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委托铸币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领主宅邸前院的两株双生橡树已是枝繁叶茂,华盖般的树冠遮蔽如水月光。

    维克多站在橡树的黑影下,轻轻转动略尖的耳朵,听见领主宅邸内,浴室门被推开,高筒长靴随着侍女的脚步声走向主卧,侍女娇声告退,长靴的主人独自走进主卧,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

    听到这里,维克多露出优雅的笑容,稍稍整理衣服,步履轻松地走向领主宅邸大门。

    吉莉安.契布曼大小姐的脾气和她的身材一样火辣,蛮横桀骜的外表下却是一颗柔软细腻的芳心,就像她被秘银铠甲包裹的美妙身体,同样令维克多无比着迷。

    她是女骑士中的女人,拥有高阶女骑士和女人普遍的特质,美貌、性感、高傲、强大、吝啬、财迷、温柔可人、依恋俊美的情人,喜欢亮晶晶的珠宝首饰,还有闪闪发光的金索尔。

    女人都需要哄,被维克多冷落了一年的吉莉安大小姐尤其需要他的安抚。

    在维克多看来,哄吉莉安开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她是唯一一个会在餐桌上主动向维克多索取求爱礼物的情人,而且理直气壮,光明正大。

    谁要维克多一年都没理她,还得她自己送上门来。

    这时候,只要拿出价值高昂的珠宝首饰,准保能叫她心花怒放,甚至都不需要亲手为她戴上,甜蜜的俏皮话也尽可以省了。

    吉莉安就是这么好哄。她曾经在公开场合当众宣称:向我献求爱礼物的权利,我只赋予最亲爱的兰德尔子爵。

    可惜,吉莉安遇人不淑,她的情人比她还要小气。

    没办法,布利诺尔城的珠宝大师本.杰明亲手打造首饰,最便宜也要3000金索尔。如果维克多替吉莉安准备一套首饰,西尔维娅就要5倍价值的求爱礼物,还有妮可、翠丝莉、朱蒂、莉莉娅和爱丽娜姐妹……维克多真的送不起什么求爱礼物。

    幸好,来自小男爵意志侧的宫廷秘技对吉莉安同样有效,只要避开晚宴上的尴尬,两人独处一室,维克多总能把吉莉安收拾地服服帖帖。

    维克多独自走进领主宅邸,迎面撞上两位红发碧眼的绝色佳人。双生姐妹花穿着同色同款的连衣裙和高跟鞋,同时向维克多提裙屈膝。

    “大人,欢迎回家。”

    两人呖呖莺声,娇艳红唇绽放甜美笑容,露出整齐细碎的洁白贝齿。维克多望着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俏美容颜,猛然想起,自己和爱丽娜分离了整整12个月。

    维克多上前搂着酒窝在左边的爱丽娜,探手轻抚她细腻柔滑的脸庞,笑着赞道:“爱丽娜宝贝,你变得更漂亮了……爱丽丝和你一样美貌。”

    爱丽娜抬起皎白的纤手,按住维克多的手背,摩挲自己的脸颊,眼眶开始泛红。爱丽丝哼了声,气鼓鼓地抓起维克多的另一只手,抚摸自己的脸蛋。

    爱丽娜没有忘记作为贴身侍女的职责,与丈夫温存了片刻,便松开他的手,柔声说道:“大人,契布曼大小姐到访银月庄园,在您的卧室休息。”

    “我正准备去见她。”维克多微微颌首,笑容略显歉意。契布曼大小姐被他冷落了一年,今天主动找上门来,多半是为了谈铸币权的事情。维克多于情于理都应该先安抚她。

    爱丽丝的性格可不像爱丽娜那样乖巧柔顺,她委屈地嘟起红唇,转了转碧绿眼眸,娇声说道:“大人,我们服侍您沐浴。”

