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模拟借鉴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华国古谚:饱暖思**,饥寒起盗心。一句话,道破人类的两大本能——繁衍和生存。同时,这句谚语本身也体现了人类的第三种本能——思考。

    思考是智慧人类区别于非智慧生物的本能。人闲到无聊的时候,难免会思考人生的意义。

    维克多的意志侧包含两个世界的生活经历,一个是物质极大丰富、信息爆炸的现代社会,一个是衣食无忧的异世界领主生活。无论是那一段生活经历,他都有充分的时间去胡思乱想,企图理清自身和世界的关系。

    就在刚刚,巴罗尔谈到秘法战士的生育能力,触发了维克多思考异世界法则的欲望。他利用X-3结合意志侧中的两段生活经历,构建了一个电影场景式的虚拟模型,并以第三人的视角,进行观察和推演。

    地球,几百万年前,某条大河的岸边,一头雌性古猿享用雄性配偶捕获的猎物,它吃饱喝足,与配偶做了愉快的事情。疲惫的雄猿沉沉睡去,雌猿躺在草窝里,看着天上的明月,突然想道:

    “我是谁?我在那?我要去那?”

    于是,第一个人类诞生了。而她的三个问题困扰了无数后代,呈现出不尽相同的答案,直至今天,乃至将来,都不会有统一的标准。

    ********************

    几百年万年后,一支人类氏族出现在这条河岸边。氏族的女首领独自坐在岩石上,怔怔地出神。一个瘦小的男孩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阿姆,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明天是去东边灌木丛采野果,还是去西边的草原捕猎猛犸象?”女首领抚摸男孩的头顶。这是她最钟爱的小儿子,他有一双灵活的眼睛。

    小男孩转动灵活的眼珠,撒娇般地说道:“我想去南边的黑森林。”

    女首领摇了摇头,“黑森林里不知道藏着什么野兽,很危险!我不准任何人进入黑森林!”她的声音变得严厉。小男孩沮丧地低下脑袋,旋即又抬起头,问道:“阿姆,我们为什么要采集野果,捕猎猛犸象?”

    “为了生存。”女首领笑了,她喜欢回答别人的问题,但喜欢提问的氏族成员实在太少。

    “生存又为了什么?”

    “为了繁衍?”

    “繁衍为了什么?”男孩疑惑地问道。

    “傻孩子,繁衍当然是为了生存。”女首领把小儿子抱进怀里,细心解释道:“我生下了你,你将来会长大,成为战士和猎手。氏族的战士变多了,就能赶走草原里的狼群,采集更多的野果,捕获更多的猛犸象。我们就不用挨饿了。”

    “我也需要繁衍吗?”

    “当然,你会成为氏族里的阿布,让氏族里的女人生下强壮的后代。”女首领骄傲地说道。

    小男孩沉默片刻,畏畏缩缩地说道:“可是,阿布要接受挑战,才能和女人繁衍后代,输的人会死。就算氏族里的阿布和女人繁衍许多强壮的后代,他们还是会死。”

    “阿姆,既然繁衍是为了生存,氏族里的男人为什么宁死也要当阿布?”

    女首领被难住了,她想了又想,喃喃自语:“生存是为了繁衍……阿布宁死也要繁衍后代,我繁衍了后代,还是会死……那繁衍是为了什么呢?”

    这时候,女首领的配偶走了过来。他是氏族最强壮的战士,曾经用石斧杀死了女首领旧阿布和一个挑战者。

    “别想了,跟我走。”阿布毛手毛脚地去拽配偶的胳膊。女首领被打断了思考,生气地朝他吐了口唾沫,却被他拎起来,扛到肩膀上。

    女首领愤怒地捶打配偶粗壮的后腰,放声大骂:“你除打猎吃饭就想着和我生孩子!你不懂思考,和那些野兽有什么区别?你这头公猩猩,放开我!”

    “为什么要思考?”阿布嘟囔了一句,扛着女首领,大步走向茅屋。

    小男孩留在原地,面容变成了维克多的样子,摸着下巴,自语道:“为什么要思考?你没有思考,怎么能问出这个问题?”

