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肯特牧师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渡鸦镇西侧,圣武士驻地。

    “肯特阁下,这是用巨蚺皮鞣制而成的贴身软甲。蜥蜴沼泽中的巨蚺力大无穷,刀剑难伤。它们的皮革极其坚韧,对劈斩和穿刺伤害有很强的抗性,但蚺皮的厚度不足,对钝击伤害没什么好办法。但也正因蚺皮轻薄光滑,它可以作为贴身软甲穿在铠甲的里面。约克家族的工匠采用特殊工艺,将两层蚺皮糅合成一个整体,中间夹入一层编织细密的卡桑丝藤甲,内附吸汗轻软的羚牛皮,最终制成这件蚺皮软甲。经过测试,这种蚺皮软甲能够近距离抵御十字弩的攒射。如果配上龙蜥皮外甲,即便是军用重弩也不能在150米外将其洞穿。”

    维克多呈上礼物,顺便打量圣殿军的六级战斗牧师肯特。

    他大约60岁的年纪,身穿造型精致的龙蜥皮甲,外罩紫光闪烁的精金锁子甲,身材高大健硕,肌肉线条饱满匀称,显得既强壮又灵活,裸露在外的肌肤呈现油汪汪的古铜色,那是经历三次身体重塑,并外敷教会秘药的特征。

    六级牧师被人们称为传奇牧师。这并不是说,六级牧师的个人武力能和传奇骑士相媲美,事实上,他们的战斗力还不如普通骑士。但六级牧师在战场上的作用大于黄金骑士,具备传奇强者扭转战局的能力。

    不过,战斗牧师专职战斗,他们的武技比普通牧师强悍的多,基本上都能达到初阶见习骑士的水准。但战斗牧师在战场上会受到兽人强者的重点照顾。能够顺利晋升到6级的战斗牧师,运气、个人实力、智慧、战斗经验缺一不可。

    所以,6级战斗牧师在教会的神职者中扮演圣殿军指挥官的角色,他们的人数比6级传教牧师少的多,也年轻的多。

    肯特就是战斗牧师中的佼佼者。他出身于条顿公国的一个普通封臣家庭,因为没什么背景,只能从圣殿军小队的战斗牧师干起,经历了无数场激烈的战斗,凭个人努力和战斗神恩,一步一步地晋升为6级神职者。

    作为一名普通人牧师,肯特在与兽人部落的厮杀中点燃了心灵之火,教会的锻体秘法让他的身体素质突破凡人的极限,达到资深见习骑士的水准。他单凭武技就能和初阶骑士一争高下,如果激发高阶圣武士水晶,再配合6级牧师的神术,他甚至有过同黄金阶的半人马可汗正面周旋的惊人战绩。

    如今,肯特担任圣殿军副统领华莱士的助手,麾下有200名角狼圣武士和1800名初阶圣武士。他的超凡力量和社会地位等同于黄金骑士。

    维克多打量肯特牧师,肯特也在暗中观察大名鼎鼎的兰德尔子爵。

    这位黑发黑眼的少年领主拥有超越凡俗的美貌,他的皮肤白皙莹润,闪耀着生命的光泽,时隐时现的微风环绕身体,凸显出神秘高贵的气质,细长笔直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他的目光平静又深沉,仿佛拥有洞察真相的超凡能力,明明是平视,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感。

    肯特不禁有些气馁,月精灵原本就属于白银阶的长生种族,她们的生命层次天然高于人类。兰德尔子爵就算不是纯粹的月精灵王族,也差不了多少。他结交的都是权势显赫的顶尖人物。在他的面前,一名六级战斗牧师不足以自傲,甚至还处于下风。

    华莱士那个家伙刚走,兰德尔子爵就找上门来了……准没好事!

    肯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脸上维持着亲切的笑容,拿着蚺皮软甲,赞叹道:“真是个好东西……战斗牧师的体魄没有圣武士强壮,穿不了厚重的精铁鳞甲。而且,在短兵相接的战斗中,灵巧的身手比坚固的防御更重要。为了迷惑兽人,战斗牧师一般都模仿圣武士,只穿戴皮甲。这也是造成战斗牧师牺牲的主要原因。如果这种蚺皮软甲能够推广普及,可以拯救许多战斗牧师的性命。”

    “巨蚺的数量本来就不多,它们还很危险。”

    维克多摇了摇头,为难地说道:“兰德尔家族的沼泽斥候去年只捕获3条巨蚺,为此还牺牲了2条人命。3条巨蚺的皮革只能制作8套软甲……蚺皮软甲恐怕很难普及。”

    肯特叹了口气,转而笑道:“人马丘陵的藤皮硬甲也很不错……就是不知道,人马丘陵什么时候才愿意把藤皮甲的制作方法公诸于世。”

    肯特牧师东拉西扯,不肯切入正题,维克多却有足够的耐心,他摇头笑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教会能够说服其他家族公开自己的技术……包括教会的修道院。”

