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裁判所与巫师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贵族之间的谈判交流,充斥着恫吓与谎言。彼此都想利用信息的不对称掌握话语权,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这个时候,示弱意味着让步。

    佛里德里希国王不甘在路德维希公爵面前示弱,沉默片刻后说道:“关于万神殿和裁判所的秘密都是路德维希家族历代传承学者的猜测。”

    “基于历史事实的猜测。”路德维希公爵自信优雅地笑道:“别忘记,路德维希家族的黎雀纹章。”

    贵族纹章体现家族的起源与传统,宫廷侍卫出身的家族一般以盾牌、盔甲作为家族纹章,军队将领以各种兵器为纹章,开拓领主以某种猛兽为纹章,而内侍出身的家族往往选择与职责相关的事物作为家族纹章,比如马车纹章表明这个家族的先祖曾经是某个大贵族的马车总管,磨坊代表伙夫总管、猎犬代表狩猎总管等等。

    路德维希家族兴于铁山帝国的鼎盛时期,作为铁山帝国的宫廷贵族,他们以黎雀为家族纹章。黎雀鸣唱标志着新一天的开始。路德维希家族的开创者专门负责铁山皇室成员的起居内务,通俗的说就是铺床折被,叫醒主人的内侍。

    帝国领主鄙视内侍出身的宫廷贵族。可实际上,宫廷内侍对主君的影响力和对帝国领主的隐形权力都不容小觑。

    原因很简单,国王或者领主看重的是,他们的权力如何在分封的过程中最大程度的不受限制。因此,领主最讨厌自由民,总是提拔不自由的领民为封臣,并给予他们一定的权力和显赫的社会地位。例如一个马夫、一个铁匠,或者身边的侍从。

    另一方面,落后的通讯条件使得国王需要值得信赖的人担任传令官,向领主传达国王的意志,调动庞大的军队。而传令官往往都是侍从出身的宫廷贵族。

    千万不要认为宫廷贵族都是一些只会逢迎拍马,贪财好色的酒囊饭袋。国王身边不留蠢蛋,蠢蛋在国王身边活不长久。能够脱颖而出的宫廷侍从兼具忠诚的美德,深厚的学识和出众的才干。

    黎雀家族历经2000多年开枝散叶,先后侍奉过铁山皇族、兰特皇族、与佛里德里希共创多铎王国,还有一支族人追随冈比斯的奥古斯特。他们与主君朝夕相处,在宫廷中享有言论自由,充当旁听者和谏言者。他们了解的宫廷秘闻超出常人的想象。

    路德维希公爵说佛里德里希相比黎雀家族,底蕴尚浅,绝非自夸的妄言。

    杜恩克鲁点点头,接口说道:“神选者时代,巫师想通过血祭的方式帮助亲眷门徒掌握超凡力量。结果,古代巫师没能做到的事情,光辉教会做到了。两者区别就在于,血祭和信仰。考虑到信仰与圣力的特殊关联,我们不难看出,特里戈瓦尔的确有理由策划万神殿,筹建宗教裁判所。”

    历史悠久的大家族通过记录和统计,发现光辉之主的信徒越少,教会的神职者就越少。但神职者的比例不变。这就意味着圣骑士家族与牧师和圣武士按照初代教皇设定的神职者比例,瓜分信仰之力。

    纳赫蒂加尔家族世世代代担任教皇的近卫,分配给他们的圣骑士名额最少。光辉骑士团专职战斗,担任大团长的家族排在七大圣骑士家族的第一位,分配的圣骑士名额最多。而教皇决定圣骑士家族的排名,并以此控制六大圣骑士家族。

    路德维希公爵赞赏地看了一眼杜恩克鲁,颌首说道:“三千年前,特里戈瓦尔家族深得教皇的信任,出任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拥有最多的圣骑士,权势显赫之极。就连特斯蒂尔家族都要把骑士团中唯一的女黄金骑士艾莉婕嫁给特里戈瓦尔,以谋求圣骑士家族排名的第二位。

    “后来,艾莉婕俘获了德拉文.温布尔顿陛下,抛弃了特里戈瓦尔……”说到这里,路德维希略显鄙夷地笑道:“说来好笑,神圣领域既是圣骑士的优势,也是他们的弊端……这个神术削弱了元素海对黄金圣骑士的侵蚀,让他们的寿命达到极限,能够施展传奇骑士的元素领域,可他们也因此变得情绪化。艾莉婕陷入剑圣的魅力无法自拔,特里戈瓦尔因为嫉妒,干了一系列蠢事……他不仅连自己的命都丢了,还害得家族至今翻不了身。”

