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夜访(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水之季的夜晚总是寒冷而黑暗。

    绵密的云层遮住银月,天空上只映出一轮黯淡的光晕。微弱的月光甚至连阴影也无法勾勒。布利诺尔内城区的广场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广场中央的大教堂燃起许多照明火盆,如同高高耸立的灯塔,在深邃的夜幕中为人们点亮希望与方向——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负责守卫教堂大门的四名圣武士围着半人高的火盆,一边抵御湿冷的寒雾,一边小声谈论着,还时不时张望一下不远处的街巷。

    贵族只在家中享受丰富的夜生活,那里有温暖的壁炉,明亮的烛光、精美的食物、贴心的侍从,亲密的伴侣和舒适的大床。入夜之后,热闹的教堂广场就变得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只有布利诺尔城的守夜人巡逻队会路过广场区,并在教堂门口短暂停留,烘烤斗篷顺便与圣武士们聊天解闷。

    然而,从太阳落山到现在,值夜的圣武士也没有看到巡逻队的火把。他们议论纷纷,都觉得今夜有大事发生。

    清脆的的马蹄声和车轮压过青石板的轱辘声印证了圣武士的猜测。黑暗中,一辆由两匹矮马拉动的四轮马车缓缓驶来,停在大教堂的台阶前,一名佩剑侍者从车厢后的露天座位跳下,无视上前查问的教堂守卫,一手举着水晶马灯,一手将黄金踏脚登轻轻地放在车厢门口。

    四名圣武士没有斥责侍者的无礼,反而昂首肃立,排成迎接贵宾的仪仗队形。

    在布利诺尔内城区,只有王室的核心成员和三大守护者才有资格乘坐四轮马车。这辆马车的车壁一角绘有蔷薇纹饰,其主人的身份不问可知。

    两位身材高挑纤细的贵族女子先后迈下马车。她们全身都被连帽斗篷包裹,让人看不清真容,但款款而行的独特韵律凸显出绝世芳华的气质。尤其当先的那名女子,她所踩之地仿佛便是世界的中心,明明在拾阶而上,巍峨高耸的大教堂却像在主动靠近她。

    圣武士们低头拱卫着两位高贵的女士向上攀登,心里除了敬畏,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

    “我来接待贵宾,你们回去警戒吧,不要让其他人靠近大教堂。”

    一个秃发无眉的圣武士悄然现身,时空错乱的异象瞬间瓦解。四名值夜圣武士松了口气,恭敬地行礼道:“遵命。图尔南斯大人。”

    “殿下。请随我来。教宗冕下在侧厅告解密室等您。”图尔南斯颌首致意,抬头看了眼幽暗无光的广场小巷,低声嘟囔道:“有必要搞出这么大动静吗?害得我从心灵梦境中惊醒……”

    “带路。”西尔维娅淡淡地说道。

    图尔南斯转身引路,边走边嘀咕:“几个晚上的工夫全白费了……不管你们聊什么事情,我都要旁听。”

    三人沿着螺旋形的楼梯来到大教堂的最底层,迎面是光滑的石墙,墙上装着一扇橡木门。图尔南斯推开木门,室内陈设简单,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牛油蜡烛的光线柔和。教宗克莱门特一袭白袍,坐在椅子上向两位来宾微笑颌首。

    “来的突兀,惊扰冕下休息了。”

    西尔维娅解下兜帽,露出倾国倾城的精致容颜,带着女伴走进空间狭窄的密室。图尔南斯最后一个进来,随手关上木门,双手抱胸,靠着墙壁,一副“我就待在这里”的表情。

    克莱门特无奈地看了眼传奇圣武士,转而招呼道:“西尔维娅殿下,请坐。”又歉意地对另一位女士说:“约克夫人,欢迎造访布利诺尔大教堂。只是这里没准备太多的椅子。”