    生存是为了繁衍。繁衍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思考?

    他把这些问题留给小男孩的后代。

    **********************

    几百年后,氏族变成了部落。部落中的两位智者在河边讨论祖先留下的问题。

    中年智者得意洋洋地拿起弓箭,说道:“你看,我通过思考,发明了弓箭。部落的猎手用弓箭,捕获更多的猎物,彻底赶跑草原剑齿虎。我们的猎手集中力量,探索黑森林,发现许多浆果和新的猎物。有了这些食物,我们能繁衍出更多的后代。”

    “我已经想明白了,生存是为了繁衍,思考是为了更好的生存,然后繁衍更多的后代,所以繁衍是最终目的。”

    年老智者满怀嫉妒地看着那把弓箭,他曾经是部落中最智慧的人。可中年智者不仅发明出弓箭,还想通了先祖留下的一个问题。部落里的人很快就会把他当成最智慧者。老智者不能接受有人比自己还要聪明,他冷淡地问道:“那繁衍是为了什么?”

    中年智者呆了一下,摇头说道:“我现在还没有想出答案……但我不是已经解答了为什么要思考吗?我肯定能找到繁衍的目的。”

    “哼!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谁让你这样想的?”老年智者暗暗松了口气,威严地背负双手,老神在在地离开河岸。

    他的两个质问就像一道闪电,把中年智者震慑当场。

    “谁让我这样想的?是我自己啊……我为什么这么想?既然是我自己想的,那我应该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可我为什么答不出来?”

    中年智者心存敬畏地目送老智者的背影,想到:“不愧是部落第一智者,我差的还远……”

    随后的日子里,中年智者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越思考越糊涂,还是没有答案。他忍不住向老智者求教。老智者却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让他自己去思考。

    没过多久,老智者死了。中年智者再也找不到人,请教这个问题。郁郁寡欢的中年智者很快病到了,临终前,他把自己的几个儿子叫到身边,提出了这个问题,最后说道:“先祖留下一句奥秘,两个问题。生存是为了繁衍,繁衍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思考?我想通了‘为什么要思考’,但我没想通‘为什么会思考?’。”

    “思考是为了更好的生存,生存是为繁衍,那我们为什么会思考?老智者说,有个人让我们思考。可他死都不肯告诉那个人是谁?我要你们把他找出来,找到他,就能知道繁衍的目的。”

    “人为什么会思考?”变成了“谁让人思考?”。

    这个问题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整个部落。刚开始,大家兴致勃勃地讨论,都想找出那个让人思考的人,可无论大家怎么找也找不到。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人”成了整个部落挥不去的阴影,猎手无心打猎,妇孺不敢外出采集,生怕“那个人”藏在暗处,偷袭自己。

    如果他是善意的,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肯露面?如果他死了,我为什么还能思考?

    几十年过去了,部落越发衰弱,可那个人依然活跃,因为大家还能思考。这又引发了另外的问题:

    他怎么能活这么长时间?如果我把他找出来,我是不是也能学会长生不死?

    生存的本能让人类恐惧未知,生存发展本能又让人类喜欢探索未知。

    越害怕就越好奇,每个部落成员都渴望见到那个人。终于有一天,部落里的某个妇女因为饥饿而昏迷。她以为自己快死了,强烈的求生欲激发她内心最大渴望——找到那个“人”。然后她出现了幻觉,看到那个“人”。

    妇女苏醒后,告诉所有部落成员,自己见到那个让人思考的“人”。而且,那个“人”救了她。

    部落成员亲眼看到妇女死而复生,对她的话将信将疑。

    然而,谁不想死而复生?

    大家战战兢兢,又满怀期待地问妇女:那个人在那?