    这也是贴身侍女的职责。

    “有劳了。”维克多含笑点头。

    爱丽娜抿嘴浅笑,白皙的脸颊升起一抹红晕,招呼室内女仆准备热水。爱丽丝则抱着维克多的胳膊,朝浴室走去。

    在双生姐妹花的服侍下,维克多简单又迅速地洗漱了一番,换上细亚麻衬衣和长裤,拿着水晶烛灯,独自穿过四楼的走廊,来到主卧的门前。

    礼貌性地轻叩了木门,不等吉莉安应答,维克多直接推开房门,刚迈入领主卧房,抬头只看了一眼,他就愣在了门口。

    吉莉安背靠牛皮沙发,身穿一件黑亮的连身水蜥皮短裙,裙装紧紧包裹身体,把浑圆饱满的胸部、细窄的腰肢、丰挺翘的臀勾勒地淋漓尽致,凸显出惊心动魄的美妙曲线。黑色长筒皮靴撂在沙发旁,修长笔直的美腿交叠着架在沙发几上,脚踝纤细圆润,脚弓秀美,颗颗珠圆玉润的脚趾调皮地摆动着。长腿纤足肤色如蜜,在明亮柔和的烛光下,显得肉光致致,格外性感。她双手环抱颤巍巍的高耸双峰,披肩长发取代了曾经的齐耳短发,让略显强硬的气质变得妩媚动人,丰润的红唇噙着嘲讽的冷笑,琥珀色凤眼斜视目瞪口呆的维克多。

    长发……裹臀裙……维克多酝酿半天的甜言蜜语不翼而飞,他脱口而出的是:

    “你怎么会穿这身裙子?”

    契布曼大小姐勾起嘴角,露出雪白虎牙,轻轻摇晃纤长的食指,声音沙哑暗藏诱惑:

    “我知道你的女人为什么喜欢穿连衣裙,因为……蛛丝长裙,你撕不动!”

    维克多细长的眉毛立刻竖了起来。蛛丝质地坚韧,初阶见习骑士都未必能撕开蛛丝长裙,维克多就更别提了。水蜥皮透气防水,却不以坚韧著称,价格也不算昂贵,但以维克多的力量想要扯开水蜥皮,非得用尽全身力气不可,撕开之后,他短时间内只能任吉莉安摆布。

    撕不动?这是赤裸裸的嘲讽,赤裸裸的勾引……很好!这非常吉莉安,尽管你为我畜了长发,可你的嘴还是和以前一样硬,透露着外强中干的虚弱……哼,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撕得动!

    爱丽娜姐妹撩起的火苗尚未熄灭,吉莉安现在又火上浇油。维克多一言不发,大步上前,抓住皮裙的低胸领口用力一扯,“呲啦”一声,吉莉安迷人的娇躯顿时暴露在空气中。维克多抄起绝世尤物的纤腰长腿,吻住性感的红唇,把半声惊惶尖叫堵在她的喉咙里,化作柔媚的呢喃。

    吉莉安被吻得浑身发软,任由维克多抱到了大床上。

    *****************

    第二天清晨,吉莉安像美女蛇一样缠绕着爱人的身体,盯着那张俊美的脸庞,眼睛都不眨一下。

    真是爱死你了……吉莉安闻着维克多清醒自然的气息,想起整夜的缠绵缱绻,脸颊浮现一抹红晕,忍不住去亲吻爱人的嘴唇。

    维克多睁开双眼,将吉莉安按在身下热吻许久,笑着问道:“宝贝,要起床吃早餐吗?”

    “你要去晨练?”吉莉安又转到维克多的身上,修长的食指在他的胸口画圈,全然没有让他起床的意思。

    “不……我怕我又要对你使坏。”

    “你已经对我使坏了……”

    吉莉安享受着情人的爱抚,媚眼如丝地问道:“昨晚,我感觉到了水元素的扰动……你掌握涌动天赋了?”