    “传奇食人魔国王,碎城者伏尔甘把半人马、食人魔、豺狼人、半羊人和地精联合在一起,进攻人类国度。兽人大军势不可挡,安兹帝国支离破碎。当时,扭转战局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掉食人魔国王伏尔甘,让兽人大军四分五裂,再各个击破。”

    “然而,在一群食人魔督军的环视下,斩杀传奇食人魔国王谈何容易?”

    “领主们提出了两套斩首方案,要么请神灵骑士薇萝蒂卡.巴塞留斯出手,要么请保罗三世教皇吹响黄金号角,召唤光辉天使。但无论采取那一种方案,人类的两大强者都有陨落的危险。”路德维希公爵摇了摇头说道:“双方都难以下定决心,就这么僵持着……在最危险的时刻,德拉文为了薇萝蒂卡女皇,自告奋勇要去斩杀传奇食人魔。但他需要有人引开食人魔国王的卫兵。可是,嫉妒心冲昏了特里戈瓦尔大团长的头脑,他坚持请教皇陛下出手,不肯派遣光辉骑士团协助德拉文。最后还是艾莉婕带领特斯蒂尔家族的两名传奇圣骑士和薇萝蒂卡女皇一道,引开食人魔督军卫队,让德拉文陛下一战成名!”

    佛里德里希国王哈哈笑道:“这也不能怪特里戈瓦尔,当时谁也不知道伊诺克的子孙并非初代教皇,保罗三世已经虚弱到连黄金号角都吹不动了,可他需要保守这个秘密。特里戈瓦尔还想让教皇竖立神职者的权威,结果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路德维希公爵微笑着说道:“德拉文拎着碎城者的脑袋归来。保罗三世喜出望外,与德拉文结成好友,还亲自为德拉文和艾莉婕的孩子洗礼,事实上承认了他们的婚姻。艾莉婕担任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特斯蒂尔排到了圣骑士家族第一位。特里戈瓦尔家族就此失宠,滑到圣骑士排名的末尾。”

    “绝望之下,特里戈瓦尔向德拉文提出骑士对决,用生命成就了德拉文的剑圣称号。”

    杜恩克鲁思索片刻,唏嘘地说:“换一个角度看,当时的特里戈瓦尔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如果德拉文陛下的刺杀行动失败,充当诱饵的传奇圣骑士都将被狂暴的食人魔国王追杀致死,谁都无法幸免。黄金骑士不是地里的莴苣,圣骑士家族也损失不起。光辉骑士团不出动,薇萝蒂卡女皇舍不得爱人冒险,只得配合德拉文。神灵骑士的加入足以确保斩首计划万无一失。特里戈瓦尔大团长保全了七大圣骑士家族的黄金骑士,为特里戈瓦尔的再次崛起埋下了第一个伏笔。”

    “德拉文陛下力挽狂澜,声望极高,他与神灵骑士生下后代,开创铁山帝国。剑圣的世俗影响力超越了教皇,而他同光辉骑士团的亲密关系又令教皇感到忌惮。特里戈瓦尔这时候向德拉文陛下提出决斗。只有教皇有权阻止特里戈瓦尔,可他非但没有阻止,还让艾莉婕大团长袖手旁观。由此可见,教皇也希望特里戈瓦尔能除掉德拉文。”

    “特里戈瓦尔在决斗中获胜,他固然声名狼藉,却表明了忠心,就算不会因此受到教皇的重用,他的家族却能再次赢得教皇一脉的好感。特里戈瓦尔战死则让圣骑士家族看清教皇的真面目。”

    “这是他埋下的第二个伏笔。”

    “教皇被至高无上的权力腐蚀了意志,蒙蔽了心智,缺乏领袖的担当与勇气,因而失去了众人的拥护。”铁壁骑士团团长说道。

    佛里德里默然片刻,感慨应道:“王者风范在于面对危难的担当与勇气。教皇一脉的没落由此而来。”

