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说再见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火之季的原野充满了盎然的生机,肥沃的土地上,到处都是繁茂的灌木丛和无尽的绿莎草,那上面点缀着繁如星辰般的小花,将这片原野装点成绚丽多姿的花海。

    “石目花,火娟花,绿丁草。。。。。。该死!蓝葵怎么这么少?”

    路西恩直起身体,把手中的野花野草丢入背篓中,擦掉额头上的汗珠,又揉了揉酸痛的腰。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景也不能让这个少年舒展皱起的眉角,如果采集不到足够的蓝葵,他就没有办法赢得莱里拉表姐的欢心。这对于寄人篱下的路西恩来说,意味着失败。

    路西恩今年17岁,是一个勋爵家庭的次子。两年前,他刚满15岁,就被继承家业的兄长送到了刺棘庄园,作为表姐莱里拉勋爵择偶的对象。

    这和大多数破落贵族次子的情况一致。

    小家族微薄的收入无法供养太多的子嗣,继承人之外的次子次女需要另谋出路,他们有的会被家族寄养到姻亲家族的门下,成为姻亲家族子嗣的备选伴侣。如果,他们不能成功入赘姻亲家族,那就只能接受颠沛流离的命运。因此,这些贵族子弟会竭尽所能的讨好对方,甚至不惜弯下自己的膝盖。

    路西恩没有为此感到屈辱,他第一眼见到莱里拉,就为她的那双美丽而忧郁的眼睛所倾倒。路西恩使出浑身解数试图赢得佳人的芳心,然而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家族的重担压在莱里拉柔弱的肩膀上,鲜花、情诗、弈棋、绘画并不能化解她的愁绪。每每看到莱里拉随手放下他新摘的鲜花,转身又去照顾产仔的母羊时,路西恩心里便隐隐作痛。

    路西恩明白,自己只有帮助莱里拉撑起这片领地才能让她停下忙碌的脚步,享受生活中的美好。路西恩开始学习修缮房屋,种菜养鹅,收割牧草,照顾牲畜,制作木器,他的努力获得了领民的尊敬,可仍然不能让莱里拉开怀。

    勋爵领占地400多平方公里,土地肥沃,植被茂盛,但这里长满了低矮的刺棘树和绿莎草,可以耕种的土地十分有限,勋爵领的主要收入依赖两座抵近幽暗森林的伐木场。

    幽暗森林的红木是优质木材,但舒尔茨家族颁布过林场轮伐令,男爵领的伐木场每开采一片森林,必须停工七年,让红木林场得以恢复。而莱里拉的两座伐木场轮流伐木,每十年就要停伐四年,这四年的供奉要从六年的伐木收入中抵扣,所余的部分堪堪维持700多领民的生计。

    路西恩干活再努力也改变不了勋爵领困窘的处境,他在莱里拉的眼中,只不过多了一个领民罢了,这又怎能让她感到欣慰。路西恩毕竟是贵族家庭出身,很快便意识到问题所在,他开始试图为庄园找出新的收入来源,并把目光放在刺棘灌木上。

    刺棘树一人多高,枝条儿臂粗细,生命力极其顽强,木质松脆,只能充当木柴,它的树皮倒是可以做成麻绳,风之季的时候还能长出可以食用的浆果。庄园的农夫造就对刺棘的特性了如指掌,路西恩却把精力用在刺棘树那好看而无用的花朵上。

    经过不断的摸索和试验,路西恩终于利用野花野草调制出全新的染料,当他把染好的亚麻布拿出去晾晒的时候,领民们啧啧称奇,而莱里拉也露出欣喜的神情。

    饱受鼓舞的路西恩再接再励,开始尝试研发更多颜色,也更不易褪色的植物染料。他现在就想调出最受贵妇喜爱的紫色染剂,这就必须要用到蓝葵。

    少年背起背篓,深一脚浅一脚的在荆棘丛中前行,他决定再走远一点,看看能不能找到蓝葵,他可是非常渴望看到莱里拉表姐脸上的笑容。

    “路西恩!路西恩!”

