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心态的改变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黄金阶的强者相当于人类王国的战略性力量,一言一行都受人瞩目,在他们获得权力的同时,也失去了个人自由。黄金骑士大多数时间都待在领地内,身边全是忠心耿耿的精锐扈从,出去打个猎都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如果想要出访邻国,必须提前几个月做准备,先征得本国国王和受访国的同意,再由教会出面安排,神职者一路随行监控,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国王怕本国的黄金强者被人谋害。

    个体的力量再强大也有限,只要是生命就无法摆脱死亡的命运。破坏力惊人的黄金骑士悄悄潜入其他领地,只会被视作最大的恶意。如果当地领主有十足的把握,绝对要尝试围捕或诱杀。

    事实上,任何一方势力的首脑都为权力和名声所累,没事最好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待着,别想自由自在地出去浪。

    人类国度中也存在一些崇尚自由且实力强大的游侠,可他们仍然要借助教会的信誉和世俗领主打交道,身上总揣着教堂颁发的证明文书,避免和村民发生冲突。当游侠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程度,身边自然聚拢一帮追随者。游侠和他的追随者如果不愿意接受领主的招揽,教会的高阶牧师会把消灭野外怪物的任务委托给他们,报酬当然是合法的领地开拓权。游侠即便向往个人自由,往往也要为自己的追随者考虑,最终还是变成一股势力。

    奥古斯特家族的先祖就是最好的例子。

    贵族一旦拥有黄金阶的实力,立刻会被所属的政治集团抬上权力的宝座,各种麻烦也接踵而至。

    道理谁都懂,切身感受又是另一回事。维克多并没有清晰地意识到自己的身边将漩涡丛生,他已经完全沉浸在自行铸造金、银索尔的畅想中。

    黄金团和铸币权各有侧重,对维克多的意义都非同小可。如果单从政治和经济的角度出发,一个赚钱,一个印钱,一个遵守游戏规则,一个制定游戏规则,双方高下立判,铸币权显然高端大气上档次。

    从现实情况出发,黄金团和野柳城,维克多想了就能做,铸币权暂时也只能想想。不过,黄金团发展到后期,肯定要涉足金融领域。货币的发行权掌握在外人的手中,黄金团一下就被卡死了。维克多未雨绸缪,提前抛出货币流通理论,就是想引导西尔维娅朝这个方向努力。按照他的估计,没有个几十年,索尔盟约不可能被推翻。

    维克多没料到,恩比瑟那个胖子对铸币权念念不忘,想用岩砖技术换取永久铸币权,而且还是自由铸币!

    约克家族制定的计划很周密,从青砖到铁砖再到岩砖,背靠渡鸦镇的野蛮人,团结冈比斯王国,拉拢诸国王室,胁迫教会修改索尔盟约,层层铺垫、步步为营,不仅完美掩饰了岩砖的来历,还有八成的可能拿到铸币权。

    西尔维娅表示,愿意把自由铸币权分享给兰德尔家族,要求维克多放弃支持朱蒂夫人。她的理由很简单,约克家族不是不能保住朱蒂的权势,但在这件小事上出尔反尔,有损神灵骑士的颜面。

    幸福来得太突然,维克多无需考虑,当即就答应了。

    自由铸币权握在手里,黄金团还能飞了不成?

    按照约克家族制定的计划,短则4年,长则8年,维克多就可以用岩砖修建平湖镇的城墙和堡垒,等大教堂的主体部分竣工,平湖镇立刻升级为城市。保卫炼金塔的山丘烛堡要塞也能动工了。

    有易守难攻,自给自足的烛堡要塞,有自由铸币权,有7号炼金塔,维克多从此高枕无忧。

    当然,自由铸币还是要交税的。维克多所铸的货币,一成归教会,剩下的两成归王国,其余的部分,按照附庸领主的标准,和约克家族三七分成。也就是说,维克多每铸造1000金索尔,只能得到504金索尔。

    问题在于,维克多干吗非要铸币呢?他有更好的选择。

    炼金塔制造炼金生物的规则是,用炼金塔主人的气运交换炼金生物,具体表现为献祭财富,包括货币和各类物资。但炼金塔计算物资的价值低于货币的的流通价值。

    举个例子,如今货币升值,制造一个800金索尔的炼金战獒现在只需要788金索尔,用兰德尔领生产的牛皮来换,还是那么多。而788金索尔却能买到原先价值830金索尔的牛皮。假如货币没有价值,那也只能用物资来献祭。

    由此可见,炼金塔的献祭对象鼓励维克多用物资交换炼金生物。

    按道理,维克多应该采购牛皮,献祭给炼金塔。可他到现在也没弄清楚,炼金塔的交换机制到底意味着什么?但他把“气运”总结为损人利己。就好像,村民上缴的猪肉值钱,炼金民兵饲养的猪不值钱,维克多献祭村民的猪肉,村民吃到嘴里的猪肉就少了。维克多得到的是无法生育,寿命短暂的炼金生物。而村民的孩子因为缺少肉食,营养不良,变得瘦弱矮小。

    所以,维克多遵循一个朴素的原则,炼金塔献祭对象想要的东西,统统不给,就给金币。

    谁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总之不是人!

