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红皇后定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光辉历7569年15月,多铎王国东南部的登石城发生流民暴乱,造成3700多人死伤。霍拉.路德维希途经德韦米克领,遭遇四处逃窜的盗匪团伙,不幸战死。

    金黎雀伯爵遇害的消息传出,贵族圈一片哗然。多铎王室与教会联合调查后认定,德韦米克侯爵领的动荡是由登石城治安官,瓦蒙.德韦米克勋爵擅自驱散流民聚集地引发。

    多铎国王严厉训斥瓦蒙勋爵的主君,德韦米克侯爵,并责令德韦米克家族向霍拉的继承人赔偿20万金索尔和价值30万金索尔的物资。德韦米克侯爵剥夺瓦蒙的爵位及家族姓氏,交由宗教裁判所审判。裁判长特里戈瓦尔按照光明新约,对瓦蒙处于骑士的最高刑罚,判他和他的亲眷,共计376人戍守黄昏森林防线25年,等刑期结束后,幸存者将被流放至东部联盟。同时,克莱门特教宗对于登石城的惨剧表示震怒,他免去了索尔兹主教的职务,将其召回教廷,降职为修道院神父。枢机院三大牧首共同签署教令,禁止各地领主擅自驱散流民营寨,迁徙流民事宜由枢机院全权负责。

    维克多接到教令的时候,他和西尔维娅已经回到了蔷薇庄园。

    人马丘陵连续下了三天的大雪,山河萧瑟,天地皆白,幽静别致的蔷薇庄园换上了银装。

    庄园的水晶花房却温暖如春,生机盎然。青砖地面下设有烟道地暖,花房内还分布着高低错落的红铜水管。仆役用特制摇把机关,把滚烫的热水泵入铜管中。氤氲的热蒸汽透过铜管孔洞,将五颜六色的水晶花房渲染地犹如仙境。

    “是不是你干的?”

    维克多从水晶花房外的雪景收回目光,转头看到,西尔维娅翘着修长双腿,坐在藤椅上,品味咖啡。她身穿一件鹅黄色低胸束腰长裙,阳光般的金发披洒肩头,露出颀长优美的脖颈和一片雪腻饱满的胸口。

    她的坐姿不算端庄,却十分亲切,充满了慵懒诱人的韵味,就像妻子面对自己的丈夫。

    迎着西尔维娅清澈蔚蓝的眼眸,维克多耸了耸肩膀,表示不知道她问的是那件事。

    “登石城的流民大械斗。”西尔维娅捏着银勺,一边搅拌咖啡,一边提醒道。

    “不是我……”维克多犹豫了下,摇头说道:“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我的人。”

    金水城距离登石城超过400公里,巴罗尔放出的炼金乌鸦只能飞往炼金塔。维克多回到兰德尔领之后,才能看到水银的报告。他现在确实不知道关于登石城大械斗的具体情况。

    不过,就算登石城的流民大械斗是水银暗中策划的,维克多也不会为此感到内疚。

    从古至今,只要涉及土地与水源的争夺往往会引发流血冲突,对外是战争,对内则是本土宗族势力与外来流民势力的大械斗。这种事情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属于社会结构和政治体制的问题。分封领主和教会无法阻止领民与流民的冲突,只能等矛盾爆发,再亡羊补牢。

    站在维克多的立场,大械斗发生在登石城或者其他领地都没有区别,他只需确保兰德尔领和人马丘陵的稳定就行了。

    “冈比斯的国王换一个未婚妻,死了一个宫相。多铎王国的宫廷伯爵被杀。登石城死伤数千流民。”维克多在西尔维娅对面坐下,笑着问道:“冈比斯的贵族关注安娜。多铎贵族关注霍拉遇袭的真相……亲爱的,为什么你关注大家都不感兴趣的流民大械斗?”

    西尔维娅抿了口咖啡,挑起柳眉,反问道:“亲爱的,你认为我不应该把安娜独自留在鸢堡?”

