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正常的变化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米勒神父目无余子。他有这个资格。

    维克多没说自己要去蔷薇庄园,米勒就知道了。这是他第一次在维克多面前展示自己的预知能力,等于向维克多承认自己是圣域级别的牧师。

    两人之间的谈话,米勒透露出太多的信息。

    即便西尔维娅一个照面就能杀死米勒,她也确实拦不住一个具有预知能力的圣灵牧师。维克多就更拦不住了。圣灵牧师在雇佣军面前施展神术,可以让雇佣士兵变得英勇顽强,也可以让他们俯首帖耳,比如,当场宣布雇佣军团解散,任何人都没有办法追究雇佣士兵临阵脱逃的罪责。

    这可是个神灵显圣的世界,凡人对光辉之主的信仰牢不可破。米勒真这么做,维克多除了干瞪眼,还是干瞪眼。米勒没有这么做,他向维克多释放了充分的善意,表明自己不会干涉他的世俗政权。

    米勒今天没这么做,以后也绝不会这么做。他不是在用圣灵强者的信誉担保,而是用自己的道路在担保。

    神眷者明确表示自己在向维克多学习,尽管很不痛快。

    维克多把米勒的“不痛快”理解为圣域强者的约束自我。

    重点不是“约束”而是“自我”,约束自我等同于稳定自我。就好像强壮的看门狗,吃了睡,睡了吃,有事汪汪叫,没事欺负一下小母狗,痛快是痛快,丢根肉骨头过去,它马上就吐着舌头过来了。

    不痛快才能不后悔,傻狗一只,谈什么后不后悔?

    失去自我的人会受到外界操控,和傻狗没什么区别。无人可以约束的强者更需要自我约束,因为放纵自我的强者更容易被有心人的觊觎和利用。华国古代的始皇帝英明神武,还不是被方士耍得团团转?所谓的长生不老如同逗弄傻狗的肉骨头。

    神眷者牧师面对的问题更严重。光辉之主的圣光本质上是信徒救赎自己的强烈心愿。所以米勒想去救赎‘黑带子’,如果他真这么干,痛快是痛快了,但他会失去自我,然后被圣光同化。

    米勒对维克多说:“等有一天,你强大到无人可以拘束,还能让自己‘不痛快’,你才有资格和我好好谈一谈。”

    这句话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意思。

    在维克多设立最高造物主灯塔,开创心灵血脉秘法之前,米勒从来没有和他有过深入的交流。这就意味着米勒不是冲着维克多本人来的,他看重的是维克多带来的新思想。在圣灵牧师的眼中,维克多本人和普通信徒没有本质区别。但是,维克多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一切就不同了。

    经过X-3的逻辑推演,米勒神父的意思如下:

    第一,我们的层面完全不同,我不会干涉世俗,也不允许同层次超凡力量干涉世俗世界的演变。你只是个领主,想要借用我的力量,门都没有。

    第二,你的道路正确,有可能成为圣域级别的强者。我尚且要受到圣光的侵蚀,害怕失去自我,成为圣光的傀儡。你一旦触摸到上层法则,会引来怎样的关注和觊觎?如果你能约束自我,坚持本心,我们还能合作。反之,如果你失去自我,成为某种存在的傀儡,我非弄死你不可。

    第三,眼高手低是你目前的缺点,我现在不能透露任何秘密。你帮我解决疑难,我也能帮你解决问题。坚持自我,就不能迷信预言,我拒绝你的试探。

    坚持自我是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维克多亲眼目睹古代炼金师从意志层面奴役炼金生物,他最害怕的就是受到未知存在的操控。所以,他宁愿放弃太阳精灵的超凡力量,也要走自己的道路。而米勒几乎明着告诉维克多,他的目的是为了救赎人类族群,不会左右维克多的选择。