    维克多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炼金塔计算金、银的价值远远低于金索尔和银索尔的流通价值,但铜料和铜索尔等值。那是因为铜索尔原本就代表铜料的价值。

    反过来说,维克多有了金银索尔的铸币权,直接献祭金料和银料就行了!

    山区要塞存了近百吨的银锭,维克多正愁没法出手。而且,蜥蜴沼泽那么大,总会有金矿和银矿。事实上,走私商队炼金民兵在山林中已经探明了1座金矿。维克多完全有能力,开采那些矿物并悄悄地运回兰德尔领。

    这项工作需要黄金团来完成。

    黄金团的功能不仅仅是赚钱,它还具有军事功能、情报搜集功能和物资采集功能,同时肩负着探索炼金帝国遗迹的任务。

    铸币权很重要,维克多也没准备放弃黄金团!

    西尔维娅认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她让维克多在野柳城和铸币权之间做出选择。可是,她不知道维克多有炼金塔。

    鱼和熊掌,维克多都能要。

    西尔维娅有一点说得没有错,黄金团在兰德尔子爵的手上,见光就死。

    这个道理,维克多一开始就知道。但放弃野柳城的话语权,不代表放弃黄金团。除了野柳城,他还有松林镇。

    松林镇位于契布曼领的西南角,只要步行两天就能抵达维克多的秘银矿。它同时扼守一道天然的峡谷通道,峡谷的另一头是布里亚特领的牛尾村。那个村子位置相对偏僻,距离野柳城四十多公里,主要依靠盘剥山民手中的物资过活。村民侍奉的主人是朱蒂的父亲——马修男爵,

    维克多和契布曼家一直在松林镇暗中交易秘银、精金和药剂。最初的时候,他利用秘银交易,要求松林镇放宽对自由民商人的限制,免除过境税。他的本意是想把松林镇打造成走私商队的黑市。刚开始,兰德尔家的走私商队也都是从松林镇出发的。

    后来,朱蒂成了维克多的情人,野柳城顺理成章地落入兰德尔家族的手里。维克多却担心野柳城人多眼杂,容易暴露走私商队的秘密,仍然坚持走松林镇黑市这条线。直到维克多完全掌控了野柳城的地下势力,又完善了布里亚特领的公共运输,才把黄金团的黑市挪到了繁华的野柳城。在这个过程中,牛尾村的村长已经成了黄金团的暗子。

    现在,鸢堡和四大公爵都挤进了野柳城,想把布里亚特领打造成各大势力的兵站和物资转运点。野柳城市场和地下黑帮肯定要重新洗牌。就算维克多保住朱蒂的权势,黄金团也会暴露在各大势力的密探眼中。

    野柳城不再具备充当黄金团黑市的条件。

    维克多决定重新启用松林镇黑市!

    关键是抓紧时间,抢在朱蒂彻底失势之前,让老约翰用暴力手段迫使黄金团的黑商到松林镇进货,同时把契布曼伯爵拉下水。

    难度几乎没有,契布曼家族本来就在水里,除非他们不想用精金换秘银。

    维克多的车驾并未进入兰德尔领,而是直接驶向了野柳城。

    *************

    野柳城,野柳堡。

    朱蒂夫人双腿并拢,仪态优雅地端坐在水蜥皮沙发上,金色秀发盘成贵妇髻,露出白皙颀长脖颈,娇艳红唇噙着浅浅的笑意,碧绿眼眸宛如两汪春水,柔情脉脉,显得格外地娇媚动人。

    新任治安官韦林.布里亚特勋爵笔直地站在客厅的中间,双手紧贴裤缝,目不斜视,姿态恭敬的好像训练有素的管家,而不是一名骑士贵族。

    若是往常,韦林肯定要向美丽妖娆的布里亚特子爵夫人行注目礼,尽管这位以艳色著称的高贵夫人并非他能染指,但含蓄地欣赏一位夫人的美貌符合贵族的社交礼仪。这时候,韦林总会幻想蛛丝长裙之下的迷人风景,有一天,会对自己展露真容。