    布利诺尔城的事情尘埃落定,领主们返回各自的领地。约克家族回归人马丘陵,安娜却孤零零地留在王宫。西尔维娅甚至没有给她安排一个家族侍从。虽说四大王侯家族不大可能谋害约克家族的贵女,但巴斯特恩宫相以死抗争的决绝令维克多印象深刻。

    宫廷斗争的残酷性绝非普通家族可比。四大王侯有无数方法收拾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

    维克多摇头道:“罗兰告诉我,先王莱恩甚至没能保护她的母亲。安娜要是在王宫遇到难题,她身边连一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

    “莱恩都没办法保护先王后艾琳,我能有什么办法保护安娜?”

    西尔维娅放心银杯,幽幽地说道:“巴斯特恩那个家伙胆敢冒犯我的威严,还不是害怕约克家族插手王族的内务?他死了,但也赢了……安娜的身边要是有约克家族的人,四大王侯首先铲除的就是他们。所以,安娜现在是奥古斯特家的孩子,她才会更安全。”

    “站在家族的立场上,奥古斯特与约克缔结婚约,鸢堡得到了黄金药剂的配方,我们也拿到了鸢堡秘制的洗练药剂配方。至于爱德华和安娜的私事,都无关紧要。如果安娜被人谋害,我就再送一个孩子去鸢堡,顺便宰掉一个宫廷侯爵。”

    “我倒要看看,四大王侯家族有多少侯爵够我杀的。”西尔维娅眼眸一转,微笑说:“这种事情不需要提前警告,只用事实说话。”

    维克多若有所悟。西尔维娅瞄了他一眼,又说:“王后那是那么好当的?安娜现在只能依赖爱德华,宫廷生活的压力反而会让两个小家伙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这有助于他们的超凡骑士之路。”

    “你肯关心安娜,说明你现在也关心约克家族……我很高兴。”

    西尔维娅嫣然一笑,握住爱人的手,蹙眉说道:“不过,我们现在面临一个重大隐患,我需要你的建议。”

    “什么隐患?”维克多眨了眨眼睛,惊讶地问道。

    “目前,德韦米克家族最棘手的问题是什么?”西尔维娅斟了一杯香气扑鼻的热咖啡,递到维克多的手上。

    维克多喝了一口咖啡,试探着说道:“他们在外交上和贸易上都被孤立了?”

    西尔维娅轻轻摇头,说道:“四百多名精锐在德韦米克领袭杀霍拉的车队,他们是怎么来的?怎么撤退的?藏在那?补给怎么解决?这种突袭还会不会发生?不先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任何一个领主都睡不安稳。”

    两万人的男爵领可以动员数千民兵,但真正能拉出去作战的精锐一般不会超过500人。否则,领地的运转就会出现大问题。像熊团这样能够横跨无数领地,千里奔袭的军队,任何实力领主都拿不出来。

    当然,熊团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主要得益于炼金人类的骨干作用。没有炼金塔,维克多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一支军队投放到千里之外。只是,维克多现在无法和任何人交待炼金塔的秘密。他想了想,略显得意地说道:“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我的走私商队收服了许多山寨,作为熊团的运输节点和后勤补给站。后面,无论索菲娅把黄金团拓展到那里,我的熊团都能在附近的山林里扎下根。”

    西尔维娅沉吟片刻,颌首道:“不管熊团的战斗力如何,它的确是一支极具威慑力的军队。”

    “亲爱的,你对熊团有兴趣?”维克多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

    “不感兴趣。”

    “啊?”

    西尔维娅缓缓摇头。维克多惊诧莫名,只见她抿嘴笑说:“熊团依靠山寨发展,将面临两个问题,注定不能长久。”

    “愿闻其详。”维克多正色说道。

    “如果有一支军队利用兰德尔领附近的山寨,威胁到兰德尔家族的安全。你会怎么做?”