    妇女摇头,点着自己的心口,说:他住在我的心里,只有我能看到他,听见他说话。

    “人怎么可能住在你的心里呢?那肯定不是人。”

    大家议论纷纷,有人甚至建议把妇女的心挖出来看看。

    妇女大怒,声音尖利地叫道:“那不是人,祂是神。你们都看不到神,只有我能和神对话,我是巫。”

    “神告诉我,整个部落的人都活不过冬天!必须把他的心挖出来,献给神,我们才会得到神的庇护。”

    巫指着那个要挖她心脏人,她脸上惊恐、疯狂、恶毒、快意的表情让部落成员害怕地发抖。

    *****************

    有了神,部落成员的心也不慌了,腿也不软了,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就请教巫,巫不明白就推给神。

    吃到毒果,死了,神的旨意;这个果子苦,但能吃,神的恩赐;受伤了,随便擦点草汁,伤口愈合了,把这种草记下来,这是神的指引。

    因为神的存在,部落成员空前团结,勇气倍增,开拓的领域越来越大,遇到的新事物越来越多。负责和神沟通的巫要解答成员的疑问,新事物汇聚到她的身边。经过巫的记录和整理,部落的知识储备越来越丰富。巫成了部落里最具权威的人。但巫一个人忙不过来,她挑选帮手,创造文字。部落收集的知识有了积累和传承。

    不过,这种知识的积累和整理都是在神的框架下,向上堆砌的。宗教神学体系的雏形出现了。

    日渐强大的部落遇到其他部落,通过战争和兼并,形成了王国。

    可是,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神。王国信奉的神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祂有怎样的威能?

    随着部落的融合,巫聚在一起,专门讨论神的形态和威能。大家惊诧地发现,各部落的神都有许多共同点,只是描述的方式不同。那是因为,人类无法想象不存在的事物,神的形态是按照巫的认知构建出来的。有了这个基础,各部落的巫穷尽所有的想象力,选择大家都能接受方案,以人类为模版,统一了神的形态和威能。

    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神创造世界万物;神按照自己的模样,创造人类。

    人类的宗教出现了。

    *********************

    大航海时代,教皇独自推开监牢的大门。阴暗潮湿的监牢内,一个衣衫褴褛,须发杂乱的老人借助昏暗的烛光,拿着鹅卵石在地板上拼命书写公式。

    “埃德文,时间到了。”教皇声音轻柔地说。

    “再等等,让我把公式算完。”老人头也不回地说道。鹅卵石摩擦地板的声音变得更加急促刺耳。

    “你可以出去再算。”教皇上前一步,用靴子挡住埃德文书写公式的空间,“你自由了。”

    “快让开,你挡到我了!”

    埃德文大叫一声,又猛然醒悟。他抬起头,用左手整理乱发,露出苍老憔悴的面容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你说我可以出去算这些公式?”埃德文指着地板,不确定地问道。

    他没有关心自由,只在乎自己的研究。

    教皇在心里叹息一声,颌首说道:“是的。你可以出去验证这些公式,也可以继续研究你的科学……你现在自由了。”

    “为什么?”埃德文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声音嘶哑地问道。他紧紧攥着鹅卵石,仿佛害怕真理从手中溜走。

    “埃德文爵士,你资助的船队回来了。”教皇顿了顿,平静地说道:“地球是圆的。”

    “啪嗒”一声,鹅卵石掉在地板上,埃德文爵士摇摇欲坠,喃喃自语:“地球是圆的,地球果然是圆的……我就知道地球是圆的,我早就知道……”他定了定神,看着面带微笑的教皇,冷冷问道:“就因为马林船长证明地球是圆的,你们就放我走?”

    “这是神的旨意。”教皇微笑如故。

    埃德文心中莫名生出一股的怒气,忍不住大声咆哮:“一百多年前,塔西佗指出地球是圆的。你们说他是异端,把他活活烧死在广场上!现在,我证明塔西佗是对的,你们又说这是神的旨意?一个会犯错的神还是神吗?”他指着地板上的公式,眼睛盯着教皇,质问道:“知道这是什么?我告诉你,地球不仅是圆的,还围着太阳转!我会证明神根本就不存在!”

    教皇平淡从容地迎着埃德文咄咄逼人的目光,摇头说:“神不会犯错,犯错的是人,神让你纠正奥格三世教皇的错误。”

    “哈……滑稽、荒唐、虚伪。”埃德文爵士嗤笑一声,鄙夷地说道:“你让我感到恶心!”

