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葛雷洛羊怪之谜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野蛮人的营寨距离渡鸦镇并不算远,只是山路崎岖蜿蜒,半米厚的积雪遮蔽山道,稍不留神就会一脚踏空,滚入山谷深沟。

    好在维克多、肯特牧师和几名随扈都不是普通人。传奇牧师带着两位裁决武士、四位中阶圣武士,加上风行射手和两名精英卫士足以应付绝大多数的险恶环境。而卡里古拉的表现更是让人啧啧称奇。

    傻大个背负数百磅的金属锭,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似乎把铲雪当成一项游戏,用来探雪的长棍早就没了踪影,只要肯特牧师指出一个方向,他便迈开两条粗壮的长腿,硬生生地把积雪犁出一条道路,然后,满脸傻笑,站在百米之外等队伍靠近。

    传奇战斗牧师踏着卡里古拉开辟的雪道,感慨地说:“阁下,您的这名随扈不是一般人。”

    单凭这份力量和体能,卡里古拉就可以和野蛮人战士相提并论。他选择路径还特别准确,仿佛天生就知道那里是路,那里是坑。

    维克多盲感的最大半径为2.2米,但无法穿透屏蔽空气的实物。积雪内的空气较为稀薄,维克多堪堪感知雪层半米下的路况。如果不激发风行天赋,减轻体重,他不可能像卡里古拉那样,在山地积雪上撒腿狂奔,还不失足。

    只能说,卡里古拉的心灵直觉极其敏锐。用金蟾秘形的理论来描述,那就是“以心映景”的境界。

    维克多半嫉妒,半遮掩地摇头道:“可惜是个胆小的傻瓜,杀牛都不敢,祈祷还没学会。”

    肯特牧师果然对卡里古拉失去了兴趣,最年轻的那名圣武士甚至露出鄙夷厌恶的神色。

    在神职者看来,不会祈祷的白痴等于被主遗忘的羔羊,如果神职者都无法救赎他,那他必是身负原罪。教会应当任由这些人自生自灭。兰德尔子爵收留傻大个,多半是看重他的力气,顺便标榜贵族的仁慈美德。

    维克多其实对卡里古拉抱有很高的期望。他的智力正在和牙齿同步发育。万一,卡里古拉那天开窍了,说不定连纳尔森都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就算卡里古拉最终无法克服胆小懦弱的性格缺陷,也无所谓。这么多天的相处,维克多已经和这个善良淳朴的傻大个建立了主仆情谊。至少他有一身媲美食人魔的蛮力和直觉,探路避险的本领也难能可贵。

    有卡里古拉在前面开路,维克多一行人只用了两刻钟的时间就赶到了野蛮人聚集地。

    营地设在最高的丘陵顶峰,没有栅栏围墙,原木搭建的棚屋像一个个雪包,坐落在厚厚的雪毯上。两名野蛮人远远地看到队伍,便迎了过来。他们都只穿一条兽皮裤,赤裸着满是刺青和疤痕的壮硕胸膛,虬结的肌肉仿佛蕴藏着无穷的力量,粗壮的脖颈挂着一串兽牙项链,其中大多数是豺狼人的牙齿。

    自从野蛮人住进了渡鸦镇西侧的云雀山,周边的豺狼人群落算是倒了血霉。圣武士引导野蛮人拿豺狼人试炼,内古斯子爵非常轻松地占据了2000平方公里的荒野。某种意义上,这是人类和野蛮人结盟合作的成果。

    肯特牧师显然熟悉这两名野蛮人哨兵。他独自离开队伍,用野蛮人语和他们亲切交谈。卡里古拉则缩到了雷诺的背后,似乎想要用雷诺1.9米高的身躯隐藏自己2.3米高的大块头。

