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熔炉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谁会在德韦米克领袭杀一位高贵的宫廷伯爵?”

    索菲娅蹙起细长的眉毛,神情忧伤困惑,声音清脆悦耳。

    “谁能在我的领地杀害一名强大的白银骑士?”

    德韦米克侯爵紧紧地盯着索菲娅,眼神中的怒火似乎说明了问题的答案。

    宾客们浮想联翩。索菲娅率领大型商队北上条顿公国,应霍拉.路德维希伯爵的邀请,顺便造访多铎王都——伊士倾。可是,霍拉并没有在登石城等待索菲娅的车驾,反而提前七天离开。德韦米克家族又设法耽误了索菲娅三天的时间,直到杜恩克鲁率领铁壁骑士团赶过来,他们才举办欢迎索菲娅和野蛮人使节的宴会。此时,霍拉伯爵的车队已经离开登石城整整十天。

    很显然,霍拉不愿意和艳名远播的温布尔顿女侯爵同行。那是因为,多铎的大贵族现在见到索菲娅都有些不自在。

    一直以来,温布尔顿商会同多铎实力领主的贸易合作非常紧密。索菲娅继承了温布尔顿老侯爵的事业,也继承了他的人脉关系。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索菲娅主动与多铎的大家族重新签订了贸易协定。雄鹿商团通过提高采购价,降低出货价的方式,向多铎的实力领主让利。以至于,雄鹿商团只能在多铎的小领主和自由民身上赚取利润。

    温布尔顿商会与博瑞王国的南风商会发出冲突。按道理,多铎的实力领主应该坚定地支持索菲娅。可他们说翻脸就翻脸,完全不顾及昔日的情面。双方的关系急转直下。

    如果索菲娅是普通的商业贵族,欺负也就欺负了,大不了在其他方面给予象征性补偿,背弃承诺的事情就算揭过。可索菲娅是一名意志强大的怒涛骑士,与神灵骑士的关系亲近,身后还站着野蛮人。博瑞人得罪了她,她就断掉了博瑞王国的亚瑞特贸易。多铎王国掌握南北贸易通道,虽然不怕索菲娅采取类似的贸易反制措施,却得小心她的报复。

    索菲娅带着野蛮人出访多铎王国,途径登石城,德韦米克家族都如临大敌。霍拉.路德维希伯爵哪还敢和她同行?索菲娅前脚刚到登石城,金黎雀伯爵后脚就遇袭身亡。德韦米克侯爵的确有理由怀疑她是主谋。

    “据我所知,这段时间,德韦米克领盗匪横行。他们肆无忌惮地袭击登石城的自由民商人,令雄鹿商团蒙受重大损失。我曾多次写信,希望德韦米克家族能够缉拿盗匪。但侯爵大人对此置若罔闻,回信称,清剿登石城的盗匪是德韦米克家族的内政,温布尔顿商会无权干涉。”索菲娅神情平淡地说道:“也许,霍拉伯爵遭到了盗匪袭击。”

    “盗匪?”

    德韦米克侯爵没有暴跳如雷,反而露出深思的表情,隔了一会,站起身,严肃说道:“王国特使,高贵的金黎雀伯爵在德韦米克领遇袭身亡。我身为多铎王国的领主,德韦米克家族的侯爵,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谋害霍拉伯爵的凶手。我命令德韦米克家族的岩豹骑士团率领2000山地骑兵,立刻动身,缉拿凶手。”说着,他让侍从将信笺呈给杜恩克鲁公爵,鞠躬道:“殿下,袭击事件发生在昨晚下半夜,谋害霍拉伯爵的凶手肯定还没走远。我厚颜请求铁壁骑士团的协助!”

    德韦米克家的高阶骑士纷纷色变。侯爵未征询家族守护者的意见,直接请求铁壁骑士团提供帮助。意味着德韦米克家族对领地失去掌控,拿凶手丝毫没有办法。王国元老院据此就可以要求德韦米克家族领罪降爵。

    但是,凶手在德韦米克领袭杀霍拉,他们就有能力袭击任何一个德韦米克家族的核心成员。现在最关键的不是考虑霍拉之死带来的政治后果,而是要彻底歼灭这股敌对力量。另外,德韦米克承受路德维希公爵的雷霆之怒已成定局,家族更需要毫无保留地向杜恩克鲁公爵表明支持多铎王族的立场。

    德韦米克侯爵公然抱大腿让杜恩克鲁很头疼,他看了信笺的内容后简直头都要炸了,心里暗骂:你他娘的就不能自己先扛一扛吗?