    教皇目光怜悯地看着埃德文,沉吟问道:“爵士,你认为什么是神?”

    “神纠正了奥格三世教皇的错误,照你的说法,我不就是你口中神吗?”

    埃德文嘲讽了一句,坚定地说道:“我不神。这个世上根本没有神!”

    “神创造万物,创造众生,化身万物众生,祂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神是光,神是灯塔,神存在于你的心灵深处,指引你的方向。”教皇虔诚地说道:“我们所看,所见,所闻都是神的化身。你是神,我也是神。”

    埃德文目瞪口呆地看着教皇,过了片刻,才震惊地说道:“没想到,你才是最大的异端!”

    “教廷的异端不是神的异端。神创造世界,世界之内没有神的异端。”教皇微笑着说道。

    埃德文沉默许久,表情缓和地说道:“教皇陛下,您的思想很开明。我为我刚刚的无礼向您道歉。可您观点太空泛……没有证据能证明神是客观存在的。教会宣称教皇是神在地上的代言人,只有教皇能听到神谕。但奥格三世教皇烧死了塔西佗,你现在又否定奥格……我不相信教会的主观谬论,除非我能亲自验证。”

    “我这就让你看到。”教皇向前迈出两步,举手扇灭桌上的蜡烛,牢房瞬间陷入了黑暗。

    “我现在什么都看不到!”埃德文不满地嚷道。

    “你能在黑暗中书写验算吗?”

    “这怎么可能?”

    教皇擦亮火石,点燃蜡烛,房间重现光亮。他转身问道:“光是什么?”

    “光是什么?”埃德文皱眉沉思,最后摇头道:“我现在无法解释……等我完成了日心研究,我会去研究光的本质。”

    “如果你的寿命不足以完成光的研究,那怎么办?”教皇问道。

    埃德文黯然摇头道:“那我就没办法了,只能让后人接着研究。”

    “我来说说,我对光的理解。”教皇微微一笑,开口道:“你没法在黑暗中书写,光照亮了房间,也限定了你的书写范围。因此我认为光制定了一个规则,你只能在规则内完成书写。”

    “让牢房光亮的规则从何而来?”

    埃德文看了一眼木桌,说道:“蜡烛。”

    “蜡烛是我给你的。”教皇颌首笑道:“我制定了让你在牢房内书写,或是不写,什么时候书写的规则。这是神对我的指引。因为神制定所有的规则。”

    “狡辩!纯属狡辩。”埃德文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你不会发光,发光的是蜡烛。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一种有待我去研究的客观现象!”

    “可是你在发光。”教皇接口说道:“你的研究成果,你的思想照亮了后人的研究道路,也限定了他们的研究方向。比如,日心说和光的本质。所以,你制定了规则。”

    “那么谁照亮了你的道路?”

    “塔西佗……”埃德文呆呆地说道。

    “再往上追溯呢?一直追溯到人类的起源……谁照亮了我们的道路?谁制定了人类发展的规则?”

    教皇轻柔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闪电,震地埃德文耳朵嗡嗡作响,他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痛苦地说道:“是自然法则……别再问我,是谁制定了自然法则!”

    “我把祂称为神。”教皇摇头失笑,接着问道:“我很好奇,你明知道自己将被裁判所烧死,为什么还要不停地验算公式?”

    “好奇心。”埃德文晃了晃脑袋,缓缓起身,有气无力地说道。

    “好奇心,求知欲,我把这些称为思考的本能。”教皇点点头,在肮脏杂乱的木床边坐下,说道:“人类有三大本能,生存、繁衍和思考。思考是好奇到求知,到探索,再到观察、学习研究和利用,无论你是否愿意,思考都在帮助人类更好的生存,有生存才有繁衍,那繁衍的目的是什么?”

    “人类一直在探询这个问题的答案,除非你不会思考。那我们为什么会思考?”

    “你想说是神让人思考?”