    韦林并非好色之徒,在他的眼中布里亚特子爵夫人美貌且浅薄,如同一个脆弱精致的花瓶。但如果拥有这个花瓶能够标榜自身的权势和地位,任何骑士都会对她浮想联翩。

    作为布里亚特子爵和奥斯丁的堂弟,韦林认为是朱蒂害死了家族的两位大骑士,让野柳城失去了自主权。受到马修男爵的打压后,以韦林为首的家族成员更加怨恨朱蒂。幸好,家族继承人普里莫血脉高贵,聪慧过人,年纪虽小,却能辨明是非,在布里亚特子爵心腹仆人帮助下,韦林和他保持联系,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舅舅和外公权势太大,危害家族的稳定。韦林等人倍受鼓舞,默默蛰伏,期待普里莫有朝一日,能够重振布里亚特家族。

    然而,就在两个月前,事情又发生了变化。普里莫的舅舅响应国王的号召,率领三位家族骑士和600名士兵南下契布曼领,参加鱼人战争。尼姆公爵和乔舒亚公爵的使者联袂拜访韦林勋爵,希望能拿到野柳城市场的商铺份额。他们允诺约克家族不会干涉布里亚特家族的内部事务,并拿出鸢堡秘制的精力药水,帮助韦林和另一名见习骑士晋升骑士。

    约克家族允诺,不干涉布里亚特家族的内部事务。是不是说,朱蒂被兰德尔子爵抛弃了?

    韦林等人士气大振,迫不及待地拿出马修男爵贪墨的证据,一举夺回野柳城治安官的职务。

    扬眉吐气的韦林勋爵再看朱蒂夫人眼神就不一样了,心里也多了一些别的想法。

    家族培养血脉强调主次有别,按照贵族的传统,失去丈夫的贵夫人应当在继承人成年之前,离开家族的权力中枢,以免干扰家族的血脉传承。贵如冈比斯王后的凯瑟琳也不例外。朱蒂并非布里亚特家族的守护者,她只是一名女见习骑士。既然朱蒂已经为大骑士孕育了后代,对于高贵的兰德尔子爵而言,她的美色无足轻重。

    可朱蒂毕竟是普里莫的母亲,她的麾下聚拢了三名骑士,本身又是自然觉醒的见习骑士,她服用品质卓越的精力药水,有机会成为初阶骑士。布里亚特家族现在势弱,更需要团结家族内部的力量。逼迫朱蒂外嫁,未免可惜。

    韦林很想找个机会和朱蒂夫人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让她认清形势,帮助布里亚特家族的秩序重新恢复正轨,最好能在家族内部挑选一位骑士作为伴侣。

    今天,韦林勋爵受到朱蒂夫人的单独召见,兴冲冲地赶了过来,走进野柳堡最高的书房,却看到一位不速之客背对着他,站在窗前,眺望野柳城的景色。

    他个头高挑,体型匀称,穿着宽松的细亚麻衬衣和长裤,背影显得有些单薄,乌黑的短发遮不住略尖的耳朵,后颈的肌肤光洁莹润犹如精心打磨的水晶釉石,窗口的微风环绕他的身体,吹拂头发和衬衣仿佛水波流淌,尽显自然动态之美,而他静静矗立的沉凝却让人感受到水波之下,汹涌澎湃的力量。

    韦林此刻就好像站在冰冷的河水中,他屏住呼吸,垂手肃立,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河水的暗流所吞噬。

    不知道过了多久,野柳城治安官的耳畔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野柳的市场区是我亲自规划的……如今,它已经变得如此繁华。”

    那名男子转过身,淡淡地问道:“韦林治安官?”

    韦林勋爵看到一双黝黑眼眸仿佛宁静深邃的夜空,他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恭恭敬敬地施礼道:“韦林.布里亚特见过兰德尔阁下。”

    兰德尔子爵点点头:“我见过你了,你可以走了。”

    “是。”

    韦林深深鞠躬,倒退着走出房间,关上房门后,沉重的压力缓缓消散,脑海中却生不出任何多余的念头,只想快点离开野柳堡。

    “亲爱的,你就是为了见见我的新治安官?”

    朱蒂笑吟吟地走上前,挽住维克多的胳膊,好奇地问道。

    因为要召见附庸下属,她穿了一件较为保守的蛛丝束腰长裙。长裙裁剪地极为合身,将酥胸长腿,纤腰翘臀勾勒地淋漓尽致,典雅中暗藏诱惑,不禁令人产生将长裙撕碎的冲动。裙摆下探出半只纤纤玉足,脚趾玲珑圆润,雪白柔嫩的脚背上隐约可见到纤细血管,虽然不像超凡女骑士那样完美无暇,但那种生命的脆弱反而能激发男性最原始的本能。

    朱蒂貌美如花,性情温柔,对维克多百依百顺。维克多身边最爱吃醋的妮可和翠丝莉却从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事实上,莉莉娅和爱丽娜姐妹都属于被她们无视的角色。

