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罗兰的嘱托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谋反也能合法吗?

    关于这个问题,站在不同立场会得到截然相反的答案。

    从国王的角度来看,谋反无疑是大逆不道,无可赦免的罪行。如果国王本身就不合法,谋反就成了拨乱反正的壮举。最终结论当然由胜利者说了算。

    不过,骑士的忠勇价值观决定了人类王国的社会秩序。封君对封臣拥有至高无上的世俗权力,封臣敢于推翻主君的统治必将受到内部的质疑,外部的打击,以及神权的严厉制裁。

    王国乃至帝国内部的权力更迭形式都不能超出光辉法典的基本约束——骑士血脉决定继承权。就好像撒桑帝国皇室,在黄金血脉衰败的情况下,帝国的黄金骑士领主一个眼神就能让兰特皇帝噤若寒蝉。帝国皇族面对超凡强者的精神压迫还怎么行使主君的权力?兰特皇室干脆远离帝国权力中枢,跑到偏远的地方休养生息。雄鹰帝国最终分裂成了多铎、纳维尔和冈比斯三大王国。

    即便如此,三王国的领主也不能否认尼奥维斯特是名义上的主君,更不能犯下弑君大罪。否则谋反的行为将不断重演,导致骑士家族的血脉逐一消亡。

    国王的权力来自高贵的血脉。巴斯特恩担忧安娜的血脉污染奥古斯特的白银血脉。虽然西尔维娅遵照后族的传统,同意安娜与爱德华的子嗣归约克家族所有,但奥古斯特的直系血脉是出了名的任性,先王莱恩拒绝四大王侯家族的贵女,非要迎娶琳达和凯瑟琳,还无视血脉纯正的罗兰长公主与威廉姆斯大公,想把王位继承权交给王次子爱德华。如果小国王和他的父亲一样,重视亲情胜过国王的责任,主动册立安娜的孩子为王储,再加上安娜身后有神灵骑士撑腰,四大王侯家族只有妥协。他们绝不能让西尔维娅以捍卫国王的名义,清洗四大家族,掠夺奥古斯特的白银血脉。

    幸好神灵骑士的寿命较短。四大王侯家族可以暂时屈服,先等西尔维娅陨灭,再寻找机会清洗布利诺尔城的后族势力,把安娜的子嗣拉下王座,重新扶持奥古斯特的王族血脉。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安娜王后与爱德华国王的婚姻合法,其子嗣的王权受到教会和冈比斯领主的承认。四大王侯家族的“谋反”需要一个合法的外衣。

    西尔维娅当众杀死巴斯特恩老侯爵。四大王侯可以据此宣称:奥古斯特与约克家族的婚约受到神灵骑士的胁迫,并非出于爱德华陛下的本意,安娜王后的子嗣无权继承王位。塔莫尔牧首一派的塞恩大主教就是侯爵之死的见证人。塔莫尔牧首势力会非常乐意借这件事情打击克莱门特一脉的威信。

    如果爱德华不想自己与安娜的后代遭遇横祸,如果西尔维娅不想约克家族遭遇战乱,最好遵守婚约的核心条款,让安娜的子嗣老老实实地接受王室的安排。

    巴斯特恩宫相未雨绸缪,用自己的生命胁迫国王与神灵骑士信守承诺,避免冈比斯王国在未来时期陷入内斗的泥潭。他的行为堪称无赖,他的牺牲可谓壮烈。虽然他的计谋非常有效,但也特别恶毒。

    爱德华和安娜跳一曲开场舞,就回到了王座上,一副郁郁寡欢的表情。心上人不开心,安娜又怎么能高兴的起来?她耷拉着小脑袋,美丽的眼睛红通通的,强行忍住才没有当场落泪。少年国王坐了片刻,便离开了骑士大厅。幸好他还没有忘记牵走自己的未婚妻。两个小家伙也许是到没人的地方互相安慰。但在宾客的眼中,国王陛下就是对这份婚约不情不愿。这恐怕也在老宫相的算计之中。