    黄金骑士沉吟良久,敲了敲桌子,将信笺丢给索菲娅,说道:“有幸存者表示,霍拉伯爵遇害前叫出了凶手的名字……纳尔森.兰德尔勋爵。”不等索菲娅有所表示,他话音一转,又说:“当然,霍拉有可能被凶手故意误导了……无论如何,请温布尔顿侯爵暂时留在登石城。等铁壁骑士团抓住了凶手,我们再厘清真相。”

    纳尔森.兰德尔勋爵是谁?他是兰德尔子爵的头号心腹,兰德尔子爵是索菲娅的丈夫,兰德尔子爵还是蔷薇女王的唯一的爱侣……德韦米克家族的高阶骑士恍然大悟,难怪侯爵大人急吼吼地找杜恩克鲁公爵撑腰,一个金黎雀家族就够他们消受的了,再加一个神灵骑士,或许还有一个未来的剑圣……就算登石城是用精金打造的也扛不住啊。

    幸好杜恩克鲁殿下还是有担待的。铁壁骑士团的独角兽战骑体力充沛,力大凶猛,擅长追踪,适应各种复杂的地形。杜恩克鲁只要出动100名铁壁骑士,凶手一个都跑不掉。当然,铁壁骑士也不可能留活口。

    德韦米克家的高阶骑士心情复杂,他们现在不想查明真相,只要配合王室打好口水仗就行了。

    圣殿军副统领华莱士大人却冷哼一声,开口说道:“我可以担保温布尔顿侯爵大人没有参与这起袭击事件。如果德韦米克没有能力缉拿盗匪,可以请裁判所提供协助。不过,温布尔顿大人即将前往撒桑帝国,带光辉骑士团的两位殿下拜访哈洛特斯要塞,与野蛮人部族的大长老商讨双方结盟的事宜。这件事情关系教会和诸王国的大局,谁也不能扣留温布尔顿大人!”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索菲娅玩不下去,认输掀桌子!她掀桌子后的底牌之多,底牌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诸王国和教会一致认为,野蛮人外交不能掌握在任何一个世俗领主的手中。索菲娅因此承受了内外压力,她现在主动帮助光辉骑士团与哈洛特斯构建外交关系,光辉骑士团求之不得,让她出一口恶气又算的了什么?

    光辉骑士团过河拆桥,杜恩克鲁早有准备,可还是恨得牙痒痒。就在此时,登石城的一名神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哭丧着脸,哆哆嗦嗦地对主教索尔兹说道:“大人……大事不好……登石城,登石城棚户区发生流民暴动!”

    “什么!至高主在上……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索尔兹主教跨过餐桌,抓住神父的肩膀,怒吼道。

    “大人,是……是那些流民营寨的人不满本地自由民的欺压,发生大械斗!我们需要登石城赶紧出动军队镇压局面!”

    索尔兹主教涨红了脸,凶狠的目光掠过索菲娅,见她同样震惊困惑,不似作伪,便指着面色如土的德韦米克侯爵,咬牙切齿地道:“我早就说过会出事……我早就让你们暂缓驱散流民营寨,你们急不可耐,你们不听我的,这下好了!城外有8万自由民信众,如果今晚血流成河,死伤超过5000,你们就等着特里戈瓦尔大人的问责吧!”他一脚踢翻桌子,大吼道:“我的侯爵大人,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调集军队镇压骚乱!”

    杜恩克鲁朝德韦米克侯爵点点头,又对一名身穿秘银铠甲的高阶骑士说道:“赫尔南多,我借给你30匹独角战兽,你带德韦米克家的高阶骑士去追捕凶手。”

    独角战兽战斗力惊人,甚至能够撕裂成年食人魔。30头异化独角战兽配合三支高阶骑士小队,足以碾压那些袭击霍拉伯爵的敌人。但杜恩克鲁没让铁壁骑士团出动,摆明了要留下转圜的余地。德韦米克家的守护者心领神会,向公爵鞠躬致意,带着两名白银骑士离开了骑士大厅。

    至此,登石城的晚宴不欢而散。

    等德韦米克侯爵带人出去镇压局面,杜恩克鲁温和地说道:“索菲娅,我们有必要单独谈谈。”

    华莱士原本想跟上杜恩克鲁,他见到索菲娅招芮格佐同行,便又坐了下来。有野蛮人乌鲁萨保护索菲娅,杜恩克鲁绝对不敢乱来。

    三人穿过长长的甬道,来到一处休息室。杜恩克鲁风度翩翩地为索菲娅拉开橡木门。芮格佐弓着腰想随索菲娅挤进休息室。最后,她摇了摇头,用野蛮人语骂了几句,站在门外不肯进去。

    杜恩克鲁公爵好笑的看了眼铁塔般强壮的野蛮人女战士,走进休息室,也不关门,对索菲娅笑道:“都说野蛮人武器大师拥有白银骑士的实力,可我注意到那两位武器大师的实力不弱于这位乌鲁萨。”