    这个家伙见到比自己高大强壮的野蛮人,立刻就怂了。

    那边,两名野蛮人战士与肯特牧师交流了片刻,转身领着维克多等人进入营地。

    营地内,铁锤敲打砧板的声音不绝于耳,大多数野蛮人都忙着锻造武器,只有一些野蛮人女性在屋外活动,她们三五成群,围成一个个小圈子,用积雪不停地擦拭新生儿的身体。

    相比人类的婴儿,野蛮人的新生儿都是超大号的,小胳膊小腿上有明显的肌肉线条,冰冷刺骨的雪触碰到红通通的皮肤,激起阵阵白雾。如此寒冷的环境,对于野蛮人婴儿也显得过于严酷。当某个婴儿的哭声不再嘹亮,女野蛮人就会拉来一头喘着粗气的红毛公野牛,一拳将3000多磅重的野兽打翻在地,取出利斧,剖开它的肚子,将奄奄一息的婴儿塞入鲜血滚热的腹腔,只把留脑袋在外面。

    这时候,一位年纪较长的野蛮人女性对着牛腹中的婴儿轻声吟唱,那纯粹是不表达意义的音节,却充满了神秘的力量。直到婴儿发出平稳的鼾声,她才转向下一个目标。

    维克多察觉到歌咏振动婴儿心跳和野牛的热血,实现两者的持续共鸣,对婴儿的身体内外形成全方位的刺激。

    “歌咏者卡金,掌握神秘力量的女野蛮人。据说,这种仪式能够帮助野蛮人幼儿汲取野兽的生命力,让他们变得更强壮,更坚韧,相当于人类秘法战士的重塑身体。”肯特牧师向维克多介绍道。

    兽牙项链和新生儿仪式代表野蛮人的传统,打铁锻造代表野蛮人的革新。维克多心里隐隐有了猜测,点点头,跟着肯特牧师走向营地中心最大的木屋。

    “你们留在外面。”

    肯特牧师吩咐了一句,掀开驯鹿皮门帘。维克多冲雷诺和夏克点头头,示意他们听从牧师的安排,转身进入屋内。野蛮人哨兵接过卡里古拉手中的大木箱,也跟了进来。炼金民兵和卡里古拉则被圣武士领到远处。

    橘红的火焰在火塘内跳跃,照亮野蛮人长老满是疤痕和肌肉的身躯。他坐在一张粗糙丑陋,但绝对坚固耐用的橡木凳上,握着一块晶亮的黑曜石,打磨手中的巨斧。他抬起头,矢车菊蓝色的眼瞳看向访客,一股山岳般沉重的压迫感呼之欲出。

    维克多运转X-3,瓦解心灵上的压力,黝黑的瞳孔变得深邃而冰冷,就像能够吸收所有光线的无底深渊。

    哈拉尔德瞳孔微微一缩,收敛气势,用人类通用语说道:“年轻的精灵,我可以感受到你体内锋利无情的力量,你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或朋友。”

    肯特牧师眸光闪动,宛如火焰燃烧,上前一步,用野蛮人语说道:“哈拉尔德长老,这位是索菲娅乌鲁萨的丈夫,他不是你的敌人。”

    “我也不是精灵。”

    维克多用流利的野蛮人语说道:“哈拉尔德戈尔萨,你似乎敌视精灵?”

    肯特牧师怔了下,转过头,惊讶地问道:“兰德尔阁下,你会说野蛮人语?”

    “最近三个月才学会。”维克多平淡地答道。

    肯特顿时无语,他出身条顿公国的封臣家庭,少年时期开始和山下野蛮人打交道,花了足足5年才掌握野蛮人的语言。维克多却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能说一口流利的野蛮人语。

    天生的超凡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凭X-3强大的记忆、分析和归纳功能,只要声带结构类似,维克多就能轻松掌握任何一种人类语系的语言。事实上,他专门学习野蛮人语的时间只有三个下午,教室在马车里,老师是索菲娅和娜塔莉雅。

    “我认识你,但我不确定你是索菲娅乌鲁萨的配偶,还是西尔维娅女士的配偶?”野蛮人长老一边打磨斧刃,一边困惑地说道:“我一直无法理解,你们人类复杂的家庭关系。”