    初恋纯真又美好,少年少女的爱情不含一丝杂质。能够与心爱的人订婚明明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可男方的代表偏要在订婚仪式上逼女方家长杀死自己,还要当着新人的面杀,而他寻死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对付新人的后代……换成谁,谁都接受不了。

    巴斯特恩其心可诛,他的卑劣行径对爱德华和安娜的感情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对于奥古斯特王族和冈比斯领主来说,巴斯特恩宫相慷慨豪迈,忠诚可嘉。

    维克多同情爱德华与安娜的遭遇,但谁让他们一个是国王,一个是大家族的贵女呢?

    国王与大家族贵女的婚姻必须先满足政治需要,爱情什么的可有可无。至少在领主的眼中,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巴斯特恩胆敢冒犯神灵骑士的威严,死了活该!不值得同情。爱德华和安娜不开心,也不值得关注。奥古斯特与神灵骑士强强联合,冈比斯的政局稳定,无内战之忧,王国南拓有望,这就足够了。

    国王和未来的王后悄然离场,王都贵族和地方领主依旧歌舞升平。

    维克多独自躲在大厅的角落里,看着一众兴高采烈的宾客,心情颇为郁闷。

    巴斯特恩确实该死!居然当众逼我背黑锅,还胁迫我的西尔维娅......我应该去安慰西尔维娅,可三大王国守护者都不在宴会现场……朱蒂身边的那两位高阶女骑士是谁?好像是乔舒亚公爵夫人和尼姆公爵夫人,算了,还是别去惹麻烦……对了,爱德华遭受打击,凯瑟琳一定很难过,我有必要安慰一下曾经的女主人......下次再见面,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维克多目不转睛地望着仪态端庄,姿容娇美的王太后。

    凯瑟琳正与几名贵妇交谈闲聊,过了片刻,她举起纤手抚了下光洁饱满的额头,蹙起柳眉,仿佛不胜酒力般的娇弱,用团扇遮住半张面孔,对身边的贵妇说了一句,便带着宫廷侍女,向大厅的侧门走去。

    维克多闪入另一扇侧门,沿着幽暗的甬道,脚步无声地缀在凯瑟琳的身后。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勾勒出清晰的画面。凯瑟琳走到休息室的门口,吩咐侍女四刻钟之后再过来,她需要单独静一静。两名宫廷侍女屈膝行礼,转身离去。

    等侍女走远,维克多避开巡逻的卫兵,在门口站了一会,确定屋内只有凯瑟琳一个人的心跳呼吸声,轻轻地推开未锁的房门,然后僵立当场。

    罗兰一身天蓝色的公主裙,秀发披肩,翘着双腿,坐在凯瑟琳的身边,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这是凯瑟琳的专用休息室。你来干什么?”

    维克多收敛笑容,整了整衣领,抚胸施礼道:“抱歉,我走错了。”

    “走错了?哼,跟我来。”

    长公主冷笑一声,越过维克多,径直向门外走去。凯瑟琳托着尖俏迷人的下巴,微微嘟起红唇,眼角眉梢尽是促狭的笑意。维克多苦笑着耸了耸肩膀,轻轻地关上房门,亦步亦趋地跟着罗兰的脚步。

    两人走出骑士大厅内侧的长廊,穿过王宫的内廷,迎着朦胧的月光,走进静谧无人的后花园。

    花园深处有一个小水潭,岸边栽有两株五人合抱的老橡树。树干上缠绕着紫箩藤,几支藤条横过潭面,将遥遥相对的两株古树连在一起。

    罗兰轻巧地跃上老橡树,高跟鞋踩着一支碗口粗细的紫藤,姿势优美地走到潭中间,正对着水中的银月倒影,招手示意道:“你也上来。”

