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放纵和忍让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的马车消失在林荫道的尽头。凯特琳娜收起脸上的笑容,瞥了一眼西尔维娅,又看了看旁边的翠丝莉,见她们仍在张望马车行驶的道路,不由微微蹙眉,显得心事重重。

    “凯特琳娜,你想问什么?”西尔维娅头也不回,淡淡地问道。

    凯特琳娜抿了下嘴唇,迷蒙的眼神随即变得坚定,沉声说道:“殿下,维克多在兰德尔领修建规模宏大的教堂,却没有提前和您商量。他非常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意志和野心……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还要和兰德尔家族分享金索尔的铸币权?”

    西尔维娅优雅转身,微笑着对凯特琳娜说道:“克莱门特冕下访问兰德尔领的时候,维克多和我谈过建造兰德尔领大教堂的事情。”

    “至于铸币权……”西尔维娅沿着林荫道向金水城的方向走去,她肩背笔直,蓝色长裙遮住靴子,整个人仿佛行云流水般在地面上滑行,尽显雍容高贵的女王风范。训练有素的带剑侍卫迅速向四周散开,凯特琳娜和翠丝莉跟在她的身后。

    “铸币权要用岩砖去换。岩砖是兰德尔家族的发明。我们和维克多分享铸币权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凯特琳娜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可是,兰德尔大教堂的规模超越了金水城大教堂,五十年的工期足以吊住教会的胃口……岩砖技术是维克多提供的没错,但他用岩砖技术换不来铸币权……兰德尔领靠近港口,有大教堂,您又要把金索尔的铸币权给维克多,人马丘陵将出现两座中心城市!”

    “殿下,请容许我向您建言,我认为您过于宠溺维克多。”凯特琳娜半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铸币权不能分享给兰德尔家族。”

    西尔维娅停下脚步,转过身,拉起凯特琳娜,嫣然笑道:“我还不是为了你们?铸币权是我替你们几个准备的嫁妆……亲爱的,难道你不愿意和一位黄金血脉结为伴侣?你不愿意,翠丝莉、奥黛尔和乌莲娜还是很乐意的。”

    听到这里,翠丝莉的嘴巴立刻嘟了起来,她很乐意和维克多生个孩子,却不愿意家族的高阶女骑士打维克多的主意。

    “嗯,我拿维克多当弟弟。”凯特琳娜淡然说道。

    当弟弟?真好……翠丝莉浅蓝的眼眸升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喜悦。

    “弟弟?弟弟有什么用?”西尔维娅恨铁不成钢地斥责道:“黄金血脉的骑士和元素海相呼应。你孕育一个黄金血脉等于撬开元素海的大门,免去了生死试炼的过程。就算你不能凭此踏入黄金阶,活满120岁还是可以的……何况,维克多的滋味非常可口。”她舔了下红唇,冲着旁边的翠丝莉扬起下巴,媚态横生地说道:“不信,你问问翠丝莉。”

    翠丝莉小脸一板,沉默地转过身,站在原地,竖起耳朵听凯特琳娜的回答。若是往常,她早就走了,才不会任由西尔维娅调笑。

    凯特琳娜玩心大起,故意拉长声音,沉吟着说:“是吗?那我得重新考虑考虑……但也不用着急,反正维克多一推就倒……是不是啊,翠丝莉?”

    翠丝莉又羞又恼,脸上升起一抹红晕,跺着脚哼道:“不知道!”

    西尔维娅和凯特琳娜笑得花枝乱颤,僵硬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凯特琳娜抬手理了下发丝,软言说道:“夫人,维克多领悟了涌动,必然会觉醒风语,成为黄金血脉的殿下。我同您一样,也希望他能更进一步……可是,他现在毕竟不是殿下,我们能否得到铸币权还是个未知数……您给他的承诺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你认为我是为了我自己?”

    西尔维娅揶揄地目光让凯特琳娜不由得生出惭愧的情绪,她迅速调整心态,平静地注视着那双宛如天空般悠远纯净的眼眸。

    岩砖轻便、坚固、规整、便于运输,易于建造,生产原料随处可见,制作成本低廉。根据约克家族秘堡学者的估算,相比开采沉重的灰岩建造城堡,生产岩砖建造城堡的工期平均缩短40%,成本降低7成,还可以在复杂的地形修筑城堡,比如土丘和陡峭的山崖。这就意味着,领主对领土的控制力有质的提升。

    尤其在大开拓的时代背景下,岩砖技术会让人类国度的所有势力都为之疯狂,甚至引发战争。

    约克家族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独吞岩砖技术。关键在于,应该用岩砖换取什么利益?