    维克多怔了一下,不甘心地说道:“可是……”

    “可是什么?”西尔维娅轻撩发丝,似笑非笑地说道:“可是,你只想通过山民和各地的领主做生意,没准备用武力胁迫他们?这种说辞,你自己信吗?以前,领主容忍你的走私商队与山寨勾勾搭搭,也是看重走私贸易。但熊团在德韦米克侯爵领袭杀一名大骑士,现在谁敢说走私商队和山寨对自己没有威胁?等索菲娅的黄金团和领主们达成隐秘贸易协定,走私商队还有什么用?各地领主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周边山寨。”

    “这是熊团面临的外部问题。”西尔维娅顿了顿,笑吟吟地问道:“你维系走私节点,花了不少金币吧?”

    维克多叹了口气,摇头说道:“走私贸易的大半利润都用在了维护走私节点上。”

    “如果我是索菲娅,我会左手贸易,右手武装佣兵,先威逼利诱各地领主加入黄金团。等黄金团成型之后,她还有必要耗费巨资维系山民武装吗?就算她想保留熊团,黄金团的领主也不会答应!”

    “登石城的流民大械斗是不是你手下策划的,你都不知道。这说明,你没法有效控制千里之外的事情。领主清洗或者收买周边山寨,你都不可能及时支援山民。他们要么逃散,要么投降。”西尔维娅摇了摇头,望着维克多的眼睛,柔声说:

    “亲爱的,别把领主当傻瓜。山寨离你太远,离领主太近。手伸的太长就会被剁掉。”

    维克多哑然片刻,不甘地说道:“有问题,我就解决问题……我总会想到办法的。”

    “我对此深信不疑。”

    西尔维娅伸手揉着维克多脸蛋,抚平皱起的眉毛,捏出一个笑容,嘟嘴说道:“亲爱的,熊团无足轻重……流民迁徙才是大问题。你快帮我想办法。”

    维克多无奈地道:“那你也得先把问题描述清楚啊。”

    西尔维娅松开爱人的脸庞,蹙眉说道:“熊团能够顺利渗透德韦米克领,最主要的原因是德韦米克领出现了混乱。”

    德韦米克领驱赶流民营寨,打破了原有的平衡,导致领地的监控体系出现混乱。熊团正是利用德韦米克领的防御漏洞,悄悄潜入到攻击位置。如果德韦米克领的军队有流民营寨充当耳目,熊团不可能投送数百人进入一个实力侯爵的地盘。

    维克多点头,表示认可西尔维娅的看法。

    “登石城发生大械斗,证明德韦米克领的流民与领民不是一条心。”西尔维娅愁容满面的说道:“那些流民在德韦米克领生活了上百年,尚且不被德韦米克家族的领民认可,何况我的人马丘陵?”

    “因为登石城大械斗的缘故,枢机院完全接手诸王国流民迁徙事宜。克莱门特的政治影响力一下子膨胀了好几倍。人马丘陵和纳维尔王国是克莱门特设想中的流民安置地。按照当初的约定,人马丘陵至少要接收40万流民……”

    维克多眸光闪动,轻声说道:“人马丘陵容纳不了40万流民吗?我觉得,人马丘陵现在接收50万人,问题都不大。”

    “太早了,也太快了。”西尔维娅摇头说道:“登石城出了事,克莱门特固然声势大振,可他必须在组织流民迁徙的问题上尽快做出成绩。而我还没有准备好。”

    “约克家族原本有6万多领民。蚁人入侵人马丘陵的时候,其他家族放弃守卫领地。我接手了他们的领民,共计5万多人。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把这多人口完全消化。人马丘陵之后又招募了12万流民雇工。如果,克莱门特再给我弄过来40万人,凭我们约克家族的6万多领民,怎么控制50多万流民?”

    “……客强主弱,是个问题。”维克多点点头,旋即又笑道:“人马丘陵的12万流民,有8万多人在我那,我不是也没出乱子吗?你放心吧,教会不可能一次迁徙这么多人过来。流民只要是分批次,有组织的进入人马丘陵,我们就有时间安置他们。”

    西尔维娅没好气地白了维克多一眼,抚额叹道:“教会组织流民迁徙才叫糟糕……我有的是办法收拾那些松散的流民。可登石城刚刚才发生大械斗,死伤数千人,现在谁敢用强硬手段对付流民?这些流民有教会做靠山,人数又多,必然会凝聚成一股庞大的势力。你让我的领民怎么控制他们?”