    “是的。”维克多点点头,说道:“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吉莉安没有说话,只是把维克多抱得更紧。

    维克多从吉莉安柔软的怀抱中抽出手,捧起秀发,“头发……很好看,我非常喜欢。”

    “嗯。”吉莉安慵懒地哼了一声,闭上双眼,生怕被维克多看到自己的喜悦,隔了一会,她淡淡地说道:“鱼人战争要开始了,契布曼家族希望你能全力以赴。”

    冈比斯王国发动的鱼人战争以建造港口为作战目的。在战争中彻底歼灭河滩鱼人是不可能实现的目标,领主只需要把鱼人族群调动到指定的河滩战场,不让它们骚扰建港的工匠就可以了。人马丘陵负责的七片河滩战场,兰德尔家族的雇佣军团是作战主力。但这些河滩鱼人已经学聪明了,它们只要看到兰德尔家族的步兵方阵就躲在河里不冒头。维克多想要把这些鱼人调上来打,必须放弃阵型严密的步兵方阵,采取传统的狼群战术。这就意味着,雇佣军团将面对激烈的战斗,雇佣士兵难免会出现伤亡,甚至必须出现伤亡,否则鱼人根本就不会上岸。

    鱼人躲在金水河里,契布曼领没法建码头,人马丘陵的港口同样建不起来。

    维克多眼眸幽深,声音平淡地说道:“兰德尔家的雇佣士兵每年耗费我那么多的金索尔,一个个都要成老爷了……不敢流血拼命,我要他们有什么用?”

    “老爷?哪有上等人不敢作战的?怕流血牺牲的士兵怎么当封臣老爷?”吉莉安抬起头,费解地问道。

    维克多干笑道:“口误……总之,我会控制伤亡,但不吝牺牲!”

    吉莉安点点头,转而问道:“你有多长时间没去野柳城了?”

    维克多心中一动,反问道:“野柳城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事……我听说,布里亚特家族正准备换一个治安官,普里莫.布里亚特的舅舅和他的叔叔为此闹得不可开交……怎么?朱蒂没和你说吗?”吉莉安轻咬嘴唇,美丽的凤眼闪烁狡狯的光芒。

    自从布里亚特子爵和奥斯丁死后,朱蒂的父兄在布里亚特领可以说是一手遮天。母族势大对于小普里莫而言,并非好事。朱蒂作为普里莫的母亲,怎么也要为爱子将来掌权提前做打算。普里莫的父族跳出来,和母族唱对台戏,说不定就是朱蒂暗中引导的结果。

    一个治安官而已,还能动摇我在野柳城的利益?既然朱蒂不向我求援,我何必插手布里亚特家的内部事务……维克多暗暗好笑,故作从容地说:“布里亚特家的内部纷争,和我有什么关系?”

    吉莉安狡黠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她原本想以帮维克多稳住野柳城的局面为条件,促使维克多接受契布曼家族的铸币委托,那知道维克多丝毫不在意野柳城的动荡,让后面的谈话无以为继。

    难道他已经知道乔舒亚和尼姆两大家族暗中插手野柳城的局势?肯定是西尔维娅殿下和维克多提前打好了招呼……吉莉安闷闷不乐,冷着脸跳下床,跌宕起伏的波浪晃得维克多眼晕。

    “你把我的衣服撕了,必须赔我一件更好的!”吉莉安单手叉腰,用硬邦邦的口吻说道。

    看着吉莉安的长发,维克多灼热的眼神变得柔和。她是第一给为了维克多而改变自己的高阶女骑士,也可能是唯一的一个。

    契布曼家的大小姐并不像她表现的那么精明市侩,实际上,她傻的可爱。尤其在维克多的面前,她的智商直线下降,和那些处于热恋中的普通女人没有多少区别。

    按照一般情况,吉莉安作为契布曼伯爵的继承人,应该先打磨斗气,经历热恋、婚姻、生子,然后再晋升白银阶。蚁人大军入侵契布曼领,契布曼伯爵困守蓝鹅堡,但契布曼伯爵夫妇并未要求吉莉安提前晋升。

    一个只共鸣25个元素位的白银女骑士在铺天盖地的蚁潮面前能顶什么用?