    刚开始,约克家族势单力孤,人马丘陵地广人稀。西尔维娅打算用二十年的时间韬光养晦,积攒实力,再一口气建设上百座岩砖城堡和要塞,先把人马丘陵牢牢地捏在手里,最后才拿岩砖和各大势力谈判。然而,维克多又弄出了水利工程和新农牧,人类国度风云突变,诸王国由内耗转向外拓。约克家族的实力突飞猛进,教宗一脉与金水城结盟。西尔维娅还没来得及做出战略调整,维克多又搞出了黄金药剂和黄金团。共同的利益让约克家族和奥古斯特王族走到了一起。约克家族莫名其妙地实现了数百年来的追求——挤进冈比斯王国的核心圈。

    外部环境越宽松,岩砖技术越能卖个好价钱。

    恩比瑟根据维克多提出的货币理论,建议用岩砖换取货币永久铸造权。

    维克多认为古老的索尔盟约终有一天会瓦解,金银将实现自由流通。但这并不符合约克家族的利益。恩比瑟召集家族学者,认真揣摩了维克多的货币理论,得出的结论是,金银不可能自由流通。因为教会和诸国王室都不会放弃铸造金银索尔的权利。教会用信仰统治下层民众,国王用血脉统治上层贵族,谁都没有能力推翻古老的索尔盟约。只会出现类似兰德尔铜便士那样的银便士、金便士等新货币。

    如果约克家族拿到了金、银索尔的永久铸造权,岩砖带来的利益才能最大化。

    恩比瑟制定了一份详细的计划,尽量团结冈比斯王国的各大势力,三年内,抛出成本高昂的铁砖,用人马丘陵的精铁换取铁料储备。冈比斯王国的领主对此会非常欢迎。等家族的财政出现疲软,再拿出惊世骇俗的岩砖。然后,由冈比斯王国出面,召集诸国王室,迫使教会修改索尔盟约。从此以后,诸国王室和约克家族可以自由铸造金索尔和银索尔,无需通过教会和银白高塔的仲裁,且约克家族享用永久铸币权。

    这份计划几乎不可能失败。

    首先,自由铸造货币能够缓解流通货币短缺的矛盾,符合诸国王室的根本利益。如果奥古斯特想抵制约克家族获得铸币权,他们将承受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因为冈比斯的大领主本身就没有铸币权,最重要的是拿到岩砖技术。

    其次,光辉骑士团和撒桑皇室有很深的勾连,他们同样迫切需要岩砖技术。失去了光辉骑士团的支持,教廷枢机院和长老团无力对抗联合在一起的世俗领主。

    约克家族拿到永久铸币权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家族从此享受王族的经济权利,没钱就铸币,财政长期处于宽松状态。即便约克家族秘而不宣的一座金矿、三条银矿被采掘殆尽,也能从其他家族的手中购买金、银矿石。何况,新开拓的领土总会有金银矿的。

    政治层面上,约克家族永久等同于王室,能够吸引骑士贵族的投效。再加上岩砖要塞、黄金药剂和异化战兽,约克家族的根基变得无比雄厚,难以撼动。

    对!家族的这一切都是维克多带来的。凯特琳娜对此心怀感激,维克多的才华、血脉、容貌、神秘、软绵绵的性格都深深地吸引这她。凯特琳娜无聊的时候,也会幻想和维克多卿卿我我,以排遣致命的寂寞感。但私人感情是一回事,家族的政治原则是另一回事。

    培罗主教把兰德尔大教堂的设计方案拿到黑堡,卡特琳娜看了之后,顿时遍体生寒。她这才知道,在维克多柔弱俊美的外表下,藏着不居于人下的雄心壮志。

    这一切都是西尔维娅纵容的结果。然而,兰德尔大教堂的建造规模和工期已经触及约克家族的底限了!

    维克多从兰德尔领赶过来,在他抵达金水城之前,西尔维娅紧急召见家族的高阶骑士和传承学者,当众展示爱丽娜传回的报告,称维克多觉醒月精灵的涌动天赋,必然晋升黄金血脉,他为野柳城的商铺而来,并问:维克多最想要什么?

    家族的传承学者回答说:维克多最想要的是他得不到的东西。既然他已经暗中组建了黄金团,说明黄金团和野柳城都是他能得到的。而他提出的货币自由铸造权才是他最想要的。

    西尔维娅表态:那就把货币铸造权分享给维克多。

    会场上当时就一片哗然,约克公爵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他表示宁可把家族在野柳城的商铺,甚至双头蜥商会的股份交给维克多,帮他保住朱蒂夫人,也不能把货币铸造权分给他。因为,约克家族的岩砖技术、黄金药剂,维克多都有,他还有自立自强的意志,再把货币铸造权交给他,黑堡将无法制约兰德尔家族。当务之急,是先用野柳城稳住维克多,再谋对策,至少要先拿到永久铸币权。这个计划不能让维克多知道!