    “显而易见。”教皇颌首说道:“几十万年前,人类的蒙昧时代。我们祖先就学会了思考,可他们不知道人为什么会思考,于是他们用神解释所有的疑惑。人类自己给自己竖立了一个至高无上的坐标。祂的出现如同一座灯塔,照亮了人类黑暗的思想领域。人类从此有了前进的方向和动力——靠近神。”

    “神是什么样子的?”埃德文惊疑不定地问道,他现在有点相信眼前的这位教皇是神的代言人。

    教皇却摇头说:“人类无法想象不存在的事物,反而言之,人类想象的事物都有现实依据。神的样子……”他指着埃德文胸口,说道:“就是你内心最大的渴望,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创造万物,永恒不灭。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到底是人想要光,还是神想要光?答案是,神说要有光,神说人类想要有光。光是道路,是法则,是限制,是权能,是自然之光,也是人类的心灵之光。”

    “自古至今,人类所有的行为活动都围绕生存、繁衍和思考,这三大本能展开。凡是崇拜异类神明宗教都消亡了,因为异类神明不能满足人类的渴望——靠近神,成为神。宗教信仰统一了人类的心灵之光,确实让一部分人掌握了神的部分权柄……你想不想去月球旅行?”

    “想!”埃德文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做不到!”教皇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的愿望能够统合众人的心灵之光,制定规则,指明方向,总有人能踏足月球。虽然你已身故,可你的精神完成了最初愿望。放在几万年前,这是不是神迹?这算不算永恒不灭?”

    埃德文深吸一口气,自语道:“难怪奥格三世要烧死塔西佗,他们是在争夺心灵之光的权柄。”

    “奥格三世输了。因为塔西佗遵循神的意志。”

    教皇进一步解释道:“神,或者你口中的自然法则限定了人类的发展道路,思考、生存、繁衍壮大,更多人思考、生存、繁衍,继续壮大,如此循环。奥格限制人类的思考本能,他违背了神的意志。”

    埃德文眼睛一亮,问道:“所以你要放我出去?可我研究的是科学,你难道不怕,有一天科学取代宗教信仰吗?”

    教皇闭上双眼,沉默良久,睁开眼睛说道:“这间牢房太小,蜡烛太暗,容纳不下太多的人。我希望你能设立新的灯塔,建造更大房屋。你们照亮的黑暗区域越大,神的威能就越大,我们能够借用的权柄就越大。”

    塔西佗神情复杂地嘟囔道:“你承认人类造神……”

    教皇微笑摇头:“人类无法想象不存在的事物,意味着人类无法创造世界。世界是神创造的,祂容许我们改造世界。教会信奉的神只是真神的投影,是神指引我们的坐标。科学可以设立新的坐标,集中人类的心灵之光,通过向上堆砌和修改,照亮靠近神的道路。”

    “为什么要靠近神?”塔西佗忍不住问道。

    “由不得我们选择,神已经制定了规则,生存、繁衍和思考的极致就是靠近神。我们不靠近神,必将被淘汰。地球上有太多的物种被神抛弃,也会有新的物种踏上追寻神的道路。我真希望,太阳之外不会再有第二地球。”教皇唏嘘地摇头。

    “去吧,用你的主观去探询客观,找出繁衍本能的奥秘,这是神的旨意。”

    教皇拉开牢门,埃德文犹豫着走了出去,温暖的阳光刺痛他的眼睛,他回头看了眼黑暗中的教皇,深深地鞠躬,转身向外走去。

    几百年后,人类进入了电气时代,各种科学理论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其中的量子观察者效应和宇宙大爆炸理论,几乎指向了造物主。实际上,这些理论更多属于猜想,却起到了为科学研究指明方向的灯塔作用,从而汇聚人类的心灵之光,集中力量,不断探索,向上堆砌。如同宗教运用信仰的方法。

    当然,还有恐怖的费米悖论……

    ****************

    X-3模拟的地球场景并没有帮助维克多,完全破解繁衍本能的奥秘。但他从中得到了启发,并由此产生了几个猜想。

    在这个神灵显圣的世界,生存、繁衍和思考的本能覆盖所有智慧生物,其中包括精灵和人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