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模拟天赋的假设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纳尔森毕竟是点燃心灵之火的凶暴战士,他的心灵之力虽然还没有达到自由调动内潜的程度,却能近乎完美地协调肌肉群的运动。在维克多的指导下,他很快就掌握了三种新金蟾秘形的桩法和调息法。

    接下来的二十多天,纳尔森心无旁骛地勤练秘形,终于把观想法、桩法、调息法融会贯通,能够分毫不差地完整演练三套新金蟾秘形。

    维克多对纳尔森的勤奋和天赋表示赞赏,可到了实质性的生命潜藏阶段,他睡着了……

    一个多月过去,纳尔森始终无法进入身体睡眠,意识清醒的身心状态,修炼进度就卡在了生命潜藏阶段。

    这一天,纳尔森睁开眼睛,深深吸气,做出伸展动作,全身骨骼劈啪爆响连成一片,再缓缓吐出胸中浊气,手肘轻轻一撑,整个人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笔直地从木地板上竖了起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千年僵尸诈尸了……维克多坐在沙发上,看着神采奕奕,精神饱满的纳尔森,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

    “大人,我又睡着了。”纳尔森摸着后脑勺,咧嘴说道,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惫懒模样。

    维克多挤出一丝笑容,宽慰道:“没关系,金蟾秘形本来就很难练……呃,你还是有进步的。”

    “真的?”纳尔森惊喜地问道。

    “呃……你今天换了一个观想对象,入睡速度比以往快了许多,简直就是倒头就睡……睡眠时间比以往短了一个小时。”维克多嘴角抽动,勉强保持优雅的笑容,生怕打击纳尔森的积极性。

    “嗯,我观想蛤蟆确实比观想自己,睡的更香。”

    纳尔森表情深沉地点头,随即又沮丧地说道:“可这有什么用?”

    维克多赶紧补救似地说道:“怎么会没用呢?简直太有用了……”他起身走向实木餐桌,倒了一杯牛奶,亲自递给纳尔森,按着他的肩膀,热情地说道:“你看,你原来每天要睡足6个小时,现在修炼金蟾秘形,你每天只要睡3个小时就能保持一整天的活力。也就是说,你每天能多出3个小时,十天多出30个小时,一年512天,多出1536小时……相当于,你每年比普通人多活了64天,只要你坚持修炼金蟾秘形,每8年就能多活1年,是不是很有用?”

    “好有道理哦……”纳尔森喝光牛奶,放下杯子,用求教的口吻问道:“那我每晚多出来的3个小时能干什么?”

    维克多摸了摸鼻子,答道:“你有四位如花似玉的妻子。”

    “果然有用!真是太有用了!”纳尔森开心地猛拍大腿,傻乐了一阵,又皱起浓密的眉毛,喃喃说道:“可是,我修炼金蟾秘形,从站桩、观想到生命潜藏需要3个小时……”

    客厅内的气氛瞬间冷场,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瞅着对方,然后发出一阵爆笑,积攒了两个月的挫折感和沮丧情绪被一扫而空。

    “大人,是不是因为我天赋不够?要不,把傻大个叫过来?”

    卡里古拉心思纯粹,习武的天赋无人可及,纳尔森也自愧不如。

    维克多却摇头说道:“阿卡傻乎乎的,很难保守秘密。金蟾秘形事关重大,在我们取得进展之前,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纳尔森心里打了个突,试探着问道:“大人,我修炼金蟾秘形,自己把自己当成神灵,这算不算对至高主的亵渎啊?”

    亵渎?如果这算亵渎光辉之主,那米勒神父就是最大的渎神者,他和西尔维娅才是我的启发者。

    维克多的个人实力堪堪摸到黄金阶,还算不上顶尖强者,但他架设最高造物主的世界观,由此开创心灵主宰理论。论眼光见地,维克多绝对属于当代顶尖,恐怕连西尔维娅和米勒都不能和他相提并论。

    西尔维娅说:人类三性合一。米勒说:吾主非主,主非吾主。两个人的观点分别代表高阶骑士和高阶牧师的道路。

    既然高阶骑士的灵魂会被元素海同化,那高阶牧师的灵魂会不会被圣力池同化?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人类的心灵和身体就像一座冰山,大部分潜能都藏在水面之下。教会的心灵之火指的是控制水面之上的冰山一角。神职者通过心、身、圣,三力合一,把冰山一点点地拉出水面,变成自身的力量。这就需要虔诚的信仰。但光辉之主的赋予的圣力终究是外力,无可避免地侵染神职者的灵魂。牧师的心灵不够强韧,被庞大的圣力一冲,身体和灵魂立刻崩溃。

    所以,滥用神术的神职者特别容易衰老。尽管圣力池中有7级神术权限,可自古以来,除了教皇一脉和天生的神眷者,几乎没有高阶牧师和高阶圣武士达到7级。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即便如此,教皇一脉的超凡力量还是在不停地衰退,相比初代教皇伊诺克,他们现在几乎成了光辉法典的具现。只要教皇的血脉不断,高阶神职者就不用担心,教会失去光辉之主的眷顾。

    神眷者米勒向克莱门特教宗提出了自己的箴言:“我”的主宰不是至高主,至高主不能主宰“我”的道路。

    当然,他的原意可能是:至高主都不能主宰我的道路,教会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别妨碍我!