    路德维希公爵点点头说道:“特里戈瓦尔与德拉文的决斗让六大圣骑士家族与教皇之间出现了无法弥合的裂痕,导致如今的政治格局。但在这个过程中,又发生了许多耐人寻味的历史事件。”

    “随后的1500年,保罗三世教皇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特斯蒂尔家族后代具有剑圣德拉文的血脉,被铁山帝国的骑士领主视为‘隐形的主君’、‘圣骑士主君’。教会中有许多贵族神职者通过特斯蒂尔的关系,爬到了较高的位置。而五大圣骑士家族也因为与铁山骑士贵族联姻,围绕在特斯蒂尔的身边。尽管教皇掌握圣力的分配权,可他们无法憾动特斯蒂尔在神职者中的地位。特斯蒂尔家族牢牢把持光辉骑士团大团长的职务,其余的四大圣骑士家族轮流担任副团长,只有特里戈瓦尔的排名始终垫底。”

    “掣肘、平衡,以及利益。”多铎国王神情平淡地说道。

    “教皇讨厌掣肘,普通神职者与贵族神职者需要平衡,特里戈瓦尔也想获得更多的圣骑士名额。”路德维希公爵接口说道:“到了铁山帝国的末期,雅各布教皇下令组建宗教裁判所,应对日益猖獗的巫师组织……铁山帝国哪有什么巫师组织?领主们一致认为,教皇想以此为借口,制裁世俗领主,打击教会内部的贵族势力。就在宗教裁判所受到抵制的时候,有巫师制造了著名的卡迪尔村惨案,并在现场留下万神殿的标记。”

    “万神殿死灰复燃。”

    路德维希公爵冷笑道:“万神殿消亡了几千年,他们的标记只存在于骑士家族和教会的历史文献中。新生的巫师怎么可能知道万神殿?所有人都相信这个万神殿是雅各布搞出来的……”他顿了顿,摇头说道:“经过一番争论,雅各布教皇任命特斯蒂尔家族的贝瑟尔殿下为裁判所所长,哥德雷可.特里戈瓦尔担任他的副手。世俗领主和神职者这才就宗教裁判所的问题达成妥协。”

    “可是,万神殿的大巫师克莱尔居然杀死了传奇圣骑士贝瑟尔殿下!战斗中,裁判所内的贵族神职者全部遇难,而哥德雷科.特里戈瓦尔却没有在现场。”

    “克莱尔轻易就歼灭了裁判所的主力,她能碾压贝瑟尔,就能杀死任何人!神职者和世俗领主人人自危,特里戈瓦尔接任裁判所所长,设局把万神殿引入陷阱,让巫师和雅各布教皇同归于尽,其中包括雅各布最信任的普通神职者高层。”

    “从此以后,教皇一脉被架空。光辉骑士团掌握了圣力的分配权,特斯蒂尔家族排在第一位,特里戈瓦尔排在第二位,世世代代担任副团长,并执掌宗教裁判所。”路德维希公爵总结道:“事实就是,特里戈瓦尔先同教皇合作,策划了万神殿,最后又倒向了圣骑士阵营。”

    多铎国王与杜恩克鲁公爵交换了下眼神,问道:“关于万神殿之乱,我有两个疑点一直没搞明白……根据佛里德里希家族搜集的文献记录,大巫师克莱尔姐弟歼灭了贝瑟尔的主力之后,万神殿便销声匿迹。哥德雷科是怎么把他们引出来的?第二,光辉之主切断了巫师与元素海的联系,克莱尔姐弟的超凡力量从何而来?”

    路德维希公爵矜持地笑道:“只有极少数家族知道克莱尔爱上了一位英俊优雅的贵族子弟,特里戈瓦尔就是利用她的心上人设下圈套。”

    “那个人是谁……不,我想知道大巫师的情人属于那个家族?”佛里德里希目光灼灼地问道。

    路德维希公爵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铁山皇族分成了好几支,那个家族是继承序列最靠后的一支……他们如今执掌鹰狮骑士团,占据撒桑帝国的西部领土。”

    “果然是乌赛因.巴塞留斯的先祖!”多铎国王拍着桌子说道:“我说他们怎么会突然放弃富饶的领地,举族西迁。原来是想利用克莱尔的力量谋取皇位,却掉进了教皇与特里戈瓦尔的陷阱……呵呵,这支被流放的巴塞留斯反而在后续的兽人战争中保存了实力,扛起铁山帝国的旗帜。可惜,特斯蒂尔恨他们入骨,宁可扶持腓烈特家族,建立撒桑帝国,也要把他们挤出权力的核心。”

    “第二个问题,我这里没有明确的答案……”路德维希公爵点点头,眼眸深邃地注视着国王,平静地问道:“你为什么关心克莱尔姐弟的超凡力量?”