    可吉莉安还是偷偷摸摸地晋升白银骑士,只为解救自己的父亲。结果,父亲没救成,差点把自己搭进去。

    吉莉安和索菲娅性格截然相反。她就是一个娇蛮任性,大大咧咧但内心温柔细腻的傻女孩。

    这一点都不奇怪。吉莉安都父母都是水元素亲和的大骑士,母亲性格强势,父亲性格阴柔。契布曼伯爵夫妇关系和睦,家庭温馨对吉莉安的影响很大。她对爱情充满了美好的憧憬,维克多的出现填补了她草率晋升白银骑士的缺憾。尽管她热衷于和维克多勾心斗角,却从没有占到过真正的便宜。

    就像这一次,明明可以直接谈铸币权,她偏偏要先提野柳城的纠葛,还想以此作为交换……这不是生怕家族讨了情郎的便宜吗?契布曼伯爵要是知道宝贝女儿这样和维克多谈判,非被她气死不可。

    “当然要赔你一件更好的衣服……”

    维克多微微一笑,没做任何动作,一股凝聚成团的青黑气流凭空浮现,疾射而出,击中桌上的金铃铛。

    没过多久,爱丽娜和爱丽丝捧着一套女士内衣和皮甲走进卧室,她们见到吉莉安完美的身体,不由露出艳羡之色。吉莉安却毫不在意自己春光外泄,快步迎上去,抢过造型精致的黑色皮甲,惊喜地问道:“这是给我的?”

    维克多由着贴身侍女替自己穿戴衣服,走到吉莉安的身边,揽住她的小蛮腰,颌首说道:“这是用双头龙蜥伊图戈斯的皮革制作的龙蜥皮甲,百分之百的元素亲和。对于大骑士而言,这套皮甲除了使用寿命有限制,其他性能都超越一般的秘银铠甲。西尔维娅殿下斩杀巨兽伊图戈斯,我多要了一块皮革……我原准备等你晋升中阶白银骑士的时候,把它作为祝贺你的礼物。现在……只好提前送给你了。”

    “来,我帮你穿上,看看合不合身。”维克多殷勤地替吉莉安穿戴内衣和龙蜥皮甲。

    吉莉安对着镜子左照又照,艳丽的脸庞布满了喜悦的红晕,踮了踮脚尖,突然皱眉说:“我变矮了……女士战靴为什么没有鞋跟?”

    “宝贝,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维克多柔声说道。

    吉莉安扭过头,目光鄙夷地看着维克多,不屑地说道:“切……明明就是想省龙蜥皮料。”

    维克多盯着吉莉安夸张隆起的胸甲,淡淡地说道:“省料?呵呵,宝贝,你想太多了。”

    吉莉安得意地挺起胸膛,笑靥如花地道:“挺合身的。”

    “那当然,我亲手量的,亲手裁剪的,能不合身吗?”维克多调笑道。

    吉莉安转动眼珠,靠入维克多的怀抱,搂着他的脖子,腻声问道:“宝贝,你刚刚说,这是我晋升白银中阶的礼物?”

    维克多顿时生出不妙的感觉,只听到吉莉安又问:“那你还得赔我一件裙子。我要求不高,一件蛛丝长裙就可以让我原谅你的粗鲁。”

    “……”

    维克多朝爱丽娜姐妹做了个手势,让她们先离开。待爱丽娜关上房门,维克多从壁橱的抽屉里取出一枚铜币,抛给吉莉安。

    吉莉安纤手一扬,夹住铜币,捏在手中仔细端详。只见这枚铜币完全仿照铜索尔的样式,但大小只有铜索尔的一半,厚度是铜索尔的五分之一。

    “这是你铸造的新铜币?”

    “嗯。”维克多点头说道:“铜便士。十个铜便士兑换一个铜索尔。我铸造铜便士损耗百分之十五的铜料,铸的越多,亏的越多……契布曼家族铸造铜索尔亏多少?”

    “半成。”

    吉莉安弯曲一根手指头,说道:“宝贝,嗯,我想说,没有必要同时存在两家铸币工坊……你说对吧?”

    “好啊……”维克多似笑非笑地看着吉莉安。

    “不好!”吉莉安脸色大变,连连摆手,凶巴巴地说道:“别想我替你铸造铜便士!想都别想!”