    原野上传来阵阵呼唤声,一名农夫打扮的中年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拉起路西恩就往回跑。

    “马特大叔,发生什么事了?”路西恩边跑边问。

    “呼。。。。。呼。。。。。”农夫一边喘气,一边说道:“出大事了。。。。。领主老爷的管家来了。。。。。带了好多人。。。。。。大小姐叫你马上回去。。。。。。庄园有贵客要来。。。。。要快!”

    农夫马特语无伦次的表述没有把话说清楚,但他兴奋模样让路西恩把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这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刺棘庄园,让路西恩累的两条腿直打哆嗦,但他惊讶的发现庄园里全是人,不但有熟悉的领民,还有许多衣着考究的陌生人,他们不停的将勋爵府邸的旧家具搬出来,又不停的从马车上取出崭新的家具、金质烛台、银餐具、红地毯、羊绒窗帘,油画,再一一搬进屋。

    “我们快进去,大小姐还在等你了。”

    马特压低嗓子,招呼路西恩赶紧进屋,却被两个陌生人拦住了。

    “他是谁?”

    一名老者走了过来,他身上的的管家服笔挺熨帖,满头银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显得严肃而古板。农夫马特弯腰赔笑道:“菲德罗管家老爷,这是大小姐的表弟,路西恩少爷。大小姐让我带他进去。”

    菲德罗管家狐疑的目光落在路西恩身上的粗亚麻短袍和腰间的背篓上。路西恩定了定神,施了个贵族礼。

    “我是克劳克家族的路西恩克劳克,我的父亲赛弗斯克劳克勋爵是莱里拉舒尔茨勋爵的舅舅。见到您很高兴,菲德罗管家。”

    路西恩标准的施礼动作让菲德罗管家面色稍霁,他回礼道:“克劳克少爷您不必向我行礼。但您的着装有失您的身份。。。。。。”菲德罗管家转头吩咐道:“来人!带克劳克少爷去梳洗,再为他准备一套体面的衣服。”

    两个年轻标致的侍女领着路西恩走进勋爵府,农夫马特则被挡在了外面。

    勋爵府是一座三层高的土木建筑,占地面积颇大,内部也非常宽敞。路西恩走进主屋,惊讶的发现里面已经完全变了样,地面上铺着红地毯,雕工精美的红木家具取代陈旧的家具,金质烛台坐落在大厅各个角落里,上面插满了雪白的蜡烛,粗亚麻窗帘换成了全新的羊绒窗帘,墙壁上挂着一幅幅油画和兽角,陌生的侍从正将银制餐具摆放在长条木餐桌上,至于路西恩熟悉的仆人一个个都不见了人影。

    奢华而陌生的客厅令路西恩有些不适应,来不及多想,他就被侍女带到盥洗间。

    这是路西恩第一次在年轻侍女的服侍下洗浴,整个过程他都眼神游离,手足无措。经过一番折腾,当路西恩走出盥洗间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贵族少年,只是他那清秀的脸蛋涨的通红。

    在侍女的轻笑声中,路西恩狼狈不堪的登上了二楼。

    走到莱里拉的书房前,路西恩整了整自己身上的细亚麻衬衣领子,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让莱里拉看看自己的新形象。

    正当路西恩要敲门的时候,书房内传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让他的手指僵在门上。

    “莱拉,兰德尔子爵的要在刺棘庄园过夜,对你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兰德尔子爵和我们所认识的贵族完全不同,他是真正的大人物!你知道那些人陪同他吗?索林姆家族的次子,克莱夫顿骑士!教会的裁决武士,索洛托大师!这些都是我们想见都见不着的人物。。。。。据说,兰德尔子爵的贴身侍女都是见习骑士!”

    “只要兰德尔子爵一句话!不,不,不,只要他对刺棘庄园满意,领主大人肯定会再给你一块林场,这样你今后就有了三个伐木场轮伐红木。。。。。。”

    “可是。。。。。。詹姆士,我该怎么做?”

    “首先,不能失礼!千万不能失礼。。。。。。谁在外面?!”