    凯特琳娜提起裙裾优雅施礼,恭声说道:“冕下,请恕凯特琳娜冒昧拜访。”

    克莱门特点点头,对西尔维娅笑道:“我打算十天之后动身返回教廷。希望你不会让我耽搁的太久。”

    “不会占用冕下太长的时间。”

    西尔维娅看了看桌上的半根牛油蜡烛,点头说道:“最多就是换一根蜡烛的时间……在谈话之前,我想先向冕下求证一件事情。”

    “你问吧。”克莱门特温和的说道。

    “奥雷格大主教是您的同窗好友,他执掌博瑞王国和东部联盟的教务超过22年,想必应该了解博瑞联合王国最近研制了一种新的精力药水?”西尔维娅微笑着问道。

    克莱门特沉吟片刻,缓缓说道:“东部联盟的教务一向在裁判所的手中,奥雷格仅是挂名。至于博瑞王国的新精力药水,我们确实有所耳闻。但具体的配方我们不了解,只知道其中要用到亚瑞特高原特有的几种药材。”

    枢机院的学者牧师热衷于研究给普通人使用的药剂,对骑士贵族专用的精力药水和洗练药剂兴趣缺缺。他们既不会刻意刺探相关情报,也不会轻易向其他人透露领主的研究成果。

    克莱门特委婉表明了态度,但他敏锐地察觉到凯特琳娜突然放松的心情,不禁暗生疑窦。西尔维娅倒没有遮掩的意思,开口说:“我这里有新的精力药水,相信冕下一定有兴趣试用。”

    凯特琳娜取出一瓶金黄色的药剂放在桌上。西尔维娅解释道:“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只带了小半份药剂,半根蜡烛时间足够冕下体会它的超凡效果。”

    克莱门特拿起水晶瓶,先用侦测神术检查了下,便打开瓶盖,将黄金般的药剂倒入口中。

    “这是……”

    精纯的斗气源源不断地从胃部涌出,克莱门特收摄心神,全力运转自身的斗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看到桌上换了一根新的蜡烛。图尔南斯关切地问道:“冕下,我的直觉告诉我,药剂对你有益无害。怎么样?它有什么效果?”

    克莱门特摇头不答,皱起眉毛,陷入了沉思。

    新蜡烛又烧了一半,教宗敲了敲桌子,舒展眉头问道:“你想要什么?”

    西尔维娅温婉地说道:“冕下,您很清楚索菲娅的状态和处境。索菲娅即将出访哈洛特斯要塞,并邀请光辉骑士团共同扩大野蛮人贸易。她和她的属下途径多铎王国的时候,我希望教会能保证她的安全。毕竟,多铎人谋害过冈比斯的一位大骑士。”

    “多铎王国谋害了谁?”图尔南斯瞪大眼睛追问道。

    凯特琳娜接口回答:“奥斯丁.布里亚特。”

    “奥斯丁?他不是被……”图尔南斯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闭口不言,保持深沉严肃的神态,得意地暗忖道:“差点露馅。等西尔维娅走了,再问冕下也不迟。”

    克莱门特沉默不语。西尔维娅又说:“我向您保证,索菲娅会在20年内解散温布尔顿商会,而且对大局有益无碍。至少,我比佛里德里希更尊重教廷,不是吗?”

    “最多十年。”克莱门特摇头说道。

    西尔维娅轻笑一声,说:“我们需要十五年。”见克莱门特还是摇头,又补充一句:“博瑞王国的问题由我解决。另外,索菲娅将大力投资多铎与撒桑的公共马车。”

    克莱门特想了想,终于点头:“好吧,不能超过十五年……还有,只此一例。如果再有下次,你们也不用来找我了。”

    “可以。”西尔维娅起身施礼道:“我还有事情,告辞了。”

    西尔维娅和凯特琳娜离开密室。图尔南斯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凑到克莱门特的面前,眼巴巴地看着他。

    “那小半瓶药剂让我共鸣了一个新元素位。”教宗无奈地解释道。

    “嗯。”图尔南斯摸着锃亮的脑门,在屋内来回绕了几圈,颌首道:“我大致理解了……然后呢?”