    维克多跳上紫藤,罗兰弯起唇角,微微施力,让藤条高高荡起。维克多仿佛与晃动不息的紫萝藤融为一体,不紧不慢地踱到长公主的身边。

    “还记得这里吗?”罗兰撩了下白金色的秀发,低头看着水中银月,轻声问道。

    “嗯。”维克多点点头,微笑着说道:“我第一次爬上来,就被你晃下去了,喝了好几口潭水,差点没淹死。没过两年,你又把爱德华晃下去了。”

    罗兰咯咯的笑了一会,温柔地说道:“我也掉下去过,是被我父亲晃下去的。他还把我的母亲,把凯瑟琳都晃下去过……父亲和威廉姆斯叔叔是被我的爷爷晃下去的。”

    “这是奥古斯特的传统吗?”维克多莞尔道。

    “是哦。”罗兰眉开眼笑地指着对岸,说道:“自从这支紫萝藤爬到了对面的树上,每个奥古斯特都掉下去过。我的爷爷同样被他的父亲晃进水里……”她沉默片刻,悠然说道:“我没见过我的爷爷,他在威廉姆斯叔叔诞生后不久,因为冲击黄金阶失败而陨落。他当时才71岁……几乎每个奥古斯特王储都见不到自己的祖父或祖母,他们晋升的太早了。”

    白银骑士越早冲击元素海,成功的可能性越大,但那也只是百分之一和百分之五的区别。白银血脉的国王一般都要到90岁之后,才考虑晋升黄金骑士的问题。罗兰20多岁晋升黄金阶,莱恩40多岁晋升黄金阶,罗兰的祖父71岁冲击黄金骑士。如果奥古斯特都这么早冲击黄金领域,明显不合常理。

    维克多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这么着急?”

    罗兰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巴斯特恩宫相比我父亲大十岁,看起就像我的爷爷。我小的时候,他每天都来王宫给我讲故事,陪我玩耍……他还同样地对待爱德华……我曾经把他当成自己的爷爷,而爱德华一直把当他是祖父……可巴斯特恩不是我们的祖父。”

    “莱恩不喜欢巴斯特恩,他也不喜欢四大家族的任何一个侯爵。我后来才知道,巴斯特恩一边为我讲故事,一边让人诋毁我的母亲。他现在又用自己的老命,威胁爱德华和安娜的后代。”

    罗兰歪过脑袋,龇着可爱的小虎牙,问道:“你说,那个老无赖该不该死?”

    维克多淡淡地说道:“反正他已经死了。”

    “巴斯特恩从来就没少过,过去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罗兰鼓着腮帮子,气恼地说道:“莱恩有6个子女,我和爱德华是最小的两个。莱恩在骑士阶和白银阶先后和宫廷女爵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我的哥哥姐姐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莱恩。莱恩很生气,就像我一样生气。他认为只有当上黄金骑士,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然后他晋升为黄金骑士,娶了一个普通贵女当冈比斯的王后。他和琳达生下了我,又看着琳达衰弱而死。莱恩发誓要给我一个自由的未来,他娶了凯瑟琳,想再生一个孩子替我承担责任……”

    “你现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吗?”

    维克多默默点头,他已经全明白了。

    奥古斯特天**漫,不是天真烂漫。罗兰更不是什么傻白甜。她天资聪颖,智慧高绝,拥有常人难及政治眼光和政治手腕。

    爱德华的三次婚约充分体现了冈比斯王国的政治形势。

    神灵骑士的威严不容冒犯。西尔维娅横空出世,令人类国度的超凡强者为之侧目。先打压后拉拢的外交策略绝对不适合套用在西尔维娅的身上。尽管西尔维娅暴露了神灵骑士的身份,但莱恩对吞并多铎王国的战略并没有死心。他与西尔维娅达成秘密约定,让爱德华同乔舒亚家族的贵女的订婚,整合东部三行省,都是为了造成王室与神灵骑士不和的假象,企图麻痹外部势力。遗憾的是,他和西尔维娅都低估了神灵骑士的影响力,最终不幸陨落。

