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不痛快的米勒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平湖镇中心的小教堂已经被推倒,教堂广场变成了一处大工地,上千名工匠顶着灼热的太阳,在工地上挥汗如雨。

    兰德尔领修建大教堂,各村的村民争先恐后,抢着帮工。对于信徒而言,哪怕亲手为神圣的教堂砌一块砖都是自己的荣耀,他们不会讨要哪怕一个铜索尔的工钱。

    教会修建教堂从来不为人力和工钱发愁,但建筑材料和工匠的食宿还是必须负担的。兰德尔子爵包揽了大教堂工程的建筑材料和伙食开销,仅此一项就为教会节省了20多万金索尔。

    按照建筑规划,兰德尔大教堂以灰岩为基石,青砖为主材,总占地面积1.9万平方米,可供3万多人同时举行弥撒,祈祷大厅宽达41米,长102米,中间拱顶最高45米。

    教堂的主体部分预计5年后完工,剩下的就是外形特征的雕琢,包括尖拱、壁柱、水晶窗和一百多个指向天空的尖塔,最高的足有97米高,仅次于126米高的银白高塔和147米高的艾尔圣辉大教堂。除此之外,大教堂内外设有上千座形态大小各异的雕像,拱顶绘上壁画。大教堂彻底竣工至少需要五十年。

    兰德尔大教堂的总体建筑方案由维克多亲自设计,强调容纳各阶层的信徒共同祈祷,华丽庄严且具有热烈的世俗气氛,集传教、游玩、艺术和知识收藏、医疗救助功能于一身,暗暗迎合封田集权制的需要,为当世首创。

    维克多耗费巨资,历时数十年修建兰德尔大教堂除了有自身的政治目的,同时也想长期汲取教会积累的知识。

    米勒神父听了维克多的设计方案,老脸都笑成了一朵花,他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每天在工地上四处溜达。

    今天,工人们却没有看到米勒神父熟悉的身影。

    一辆载满军需物资的马车停在平湖镇外的道路上,马车夫茫然无措地瞅着拉拉扯扯的两位牧师老爷。几名小教堂侍在旁边偷偷发笑。

    身穿四级牧师长袍的戴恩拽住米勒的胳膊,威严又不失和蔼地对车夫说道:“信徒,在前方作战的士兵需要这些物资,你赶紧上路,以免受到军团长阁下的责罚!”

    想起自己迟到的后果,马车夫顿时缩了缩脖子,赶紧催动挽马,喊了一句:“两位牧师老爷,我先走了!”

    “喂……别走啊,捎上我,捎上我一起……”

    米勒好不容易挣开戴恩牧师的纠缠,向前追了几步,见马车越驶越快,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他只得停下脚步,转身对着戴恩牧师怒叱道:“戴恩!我才是兰德尔领的驻守神父,你是我的助手!”

    戴恩一边整理皱巴巴的牧师袍,一边慢条斯理地说:“米勒大人,你是兰德尔领的驻守神父,我是你的助理牧师。”

    “那我的马车呢?”米勒指着戴恩的鼻子,大声命令道:“驻守神父要出行,你把我的马车弄过来!”

    “教堂的马车坏了,正在修理。”戴恩牧师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

    “好!”米勒神父气极反笑,点头说道:“马车坏了,我就自己走过去。我只要想走,没什么地方是我去不了的。”说着,他朝两名小教堂侍从招手:“来,跟我走着去河滩阵地。老师最擅长的就是用两条腿走路,你们两个小家伙也得学会,用两条腿走远路……这里面有许多讲究。”

    两名教堂侍从互相望了望,小跑着追上老神父。戴恩和他的教堂侍从也跟了上来,他苦口婆心地劝道:“米勒大人,我和你都是传教牧师。战争期间,我们无权干涉战斗牧师的事务。既然战斗牧师马尔卡没有寻求我们的帮助,我们就不应该放弃传教牧师的职责。我们要是擅离职守,兰德尔领的教务就全乱套了……病患没人治疗,没人组织信徒祈祷……羔羊找不到牧者,只会以为兰德尔领发生了全面战争。不仅兰德尔领的运转会出现严重问题,民众一旦逃散,后果不堪设想!”

    米勒神父步行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戴恩趁热打铁,痛心疾首地说道:“兰德尔领的民众有十万人!安抚这十万羔羊是吾主托付给兰德尔领驻守牧师的责任。难道您要抛下十万羔羊,让他们惶恐不安?让他们四散而逃,酿成无可挽回的灾难?”

    米勒终于停下脚步,犹豫着说道:“不是还有你吗?”