    米勒的箴言同时也指出了问题的本质:没有强大的心灵就没有资格使用6级以上的圣力。

    由此可见,米勒已经超越了6级限制,至少达到圣灵牧师的级别。他简直是把光辉之主当工具在用!而他的前提条件却是,正确且虔诚的信仰。

    米勒不是狂信徒,不是浅信徒,也不是伪信徒。他是正信徒!

    对于普通的神职者而言,米勒的牧师道路等同于超凡入圣的毒药,稍有不慎就是信仰崩塌的下场。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谁敢说米勒对光辉之主没有虔诚的信仰?

    维克多推演的心灵秘法没有外力可借,通过“骗”的手段,激发主宰本能的潜意识力量,先把水下冰山拉出一截,再熟悉并掌握水面上的冰山,如此循环往复,实现心灵主宰自身、突破自身的境界。

    也正是因为维克多的心灵秘法不能借助元素海或圣力池这样的外力,它的修炼过程必须是从不完美、不平衡达到最终的完美平衡。

    无论这条路有多困难,可以肯定的是,有米勒的例子在前面,维克多心灵秘法和宗教信仰绝对不冲突!如果图尔南斯知道了心灵秘法,一定屁颠颠地跑过来,要求参与心灵秘法的研究。

    实际上,心灵秘法非但和神职者兼容,对超凡骑士的帮助也非常大。因为骑士和神职者并没有摆脱人类的血脉本能。人类的血脉和灵魂密切相关,灵魂强大的骑士自然可以抵御元素海的侵蚀,获取更多的超凡力量。这或许就是高血脉骑士与低血脉骑士的区别所在。

    心灵秘法至少能帮助骑士,模拟生死试炼的效果!说不定,他们还能更进一步,像古代炼金师那样,合理有效地调动元素海的力量。

    维克多隐隐觉得,高阶骑士只要修炼到心灵之光的境界,就可以实现这种可能。

    不知道为什么,维克多现在不愿意把自己的心灵秘法分享给西尔维娅。

    即便心灵秘法能延长她的寿命,讨她的欢心,或者她还能帮助我完成心灵秘法的修改……维克多脑海中浮现出西尔维娅似嗔似怨的绝美容颜,想起两人之间的甜蜜温馨,内心不由生出愧疚。

    或许,我就是小气;或许,我是想凭此彻底征服西尔维娅;或许我野心勃勃……好吧,谁说宗师不能小气?不能有野心?电视剧什么的,都是胡说八道,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西尔维娅宝贝,等你的男人神功大成,再来搭救你……嘎嘎!

    维克多晃了晃脑袋,放下纠结,沉吟着问道:“纳尔森,你现在还信仰至高主吗?”

    “呃……我信仰至高主。”纳尔森想了想,用力点头。

    “那不就行了?难道米勒那个老家伙还会禁止你做礼拜?”

    维克多轻笑摇头,转而说:“你现在心身合一,想要进入身体睡眠,意识清醒的状态确实有些困难……这才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你有什么想法?”

    纳尔森听维克多这么一说,明显松了口气,说道:“大人,要不然,我们找个小家伙来试试?”

    “你是说那些小密探?”维克多叹气摇头道:“普通成年人想熟练掌握金蟾秘形的桩法、呼吸法和观想法,至少需要练三年,何况心思不定的孩子?”

    纳尔森沉默了几秒,开口说道:“大人,我觉得问题出在观想法上?”

    “嗯?具体说说。”维克多眸光一闪,目光希冀地看着纳尔森。凶暴战士的直觉值得期待。

    “大人,您今天让我观想蛤蟆,我马上就睡着了。之前,我睡的可没这么快。”纳尔森赧然一笑,又困惑说道:“以前,我观想的对象是我自己。可我不明白,我自己能干什么?”

    “观想自身是为了相信自己……”维克多耐心解释,话说一半,突然灵光闪现,顿时就陷入了沉思。

    维克多的银月秘形以自身为观想对象,借鉴的是高等月精灵的天赋。那普通人类有什么天赋?

    月精灵属于超凡类的长生种,具有血脉法则固定的特征,天赋道路明明白白……我以自身为观想对象,设计银月秘形,实际上是通过自我暗示的方式,先接受月精灵的血脉,然后水到渠成,沿着月精灵的天赋道路前进。

    维克多恍然大悟,旋即忖道:“普通人类属于短生种族,血脉法则紧密,天赋未知,以自身为观想对象,能有什么效果?四周一片黑暗,根本无路可走嘛!必须自设灯塔,摸索前行……那应该先假设一个什么天赋?”