    索菲娅淡淡地笑道:“野蛮人没有黄金、白银和青铜的等级意识。乌鲁萨也只是个荣誉称号。那两名武器大师都拥有狂化天赋,只不过他们没有还没有撞见值得夸耀的猎物。”

    “骑士的黄金阶代表超凡的生命层次而非战斗力。野蛮人天生比人类强壮的多……哈洛特斯要塞是一股值得敬畏的力量。”杜恩克鲁点点头,又说:“但我们的人类的潜力超越任何一个种族,不同种类的兽人需要联合起来才能和我们对抗。就像半人马,它们的平均体重超过1000磅,力量不比野蛮人差多少,可如果没有地精奴仆为它们效力。那些畜生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因为我们人类具有智慧,懂得审时度势。”

    “你应该清楚,为难你并非多铎领主的本意。教会才是幕后主使者。我们多铎王国必须顺应时代的变化,避免内战,努力向外开拓。”

    “所以我认输了。”索菲娅美丽的眼眸由紫变绿,再变回紫色,“殿下,您也应该清楚我的状态。我可以放弃温布尔顿商会,促使野蛮人和我们人类建立合作关系,然后当一个领主。那你能让西尔维娅把我的丈夫还给我吗?你能让我把守护兰德尔家族当成自己的事业吗?西尔维娅明着告诉我,我和维克多的子嗣将成为约克家族的守护者。那谁来继承我的事业?你能说服她改变主意吗?”

    杜恩克鲁顿时语塞。索菲娅冷笑道:“你们帮不了我,还要摧毁我的信念,难道不是在断绝我的骑士之路?如果有人要断绝殿下的骑士之路,殿下会怎么做?”

    “你准备怎么做?”杜恩克鲁公爵摇头苦笑道。

    “十五年内我将以商业大贵族的身份,尽全力帮助人类赢得哈洛特斯上上下下的信任,然后以温布尔顿女侯爵身份冲击黄金领域……希望维克多血脉能够稳定下来,给我一个侯爵继承人……”索菲娅眼神温柔地笑了笑,旋即收敛笑意,冷然道:“在此之前,谁也不能动我的商会!”

    “我表示理解。”杜恩克鲁公爵颌首道:“我以多铎王国守护者的身份向你保证,多铎的领主将维护温布尔顿商会的利益……可这个烂摊子,你准备怎么解决?”

    “关于霍拉伯爵的事情,你要给我们佛里德里希家族一个交待!”

    索菲娅挑起柳眉,揶揄地说道:“霍拉伯爵没有死,你们就不会和我要交待……这真是一份迟来的尊重。”

    杜恩克鲁毕竟是一位巅峰骑士,他已经选择了妥协。索菲娅适可而止,声音清脆的说:“我已经拿到了粗糖的专营权,我允诺佛里德里希每年可以得到800万磅的粗糖份额,每磅18铜索尔。”

    粗糖易存储,易携带,能够有效帮助士兵恢复体力,补充营养。对于开拓者,粗糖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后勤物资。多铎王国出价20铜索尔每磅,每年也只能采购到300万磅的粗糖。杜恩克鲁对索菲娅的报价很满意,对粗糖份额却不满意,他摇头说道:“800万磅不够,至少2000万磅。”

    “2000万磅?兰德尔领一年的粗糖产量也只有6000万磅……除了佛里德里希,我还要给路德维希500万份额。多铎王国占据1300万磅的粗糖份额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索菲娅连连摇头道:“粗糖的价格和份额都不会再改,但我保证不把粗糖卖给多铎的其他领主。”

    杜恩克鲁想了想,试探道:“路德维希家粗糖份额不用给,卖给我们佛里德里希就可以了。”

    “不可能!”索菲娅坚定地摇头,缓了缓又说:“我可以按照南风商会的贸易方式,只和多铎的大领主交易青麦等粮食物资。但物资的价格会有所上浮。温布尔顿商会需要赚取一定利润,才能维持运转。”

    南风商会的贸易方式就是向多铎的大家族低价倾销物资,高价采购商品,帮助他们垄断国内的粮食交易,从而用高价粮盘剥小领主家族积累的财富。多铎王国的这套政策很不要脸,也不可能持久,但有利于王国的开拓大局。

    索菲娅愿意配合佛里德里希的贸易政策,杜恩克鲁当即拍板:“可以,就这么定了!”

    “不包括德韦米克家族。谁要是敢暗中支援他们,就是与我为敌!”索菲娅冷冷地补充道。

    杜恩克鲁微微一窒,问道:“这是何必呢?”

    “雄鹿商团人心涣散,行将崩溃,我必须重振他们的士气!”索菲娅柔媚一笑,风情万种的说道:“德韦米克家族插手雄鹿商团与南风商会的斗争,公然帮助假面兄弟会打击雄鹿商团的雇佣兵,让我的手下惶恐不安,连埃克特勋爵都失踪了。德韦米克这是咎由自取!”