    这是基于兰德尔家族发展模式带来的必然结果和米勒要求维克多坚持自我这两点所形成推论。

    神眷者的一席话让维克多对自己的未来信心满满。

    至少,他能帮我解决血脉枯萎的问题。

    备受鼓舞的兰德尔子爵在蔷薇女王的闺房里表现的极其神勇。害羞的翠丝莉受不了两个坏人的联手欺负,干脆“睡着了”。西尔维娅芳心大悦,拉着爱人溜出卧室,去欣赏蔷薇庄园的夜景。

    淡柔的月光如轻纱薄雾,弥漫在静谧的后花园里。维克多抱着西尔维娅,坐在秋千藤椅上,享受着宁静的温柔。

    西尔维娅将脑袋搁在爱人的肩膀上,轻声笑道:“亲爱的维克多,你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快。”

    “快什么?”维克多一头雾水。

    “涌动啊……我原以为你需要十年才能掌握涌动天赋。”

    西尔维娅伸出纤美白皙的手掌,轻轻搅动无形无质的月光,清凉的虚空水元素涌入维克多的身体,令他精神一振。

    “是什么让你下定决心拥抱月精灵血脉?”西尔维娅侧过脑袋看着维克多,金发自然垂落,水汪汪的眼眸如同蔚蓝湖泊,晶莹剔透的红唇勾起甜丝丝的笑意。

    这我可不能告诉你…….维克多表情困惑又藏着得意:“我也不知道……总之,我现在有了骑士的力量,那些高阶女骑士不会再轻易挑逗我了。”

    “宝贝,恰恰相反哦。”西尔维娅掩嘴娇笑,银铃般声音充满了愉悦,“白银女骑士在孕育黄金血脉子嗣的过程,能清晰地感受到元素海的变化规律,等于半只脚踏入了黄金阶。你掌握了涌动,意味着虚空水元素时刻都在纯化你的月精灵血脉。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你距离黄金血脉只差风语天赋。以前,高阶女骑士迫于我的压力,最多逗逗你。现在,我可管不住她们了。”

    不可逆?不可逆……这怎么可能?

    见维克多有些失神,西尔维娅挑起柳眉,关切地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这难道不是个好消息吗?”

    维克多收敛心神,遮掩着摇头,说道:“好消息和坏消息是双生子。”

    “坏消息是你不能让女骑士怀孕。你的后代注定很少。”西尔维娅在维克多唇上啄了一口,嫣然笑道:“如果你觉醒太阳精灵的血脉,只有女黄金骑士才能诞下你的后代……还有我。”

    维克多哭笑不得地说道:“这似乎也是个好消息。”

    “当然。”西尔维娅嘟起红唇,轻抬下巴,傲娇又得意。旋即,她又搂着维克多的脖子吃吃笑了起来。

    两人温存片刻,维克多开口说道:“亲爱的,我想和你谈谈野柳城的事情。”

    “嗯。”西尔维娅点点头,坐直身体,动作优雅地将发丝撩至肩后,蔚蓝双眼盯着维克多,轻声问道:“我是的你妻子,对吗?”

    “毋庸置疑。”维克多淡然颌首。

    西尔维娅斟酌了下,委婉地说道:“亲爱的,银月庄园发生的事情,我无需尽在掌握,但你和那些人亲近,爱丽娜、爱丽丝、莉莉娅和妮可都会向我禀报。”

    “其实,我也不想干涉你的私人感情。但白银血脉和黄金血脉并非小事,有人想获得,就有人想毁掉。你以前那些情人,包括凯瑟琳,我就不管了。以后……”西尔维娅似笑非笑地说:“以后,你想和谁结为伴侣,是不是要征得妻子的同意?”

    领主之间从来没有单纯的爱情,维克多选择任何女骑士作为伴侣必然形成政治联姻。政治生活波云诡谲,牺牲一个高阶女骑士,谋害一个黄金血脉,怎么看都很正常。

    西尔维娅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甚至有些委屈自己。维克多举起双手,苦笑道:“我有你们就够了,你别再给我添麻烦……就算你答应了别人,我也不会同意的。”

    “那我就把话说清楚。你的血脉稳定下来,只能优先考虑人马丘陵的高阶女骑士。”西尔维娅瞪了维克多一眼,气势汹汹地说道:“她们不会谋害你!就算你拒绝她们也要婉转,她们在冲击元素海之前特别需要感情的慰藉……嗯,最好能怀上黄金血脉的子嗣。”

    维克多头大无比,恼怒地说道:“我们谈野柳城,怎么又谈血脉了?”