    “如果有人鼓动这些抱团的流民与约克家族作对……后果不堪设想!而且,40万人的流民势力甚至能够左右牧师的意见。人马丘陵会出现一股不受我控制的政治力量!”

    西尔维娅转动蔚蓝眼眸,换了一副柔弱的表情,握住维克多的手腕,楚楚可怜地说道:“亲爱的,你治理流民经验丰富。我现在只能靠你了。”

    “靠我就对了!”

    维克多哈哈一笑,拍了拍西尔维娅柔若无骨的纤手,站起身,意气风发地说道:“我早有腹案……但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你必须相信人口资源是领主手中最大的财富!领主和教会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人口增长……”

    西尔维娅未置可否,兴趣缺缺。维克多顿时有些挠头,他的对策涉及到一项重大变革,西尔维娅虽然智慧如海,可她毕竟受到时代的限制,恐怕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维克多来回踱了两步,决定换一种谈话方式。

    “我小的时候做过一个噩梦。我站在树下,身边有一位红衣皇后,远方有恶狼正冲过来,我吓得拼命往前跑。然而,我跑了半天却还是留在原地。我大喊:为什么会这样?红皇后傲慢地说:在这里,以你的现在的速度只能留在原地。你想抵达另一处地方,你必须以双倍的速度奔跑!”

    西尔维娅托着尖俏迷人的下巴,饶有兴致地追问:“后来了?”

    “后来,我吓醒了。”

    西尔维娅噗嗤一笑,摇了摇头,“红衣皇后……必须以双倍速度……你想说什么?”

    地球世界的红皇后定律被维克多无耻地借用了。

    “我认为有两层意思。首先我必须跑的比狼快,才能活下来。恶狼必须跑的比我快,才不会饿死。所以跑的慢的动物,要么被吃,要么饿死。不前进即是倒退,停滞等于灭亡。这就是竞争。”

    “竞争无处不在,个人如此,家族也一样。”维克多说道:“约克家族想要竞争获胜,只有跟随时代的变化,让自己处于领先的地位。”

    西尔维娅展颜笑道:“非常有趣的梦境……那红皇后又代表什么?”

    维克多淡淡地笑道:“如果你一个跑的太快,就会有一股力量把你拽回原地。”

    “打个比方,骑士追击敌人,骑士小队跟不上他的速度,如果骑士一个人追下去,他和他的小队都有危险。因此,骑士小队的速度限制了骑士的速度。同样的道理,家族变革受到固有力量的影响。”

    维克多目光灼灼地说道:“我指的是领民和封臣。”

    西尔维娅坐直身体,神采奕奕地问:“你想改变封臣制?”

    “不!跑的太快就会被拽回来……”

    维克多摇头说道:“亲爱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接纳剑齿虎骑士吗?因为骑士的思想和传统会阻碍兰德尔家族的发展速度。”顿了顿,他苦笑道:“可是,兰德尔领发展到今天,我的追随者也开始牵绊我的脚步……兰德尔家族的封臣和领民不大愿意接受更多的流民。”

    西尔维娅眸光闪亮,颌首道:“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那你的解决办法是?”

    “在领民之下,流民之上,设置一个过渡阶层。”维克多晃了晃修长的食指,说道:“我不打算放弃人口资源。同时,我也要兼顾领民的利益。”

    “传统的村落是家族最基本的行政单位。村落生产粮食、制造商品、打造军备、繁衍后代、训练士兵、培养工匠、控制领地。如果往上追溯,村落的子民源自一个家庭。他们非常团结,拥有家族观念。即便是领主也很难撼动一个村落势力。”维克多摇头失笑道:“问题在于,他们排外。”

    “嗯。”西尔维娅点点头,鼓励道:“亲爱的,继续说。”

    “村落是如何转化流民的?劝金收养……村落势力只吸纳那些容貌端正,身体健康的流民子嗣。而他们的父母亲眷,永远都是流民。”维克多说道:“劝金收养转化流民的速度太慢,跟不上时代的变化。如果人马丘陵涌入40万流民,约克家族的领民确实消化不了。”

    “你担心的是流民群体结成类似领民村落的势力。那我们就不能让流民抱团取暖,也不能让领民排外。”维克多说出自己的对策。

    “把流民打散成依附领民村落的小家庭。我把这种家庭称为佃户。”

    “佃户?”西尔维娅咀嚼片刻,追问道:“怎么解释?”