    纳尔森观想蛤蟆入眠,图尔南斯能够模拟兽人的天赋……对了,我猜测人类的始祖神灵是造物主的残缺化身,祂们的心灵之光能够映射各种改造世界的法则,所以巫师的天赋巫术千奇百怪,各有所指……模拟!应该把普通人类的天赋灯塔假设为模拟……看来,金蟾秘形以金蟾为观想对象并非偶然……维克多时而皱眉,时而微笑,脸色变幻,阴晴不定。

    “大人,您没事吧?”纳尔森举手在维克多的眼前晃了晃,小心翼翼地问道。

    “哦,没事!我很好……”维克多定了定神,站起身,在屋内来回踱步,“我从来没这么好过!”他停下脚步,哈哈笑道:“纳尔森,你最崇拜什么怪物?或者猛兽?”

    “我最喜欢熊!”

    纳尔森咧嘴笑道:“我小的时候,战熊佣兵团在野外遭遇了一大群豺狼人。我们边战边退,无意中进入了一头凶暴熊的领地……那只大家伙占起足有四米多高,一掌下去,豺狼人就被打成肉泥。凶暴熊势不可挡,四处扑杀豺狼人,我们趁机逃命。自从以后,我就喜欢熊了。”

    维克多自言自语道:“熊有什么本事?”

    “力大无穷、皮糙肉厚、感知敏锐、勇猛又狡猾、能吃也能挨饿,还会冬眠!”纳尔森毫不犹豫地答道。

    维克多上下打量了纳尔森几眼,颌首道:“难怪……嗯,我是说,我们换个观想对象,你就观想熊。”

    “好!”纳尔森抬手顺着腮帮和下巴轻轻一抹,半寸长的胡须纷纷洒落,兴奋地问道:“现在开始?”

    “别急。”维克多摇了摇头,沉吟着说道:“观想对象变了,桩法和呼吸法都要调整,必须贴合熊的特质……蛤蟆睡觉肯定不行了。”

    纳尔森瓮声瓮气地说道:“大人,要我说,就用鹰狮战技配合观想法,一边练一边改。”

    维克多以拳击掌,颌首道:“就这样。反正有米勒那个老家伙在,就算你练出了问题也不怕!”

    “……”纳尔森。

    接下来的几十天,维克多和纳尔森完全沉浸在修炼秘形的乐趣中。两个人分工合作,相互讨论,纳尔森身体力行,以身试法,维克多观察记录,推演修改,甚至还命令炼金民兵深入云雀山脉的北端,抓了几头熊作为参考对象,可惜没能捕获凶暴熊……但这丝毫没有减轻两人的热情,因为图尔南斯的鹰狮战技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不仅加入了熊观想法,还取得了初步成效。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到了火之季的一月。

    “嗷吼。”

    演武场上,纳尔森胸腔鼓荡,吐出低沉熊嗥,整个人瞬间膨胀一圈,气流激荡,夯实的地面在他的脚下蛛网般裂开,犹如实质的力量感扑面而来。

    他长长吐息,壮硕的身体恢复原样,惊喜地对维克多喊道:“大人,我成功了!我刚刚明显感觉到意识脱离自身,在头顶上看着自己,控制自己……这是不是金蟾秘形的生命潜藏?”

    “嘿嘿,心灵之火还在。”纳尔森咧嘴傻笑,施展身体,弓起粗壮的胳膊,“我的力量比以前更强了,体魄也壮了。”

    维克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能叫生命潜藏,也不能叫金蟾秘形……当然,原理是一样的。

    “那应该叫什么?”纳尔森问道。

    “你开创的秘形,你自个起名字。”维克多黑着脸说道。

    “那就叫战熊秘形!”

    纳尔森喜滋滋地点头,又安慰似地对维克多说:“大人,战熊秘形可能不适合您,您不用介意……您喜欢那种猛兽,我们接下来就创造适合您的秘形。”

    维克多的脸变得更黑了。X-3失去了元素视觉功能,他还是能感觉到纳尔森体魄属性有了明显提高,战熊秘形的效果毋庸置疑。

    纳尔森的战熊秘形纯属练法,对强壮体魄的帮助很大,修炼效率比金蟾秘形快的多,具有推广的价值,但战熊秘形有多少潜力?还需要推敲……可为什么,我练战熊秘形就没效果呢?无论如何,模拟天赋的假设得到了初步验证,后面的路就好走了……维克多收拾心情,冷哼道:“别高兴的太早,你还得尝试冬眠桩的内视。”

    正说着,雷诺拿着一封羊皮信笺走了过来,“大人,莉莉娅夫人传讯,吉莉安小姐在银月庄园等您。还有,鱼人战争开始了,莉莉娅夫人要求纳尔森军团长立刻回去主持军务。”

    “鱼人战争开始了?”纳尔森吓了一跳,赶紧问道:“大人,我们在水银庄园待了多天了?”

    “四个月又11天,整整139天……”维克多头疼地说道。他光顾着修炼秘形,四个多月没见妮可她们,5个多月没见西尔维娅和翠丝莉,7个月没见朱蒂,和吉莉安有一年多没见面!

    欠下的情债都是要还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