    “等我成就黄金阶,或者那天高兴了,我才会解除德韦米克家族的贸易禁令。”

    索菲娅优雅起身,款款走到门边,回眸说道:“登石城暴乱与我无关。”

    “没有那个贵族敢煽动流民大械斗。”杜恩克鲁公爵坐在位子上,重重点头。

    ********************

    “你们的胆子真大……”

    陶德脸色苍白,站在登石城的高处,俯视山脚下的自由民棚户区。

    两道由火把组成的光带将自由民棚户区分割成两片黑暗的区域,一边是让人压抑的安静,另一边则是让人绝望的混乱。

    登石城的自由民大械斗在夜幕的掩护下开始,无数暴民手持火把和利刃见人就杀,见屋就烧。幸好刚刚下过一场暴雨,湿漉漉的草棚难以点燃,这才没有酿成火灾。自由民区的教堂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圣武士举着火把,拉起警戒线,把暴乱区域分割开来。盗贼工会的打手在治安士兵的带领冲进现场,不分青红皂白,先杀那些举着火把的流民。

    当棚户区陷入黑暗,敌我难辨的杀戮盛宴终于上演。

    陶德看不清黑暗,但他听到踩踏声、惨叫声,号哭声、呼喊声、怒吼声、狂笑声、兵器碰撞声,利刃刺进肉体声。这些声音在陶德的脑海中构成一副血流成河的地狱景象,让他如坠冰渊,浑身颤抖,恨不得堵住自己的耳朵。

    “恐怕要死好几百人……”他喃喃地说道。

    “至少!”巴里特一身黑色皮甲,就像幽灵在低语,“或许上千也说不定。”

    “死这么多人……你觉得无所谓吗?”

    陶德紧握长剑,直到指尖发白。他不敢看巴里特,怕自己忍不住宰了这个魔鬼。

    “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巴里特低叹一声,干涩又冷酷地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像铁一样的硬,像铁一样的冷。每个王国、每个领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熔炉。无论你有多硬多冷,熔炉都会把你烧成铁汁,炼成农具、盔甲、长剑、冠冕……上至高贵的骑士,下至低贱的流民,谁都不能例外。熔炉要是小了,铁汁就会流出来,变成现在这样。”

    巴里特抬了抬下巴,居高临下地说道:“你看看他们,相互厮杀,如同野兽。你想平息动乱,就得化身成野兽,参与杀戮。可是,你到底是想救人,还是想杀人?谁值得你拯救,谁需要你拯救?”

    “流民盗匪想加入登石城就得在熔炉里练一练,一切都要按登石城的规矩来。如果你的家园被破坏,你的土地被夺走,他们还要克扣你的口粮,抢走你女人和孩子,再把你变成一无所有的农夫、矿工、工匠……你会干什么?我保证你会和他们一样,理论、哀求、被殴打、再反抗、然后杀戮。”

    “这种事情无可避免,不在登石城就在其他的领地,而且只会更惨烈。我们至少提前做了安排……”巴里特摇了摇头,唏嘘地说道:“你就是告诉他们,熔炉小了,炼不了这么多的铁。别人也不会信你,信你也无法改变。只有铁水满地,熔炉才会变大。事实就是,教会需要这次暴乱,领主需要这次暴乱、流民需要这次暴乱、所有人都需要这次暴乱!”

    “我是兰德尔家族的人,我对登石城的暴乱没什么好愧疚的。”

    陶德惊讶地看着面带微笑的巴里特,“没想到,你还有这份见识……”

    “嘿嘿,我哪有这种本事?这是兰德尔大人的见识……大人天资横溢,智慧卓绝,他邀请家族内的所有人共同打造一个又大又好的熔炉。他能够听取我们的意见,也愿意培养我们。所以兰德尔领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们也不容许兰德尔领发生这样的事情。”巴里特声音低沉地说道:“能够为这样的主人效力,是我毕生的荣幸!”

    “……也是我毕生的荣幸。”陶德的视野瞬间就不一样了,再看下方惨烈的大械斗,只觉得云淡风轻,浑身充满了骄傲的力量,“主人并非凡人。他血脉无比高贵,智慧眼光自然高远。”

    “哦,你知道主人的血脉是如何高贵?”老密探兴致勃勃地问道。

    陶德傲然一笑,“哼,跟你说不清。”

    巴里特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膀,转而笑道:“大人,赶紧动手吧。你带人去封臣区抓捕目标,才是真的胆大。这活,我可干不来。”

    陶德握紧长剑,招呼了一声,几十名精悍的武士跟着他,遁入漆黑的街巷。

    水银之影摸了摸胡须,戴上兜帽,低着头,嘿嘿笑道:“小子,你还是嫩了点。”

    “大人还说过,智慧不是智力,无关血脉……得有经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