之路,教给她们恐怕会适得其反……”维克多暗暗忖道。

    西尔维娅整理情绪,淡然地说道:“哭笑不得,那你只能往前走了。”

    “光辉骑士团给你安排了一条死路。你回归兰德尔家族,并以守护我们的事业为信念,我可以对你网开一面。但你只有一线机会晋升黄金骑士。我不得不说,维克多替你安排的道路最适合你的状况。你放弃商会,保住侯爵爵位,设法和枢机院结盟,后面还有一个迷恋你,支持你的爱人,等黄金团正式成立就是你冲击元素海的时机。”

    “至于你能不能成功,我这里没有答案。”西尔维娅摇头道:“你必须自己选择道路。”

    索菲娅弯起嘴角,扬声说:“我走到今天,没有人为我指路,全凭直觉。博瑞人恐吓拉拢我,我拒绝了。教宗让我选择在大河湾渡河或回人马丘陵建港口,我选择回人马丘陵。你让我回归兰德尔领,我犹豫了。只有维克多提议让我满心欢喜。”

    “黄金团非我莫属!”

    “非我们莫属。”维克多纠正道。

    索菲娅牵起维克多的手,嫣然一笑,坚定地说道:“是的,我的丈夫,黄金团非我们莫属!”

    西尔维娅颌首道:“如果有人挡我的骑士之路,我必拔剑相向。索菲娅,你有勇气面对剑齿兽和雪怪,难道没有勇气为自己斩出一条道路吗?”

    “你的第一剑只能让多铎王国先消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