    肯特牧师打了个哈哈,又摇头道:“我一直很费解,领主和教会有共同的敌人,为什么大家不愿意分享彼此的成果?虽然我多次向教廷呼吁,向世俗领主公开一些秘技,却都被枢机院驳回了。”

    维克多想了想,颌首说道:“我钦佩阁下的人品和美德,但秘技自珍是必须的。如果所有人都能等别人的发明创造,那就没有人愿意创新。就拿藤皮甲来说,如果圣殿军愿意出资采购藤皮甲,人马丘陵就能扩大生产规模,降低生产成本。约克家族赚到钱,才愿意投入更多的金索尔,资助家族学者,从事技术创新。人马丘陵的领主变得富足了,教会的十一税自然也增长了。这其实是一种双赢的合作方式。”

    肯特愣了许久,喃喃道:“我觉得阁下的见解很有道理……可是,至高主的仆人不能经营生意,以免被贪婪腐蚀了信仰。”

    “至高主的仆人当然不能从事贸易。”

    维克多笑着说道:“但可以讲究方法,比如,领主捐赠藤皮甲,教会给予奖励或者……救济。”

    肯特牧师放下手中的蚺皮软甲,表情严肃地摇头道:“捐赠是对主的虔诚,不可以掺杂私心。”

    维克多微微一窒,随即站起身,抚胸施礼,诚恳地道:“抱歉,是我失言了。”

    “阁下也是一片好心……”肯特摆了摆手,认真地说道:“但是,主的教诲不能逾越!”他的眼神中隐隐流露出些许遗憾和苦恼。

    维克多重新坐下,笑着说道:“那就通过指定十一税的方式,让圣殿军获得足额的藤皮甲。”

    “什么?”肯特牧师抬起头,满脸愕然的表情。

    维克多淡淡地笑道:“枢机院发布教令,让撒桑帝国向人马丘陵采购藤皮硬甲作为十一税,上交给圣殿军的圣武士。”

    “对啊,这真是个好主意!”

    肯特牧师兴奋地站了起来,背负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他停下脚步后,哈哈笑道:“兰德尔阁下,您可真是帮了我大忙了。”

    肯特年过六旬,体能下滑,个人实力已经过了巅峰期,不再适合担任圣殿军的战斗牧师。光辉骑士团派他镇守野蛮人也是出于保护的目的。等野蛮人渡河南下,就是他脱离圣殿军的时候。弗里德斯牧首打算让肯特出任一方主教,但肯特认为6级牧师至少应该有红衣大主教的职务,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在枢机院评议团谋得一个席位。可是,肯特如今远离圣殿军的指挥中枢,想活动关系都没有机会。他迫切需要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张,重新进入光辉骑士团的视野。

    维克多的提议正中肯特的下怀。无论枢机院是否接受指定十一税的建议,肯特在光辉骑士团的靠山——埃雷斯雷尔家族都能替他说话。

    肯特牧师自然而然地解除了戒备姿态,回到椅子上,热情地问道:“兰德尔阁下,您这次找我,有什么事吗?”

    维克多早就通过西尔维娅和索菲娅摸清了肯特的底细。他或许是一位优秀的军事统帅,但他的政治智慧和历史见闻远不如出身于埃雷斯雷尔家族的华莱士。维克多想从野蛮人长老的口中,印证炼金帝国与哈洛特斯要塞的关系。但碍于华莱士的存在,维克多一直没有和哈拉尔德长老进行面对面地交流,以免被埃雷斯雷尔家族看出破绽。

    华莱士陪同索菲娅出访撒桑帝国,维克多终于有机会拜访野蛮人长老。

    其实,指定十一税的建议并非维克多的临时决定。这是他、西尔维娅和索菲娅,三个人商量好的事情。

    长久以来,驻守神父总能通过领主的工匠掌握各家族的非核心技术。教会不需要为了某种新产品改变十一税的征收办法。不过,藤皮甲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教会不会为了藤皮家的制作技术去刺激神灵骑士。人马丘陵空有藤皮甲,却没有大订单,终究是个问题。

    如果,教会发布教令,指定撒桑帝国的领主用藤皮甲交付十一税,那人马丘陵就能绕开冈比斯王室的军备出口禁令。买家多了,藤皮甲的价格自然上涨,从而提升人马丘陵的财政收入。同样的道理,冈比斯的领主也能以交付十一税的名义购买到其他王国的技术性产品。在大开拓的背景下,只要大家肯坐下来谈,没什么军备是不能交换的。