    西尔维娅却说:家族也什么都有,所以更需要黄金血脉。我宁可不要岩砖带来的利益,也绝不能失去维克多!

    黄金血脉当然是最重要的。没有高贵的血脉,家族就缺乏向心力,领地越大,财富越多,家族成员的纷争就越强烈,很容易从内部瓦解。

    可是,铸币权真的能满足维克多吗?他都已经露出了自立的苗头……万一,他拿岩砖技术自己去和鸢堡谈条件,家族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恩比瑟的缓兵之计才是最稳妥的方案。

    遗憾的是,西尔维娅根本听不进劝,用铸币权向维克多提了两个条件:

    第一、除了索菲娅、凯瑟琳和吉莉安,不允许再和约克家族以外的高阶女骑士勾勾搭搭。

    第二、放弃野柳城,不允许干涉王国的对布里亚特家族的布局。

    维克多当即同意,高高兴兴地走了。

    凯特琳娜这下就更看不懂了,既然你要笼络维克多,那干脆什么条件都不要提,直接分给他货币铸造权,再帮他保住朱蒂不是更好吗?提了这些莫名其妙的条件有什么意义?维克多还不是一推就倒,那有精力再外面沾花惹草?这些完全就是女性领主对丈夫要求,根本不是一个睿智的领袖该有的表现。

    凯特琳娜现在怀疑,西尔维娅已经深陷情网难以自拔,智商直线下降。

    “亲爱的,你犯了个错误。”

    西尔维娅看穿了凯特琳娜的心思,得意地掩嘴娇笑道:“我比你更了解维克多,他设计兰德尔大教堂是在卖弄他的建筑才华和艺术天赋,就好像他发明高跟鞋一样,只是为了满足月精灵的审美欲望。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兰德尔大教堂的规模超过金水城大教堂意味着什么?”

    “嗯。”翠丝莉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清丽的面庞再次浮起害羞的红晕,显得格外娇艳动人。

    凯特琳娜用同情地目光看着眼前的两位超凡女骑士,她们距离元素海太近,全身心地享受世俗爱情的滋味,已经被维克多迷得神魂颠倒。

    这可怎么办啊?

    凯特琳娜愁容不展,摇头叹道:“兰德尔大教堂已经开工了……无论如何,维克多的设计方案足以说明他的野心。”

    “这是我纵容的结果,他是我培养的男人。”西尔维娅喜滋滋地说道,蔚蓝的眼眸里蕴满了毫不掩饰的骄傲。

    “凯特琳娜,你犯的第二错误。你没有用正确的态度去面对一位真正的殿下!”

    “什么?”凯特琳娜震惊地看着西尔维娅,迟疑地问道:“您是说,维克多?他现在是黄金阶的风行射手。”

    “血脉还没有到黄金阶……但他的确是一位黄金阶的风行射手,他的实力等同于黄金阶的狂风骑士。”西尔维娅郑重点头,轻笑道:“维克多有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他的精神力量可以猛烈增长,如今他已经达到了黄金骑士精神力的最低水平。毋庸置疑,我的爱人是一位黄金阶的风行射手,如果他领悟了风语天赋,肯定是一位传奇殿下。”

    “明白了吗?人类的强者当中,除了我和图尔南斯,没有人能保证自己稳胜维克多,至少抓不住他。无论维克多有多柔软,他的力量达到这种程度,性格走向强势都是必然的。兰德尔大教堂顺理成章。”

    西尔维娅双眼亮晶晶地追问道:“是不是我的功劳?”

    “当然是您的功劳……”凯特琳娜喃喃说道:“我们约克家族有两位殿下了?还是最难缠的那种?”

    “没错哦。”西尔维娅咬了下嘴唇,苦恼地说道:“按道理,我应该和维克多住在一起,可是我对他还抱有更高的期望,没办法,只能继续放纵他的一段时间。但是,维克多的弱点在于脆弱的身体和爱美的天性中。”

    “所以有了第一个条件?不准他在外面勾三搭四?”翠丝莉急急地问道,旋即又羞涩地低下头。

    “是的。”西尔维娅点点头,严肃地说道:“这个秘密,我只让你们几位高阶女骑士知道。节制闸那边的工程现在需要水元素亲和的高阶骑士看护。奥黛尔、乌莲娜还有你们,两人一组,轮流去守卫节制闸,防止水下的鱼人袭击抢修码头的工匠。我给你们创造和兰德尔殿下亲近的条件,至于你们能不能把握机会,愿意不愿意把握机会全在你们自己。”

    黄金骑士具有无与伦比的超凡吸引特性,他们根本没有机会独立发展自己的家族。所属势力的高阶女骑士首先就被吸引过去,接着大家族的最高权力会向黄金骑士转移。整个势力都是黄金骑士的,他何必要辛辛苦苦地发展自己的家族。就好像戈隆侯爵,现在就执掌奥古斯特家族的权力,他的妻子是罗兰的姑姑,他的儿子具有王位继承权。

    约克家族怎么能让兰德尔殿下跑了?兰德尔领建个大教堂有什么关系?货币铸造权有算得了什么?