    路西恩定了定神,手指叩在木门上,说道:“莱里拉表姐,是我,路西恩。”

    房门从里面打开,路西恩眼睛一亮,他看到的莱里拉已然盛装打扮,红色的细亚麻衣裙和蓝色长腰带配她白皙的肌肤非常合适,盘起的发髻衬托出圆润修长的脖颈,脸上薄施脂粉,使得略微深刻的五官线条变的柔和动人,棕色的眼眸里全是欣喜的光泽。

    路西恩知道,这并不是因为自己。

    房间内的坐着一名年轻的男子,他身上的那件精致的鳞甲和靠在椅子上的长剑表明了他见习骑士的身份。仅凭这一点,路西恩就得仰望他。

    路西恩从村民的口中得知,莱里拉兄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玩伴,他是舒尔茨家族另一位勋爵的次子,见习骑士詹姆士。莱里拉非常喜欢詹姆士,可詹姆士并没有迎娶她的意思,他只是遵照好友的嘱托,把莱里拉当作妹妹来照顾。莱里拉却为了他蹉跎至今。

    理智告诉路西恩,他应该感谢詹姆士,要不然莱里拉也轮不到他来追求。但亲眼看到心上人眼中从未有过的光彩,路西恩还是对詹姆士生出浓浓的敌意。

    “莱里拉表姐,您要见我?”路西恩低着头,把愤怒和不甘深深的藏在眼底。

    莱里拉没有回答路西恩,转头对詹姆士介绍道:“这是我舅舅家的孩子,路西恩克劳克。”

    “哦。”詹姆斯饶有兴趣的走上前来,上下打量着路西恩,“你就是路西恩?莱拉的结婚对象?”

    路西恩对詹姆士的好感立刻直线上升,他感激的说道:“詹姆士骑士,日安。我听过您的名声,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好了。”莱里拉白了詹姆士一眼,对路西恩说道:“路西恩,家里有贵客到访。你千万不能失礼,所有的礼节你都要去菲德罗管家那里温习一遍。另外,你的房间要让出来,你今晚就住在马特大叔家。”

    “是的,莱里拉表姐。我这就去找菲德罗管家。”路西恩认真的说道,他朝詹姆士点点头,转身要走。

    “等等!”

    詹姆士叫住了路西恩,严肃的问道:“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路西恩看了看手指上五颜六色的染料,无奈的说道:“这不是脏,是染料,怎么洗也洗不掉。”

    “这样啊。。。。。”詹姆士摸着下巴,摇头说道:“家庭成员必须面见客人,这是最基本的礼仪,但你的手看起来可不干净。。。。。。你去见菲德罗的时候,让他为你准备一副白手套。”

    路西恩点头告退,他走下楼,隐隐听到詹姆士和莱里拉的对话。

    “这小子不错!你们什么时候完婚?你哥哥一直在念叨这件事。”

    “瞎说什么?我。。。。。只是拿他当弟弟。。。。。”

    “不!他是男人。我看的出来。。。。。。你。。。。。”

    这一刻,路西恩心如死灰。

    撕裂般的痛苦让路西恩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直到坐上餐桌,他也没有缓过神来,但路西恩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失礼,他的礼仪发自本能,完全挑不出任何瑕疵,至于兰德尔子爵和他身边的大人物,路西恩都没有什么印象。

    明晃晃的烛光把客厅照的宛如白昼,长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有烤的金黄,还洒满香料的羊腿,喷香扑鼻的红菇扒鹅,一米多长的烤鲑鱼,各色精选的水果,当然还有最受欢迎的“欣赏菜”,一只烹好的老鹰,厨师将羽毛重新覆盖在它的身上,并插上一根铁棒,这样它就能张开翅膀立在盘子上,老鹰的嘴里塞着羊毛和琥珀,点燃后,它就能“吐着火,展翅飞到餐桌上”。