    “西尔维娅、奥古斯特、博瑞五大家族,也包括我们需要联手合作,同光辉骑士团构建新的平衡。”

    “嗯……具体呢?”

    “你该去睡觉了。”

    “老师,我睡不着啊。”图尔南斯哀求道。

    克莱门特摇头笑道:“西尔维娅打算替索菲娅找出一条通往黄金阶的道路。有人因此而得到好处,也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我可以猜测事情的发展,但猜测不代表结果。因为谁也不能掌控所有的变化,事情可能会变得更好,或许会很糟糕。如果我们卷入的太深,就失去了转圜的余地,说不定还会沦为别人手中的棋子……我不想知道西尔维娅具体的做法,所以她没有必要和我们明说。”

    “图尔南斯,你要记住,立场即是底限。我们知道的太详细等于改变自身的立场,也失去了合作的价值。”

    ***********************

    西尔维娅在上马车之前,对着巷口招了招手。

    一名身穿内务府铠甲的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铠甲上的银色鸢鸟纹章表明了白银骑士的身份。他躬身问道:“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通知长公主和摄政王两位殿下去戈隆侯爵的府邸等我。”西尔维娅淡淡地吩咐了一句,便和凯特琳娜登入车厢。

    “如您所愿。殿下。”内务府骑士对着马车行了一礼,迅速转身远去。

    车夫抖动缰绳,驾驭马车缓缓驶离教堂广场。

    戈隆侯爵的府邸紧挨着鸢堡,距离大教堂并不太远。但车夫还是花了两刻钟的时间,慢悠悠地赶到目的地。

    内务府的白银骑士独自一人守在门口,等西尔维娅和凯特琳娜迈下马车,他便领着两位夫人,沉默地穿过侯爵府的花园。途中,他们没有碰到任何一名仆人或是护卫,显然戈隆侯爵已经做好了秘谈的准备。三人行至一处独幢小楼的门口,内务府骑士停住脚步。

    西尔维娅和凯特琳娜刚进门便看见了罗兰。

    冈比斯的长公主一身蓝色睡裙,披散白金秀发,脚上套着熊皮拖鞋,仿佛刚刚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模样,既慵懒又生气,还有些鬼鬼祟祟的好奇。她先给凯特琳娜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对西尔维娅问道:“翠丝莉没有跟你过来?”

    西尔维娅横了罗兰一眼,径直向甬道的最后一个房间走去。

    “殿下,你为什么提翠丝莉?还有,你怎么没换衣服?”凯特琳娜落后西尔维娅几步,轻声问罗兰。

    “这个时候难道不该睡觉吗?我穿睡裙有什么不对?”罗兰理直气壮地抱怨道:“我睡的正香,戈隆老头非要把我叫过来……”

    “你又赖床了。”凯特琳娜掩嘴窃笑,“我早该想到的。”

    “亲爱的,我原以为你会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可没想到陪西尔维娅的居然是你。”罗兰促狭地嘀咕道。

    凯特琳娜先是一头雾水,转念就明白了密友的调侃,俏脸微微一红,啐道:“胡说什么呢?我可是给你带来了个好消息。”

    “西尔维娅出门的时候,我就知道是好消息。我说她一定会来,戈隆老头还不相信。这下他们无话可说了。”罗兰扬起精致的下巴,得意地说道。

    “我的殿下,你是世界上最聪明,最美丽的公主。行了吧?”