    频繁的商业活动不仅为黄金团的发展创造有利条件,枢机院也需要委托一个中立的商业组织对十一税商品进行结算和运输。黄金团与教会合作,必然成为一个巨无霸似的商业组织。

    肯特牧师并不知道,就算他不提出建议,也会有神职者向枢机院建言。克莱门特教宗将促成这件事情。因为,中立的黄金团可以帮助他进一步扩大枢机院的影响力。

    维克多微笑着说道:“肯特阁下,我是专程来感谢您的。圣武士和野蛮人帮助渡鸦镇挖掘了两座溪流水库,一座解决了镇内的用水问题,另一座让我额外获得21000亩的耕地。对了,渡鸦镇的城墙也是圣武士帮忙修建的……”

    “城墙还差一大半才能合拢。不过,阁下请放心,剩下的城墙,圣武士会在明年把它建好。”肯特牧师斜侧着身体,对维克多笑道:“说起来,请野蛮人帮助渡鸦镇修墙挖渠还是阁下妻子的主意。其实,我也担心野蛮人闲得无聊,闹出事端。兰德尔子爵夫人让野蛮人采掘无用的软银矿石,修筑城墙,倒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

    呵呵,这是我的主意……维克多暗自得意,彬彬有礼地说道:“肯特阁下,我打算拜访哈拉尔德,亲自向他表达谢意。”

    肯特灰色眼眸收缩了一下,坐直身体,干笑两声,说道:“阁下,哈拉尔德长老和野蛮人住在西边的云雀山里。现在大雪封山,山道难行……不如等天气转暖,野蛮人下山之后,您再拜访哈拉尔德长老?”

    “那我就在渡鸦镇住一个月。反正,水之季也没几天了。”维克多不以为意地笑道。

    肯特皱起浓密眉毛,他盘算着华莱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回来。于是,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兰德尔子爵,不瞒你说,许多领主都对野蛮人有兴趣,但野蛮人外交关系重大,领主最好不要直接同哈拉尔德长老建立私交,以免引起其他的家族的误会。我认为,阁下还避嫌的比较好。”

    “这里是渡鸦镇。”

    “野蛮人的营寨设在云雀山,那里不是兰德尔家族的领地。”

    “作为渡鸦镇的领主,我更应该和强大的邻居搞好关系。”

    “圣武士会保护镇民的安全。而且,西尔维娅殿下和哈拉尔德长老已经达成了互不伤害的约定。”肯特牧师连连摇头,寸步不让。

    维克多收敛笑容,食指敲打桌面,直言不讳的说:“但我怀疑你们的立场。如果野蛮人和我的子民发生冲突,我不认为圣武士能保持公正。”

    少年领主咄咄逼人的态度让肯特十分恼火,他沉默许久,闷闷地说道:“兰德尔子爵,请以大局为重。”顿了顿,又说:“哪怕西尔维娅殿下当面,我也不能同意。”

    维克多站起身,神情冷峻地叙述道:“要么您陪我去,要么我自己去。”

    肯特内心恚怒,可他突然在维克多眼中捕捉到一丝金色流光,顿时大吃一惊,再仔细看,仍然是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仿佛那道金色流光只是个幻觉。

    传奇牧师怎么可能会产生幻觉?

    肯特确信自己绝对没有看花眼,他沉吟片刻,迎着维克多惊讶的目光,略显拘谨地说道:“阁下,请恕我失礼,如果您同意让我用真视术检视您的状态,我可以带您去见哈拉尔德长老。”

    维克多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一圈细小的符文浮现在肯特牧师的眼中,将灰色眼眸染成了神圣庄严的白金色。他仔细端详了维克多片刻,白金色的瞳孔渐渐恢复正常。

    “我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维克多好奇地问道。

    “啊,没有,没有问题,阁下非常健康。”肯特牧师醒过神来,挫着手说道:“这个……您如果有什么疑惑,可以去问西尔维娅殿下……我不大方便谈论您和西尔维娅殿下之间的事情。”

    “要不,您先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去拜访哈拉尔德长老?”肯特牧师放低姿态,征询维克多的意见。

    维克多思索片刻,决定先去见哈拉尔德,回头再找西尔维娅,问问真视神术的事情。他颌首道:“好,我这就回渡鸦堡,准备礼物。”

    肯特牧师亲自把维克多送出圣武士驻地大门,转身回到自己的书房,取出羊皮纸和鹅毛笔,伏案写道:维克多.温布尔顿.兰德尔子爵,全身呈现代表虚空水元素的翠玉色,脑部区域有一小片金色光辉,并向眼部蔓延。

    肯特放下鹅毛笔,卷好信笺,盖上火漆,对着屋外大声喊道:“茨曼,茨曼,看在吾主的份上,赶紧给我滚过来。”

    没过多久,一名身穿龙蜥皮甲的裁决武士走进书房,行礼道:“大人,您叫我有什么事?”

    肯特将信笺放入木盒,塞给心腹手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把这封信送给埃雷斯雷尔大人。记住,不能让其他人看到。”

    “那位埃雷斯雷尔大人?华莱士大人?”

    “白痴,我会称华莱士那个家伙为大人吗?我说的是光辉骑士团的埃雷斯雷尔殿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