    西尔维娅眨了眨眼睛,委屈地说道:“我们就是在谈野柳城……你先和吉莉安幽会,又邀请朱蒂夫人做客,我就知道你来蔷薇庄园,要和我谈野柳城的事情。”

    “亲爱的,你不要怪爱丽娜向我通风报信……万一,你要是被人害了,我也得知道找谁复仇,是不是?大不了,你收买翠丝莉,让她替你监视我,再向你通风报信好了。”西尔维娅促狭地笑道:“要不然,我住进银月庄园,或者你住进蔷薇庄园?”

    妻子要求和丈夫住在一起,实属天经地义。这个提议坚决不能做出任何回应。

    维克多肃然点头,说道:“我们谈野柳城。尼姆公爵和乔舒亚公爵联手对付我。你不会不知情吧?”

    西尔维娅似幽怨似嗔怪地哼了一声,淡淡地反问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戴恩神父的人脉广泛,他帮我问了野柳城的驻守神父。”维克多回答道。

    “戴恩?”西尔维娅点点头,沉吟着说道:“克莱门特的这个学生也是倒霉,熬了这么多年,原本可以主持兰德尔领的教务,却遇上了神眷者……只能负责监督他。”

    维克多震惊地看着西尔维娅,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这个,米勒牧师是神眷者?”

    “别大惊小怪的。”西尔维娅眼波流转,横了维克多一眼,说道:“二级牧师能够起死回生,不是神眷者是什么?”

    “克莱门特临走前已经把米勒是神眷者的事情告诉我了。”

    西尔维娅顿了顿,蹙眉叹道:“据克莱门特说,神眷者有强有弱,最强的神眷者当然是初代教皇伊诺克。而米勒牧师恐怕也是顶尖的神眷者,可以把他视为神选者时代的顶级巫师……不过,据克莱门特说,自伊诺克以下,强大的神眷者都是一些特别压抑的家伙,他们在历史上默默无语,但教会相信,强大神眷者交锋的对象不在现实世界。克莱门特叫我不用在意米勒的存在,更不要招惹他。”

    西尔维娅颌首说道:“我认同克莱门特的说法,因为我自己有切身的体会。力量越强,承受的压力越大,米勒没有可能偏离救赎的道路。”

    维克多目光灼灼地问道:“克莱门特为什么和你说这些?”

    “他要坚定我建港南拓的决心。”西尔维娅噙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解释道:“蚁潮刚结束,米勒就来了……克莱门特彻查了枢机院调派牧师的记录,米勒非常巧合地被选到兰德尔领,然后又莫名其妙地留了下来……你也是出了力的。”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西尔维娅红唇轻启,吐出了一个词:“大预言术。”

    传说,大预言术不在神术体系之内,是只有教皇和教宗才能掌握的至高神术,具有言出法随的莫大威能。教皇和教宗施展大语言术必须付出缩短寿命的巨大代价。米勒为了留在兰德尔领而施展大预言术,必有原因。

    “放心吧。”西尔维娅眼眸变得幽深难测,轻轻地说道:“如果大预言术涉及到我,或者你……我必有感应。”

    “反倒是那些低层次的世俗手段才叫我头疼。米勒牧师显然不具备……那种能力。”

    西尔维娅摇了摇头,把教皇、纳赫蒂加尔和尼奥维斯特从脑海中驱散,对维克多说道:“不要招惹米勒,他留在兰德尔领也是件好事……随他去吧。”

    维克多定了定神,点点头,转而问道:“尼姆和乔舒亚公爵想干什么?既然你知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西尔维娅轻轻一叹,摇头说:“亲爱的,约克家族现在是冈比斯的后族。”

    “什么意思?”维克多困惑地问道。

    “意思就是说,冈比斯的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公爵不用看子爵的脸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