    “我怎么能和您相比……兰德尔教区是您一手创建的。教宗冕下临走前,主持了平湖镇的大礼拜,他当着上万信徒的面,亲自将权仗交到您的手上。”戴恩牧师讪笑着拍了一记马屁,又正色说道:“战争期间,驻守神父不得擅自离开教堂……这是规矩,也是传统。信徒只要在平湖镇教堂看到您,他们就知道这里还是圣光照耀之地。”

    米勒皱起灰白的眉毛,喃喃说道:“怎么会这么麻烦?我以前在其他地方当神父可没这多规矩。”

    主动战争和全面防御战争完全是两种性质。冈比斯王国发起的鱼人战争属于进攻性的主动战争。领主有继承人,驻守神父有副手牧师,他们完全可以在主动战争期间,离开领地或教区。

    戴恩牧师故意混淆概念。米勒不了解具体的规定,却知道戴恩没有说实话。但米勒也承认戴恩的说法有些道理。米勒神父之所以停在原地,是因为他预知到维克多快到了。

    戴恩还想再劝,远方却传来迅鸟嘶鸣的声音。没过多久,兰德尔子爵在几十名迅鸟骑兵的簇拥下,跑到两位神父的身边。

    “戴恩阁下,我想和米勒老爷单独谈谈。”

    维克多跳下迅鸟,笑容亲切地朝戴恩牧师使了个眼色。

    戴恩心领神会地点点头,招呼所有的教堂侍从离开。

    “警戒。”维克多一声令下,迅鸟轻骑兵纷纷散开。

    维克多拉着米勒神父向路边的树林里走了几步,松开他的胳膊笑道:“戴恩在克莱门特冕下的身边当了10年的教堂侍从,又在培罗主教的手下做了整整12年的助理。他四十五岁不到就已经是四级牧师了,称得上前途一片光明。教宗的学生现在给你当助手,可见你的面子有多大。”

    “教会监督神眷牧师也不是一天了。”米勒神父面无表情地问道:“神眷牧师需要监督,领主要不要监督?”

    维克多思索片刻,颌首说道:“领主接受驻守神父的监督。可如果我们的观点有差异,怎么办?是不是该好好谈谈?”

    “谈!”米勒神父哼了一声,找了根树桩坐下,满面怒容地问道:“就谈谈那些‘黑带子’。”

    维克多淡淡地笑道:“你先说,你想怎样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米勒神父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正在学习如何做一个驻守神父,你是希望我只向戴恩学习,还是希望我也向你学习?”

    这个理由简直太强大了。

    维克多无法拒绝给一个强大的神眷者当老师,他兴致勃勃地拔出长剑,在草地上画了一副简易地图,说道:“鱼人蠢笨无脑,当它们在滩涂上遇到强敌,就会躲进河里,召集更多的同伴,赶走滩涂上的入侵者。我们正是根据鱼人的习性,发动河岸鱼人战争,并建设港口。”

    “金水河里有无穷无尽的鱼人,但冈比斯河岸的条件得天独厚,连绵无尽的丘陵把河岸分割成大大小小的河滩。河滩的面积限制了鱼人的数量。兰德尔领有十几处河滩,可以供鱼人奔跑的只有8处,其中一处是节制闸港口,其余7处河滩当中最大的只能容纳5000多鱼人,最小的2000多鱼人。”

    “我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维克多在地上划出一条线,说道:“鱼人不会离开滩涂,我们在滩涂外面修筑简易工事和营地,也就是所谓的安全线。士兵离开安全线,进入河滩,把鱼人赶进河里,等它们召集水中的同类冲上岸,再退回安全线内。鱼人分散后,士兵再次出击,如此一来,兰德尔领河段的鱼人都被这七处河滩战场吸引。河里的鱼人赶往战场,无暇他顾。这时候,节制闸河滩的一万多青壮雇工抓紧时间在河边垒土造坝,为修建港口创造地形条件。”

    “獠牙军团的士兵排成一列,手持长矛,腰上绑着麻绳站在外围,防止雇工被鱼人拖进河里。即便保护措施再周密,到目前为止,还是有一个士兵和两个雇工被鱼人拖进河里……负责吸引鱼人的士兵越松懈,雇工和警戒士兵承受的伤亡就越大……”说到这里,维克多缓了缓,自嘲地笑道:“相比他们,我的雇佣士兵简直是在做游戏!我们完全掌握战场主动的情况下,我都不知道那些白痴怎么会崩溃的?”

    “他们看到数千鱼人冲上来,便不听命令,把军官丢在河滩上,转身就跑。”维克多伸出四个手指头,恨恨地说道:“我的三个百夫长,一个大队长,还有他们的卫兵全战死了!那个大队长还是跟了我快六年的战熊老兵……当然,他们治军无能,死了活该。”

    “我的军官该死,那些逃兵该不该死?”

    “这不是你逼迫他们送死的借口!”

    米勒神父跳起来,痛心疾首地说道:“他们两年前还只是农夫,其他雇佣军大队的表现未必比他们更好,你应该平等地给他们一个机会……”

    “我给了他们将功赎罪的机会……绑上黑带子,冲锋在前,撤退在后。他们战死,我给抚恤、授田、葬入家族墓地。他们活下来,我一视同仁,论功行赏。”

    维克多目光幽冷地说道:“我自信,没有领主会比我做的更好……士兵打鱼人如同进行一场有风险的对抗游戏,但对于领主而言,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

    “这场战争要持续数年之久,直到港口和船坞建好为止。每一个战争营地每天都在耗费领主的军备物资和粮食。如果多铎王国的主力军团还驻扎在明斯克要塞一线,冈比斯王国根本不没有能力找鱼人的麻烦。这不是战争是什么?”