    莱恩之死导致奥古斯特与约克家族产生了难以弥合的裂痕。鸢堡只能将错就错,利用神灵骑士的威胁,聚拢王国的地方领主。约克家族西迁人马丘陵,乔舒亚家族的战略位置不再重要。无论西尔维娅有没有掳走凯特琳娜,鸢堡都要推翻爱德华与乔舒亚家族的婚约。西尔维娅看透了这一点,顺势抢走了凯特琳娜。鸢堡把王国西部的尼姆家族作为与西尔维娅的缓冲,把中南部的威灵顿家族作为对抗约克家族的中坚力量。玛格丽特顺理成章地取代了凯特琳娜。

    西尔维娅同样在利用外部压力,整肃约克家族的内部势力。她想先梳理出一个稳定有序的政治架构,再吸收外部力量,从容不迫地壮大自身的实力。但维克多的出现改变了人类王国的发展走向。

    新农牧体系缓解了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让大开拓成为可能。西尔维娅意识到单凭约克家族的力量很难在南大陆站稳脚跟,约克家族必须改变策略,团结冈比斯王国的大小领主。这时候,金水城与鸢堡联姻符合所有人的期待。

    维克多仔细梳理事件的进程,发现罗兰在每一个关键点上都表现的特别活跃。联姻是她率先提出的。

    罗兰让爱德华出访人马丘陵,并在利奥波德的晚宴上揭示维克多的血脉潜力,都是在向西尔维娅和冈比斯的领主发出和解的信号。

    威灵顿公爵因为维克多的高贵血脉而与兰德尔家族合作,事实上,改变了中南部领主势力与人马丘陵对抗的政治格局。威灵顿家族与人马丘陵的合作关系动摇了玛格丽特的王后地位。西尔维娅把握到罗兰的意图,她暗中鼓动奥黛尔将安娜送到维克多的身边,就是为了与王室联姻提前布下一着闲棋。否则,她怎么可能让约克家族的附庸领主质疑恩比瑟一脉的继承权?

    联姻的开端,恰恰发生在罗兰陪同野蛮人,访问人马丘陵的时期。

    维克多摸了摸鼻子,闷闷地说道:“爱德华造访金水城,他回去之后,和你提起了安娜。你出席人马丘陵的比武大会,又和西尔维娅说了这件事情。因为兰德尔子爵是鸢堡的侍从领主,所以我成了安娜的监护人……其实,你和西尔维娅早有默契。”

    罗兰伸了个懒腰,坐在藤条上,脱下高跟鞋,白生生的小脚探入碧潭,划碎了水中银月,嘟嘴问道:“我是不是很自私?”

    长公主的脚生的极美,纤巧合度,骨肉匀停,在月光的映照下闪耀着温润的光泽,仿佛用洁白的象牙雕琢而成。维克多看了一眼,便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

    罗兰翘起洁白如玉的小腿,脸颊晕红,眼波流转,媚态横生的诱惑道:“想不想摸?”

    “想……呃。”

    话一说出口,维克多懊悔地想打自己两个耳光。

    “不给你摸。”罗兰把脚藏进水里,笑嘻嘻地瞅着尴尬不已的维克多。

    维克多摇头失笑道:“逗我很好玩吗?”

    “没以前好玩。”

    罗兰笑了笑,转而说道:“对凯瑟琳好一点,我知道你第一个喜欢人就是她。因为她当时还不是高阶骑士,不能影响你的意志。”

    维克多沉默片刻,问道:“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你这家伙……”罗兰跳了起来,叉着小蛮腰,气势汹汹地说道:“怎么说,我也是你的老师。我让你将来照顾一下凯瑟琳和爱德华,你很为难吗?”

    维克多笑着行礼道:“如您所愿……老师殿下。”

    罗兰探手揉了揉维克多的黑发,满意地说道:“嗯,这才是我培养的乖学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