    “瓦尔特叔叔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佛里德里希国王坦然地笑道:“我想和外面的巫师合作,必须先弄清楚两个关键问题。第一,他们现在是不是受到裁判所的控制?第二,邪神还能不能影响这个巫师组织?”

    “我认为,特里戈瓦尔有机会当上第一圣骑士家族,绝对不想当第二。所以,他们没准备害死雅各布教皇,但克莱尔姐弟如此强大,怎么可能任由教皇和裁判所摆布?雅各布立威收权之战变成了教皇一脉的丧钟之战。雅各布有可能在临终前把黄金号角委托特里戈瓦尔带回教廷,但特里戈瓦尔看到了教皇血脉的虚弱,转而把分配圣力的神器交给了特斯蒂尔大团长。因为,特里戈瓦尔也是骑士,他们深知狂风圣骑士的可怕,深知普通神职者绝非贵族神职者的对手。”

    “教会的武力受到重创,铁山帝国摇摇欲坠。而教皇一脉墨守成规,庸碌无能,在他们的治下,人口越来越少,信仰之力越来越少。与其让教皇一脉继续掌权,还不如让骑士贵族收拾残局,重整旗鼓。反正,特里戈瓦尔只想分配到更多的圣力……换成是我,我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说到这里,多铎国王摇了摇头:“除了圣力,圣骑士还需要神恩提升神术等级。”

    “特里戈瓦尔执掌宗教裁判所,依靠猎杀巫师获取神恩。可是,巫师的天赋觉醒太隐蔽,裁判所的骑士不容易碰到。特里戈瓦尔想到了圈养,利用巫师组织收拢巫师,老巢就设在最混乱的东部联盟!裁判所控制的假面兄弟会成了巫师组织的外衣。”

    “不过,拥有超凡力量的巫师怎么可能愿意当狗做猪?他们有了传承,有了见识,有了财富和权力,最后只想成为贵族。就像巫师创建的月熊家族,还有克莱尔爱上贵族子弟……骑士的血脉和美貌对巫师有着难以抵挡的吸引力。从古代的神选者到今天的巫师,一直如此。”

    路德维希突然问道:“那些巫师向你提了什么条件?”

    “一个真正的骑士血脉贵女,一个勋爵领,还有王国的庇护。”佛里德里希嗤笑道:“他们的胃口不大,寿命又短……对于我们而言,豢养巫师只是兼容并蓄而已。”

    路德维希公爵皱眉道:“这么说,你还没有拿到灌注魔药的方法?”

    “那倒不是。”佛里德里希摇头说道:“嗜血魔药对人的伤害很大,服用之后,容易造成疯狂和死亡,成功率很低。那些巫师提出了一个有效方案,士兵先进食15磅的粗糖,魔药就不会直接抽干他的体力,再汲取他的生命力。那些巫师的手上有一个女巫师学徒,她能够安抚人类的心神,确保士兵不会因为魔药而变得疯狂。”

    路德维希公爵抽搐了下嘴角,面无表情地说道:“谁掌握了那名女巫师学徒,谁就掌握了嗜血战士的名额?”

    佛里德里希摊开双手,得意地笑道:“瓦尔特叔叔,那些巫师显然更信任国王。”

    “我更关心这些送上门来的巫师是不是特里戈瓦尔家族设下的圈套!”铁壁骑士团团长不悦地插口说道。

    “可能性不大。”多铎国王再次摇头,犹豫片刻后,说道:“那个……狡狐请那个巫师组织刺杀兰德尔子爵。有迹象显示,他们的确动手了……刺杀行动失败,兰德尔子爵暴露了风行射手的身份,那个巫师组织立刻切断了和狡狐的联系,消失的无影无踪。”

    多铎王室只豢养忠心耿耿的封臣巫师,狡狐将王国的野巫师卖给神秘巫师组织,换取他们的协助。这种有限的合作模式印证了裁判所圈养巫师的猜测。但特里戈瓦尔家族绝对不会为了收拢一两名野巫师去激怒神灵骑士。