    “既然是战争,鱼人可不管,你两年前是流民还是士兵。”维克多笑道:“鱼人不管,我怎么管?我可没有逼他们加入雇佣军团……每天白吃白喝,还有军饷拿,遇到战争就变回自私自利的流民,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米勒张了张嘴巴,梗着脖子说道:“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吗?纳尔森那个家伙一开始就亲自领兵作战,他们也不至于当逃兵。”

    “你在东部联盟当了好多年的牧师,就没有听说过鱼人屠戮者吗?”

    维克多摇头叹气,解释道:“骑士杀鱼人很简单,杀多了,他就成了鱼人屠戮者。鱼人会主动避开鱼人屠戮者,它们不上岸,鱼人战争就失败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鱼人屠戮者长期占据河滩,鱼人族群会催生出鱼人领主。”

    维克多皱眉说道:“鱼人领主实力强大,还具有战术智慧。我曾经亲眼目睹鱼人领主悄悄集结上万鱼人,一次就歼灭了两千多只蚁人。幸好它被蚁人首领干掉了,要不然我们会有大麻烦。”

    “这可是博瑞人用生命和鲜血总结的经验。”维克多对米勒神父笑了笑,摇头说道:“所以,我后期都不敢再用步兵方阵和鱼人作战。鱼人看到那头‘怪物’就会逃跑,要是把它们逼急了,弄个鱼人领主出来,我的步兵方阵非被鱼人全歼不可。”

    神眷者沉默了几秒,不甘心地叫道:“我去放两个神术也是好的……”

    维克多目光一凝,半试探地说道:“老头,我们都知道兰德尔领会面对什么……”

    “呵呵,孩子,你告诉我,兰德尔领会面对什么?”光辉之主的神眷者笑眯眯地反问道。

    维克多干咳一声,转移话题说道:“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变故,我们有港口,就能逃亡南大陆。但雇佣军团的士兵仍要面对更强大的敌人。在你的眼中,每个雇佣士兵都是需要救赎的对象。而我看到的是一支军队,军队是个整体,想要救赎一支军队,必须祛除其中的杂质。唯有如此,军队才能保护自己,保护民众。”

    “冠冕堂皇。”米勒哈哈大笑,指着维克多说道:“你为什么不让卡里古拉上战场?你知道他会当个逃兵,你不愿意逼死他。所以你也有私心。你有私心怎么能决定‘黑带子’的命运?那些军官又凭什么决定‘黑带子’的命运?你敢保证,他们当中没有人故意拖延撤退的时间,好让‘黑带子’送死?”

    “我……我不知道。”维克多神情凝重地摇了摇头,用力抿了抿嘴唇,说道:“我想没有人能做到真正的无私……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决定负责,我对我的决定不后悔,仅此而已。”

    “不后悔?”

    米勒神父摇了摇头,目光怜悯地说道:“孩子,你离‘不后悔’还远着呢……你想学会‘不后悔’得先学会‘不痛快’。”

    维克多福至心灵,小心翼翼地问道:“什么叫学会‘不痛快’?”

    “我现在就不痛快!”

    米勒神父板着脸说道:“我想要去河滩战场,这个世上没人能拦得住我!你的那位夫人也不行!可我没有去,我在这向你学习,所以你痛快了,我不痛快!你说,是你让我不痛快的,还是我自己让我自己不痛快的?”

    一个满脸皱纹,身材干瘦的老头和骑士领主讨论自己不痛快,未免滑稽。可如果一个圣灵牧师说自己“不痛快”,那就要另当别论。

    维克多赔笑说道:“谁能让您不痛快,当然是您自己让自己‘不痛快’……”

    米勒斜睨着维克多说道:“我让自己痛快很容易,让自己‘不痛快’很难。你的那位夫人也让自己‘不痛快’……等有一天,你强大到无人可以拘束,还能坚持‘不痛快’,你才有资格和我好好谈一谈。”

    维克多的心猛跳几下,表情紧张地问道:“你……你知道我的问题出在那?你能帮我?不,不,您应该会帮我的,对吧?没人和您聊天,您多寂寞啊。”

    米勒神父浑浊的老眼亮起点点白金色光辉,上下打量了维克多,轻蔑地说道:“不就是血脉枯萎吗?”

    维克多顿时一惊,随即眼神热切地看着老牧师,说道:“那您帮我治疗一下啊!”

    米勒神父背负双手,头也不回地向平湖镇走去,“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等你从蔷薇庄园回来以后,我有个难题需要你解决……你先让我痛快了,我再帮你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