    凯特琳娜的心态立刻发生了转变,却听到翠丝莉说:“我和奥黛尔第一个过去!”

    佛瑞德子爵一脉和公爵一脉的关系微妙,属于相互节制的立场。凯特琳娜也不愿意奥黛尔和乌莲娜走的太近,她对翠丝莉的安排表示认可。

    西尔维娅叹了口气,眼神沉凝地说道:“我也犯了个错误……我相信,维克多最爱的女人是我。这是由月精灵追求完美的血脉天性所决定的。随着月精灵血脉的纯化,生命层次的差距会让维克多逐渐疏离凡人女子。就如同德拉文陛下,最终能够陪伴他的伴侣都是黄金骑士。朱蒂的利益在我的眼中微不足道,我没有必要为了野柳城的这点小事和维克多打招呼,无非就是把朱蒂送给他当个侍女。”

    “正因为渺小,我差点中奥古斯特家族的圈套。”西尔维娅转向凯特琳娜,说道:“兰德尔领10万人口,建大教堂合乎情理。可你认为,塞恩大主教能同意兰德尔大教堂的规模比布利诺尔大教堂还要大吗?”

    “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难道?”

    西尔维娅颌首道:“不该同意的事情,塞恩竟然同意了。可惜,拉扎鲁斯虽然走了,他的人脉还在。培罗拿着兰德尔大教堂的设计图来找我,我也大吃一惊。培罗还告诉我,布利诺尔大教堂储备的秘银不足以建设兰德尔教堂的小型法阵,如果从艾尔调集秘银,至少需要四个月。呵呵,四个月的时间,难道我不会阻止维克多建规模惊人的大教堂?塞恩大主教根本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他的秘银是从那来的?只能是奥古斯特家族提供的。”

    “王室为什么要帮维克多建兰德尔大教堂?”

    凯特琳娜吸了口气,黯然说道:“为了让我们和维克多生出嫌隙。”

    “是啊,生出嫌隙……乔舒亚公爵恰好提出普里莫和维克多的关系会阻碍野柳城的布局。扳倒朱蒂这样的小事,我自然不用通知维克多……呵呵,双方都有了嫌隙,这时候,兰德尔殿下会向谁求援?他的情人凯瑟琳,而玛格丽特.威灵顿正好接管了威灵顿家族在野柳城的商铺。她和维克多可是有绯闻的。”

    “我……”凯特琳娜张口欲言,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亲爱的,不必在意,你现在是约克家族的主母,不是乔舒亚家族的小姐。”西尔维娅握住凯特琳娜的纤手,微笑颌首,以示安慰,并说道:“乔舒亚公爵也未必知情。”

    翠丝莉清冷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西尔维娅,既然奥古斯特想和我们争夺兰德尔殿下,你为什么要让维克多放弃野柳城?”

    西尔维娅沉默片刻,摇头说道:“我一直怀疑鸢堡有个能提升血脉的巫师,维克多的月精灵极有可能是他纯化的。因为维克多的母亲和先王后艾琳的情况如出一辙。但是,维克多的父亲怎么能黄金骑士相比?维克多的母亲早死足以说明情况。我推测,维克多的月精灵的血脉迟迟没有进展,奥古斯特家族放弃了他。维克多觉醒风行天赋,奥古斯特又想把他弄回去……”

    “是我造就现在的兰德尔殿下,我怎么能容许维克多离开我!”

    西尔维娅的长发无风飞扬,犹如实质的精神力量让凯特琳娜和翠丝莉尽皆失色。

    神灵骑士平静了下来,淡淡地笑道:“我担心奥古斯特的巫师在维克多身上留下反制手段,最糟糕的情况就是毁掉的他的血脉……也可能提升他的血脉,晋升太阳精灵!我不能冒险……所以,我容忍凯瑟琳追求维克多,我也能容忍奥古斯特离间我和维克多的小手段。所以,我们必须装作不知情,让维克多放弃野柳城。”

    “我明白了。”凯特琳娜心悦诚服地说道:“殿下,您把铸币权给维克多,他是绝不会说出去的。奥古斯特想用野柳城的商铺拉拢他,只会是个笑话。所有人都能看到,兰德尔殿下对您的感情忠贞不渝,无可动摇!”

    “他和我的感情原本就无可动摇!”西尔维娅翻了个白眼,撇嘴说道:“我对他忠贞不渝是真的,他对我……哼!”

    “给奥古斯特一个黄金血脉的孩子无所谓,如果他们能让维克多晋升太阳精灵,给他们两个也行……但维克多必须属于我,只能属于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