    “欣赏菜”上桌,宴会也进入了高潮,宾主双方不再忙着进餐,开始亲热的寒暄起来。

    “舒尔茨小姐,您的家族只有您和您的表弟两个人吗?”兰德尔子爵放下金质酒杯,笑吟吟地问道。

    “兰德尔大人,您可以直呼我的名字,莱里拉。”莱里拉努力保持最优雅的仪态,说道:“我还有一位兄长,三个姐妹,一个弟弟。我的兄长觉醒斗气以后,放弃了继承人的身份,他现在为索林姆家族效力,并带走了我的弟弟,我的姐妹也都已经嫁人了。所以,我继承了勋爵爵位。”

    “哦?!”克莱夫顿索林姆惊讶的问道:“莱里拉小姐,你哥哥叫什么?”

    “鲁萨舒尔茨,不,他现在叫鲁萨索林姆。”

    “原来是鲁萨,我知道他。他是我们索林姆家族的一个治安官。鲁萨是自然觉醒的见习骑士,今年26岁,已经共鸣了22个元素位,只差两个就能晋升为骑士。我对鲁萨抱有厚望。”说着,克莱夫顿轻蔑地看了一眼克鲁瑟舒尔茨骑士。

    果然,克鲁瑟和他的见习骑士个个脸色难看,詹姆士顿时暗暗叫苦。舒尔茨家族的骑士和见习骑士都是依靠药剂晋升的,当初正是因为鲁萨投靠索林姆家族,舒尔茨男爵才收回刺棘庄园三个伐木场,这也让莱里拉陷入困境。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莱里拉的爵位和领地就会因为无法缴纳供奉而被男爵收回。

    詹姆士有心帮助莱里拉,可他的力量微薄,刺棘庄园能够维持现在的局面全靠他的老师克鲁瑟的面子。克莱夫顿讽刺克鲁瑟,等于是把莱里拉推上了绝路。

    莱拉,现在能帮你的就只有兰德尔大人了!詹姆士在心中叹息。

    “莱里拉小姐,我注意到刺棘庄园的农夫身上穿的衣服颜色鲜艳,这在其他地方可看不到。我对此很好奇,您可以和我介绍一下吗?”兰德尔子爵温和的问道。

    莱里拉解释道:“兰德尔大人,我们用野草野花调配出染料,为了试验染料是否会掉色,所以大多数人的衣服都被染过了。”

    “用植物做染料,是谁的发明?”兰德尔子爵颇有兴趣的问道。

    “是我的表弟路西恩。”

    詹姆士在桌子下面轻轻地踢了路西恩一脚,路西恩醒过神来,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顿时吓了一跳。

    “路西恩,植物染料是你发明的?你在白塔求过学?”兰德尔子爵轻轻地问道。

    路西恩连忙说道:“兰德尔大人,植物染料是我发明的,但我没有去过白塔。这。。。。。这是我自己摸索的。”

    兰德尔子爵点点头,突然说道:“路西恩我注意到你带着手套,能让我看看你的手吗?”

    路西恩犹豫了一下,原本想按照菲德罗管家安排说辞推脱手受伤,当想到莱里拉始终没有把他当作未来的伴侣,一股自暴自弃的情绪油然而生,他很干脆的解下了手套。

    这是一双粗糙的手,手指上是被颜料染的红红绿绿的色块,在明亮的烛光下显得格外刺眼。莱里拉神情慌乱,眼神中却饱含一丝感动,而路西恩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勤劳是一种美德。孩子,你无需遮掩。”

    说话的是坐在兰德尔子爵的对面的中年男子,路西恩记得他是教会的裁决武士,索洛托大师。路西恩朝索洛托大师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而索洛托则向他点头以示鼓励。

    “我现在相信植物染料是你发明的。这是个了不起的创举。”兰德尔子爵点点头,扬声说道:“诸位,我们现在的染料都是矿物染料,主要是红色、蓝色和黑色,黄色的矿物染料非常稀少,也特别珍贵。路西恩发明的植物染料当中就有黄色染料,所以他的发明非常有价值。”

    “路西恩,我欣赏你的才智和勤奋,你愿不愿追随我去兰德尔领?在兰德尔领,我保证你可以一展所长。或者,你开个价,把配方卖给我。”