    维克多表情一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肯特牧师缓了缓神,干巴巴地解释道:“呃……这个,骑士并非普通人类,尤其是女性骑士,她们有责任提升子嗣的骑士血脉,以免骑士血脉走向衰败,所以她们会分享血脉强大的伴侣。”

    “野蛮人也这样,强壮者拥有多个女野蛮人配偶,孱弱者没有资格繁衍后代。”

    哈拉尔德抬头说道:“可是,在渡鸦镇,我看到许多肥胖虚弱的男人和衰老的男人拥有多位妻子,那些强壮的年轻人类反而没有配偶……普通人类男性似乎根据不同的衣服决定谁有权生育后代……这样的人类婴儿会强壮吗?”

    肯特牧师目瞪口呆,噎了半天才说:“呃……我觉得戈尔萨说的很有道理。”

    “真是个奇怪的种族。”野蛮人长老摇了摇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维克多干咳一声,问道:“哈拉尔德戈尔萨,你为什么敌视精灵?”

    “精灵招走了山地矮人,让我不得不离开伟大严酷的哈洛特斯山。”

    “能具体说说吗?”

    哈拉尔德专心致志地打磨武器,黑曜石与斧刃不断摩擦出火星,刺耳的声音在屋内孤独回响。

    “我给野蛮人带来了礼物。”

    维克多转身打开木箱,里面是一摞摞淡紫色的金属锭,“这里有500磅掺杂精金的精铁锭,可以打造坚固锋利的精金武器。”

    哈拉尔德站起身,高大的背影覆盖半面墙壁,他说道:“你需要亚瑞特之子为你做什么?”

    “我想帮助野蛮人朋友。”维克多摇了摇头,笑道:“南大陆的自然环境与亚瑞特高原不同。我看哈拉尔德长老让族人学习人类的生产技术,应该是为了让族人能够在南大陆生存繁衍。你们对寻找圣物并没有太大把握,这可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甚至更长……也可能永远都找不到。”

    “我愿意帮野蛮人寻找圣物,虽然不一定能成功,但人类数量众多。有我们的帮助,你寻回圣物的机会更大。或许,你在有生之年能回归亚瑞特故乡。”

    哈拉尔德看了肯特牧师一眼,问道:“你们的国王已经答应帮助我寻找圣物,难道他要背弃诺言?”

    肯特牧师朝维克多连使眼色,维克多却摇了摇头,说道:“国王和教会的承诺当然有效,我只是过来确认野蛮人圣物的模样。”说着,他从腰袋里取出一块萨隆魔铁矿石,递给身边的肯特牧师。

    肯特端详了手中的矿石,惊讶地问道:“这是乌金矿石?阁下,您从那找到的?”

    维克多心中一动,若无其事地摇头道:“我不知道它是什么矿石……我手下的沼泽斥候在蜥蜴沼泽中发现了这种矿物。我认为它的色泽和康斯坦丁阁下提供的野蛮人圣物画本上的符文接近,所以拿过来给哈拉尔德长老辨认一下。”

    “它叫黑铁矿?可我从没听说过乌金这种金属。”

    肯特掂了掂萨隆魔铁矿,顺手抛给哈拉尔德,笑着对维克多解释道:“乌金只存在于神选者时代。它具有传导虚空元素的特性。古代骑士用乌金、秘银和精金打造的装备比现在的秘银装备更卓越。不过,熔炼乌金矿需要极高的温度,我们现在的熔炉达不到那种要求。乌金装备的锻造方法已经失传。纳赫蒂加尔家族的‘晨曦之光’可能是现存的唯一一把乌金长剑。”

    哈拉尔德看了看手中的矿石,点头道:“这确实是山地矮人最喜欢的乌金矿。”

    维克多在X-3中添加相关信息,并问道:“我听说,哈拉尔德戈尔萨的手上有一件圣物仿造品,能给我看看吗?”