    “租种领民土地的家庭就是佃户。”

    维克多详细说道:“佃户家庭首先要获得领主颁发的暂住许可证,把他们从教会身边剥离出来。其次,佃户家庭采取一夫一妻制,不得超过12人,以免形成小势力。超过12人的佃户家庭自行安排多余的家庭成员,或者由领主把他归入流民雇工的行列。最后一条,领主指定分派佃户的依附村落,让他们从事基础的生产劳动。这样的话,领民家庭就能摆脱繁重的农务,有更多的时间进行军事训练、学习工匠手艺、生产商品和军备。”

    “非常精彩!”西尔维娅笑靥如花,催促道:“亲爱的,继续说嘛。”

    维克多笑了笑,又说道:“我们要区分佃户家庭与流民雇工家庭,让佃户更依赖领主,避免流民团伙势力坐大。因此,我们必须赋予佃户一些特殊的权利。”

    “首先,佃户家庭的子女有接受教育的权利。”

    “4岁到8岁的孩子没有劳动能力,所需食物也有限。他们可以寄宿教会和领民村落联合举办的通识学校,接受免费教育,培养忠诚的家族观念。佃户家庭的其他成员才有时间从事劳作,扩大生产。领民家庭只能在通识学校挑选劝金收养的对象。另外,我们在通识学校之上,设立军事学校和工匠学校。佃户家庭想出人投地,就得花钱送孩子接受进一步的教育。这两所学校都指向雇佣军团。也就是说,佃户家庭的子女有机会加入雇佣军团,最终成为领民或封臣。”

    “其次,佃户家庭有权租种土地。”维克多摸了摸鼻子,言简意骇地说道:“通过这种方式,帮助他们积攒家庭财富,建立与领民的依附关系。”

    西尔维娅敲着桌子,娇声喝道:“具体,具体,别想蒙混过关!”

    “这个……他们拿三成收获。”维克多小心翼翼地说道。

    “三成?”西尔维娅漂亮细长的眉毛渐渐竖起,问道:“教会拿一成,领民拿三成,佃户拿三成,我剩几成?”

    “三成……实际上,是一成,你得考虑封臣和领主年金。”维克多不动神色地向后挪。

    西尔维娅瞪大美丽的蓝眼,怒道:“一成?我这个领主还不如佃户?”

    维克多表现出惊人的求生欲,赶紧补救道:“宝贝,别着急。你得看总量,人马丘陵都是你的,你还有矿产、森林、牛羊和生猪、各种商品……对了,还有交易税。”

    “那也不行!粮食储备很重要!”

    “粮食没有少啊,都存在村公所的面包房里……需要用的时候,就拿出来用嘛。”维克多不以为然地道:“再说,粮食算在领主的名下有什么用?吃不掉的还不是要捐给教会?”

    西尔维娅停下脚步,一手抱胸,一手托着下巴,“好有道理哦……可是,领主总不能巧取豪夺,不顾名誉吧?”

    “用钱采购。”维克多狡猾地笑了笑,“别忘记,我们可以铸币。”

    西尔维娅怔了一下,眼眸明亮,轻咬红唇,媚态横生地说道:“亲爱的,你果然是个天才……我该怎么奖励你?”

    “不如,你留在蔷薇庄园,让我好好服侍你,等翠丝莉回来了,你再回兰德尔领。”

    维克多将美艳迷人的神灵骑士拥入怀中,摇头说道:“亲爱的,我不着急回兰德尔领,但我需要巡视渡鸦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