    所有人都惊羡路西恩的运气。兰德尔子爵的赏识对这个寄人篱下的贵族子弟来说,是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人马丘陵甚至没有向外招募过骑士,现在只要路西恩点头,他就能在人马丘陵过上优渥的生活,说不定还能博取一份前程。

    他一定会走的!这里太穷了,连哥哥都不愿意留下。。。。。

    此时,莱里拉的心像被猛兽的尖牙撕咬着,感到阵阵抽搐。不负责任的兄长投靠了索林姆家族,只留下莱里拉苦苦支撑整个领地,她如此渴望有人能让自己依靠,而路西恩一直在默默的支持她,然而她从没有把路西恩的努力放在心上。到了失去的时候,莱里拉才发现路西恩早已走进了她的内心。

    “路西恩,还不快向兰德尔大人致谢!”莱里拉忍住内心的煎熬,努力朝路西恩笑着说道。

    路西恩沉默片刻,他抬起头直视兰德尔子爵的眼睛,说道:“尊贵的大人,我愿意把配方送给您,但我能提一个请求吗?”

    “说来听听。”

    “我想要一支洗练药剂。”路西恩的声音因为紧张而颤抖,但又非常坚定。

    “你想成为见习骑士?不准备在发明创造上面有所建树?”

    兰德尔子爵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声音温润如初,却给了路西恩很大的压力,他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我想为莱里拉表姐争取一个机会。这片领地只有两片林场,到处都长满无用的刺棘树。莱里拉表姐支撑这里太辛苦了,如果她成为了见习骑士,至少能在领主大人麾下任职,获取一份津贴,改善领民的生活。”

    莱里拉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抽泣声音,但颤抖的肩膀却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

    两人之间情感打动不了在座的客人,说到底他们不过是卑微的小贵族,哪怕是索洛托大师此刻也面无表情。

    兰德尔子爵用手指敲了敲桌子,笑道:“我已经吃饱了,索洛托大师您需要继续用餐吗?”

    “不用,但请这些食物分给需要的人。”索洛托淡淡的说道。

    菲德罗管家微微鞠躬,训练有素的侍从迅速将桌上的食物撤了下去。没有人去问莱里拉的意见,她也不在乎,她正被巨大的幸福包围着,但菲德罗管家就站在她的身后。尽管领主的管家毕恭毕敬的态度无可挑剔,莱里拉仍然在他身上感受到阴冷的气场。

    事情被搞砸了!后面又该如何面对领主大人责难,莱里拉不禁又感到一阵无力的苦涩。

    “我想你是误会了。”

    兰德尔子爵并没有离开餐桌,他从身边贴身侍女手上接过一个鹅黄色丝帕,放在桌上,说道:“植物染料我们兰德尔家族早已经发明出来了。众所周知,我们兰德尔家族发明了雪糖、咖啡、紫蔗酒、粗糖、地蜥的养殖方法,地薯的种植方法,当然还有植物染料,甚至还有更多的发明。这些并非是我发明的,而是家族领民的创造。我受埃德文大师的影响,非常注重领民的智慧,他们的发明都会得到我奖赏。所以,我看重的是你能力,我愿意鼓励你创造,而不是为了染料配方!”

    路西恩脸色苍白,众人摇头叹息,他们惋惜这个少年错失了一次宝贵的机会。兰德尔子爵却说道:“你说这片领地因为刺棘树而困顿,在我看来这些都无可估量的财富!”

    “莱里拉小姐,你的领民会制作木炭吗?”

    莱里拉刚亮起的眼睛又黯淡了下来,低声说道:“会的。只是木炭价格低廉,卖木炭的利润还不够付运费,价格高了又卖不出去,因为每个家族的领地都有野生的灌木丛。”

    兰德尔子爵笑了笑,说道:“你把做好的木炭运到野柳城,就可以换到青砖。每5车木炭,换取3车三等砖,或者2车二等砖,又或者1车一等砖。现在,三等砖的价格是1个铜索尔15块砖,二等砖1个铜索尔8块,一等砖1个铜索3块。你拿到这些砖头完全可以自己定价出售。只要刺棘树砍不完,你就能一直换到青砖,这是我的承诺!”