    如果兰德尔子爵遇刺身亡,愤怒的西尔维娅必定迫使教宗施展大预言术,查出真凶。那样的话,裁判所圈养巫师的秘密大白于天下,特里戈瓦尔就完了。所以,特里戈瓦尔在兰德尔子爵射杀奥斯丁之后,果断撤走了多铎王国境内的巫师组织。既然那些巫师实施了刺杀行动,说明特里戈瓦尔家族对他们的控制力有限,多半是采取单线的联络方式。

    巫师组织内部松散,派系林立,多铎王国吞下两、三个有用的巫师也未尝不可。

    杜恩克鲁转念间想通了其中的关联,默默点头,算是认可组建嗜血军团的计划。佛里德里希国王却忧心忡忡地说道:“这种事情,裁判所不敢大张旗鼓地找我们的麻烦。我担心的是,那些巫师的背后有没有邪神?克莱尔姐弟与教会的斗争很有可能是受到邪神的影响。”

    “就算克莱尔姐弟的超凡力量来自邪神,祂们也输给了光辉之主!”

    这时候,路德维希公爵可不能让国王打退堂鼓,他说道:“我们豢养的巫师现在根本听不到邪神的耳语,最多就是几个支离破碎,毫无意义的发音。很显然,邪神的力量无法透过光辉之主,影响现实世界。”

    多铎国王愁眉不展地叹道:“但愿如此。”

    路德维希想了想,又说道:“我猜测,克莱尔姐弟的力量可能来自野蛮人的圣物。”

    “神选者时代,万神殿巫师在南逃之前,集中最后的力量,深入亚瑞特,夺取野蛮人的圣物。圣物的价值不言而喻。古代巫师没能带走圣物。因为1500年前,圣物出现在铁山帝国的‘万神殿’手中,或者它原本就是教皇的收藏品。克莱尔姐弟覆灭之后,正是圣骑士家族争权夺利的关键时期。特里戈瓦尔家的一名传奇圣骑士却不远万里,追踪携带圣物逃跑的巫师,一直追到无尽之森的亚述帝国。”

    “特里戈瓦尔家的传奇殿下凭什么能摧毁亚述帝国的邪神祭坛?说不定,那个圣物已经没了。”

    佛里德里希点点头,“嗯,有道理。”

    对于国王的谨慎,杜恩克鲁公爵有些不以为然,“陛下,我们拒绝巫师的嗜血魔药,他们也可以投靠冈比斯、纳维尔,或者撒桑帝国的巴塞留斯家族。如果巴塞留斯家族组建了嗜血军团,我们的开拓战略可以宣告失败。现在最重要的是,控制那名女巫师学徒。至于邪神、野蛮人圣物,那都不是我们多铎王国需要考虑的问题。难道我们的十一税都白交了吗?”

    “我想的太多了。”佛里德里希摇头失笑道。

    “你以其担心莫名其妙的邪神,还不如担心西尔维娅和兰德尔子爵。”路德维希公爵在旁边提醒道:“说不定,兰德尔子爵能成为下一个剑圣。西尔维娅杀了路德维希家的伯爵,刺杀兰德尔子爵的事情就算揭过了。”

    神灵骑士单凭个人武力当然不可能颠覆一个王国。西尔维娅的身后有整个冈比斯的骑士领主。她只要率领军队出现在战场上,多铎的黄金骑士都得躲在城堡里,眼睁睁地看着冈比斯大军攻城掠地,多铎的领主家族望风而降。

    在骑士的眼中,神灵骑士如同元素海的化身。这种独特的情怀近乎信仰,骑士向神灵骑士低头,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剑圣具有类似的效果,他政治影响力甚至比神灵骑士更深远。至少高阶女骑士非常乐意亲近太阳精灵,包括圣骑士家族的传奇女骑士。

    西尔维娅替维克多出气,算是消除了多铎王国的一个隐患。而路德维希家族为此付出了代价。

    佛里德里希沉声说道:“那就按照独角兽的分配方案。王族训练一名嗜血战士,就替路德维希家族训练一名嗜血战士。不过,开拓幽魂森林和大草原的时候,我要看到路德维希家族的军队。但新开拓的领地由我分配。”

    路德维希公爵起身鞠躬道:“如您所愿。陛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