    “那当然。”

    三人走到甬道尽头,威廉姆斯从里面推开房门,热情地说道:“殿下,您深夜到访,一定有好事告诉我们。”

    西尔维娅走进房间,向戈隆侯爵颌首致意,微笑说道:“好事总伴随着大麻烦……希望不会给诸位带来困扰。”

    威廉姆斯与凯特琳娜相互致意,关上房门,说道:“我很期待。”

    “坐下谈。”戈隆侯爵亲自为两位女士拉开椅子。

    西尔维娅坐下后,对戈隆侯爵说道:“时间紧迫。请召唤一名骑士护卫过来。我们眼见为实。”

    戈隆侯爵随手拉了一下墙壁上的绳索。没过多久,一名气质稳重的年轻骑士走进房间,躬身说道:“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西尔维娅从凯特琳娜的手中接过水晶瓶,放在桌上,说:“让他喝下去,运转斗气,共鸣一个新元素位。”

    威廉姆斯霍然动容。罗兰两眼放光,伸手想要拿水晶瓶却被西尔维娅拦住。

    “其他人都不准碰。我要亲眼看他喝下去,再消化掉所有的药剂。”西尔维娅意味深长地笑道。

    戈隆侯爵深邃的目光扫过众人的脸庞,微微点头。那名骑士拿起药剂,仰头喝了下去,闭上眼睛,默默运转斗气。

    过了两刻钟,他睁开眼睛,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人,我又共鸣了一个……一个元素位。”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威廉姆斯走到骑士的面前,惊喜地打量着他。

    “有意思。”罗兰坐在桌沿上,摇晃着雪白匀称的小腿,饶有兴趣地说:“西尔维娅,你带来了超乎想象的麻烦。”

    “殿下,注意你的礼仪。”戈隆瞪了她一眼,转头对骑士护卫说:“贝克尔,这件事情不允许和任何人提起!如果后面还有相同的药剂,你会是第一个使用者。退下吧。”

    “多谢大人栽培。”骑士护卫行了一礼,感激地看了眼西尔维娅和凯特琳娜,转身离开了房间。

    “贝克尔的父兄战死于东部三行省。迅龙骑士团扩军备战,贝克尔服从我的命令,使用精力药水晋升骑士,只共鸣了13个元素位……这样的迅龙骑士还有很多。”戈隆侯爵感慨地说道。他顿了顿,目光灼灼地问:“西尔维娅殿下,这是什么药剂?”

    西尔维娅托着水晶药瓶,深绿色的虚空水元素在她的掌心盘旋流动,直至把水晶瓶侵蚀殆尽,才化作一团水雾消散在空气中。西尔维娅收回光洁如玉的纤手,笑吟吟地道:“黄金恢复药剂。它对见习骑士同样有效,但不能帮助骑士达到超凡领域。”

    “黄金药剂?名副其实。”戈隆侯爵点点头,沉吟片刻后,说:“我只希望它不像黄金骑士那样稀少。”

    “如果不能推广,西尔维娅应该把它称为传奇恢复药剂,更不会半夜不睡觉,特意召集我们。”罗兰笑嘻嘻地说道。

    冈比斯有上千名迅龙骑士,其中大多数都是依靠药剂晋升的见习骑士和骑士。如果黄金药剂让他们都达到资深见习骑士和资深骑士的水准,那荣耀骑士团与迅龙骑士团的整体实力将得到难以想象的提升。如此宝贵的超凡药剂,西尔维娅为什么要拿出来?除非她有求于我们……对了,肯定是鸢堡秘制的洗练药剂!我们的洗练药剂效果卓越,能大概率觉醒普通贵族的斗气天赋。约克家族正在筹备异化战兽骑士团,他们需要更多的见习骑士。哈哈,这样一来,黄金恢复药剂的价值就转移给了鸢堡秘制的洗练药剂……威廉姆斯心念电转,瞬间想通了西尔维娅的目的。他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试探着问道:“我们怎样才能得到黄金恢复药剂的配方?”

    西尔维娅明媚的目光落在摄政王的脸上,仿佛洞彻他所有的想法,红唇轻启,吐出一个贵族耳熟能详的词。

    “联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