    野蛮人长老掀开兽皮地毯,从地下暗格中取出仿造品,丢给维克多。

    这是一个半环形的金属造物,完全用秘银打造,正面和背面的黑色符文则采用萨隆魔铁篆刻。

    “好像是某个装置的部件?”维克多试探了一句,走上前,把仿造品还给哈拉尔德。

    “样式、尺寸、材质、花纹都和圣物一样,但它不是圣物。”哈拉尔德将仿品放回暗格,坐下说道:“山地矮人打造了圣物的仿品,我们一直以为它是圣物,直到山地矮人王向哈洛特斯讨要圣物的时候,我们和矮人才知道它是假的。”

    “矮人向你们讨要圣物?难道圣物不是野蛮人的?”维克多一头雾水地问道。

    “不是。”哈拉尔德摇了摇头,说:“野蛮人没有圣物,没有预言……圣物和预言都是矮人的……高山之子欠下承诺,山地矮人离我们而去。”

    维克多定了定神,在箱子上坐下,问道:“八十多年前,亚瑞特到底发生了什么?山地矮人为什么要迁徙?”

    “八十多年前,我还没有出生。”野蛮人长老用粗糙的拇指掠过斧刃,淡淡地说道。

    “……”

    “听大长老说,八十多年前,有几只精灵来到亚瑞特,她们要求山地矮人国王遵守古老盟约,交出力量之源。矮人王便要求哈洛特斯交出由野蛮人世代保管的圣物。但圣物是假的。矮人王交不出力量之源,他只能遵守古老盟约,带领百万山地矮人随精灵使者迁徙。”

    哈拉尔德丢下斧子,继续说道:“矮人王临走前,指责哈洛特斯没能遵守誓言,替矮人保管好圣物。他要求高山之子去南大陆找回遗失的圣物,否则野蛮人一族将承受违背誓言的后果。”

    维克多摸了摸鼻子,对肯特牧师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肯特牧师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说道:“根据教会的历史文献和哈拉尔德长老的叙述,我们推测出事件的过程……”

    “大约9000多年前,万神殿组织军队入侵禁法之地——亚瑞特高原,意图夺取矮人族交给野蛮人保管的圣物。万神殿的远征军几乎全军覆灭,但他们的传奇骑士在决斗中打败了哈洛特斯的野蛮人长老,赢得了圣物。这名传奇骑士把圣物交给了圣骑士家族,以此向伊诺克陛下投诚。”

    “我们不知道圣物对矮人和野蛮人的意义,但我们猜测当时的某个矮人工匠打造了一个赝品,交给野蛮人保管。真正的圣物,或者说矮人的‘力量之源’在教会的宝库里。结果,1500年前,圣物又被巫师给偷走了……有迹象表明,圣物最后流落到南大陆。这和矮人王的占卜不谋而合。”

    “现在的山地矮人和野蛮人都不知道当初的实情……精灵族可能遇到了麻烦,她们派使者要求山地矮人遵守什么古老盟约,交出圣物。矮人王交不出来,只能带领族人帮精灵族打仗。”

    肯特顿了顿,看了一眼野蛮人长老,有些尴尬地说道:“这个……亚瑞特高原缺少木柴,山地矮人凭借地下火锻造兵器铠甲,种植洞穴蘑菇。矮人迁徙之后,葛雷洛羊怪占据了矮人坑道……你知道的,野蛮人身材高大,根本进不了矮人坑道。羊怪利用地形,食用矮人的洞穴蘑菇,逐渐繁衍壮大,已经威胁到野蛮人的生存。”

    “这是野蛮人背弃誓言的后果!”

    哈拉尔德摸了摸胸腹间疤痕,说道:“葛雷洛羊怪给我留下的荣耀。”

    维克多打量了野蛮人长老触目惊心的巨大疤痕,惊疑不定地道:“似乎是某种大型怪物造成的伤口……它们怎么能进矮人坑道?”