    “我替你铸造铜索尔。”维克多“深情”地说道。

    “好!”契布曼大小姐果断同意,伸出纤手拍了维克多的手背,眉开眼笑地说道:“不能反悔噢……你撕坏我的衣服就算了。”

    “……”维克多沉默几秒,收拾凌乱的情绪,抬头说道:“吉莉安,兰德尔家族的财政负担比契布曼家重的多,每年完成500万的铜索尔铸造任务,我每年都要亏损385枚金索尔。这还没有计算铜矿的运输成本……契布曼伯爵想要我为他铸币,那就得承担铜矿石的运费和每年一半的铸币损失。”

    “我们只出运费行不行?”

    吉莉安开始撒娇。她一对维克多撒娇,智商就会下降。但契布曼大小姐在有人的时候,绝不会向维克多撒娇。所以,维克多才让爱丽娜姐妹先离开。

    “我们直接卖给你铜料,这样你就能省下熔练铜矿的成本。”

    维克多怎么可能答应这么“离谱”的条件?火晶熔炉提炼铜料,再铸造铜索尔,维克多能多赚17%,铸的越多,赚的越多。用铜料铸造货币,那真的要亏本。

    他问道:“铜料和铜矿一个价?”

    吉莉安怒叱道:“怎么可能?你当我是傻瓜吗?”

    “铜料拉过来,我还是要重新熔炼。”

    维克多摇头说道:“这样吧,契布曼家族按照市场价格的9成,无限量地向我供应铜矿石。我替你们铸造铜索尔,每年至少800万。”

    吉莉安还想讨价还价,却被维克多吻住丰润性感的嘴唇。

    “宝贝,不要再说了。你做不了住,回去问问契布曼伯爵大人,看他同不同意。”维克多松开吉莉安,摇头说道:“契布曼家铸造铜索尔绝对不止亏损半成,至少一成。而我需要铜索尔担保铜便士的价值。契布曼伯爵不怕我不答应,接手铸造铜索尔的任务。可是,我收交易税,收不到野柳城,更收不到契布曼领。如果我亏的太多,我宁可不铸造铜便士!契布曼家按9成价格出售铜矿,少赚不亏。如果你们自己铸造铜索尔,不仅亏本,那批铜矿的利润也没有了。”

    “亲爱的,你替我转告伯爵大人,这是唯一的条件……也是唯一的一次。”维克多认真地说道:“我愿意送给你价值连城的双头龙蜥皮甲,但不愿意在家族利益方面退让哪怕一个铜索尔。”

    吉莉安眨了眨眼睛,满意地笑道:“这才是我喜欢的男人。”

    维克多的心怦怦乱跳,特别担心契布曼大小姐突然不想占情郎的“便宜”了。

    好在,他的担心纯属一厢情愿。吉莉安拥抱了维克多一下,转身走向大门,却被维克多一把拽进怀里。

    “我们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你这就要走了?”

    “你的动作好快。”吉莉安惊诧地看了眼维克多,见他面色不悦,娇笑道:“宝贝,我先回契布曼领,向父亲大人转达你的意思。我还会回来的。”

    穿着情郎送的异化龙蜥皮甲,迫不及待地跑回去得瑟,顺便向父母讨赏,同样是契布曼大小姐的风格。

    维克多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我送送你。”

    两人登上同一辆马车,驶离银月庄园。一路上,吉莉安被维克多吻得娇声细喘,脸蛋通红也不肯脱下龙蜥皮甲。到了兰德尔领和契布曼领的交界处,维克多只得离开契布曼大小姐的马车。

    临别前,吉莉安透过车窗问道:“亲爱的,野柳城扩建的商铺没有兰德尔家族的份额,你真的无所谓?”

    维克多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优雅笑容,向吉莉安挥手告别。

    看着吉莉安的车驾驶入契布曼领,维克多灿烂的笑脸顿时被阴云笼罩。

    他沉吟稍许,挑眉冷笑一声,拉转缰绳,淡然说道:“我们回去吧。”

    二十名全副武装的迅鸟轻骑兵簇拥着主人,向平湖镇跑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