    美貌如花又能维持多久?即便朱蒂共鸣24个元素位,跨入资深骑士的行列,也会有徐娘半老的一天。到了那个时候,她和维克多站在一起,如同母子。

    生命层次的差距注定朱蒂不能成为维克多的伴侣。

    维克多没有高阶骑士的感触,他对于自己的女人不敢说一视同仁,却总有几分情意。但随着实力的提升,维克多的心态也发生了转变,再看朱蒂就明显感到自己内心的淡漠。

    作为自然晋升的女见习骑士,朱蒂原本有微弱的机会冲击白银领域。可她孕育了布里亚特子爵的血脉,在享受优渥生活的同时也断送了自己的骑士之路。据说,奥贝尔子爵与朱蒂感情和谐,但甜蜜的爱情如昙花一现,难以长久。朱蒂使用精力药水晋升初阶骑士,还能再生育一个孩子,如果晋升失败,再也没有生育的机会。奥贝尔子爵必然要物色新的女人。

    说到底,朱蒂和奥贝尔的生母都是布里亚特家族繁衍血脉的生育工具。

    这几乎是小家族女见习骑士的宿命。

    看着朱蒂春水盈盈的碧绿眼眸,维克多生出怜惜之情,手指温柔地抚摸光滑细嫩的脸庞,问道:“如果有一天,普里莫要赶你走,你怎么办?”

    “这怎么可能?”朱蒂轻笑摇头,自信地说道:“普里莫是我的儿子,我了解他!”

    维克多大失所望,真正的伴侣应当心意相通,并肩而行,可以没有力量,没有永驻的青春,但不能缺乏智慧和意志。

    朱蒂执掌布里亚特家族这么长时间,对于局势变化竟然毫无所察,连儿子被人蛊惑都不知道。维克多还要通过契布曼伯爵之口,才能了解野柳城的变化,并马上意识到,朱蒂将失势。

    维克多现在要搭救朱蒂很简单,只要公开展示黄金阶的战力,朱蒂的困局不解自解。

    可这有什么意义?帮她一次、两次、三次、但不能没有止境。

    如果契布曼伯爵保持沉默,等朱蒂被赶出野柳堡,维克多做什么都晚了。

    西尔维娅都不公然干涉其他领主家族的内部事务,何况维克多?

    实际上,维克多宁可失去野柳城也不能公开自己的真实战力。

    万一,炼金生物发现新的炼金塔,兰德尔殿下屁股后面跟着一大群神职者和骑士贵族,维克多还不郁闷死了。

    维克多能建野柳城市场,就能再建一个松林镇黑市。他可以放弃野柳城的商铺份额,也能放弃朱蒂。

    西尔维娅说要把布里亚特子爵夫人送给维克多当资深骑士侍女,轻蔑地如同送一件玩具。

    如果朱蒂刚刚肯认真思考维克的提问,无论她怎样回答,维克多都会选择放手,送给她黄金恢复药剂,再让她改嫁某个小领主。

    这对于朱蒂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她跟着兰德尔殿下,连孩子都不会有,只能当一个花瓶,一件可以随意蹂躏的玩具。

    现在,维克多决定把眼前的这位尤物占为己有。

    “亲爱的,你怎么了?”

    俊美的兰德尔子爵不复往日的温柔优雅,侵略性的目光让朱蒂心如鹿撞,就好像面对一头巨龙,摄于它的威严,又迷醉于它的优美和强大,由此产生渴望被彻底征服的心意。

    奇妙又陌生的感觉令朱蒂艳如桃花又战栗不安,饱满的酥胸随着急促的喘息而上下起伏,当维克多逼近时,她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去,却被维克多捉住洁白的手腕。

    “你弄疼我了……”

    朱蒂如泣如诉的声音在维克多耳中似娇喘,似哀求,饱含着浓烈的渴望。修长的手指从她的背后划过,空气乱流如同锋利的剃刀,割开坚韧的蛛丝长裙,却没有伤及到吹弹可破的肌肤。

    长裙滑落,滑落的还有朱蒂脆弱的心防,她发出一声长吟,倒在兰德尔殿下的怀抱里,就好像瑟瑟发抖的小白羊。

    维克多抄起布里亚特子爵夫人的纤腰长腿,横抱着走向水蜥皮沙发,享受自己的猎物。

    ***********

    第二天下午,维克多离开野柳堡,布里亚特子爵夫人罕见地没有送行。

    维克多登上马车,透过车窗看了看巍峨耸立的野柳堡,暗暗叹了口气,旋即摇头失笑,眉宇尽展。

    “出发吧。去牛尾村,绕道山林峡谷,今夜之前,赶到松林镇。”

    维克多放下蔺草车帘,车轮滚动,马车向野柳城的南门驶去。兰德尔家族的车驾没走多远,一道悦耳的女声远远传来。

    “兰德尔阁下请留步,鸢堡驻野柳城的税务官,宫廷男爵,伊莎.提利尔求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