    肯特牧师解释说:“葛雷洛羊怪分为矮小的食素羊怪和巨型食肉羊怪。食素羊怪数量众多,它们发育到一定程度,族群中会出现一只杂食羊后和许多只食肉公羊怪。羊后和公羊怪繁衍食素羊怪幼崽,等幼崽长大,再吃掉其中的一部分,羊后和食肉公羊怪的体型越来越大,生育的小羊怪也越来越多。”

    “坑道中大族群分出小团体,向山洞外扩张,并出现新的羊后和食肉公羊怪。那些食肉公羊怪足有2.8米高,比食肉魔还要强壮无脑。它们四处蔓延,与野蛮人的游猎路线重合,甚至亵渎野蛮人勇士的墓地,盗取陪葬的武器盔甲,猎杀亚瑞特高原的驯鹿和猛兽。”

    哈拉尔德接口说道:“我的族人缺乏猎物,缺乏武器,野蛮族人的幼儿没有足够的猛兽举行新生仪式。孱弱的幼儿死于饥饿,也经受不住寒风的考验。尽管我们杀死了无数羊怪,但不把坑道中的羊后杀死,还是没用!”

    肯特牧师对维克多低声说道:“葛雷洛羊怪的血肉有毒……食用羊怪的野蛮人会变蠢。短短80年,野蛮人的数量锐减了一半……”

    维克多此刻的表情格外严肃,沉默许久,才开口问道:“食人魔、地精、豺狼人都有食用同类的行为。但它们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拿同类当食物……葛雷洛羊怪真的是自然演化的怪物?”

    哈洛特斯沉默几秒,说道:“亚瑞特之子世世代代守护圣山,我们的族人围绕大裂口游猎。传说,那里是连接地狱的入口,葛雷洛羊怪是地狱魔物的后裔。没有野蛮人的保护,山地矮人对付不了葛雷洛。没有山地矮人,野蛮人守护不了伟大的哈洛特斯山!”

    “我必须找回矮人族的力量之源!”

    肯特牧师大声说道:“英勇的戈尔萨,请你相信人类可以帮助野蛮族人守护圣山!葛雷洛羊怪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哈洛特斯粗旷的脸露出难得的笑容,挥舞了下巨大的战斧,说道:“牧师,我已经看到了人类给野蛮人带来的希望,但野蛮人的先祖曾经背叛誓言,我不能逃避义务。”

    维克多默默点头,说道:“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野蛮人找回荣耀和尊严。哈拉尔德长老,我们先告辞了。”

    离开了野蛮人营地,维克多心情沉重,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临下山的时候,肯特牧师把维克多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兰德尔阁下,关于葛雷洛羊怪的事情请勿外传。事实上,人类王国的殿下和索菲娅都知道内情,但大家都发下誓言,绝不向外透露。我们正准备往条顿公国转移人口,建立稳固的防线。如果,流民知道亚瑞特高原有数百万魔物,随时都有可能扑下来,他们只会一哄而散。”

    维克多摇了摇头,沉沉地说道:“也许……扑下来的不止葛雷洛羊怪。”

    “是啊,说不定是三十多万野蛮人先扑下来。”肯特牧师感慨地叹道。

    维克多皱起眉毛,忍不住问道:“教会就没有想过,大裂口下面可能真的有深渊魔物?”

    肯特牧师紧抿嘴唇,沉默片刻,神情坚定地说:“至高主在上,不管亚瑞特大裂口里面有什么,我们都必须团结野蛮人!”

    “是的……我在此向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起誓,绝不传播关于葛雷洛羊怪的事情。”

    维克多在胸口划出代表光明圣山的三角形手势,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盯着战斗牧师,问道:“既然只有人类王国的殿下才能知道实情,肯特阁下为什么同意带我见哈拉尔德长老?你用真视神术从我身上发现了什么?”

    肯特牧师哈哈一笑,神秘兮兮地说道:“我什么都没发现……阁下有什么疑问,可以去问西尔维娅殿下。”

    维克多眺望金水城的方向,嘴角勾起温柔的笑容,暗暗忖道:

    “不用问,我也知道。她不允许别人干涉我的选择,无论是精灵,还是人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