    “太感谢您了,尊敬的兰德尔大人。”莱里拉激动的站了起来,又为难的说道:“可是我没有足够的马车。”

    “你没有马车,但别人有。我总认为,独占所有的利益是不可取的做法,只有让更多人得利,才能持续发展。”兰德尔子爵对舒尔茨家的骑士笑道:“克鲁瑟阁下,您觉得了?”

    克鲁瑟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好吧,运输的问题的我来解决,但青砖我要拿走6成,有3成是给领主大人的。莱里拉,你怎么说?”

    “我完全同意!”莱里拉提起裙裾向克鲁瑟屈膝行礼,真诚的说道:“谢谢您,克鲁瑟叔叔。”

    兰德尔大人没有生气,菲德罗也暗松一口气,他隐蔽的瞄了一眼满脸笑容的路西恩,决心要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滚出舒尔茨男爵领。刺棘庄园的兴盛指日可待,或许可以让自家的小子和莱里拉结成伴侣。

    这时,兰德尔子爵拍了拍手,他的护卫从兜里掏出两个精致皮匣,每只皮匣里面整整齐齐插着10支水晶瓶,碧绿的药剂在烛光下发出炫目的光泽。舒尔茨家族的见习骑士眼睛都直了,这些全是洗练药剂!

    “这就是洗练药剂。”兰德尔子爵对路西恩说道:“这些药剂是威廉姆斯大公送给我的礼物,全部是王室专用药剂。普通的洗练药剂,每支价值2000金索尔,王室的药剂价值3000金索尔。”

    路西恩艰难的把目光从洗练药剂上挪开了,他这才知道自己是多么鲁莽,他的配方那里能值2000金索尔。

    兰德尔子爵摇了摇头,叹道:“一支洗练药剂不见得能造就一名见习骑士,但每个贵族最多使用10支洗练药剂。”

    “尊贵的大人,我为我的无知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道歉。”路西恩深深的施礼,惭愧的低下了头。

    “路西恩,你对莱里拉小姐真挚的感情令我感动。我愿意给你们每人一个机会,成为见习骑士的机会。这些药剂你们可以随意取用,至于你们能不能成为见习骑士,那就要看至高主的意志了。”

    路西恩和莱里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场所有人都为兰德尔子爵的大手笔馈赠而动容,这可是价值60000金索尔的洗练药剂!就连索洛托大师也深深地看了兰德尔子爵一眼。

    “洗练药剂极其珍贵,而且每服用一支就要昏睡一天。说实话,这些药剂会给你们带来灾难,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我最多在刺棘庄园停留10天。”

    路西恩和莱里拉喜极而泣,他激动地说道:“大。。。。。大人。。。。我该如何报答您的恩德?”

    兰德尔子爵微笑着说道:“你们早一点晋升,我也可以早一点拜访索林姆侯爵。你们现在就可以去服用药剂。这些药剂暂时由我的护卫保管,如果药剂没用完,我还要带走剩余的。”

    莱里拉和路西恩朝兰德尔子爵再次行礼,两人各取一支药剂,携手走向二楼。

    主人离去,宴会也就结束了,客人纷纷告辞,客厅中只剩下兰德尔子爵和克莱夫顿骑士。

    克莱夫顿摇头说道:“兰德尔阁下,这恐怕又要耽误不少天了。”

    “确实要耽误一些时日。”兰德尔子爵点点头,歉意的说道:“不如,借着这段时间,我们去幽暗森林狩猎消遣吧!”

    “好啊!我早就想去幽暗森林狩猎了。”克莱夫顿惊喜的喊道,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说道:“兰德尔阁下您还真是慷慨。莱里拉小姐和路西恩之间的情感就让您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兰德尔子爵用一种轻松的语调说道:“我是为了弥补维克多温布尔顿男爵的遗憾!我现在可以和过去说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